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29 不能,见死不救

829 不能,见死不救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阎王竟然破掉了十二天罡大阵!

现场一片沉寂,没人敢相信这个事实,尤其是谢管家和老夫人,更是一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小阎王继续拎着手里的铁链,幽幽说道:“其实在二十多年前,大阎王就想到了破解‘十二天罡大阵’的方法,但他自始至终都不愿和杨家真正闹翻,所以这才选择远走他乡。这些年来,我一直苦练勾魂链的技巧,就是为了破掉你们的十二天罡大阵,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联系小阎王之前的话,可以断定这一招就是大阎王教给他的,再经过小阎王多年来的不断揣摩、练习,终于在今天派上了用场。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阵法,十二天罡大阵当然也是一样,“天地归一”确实威力无穷,但也不是完全无解。

“天地归一”使出来的时候,铁老大为“天”,剩下的十一铁卫为“地”,不被“天”所杀,便被“地”所葬。看似天衣无缝、毫无破绽,实际上关键之处就在于铁老大,铁老大是唯一一个从正面攻击的人,因为他的狼牙棒足够长、也足够大,一般人破解不了,只能往后面退,这样就进入了“地”的包围。

小阎王却另辟蹊径,硬生生把勾魂链延长了一倍,打了铁老大一个措手不及,身为“阵眼”的铁老大一破,“十二天罡大阵”自然也就破了!

这事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是难如登天,小阎王在背后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力、心血,才苦练出了这一神鬼莫测的招数,而且在真正对敌的时候还要不断等待、坚持,熬过前面的种种伤害,直到候来“天地归一”的出现,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使出这苦练多年的一招来!

虽然小阎王破掉了十二天罡大阵,可躺在地上的我,看到身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他,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过,因为他为了使出这一招,也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

这一点,铁老大当然也是知道的,他吃力地站起身来,红着眼睛说道:“破掉了我们的十二天罡大阵又怎样,你自己也损耗了不少吧,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平安离开杨家了么?!”

让铁老大引以为豪、号称天下无敌的十二天罡大阵被破解掉,铁老大的心里当然难受,甚至还有一丝羞愧。但此刻的他,愤怒显然更多一些,两只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重新举起了粗大的狼牙棒,要和小阎王决一死战。

其他几个同样被小阎王击飞出去的汉子就没那么好运了,他们并没有铁老大这么好的抗击打能力,努力了几次仍旧没有站起来,只剩下六七个人继续围住小阎王,准备配合着铁老大继续攻击。

铁老大说得没错,就算小阎王破掉了十二天罡大阵,但十二铁卫并未全军覆没,剩下的几人仍旧可以战斗;小阎王却是伤痕累累,明显已经处在强弩之末,又能撑得了几个回合?

但小阎王却是面sè不改,仍旧一脸的桀骜不驯,甚至露出一丝狞笑:“好啊,那就来试一试!”

这一次,小阎王选择了主动出击,迅速挥舞起了手中的勾魂链,率先朝着铁老大冲了上去。小阎王知道,就算铁老大已经挨了他重重一击,仍是十二铁卫之中最难对付的一个,俗话说擒贼先擒王,他的策略没错。

此时的勾魂链,又成了两米左右的样子,重新变得粗大、刚硬,像是一条通体漆黑的巨蟒,“呼呼轰轰”地游弋四周。铁老大手持狼牙棒,剩下的几个汉子也挥舞手中的武器,“砰砰啪啪”地和小阎王交战在一起。

十二铁卫只剩七人,十二天罡大阵肯定是施展不出来了,只能靠着各人的本事和小阎王缠斗。【择天记吧少年王】小阎王的勾魂链当然不是白给,几个回合交战下来,再次击飞数人,只剩下三四个人还在勉力战斗。

当然,小阎王的损耗同样不小,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也快不行了,不光呼吸变得越来越浓重,身体也渐渐变得颤颤巍巍,似乎随时都要倒下。但是最终谁会获得胜利,仍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未知数,现场众人均是屏着呼吸,目光凝重地看着场中战斗。

但在帝城之中,能把十二铁卫逼成这样子的,小阎王确实是有史以来第一人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小阎王最终战胜了十二铁卫,他依然不可能平安将我带离杨家,毕竟剩下的百多名卫兵也不是吃干饭的。

眼看着双方的交战越来越激烈,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白热化状态,胜负马上就要揭露和分晓,就在这时,老夫人突然高喝一声:“住手!”

杨老将军不在,老夫人的话当然就是圣旨,无人胆敢违抗,铁老大和剩下的几人立刻停手,并且往后退去。小阎王也停下了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同时疑惑地看向老夫人。

众人的目光,亦集中老夫人的身上,老夫人看着浑身是伤、气喘如牛的小阎王,缓缓说道:“为了这么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真值得你这么拼命?”

小阎王没有废话,直接点头:“值得。”

老夫人轻轻叹了口气。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无情无义的混蛋,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一面……既然你能为别人付出,怎么从来没有考虑过我和杨老将军的感受?”

老夫人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悲哀,甚至还有一丝幽怨,毕竟面前站着的人是她亲儿子,多年以前义无反顾的离开家门,站在大阎王那边也就算了,就在刚才,还说出“血洗杨家”这样无情的话来。

小阎王的脸上顿时呈现出一丝痛苦之sè:“妈,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想带他离开而已……”

不等小阎王说完,老夫人便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我说过了,你不要再叫我妈。这人你带走吧,但我要告诉你,不是因为我怕了你,是因为我不忍心伤害你,有你这么一个混蛋儿子,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你可以带他走,但是最好让他脱离龙组,甚至远离帝城……你清楚原因,杨老将军知道这件事后,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小阎王的嘴唇轻启,却又合上,如此反复数次,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声:“是。”

接着,小阎王便走过来,将我扶起拉到他的背上。我们两人都是一身的血,所以也不在乎谁会弄脏谁的衣服,我紧紧抱着小阎王的脖子,看着他身上的斑斑血迹,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走了。”

小阎王和老夫人告过了别,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前院的方向走去,四周众人纷纷为我们腾开了道,一言不发地看着我们离开。

这一次,又是我舅舅将我救了出来。

这次杨家之行,两个目的都没达成,一没救出我妈,二没当成副队长,还把任雨晴给弄丢了,最后落得这么狼狈不堪的局面。未来何去何从,我妈怎么办,任雨晴又怎么办,我的脑中一片迷茫。

趴在小阎王的背上,嗅着他身上的血腥气,我的眼泪仍在不争气地往下掉着,一滴又一滴,浸湿小阎王的肩膀。

小阎王一句话都没说,既没像以前一样骂我废物,也没有好言好语地安抚我,只是一言不发地往前走着,看得出来他已经很疲累、很勉强。

就在我们来到后院,即将踏出杨家大门的时候,突然听到中院那边传来不小的喧哗声;很快,喧哗又变成了喊打喊杀,我和小阎王都是吃了一惊,以为老夫人反悔了,又要派人来杀我,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一个人冲进来,中院的喊杀声却是越来越烈,似乎已经和什么人打起来了。

“不好,杨家出事了!”

口口声声说自己和杨家已经没有关系的小阎王,在听到混乱的喊杀声后,立刻转身朝着中院奔去。

我理解小阎王,别人可以不管,老夫人却不能不管啊!

小阎王已经伤痕累累,却是行走如飞,很快就背着我重新返回中院。一到中院,顿时大吃一惊,现场已经一片混乱,杨家的卫兵和一群黑衣人已经打成了一团,那些黑衣人个个黑衣裹身、黑布蒙面,看上去十分神秘。

“是飞贼!”

已经在杨家呆了几个月的我,对这装束十分熟悉,就是飞贼的打扮。原来是铁面判官和刘鑫他们杀进来了,之前刘鑫就暗示过我要玩一场大的,没想到大到这个程度,竟然携重兵闯进杨家,实在胆大包天!

可我和小阎王之前在前院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影,这么多人是怎么出现在中院里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从地底钻出来的?

而且他们把握的时机如此准确,小阎王刚刚大闹过杨家,十二铁卫也身受重伤,他们就恰好闯进来了,绝不可能只是巧合。

这才是真正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现场一片混乱,喊杀声四起,到处都是混战,不断有人惨叫、倒下。小阎王心系老夫人,急匆匆一头扎进人群,边跑边喊:“妈、妈!”

小阎王当然知道飞贼的存在,但他和我一样,并不知道飞贼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生怕老夫人会在这场混乱之中发生意外。奔跑的过程中,我们看到十二铁卫都被包围,铁老大正手持狼牙棒,和几个黑衣汉子苦苦地交战着,刚和小阎王大战过一场的他,身陷重围之后显得特别力不从心。

小阎王哪里顾得上他,仍旧不断向前奔跑,四处寻找着老夫人的身影。我也不断左右看着,寻找着铁面判官和刘鑫的身影,他们两个一人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一人身形瘦小还戴着眼镜,如果在人群里,就算黑布蒙面,我也一样认得出来。

很快,小阎王就发现了老夫人,谢管家正和几个卫兵护送着她往后院赶,显然要送老夫人回房里去。同样有一群黑衣人,手握钢刀杀出一条血路,同样也往后院奔去。

一看这个场景,小阎王的眼睛都红了,生怕老夫人会出什么意外,立刻脚下生风、大步流星地奔去。

而在那群黑衣人中,我一眼就认出来领头的那个正是铁面判官,他的身高在人群中实在太显然了,手里还持着一柄一人多高的大刀,单单刀柄就有一米来长,跟青龙偃月刀差不多,看上去威风凛凛、气势汹汹。

因为他们也是往后院去,乍一看就好像在追老夫人似的,小阎王疯了一样地往前冲着,狂风不断在我耳边呼呼刮过,空气中始终弥漫着血腥和杀戮的气味。

谢管家和几个卫兵护送老夫人进入后院,匆匆朝着某个房间奔去;铁面判官等人进入后院,却没有追随老夫人的行踪,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是梅园,他们去了梅园!

一群人冲到梅园门口,铁面判官手起刀落,一刀就将锁头斩下,接着带头冲了进去,剩下的十几个人也迅速跟上。

梅园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座荒园,外加一座木屋,屋中住着我妈。

他们竟然是为我妈来的!

他们想要的东西,竟然就是我妈!

怪不得他们之前老是往后院去,怪不得他们认为即便是任雨晴,都换不来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想要抓走我妈,但我知道肯定不能让他们得逞,我的脑中顿时嗡嗡直响,着急地说:“舅舅,我妈在那里面!”

小阎王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于是脚下猛地一滑,也朝着梅园冲了过去。

即将进入梅园的老夫人,也大声叫了起来:“他们要掳走听雪,快去拦住那些家伙!”

谢管家也着急地叫着:“铁老大,十二铁卫,你们在哪,快去梅园保护杨大小姐!”

但,十二铁卫不可能再冲过来了,他们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根本无法脱身。

谢管家又大叫着:“快,快去街上叫更多的卫兵进来……”

外面的街上,同样有着不少的卫兵巡逻,都能及时进来支援。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随我舅舅进入了梅园之中。正值寒冬,梅园之中一片荒芜,枯草仍有一人多高,以铁面判官为首的那群黑衣人飕飕前行,目标果然是立于荒园最中央的那座木屋。

草丛之中,不断有驻守的卫兵冲出,但被铁面判官那一行人手起刀落,很利索地就干掉了,然后继续前行。

小阎王看得着急,之前是为老夫人担忧,现在是为我妈担忧。小阎王把我放在地上,让我自己掩好身形,接着便大步流星,同样朝着我妈所住的那栋木屋奔去。

我身受重伤、无法动弹,只能扒着草丛往那边看。

只见那一群黑衣人,很快就到了木屋跟前,为首的铁面判官,抬腿就要踹开房门。但是就在这时,屋顶上面突然窜下一个人来,正是身高足有两米,我妈的近身保镖天奴。

天奴突然出现,把那群黑衣人都吓了一跳,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还有一个人在这里。双方立刻就交战起来,铁面判官那柄青龙偃月刀耍得虎虎生风,唰唰唰地劈砍着天奴,但他显然不是天奴的对手,还没几个照面就被天奴一掌打飞出去。

不过他们人多力量大,一群人朝着天奴一哄而上,确实个个身手不凡,一时还和天奴打了个不相上下。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仍不是天奴的对手,一个又一个的被天奴击飞出去,没有一个能够接近木屋的门。

就在这时,小阎王也赶到了,小阎王虽然有着不轻的伤,但战斗力仍旧不容小觑。小阎王加入战局以后,铁面判官那边就更不行了,一群黑衣人被打得七零八落,再想接近木屋简直难如登天。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不用多久,梅园门口再次传来冲天的喊杀声,数不清的卫兵竟然冲了进来,显然是街上的援兵到了。

铁面判官一看,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当即就大吼道:“撤!”

一群黑衣人立刻就往回撤,天奴是我妈的近身保镖,击退敌人就算完成任务,肯定不会再去追击。小阎王之前和十二铁卫一战,现在又和铁面判官等人一战,已经累到几乎虚脱,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

铁面判官等人往梅园外撤,很快就和数不清的卫兵迎面撞上。这些卫兵人数虽多,但并不是他们的对手,铁面判官等人犹如一支利箭,迅速穿梭在荒园之上,走到哪里,哪里便响起一片惨叫,不断有人飞出,跌落在草丛中。

他们就像一支敢死队,没有了天奴和小阎王,没有了十二铁卫,根本没人拦得住他们。眼看着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我也迅速往旁边一滚,准备借助草势隐藏自己,但我那时失血已经过多,脑袋特别的晕,随时都要昏厥过去,就更不必说挪动一下自己的身子了。

所以我这一动,就牵动了浑身的伤,忍不住就“哎呦”叫了一声。

这时候,铁面判官等人正好从我身边经过,一道又一道的人影“唰唰唰”飞速而过。按理来说,他们急着撤退,就算旁边有“哎呦”声,也不至于还停下来看看怎么回事。

现场惨叫、打滚的人多了去了,要是一个又一个地看过去,那得看到什么时候,还走不走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根本就没有人注意我,人影不断从我身前窜过,不踩我一脚已经算是有良心了,怎么可能驻足观看。但是偏偏,其中有一个黑衣人就回头看了下我。

这人身形瘦小,黑布虽然蒙着嘴巴和鼻子,但是鼻梁上还跨着一副眼镜,不是刘鑫,还能是谁?

“李大威?!”

刘鑫吃惊地叫出来:“你怎么在这,怎么伤成这样子了?”

我刚想说你别管我,赶紧走你的吧,但是刘鑫仗义地过了头,一把就将我抓了起来,抱着我就往前跑。前面的人听到声音,回过头来观看,这才看到刘鑫抱了个人,纷纷问道:“老七,你干什么?”

刘鑫说道:“这是李大威啊,我不能见死不救!”

众人想说什么,但是不断有卫兵涌上来,他们只能不断手起刀落,往前开着血路。我着急地说:“刘鑫,你放我下来,我死不了的!”

“不行,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刘鑫仍旧语气铿锵。

我恼火地说:“我是龙组的人,只要你们不杀我,谁还杀我?”

刘鑫似乎这才犯过劲儿来,“哦”了一声,说:“那我们就先走了!”接着便把我往地上一抛,继续往前跑去。

这一下把我摔得不轻,还好现场的草也挺厚,没有把我摔开了花。

刘鑫他们继续往前面跑,这时候冲过来几个十二铁卫的人,立刻就跟他们交上了手。铁面判官确实厉害,虽然打不过天奴,但是打打他们总没问题,手里一柄青龙偃月刀挥舞开来,杀气四溢、遮天蔽日,逼得他们不断往后面退。

这几个人边打边退,知道自己不是这群飞贼的对手,个个急得嗷嗷直叫。其中一人一晃眼,看到我在草丛里面趴着,顿时火冒三丈:“就是这小子,不然咱们不会这么狼狈!”

“是的,要不是他把小阎王引来,咱们十二铁卫还能让这群飞贼这么嚣张?”

“这小子就是个祸害,不如趁乱把他杀了!”

这几个人也很是狠,说干就干,打不过铁面判官等人,倒来拿我出气,各人挥舞家伙,就要往我的身上砍。我的心里暗暗叫苦,没想到最终还是要死在这群家伙手里。

就在这时,纷乱的脚步声响起,铁面判官等人竟然去而复返,“唰唰唰”几下便把这些人击退了。接着,刘鑫又冲过来,将我一把抄起,跟随众人往梅园外退,一边跑还一边对我说:“你不是说你死不了吗?”

看网友对 829 不能,见死不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