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逐北(十五)

第一百六十六章 逐北(十五)

数千军马,鸦雀无声。

组成马邑鹰扬府的这些军汉,来源各各不同。有王仁恭到来之后招募的四方强壮,有自己王家中人,有在郡中强征而来,那些交不起免行钱的农夫青壮。

但是作为马邑鹰扬府的骨干主体,还是这些年来,自从立马邑鹰扬府后,一直在府中为军,抵御突厥入侵,镇抚草原各族,随时应天子召点的常值鹰扬兵。

在边地为军,苦处就不必说了。冬季苦寒,春夏风沙,戍边巡视,满脸沧桑。秋高气爽之际,却也是草原各族马肥之时,又得日日枕戈待旦,

当一道道狼烟升起,万千草原骑士盘马弯弓而来,这些军汉就得收拾行装,将脑袋捆在裤腰带上,和这万千草原骑士拼命,换来一年马邑郡的安宁!

辛苦若此,但是待遇从来不见得好。

不能说朝廷中枢不重视边军,但是这个时代交通手段有限,朝廷愿意拨出足够的粮饷,但是在一路输送的损耗之下,送到边地,也只能让边军将士草草糊口而已。

吃了这么大的辛苦,但是朝廷中枢十二卫,也全部被世家所把持,占据高位的,从来都是世家子弟,就算有个把人有边地任职履历的,也只是来镀一圈金,混个资历而已。

边军上下,吃了这么多苦楚,却从来没有进身之阶。

如果只是这样,大家也都忍了,反正保卫的也是乡梓之地,拼命也没什么。但是大隋四方一旦有事,征调边军从来没有手软过。大隋当年平定陈朝,马邑边军决战于江河之上。两代天子巡边,震慑草原各族,马邑边军策马卫护御旗。大业天子数次征高丽,又不知道有多少马邑男儿葬身于辽东的冰天雪地之中!

大隋一直承平下去,马邑边军大概就安于自己的命运。等着随着王朝体制的渐渐老朽,强悍能战的马邑边军也渐渐崩坏,最终消失在历史中。

可是偏生如日中天的大隋,一下就轰然四分五裂,各处野心之士,纷纷而起,对着大隋留下的基业虎视眈眈!

现在的各位钟鸣鼎食的柱国之家,当年也是鲜卑六镇边军出身!恰逢风云变幻,一跃而起,成为能掌握帝国命运的勋贵世家!

既然如此,马邑男儿,又如何不能在这乱世中,谋求更进一步的机会?厮杀拼命,马邑男儿可从来不会害怕!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意识,所以马邑鹰扬府上下不愿意投效刘武周,刘武周出身太低,很难带着他们更进一步,他们还是更愿意为王仁恭效力。

但当王仁恭招募四方强壮,压制分化马邑鹰扬府本地势力的时候,他们又以在徐乐面前大举兵溃以要挟。

说来说去,无非都是马邑鹰扬府的本地土著组成的骨干团体,谋求自己这个团体更大的好处罢了。

现下王仁恭终于出面,就是赤裸裸的以利益来诱惑他们。

而今而后,我王仁恭会重用你们,我会带着你们南下中原,逐鹿争鼎,打出一个个勋贵世家来,你们还愿不愿意跟着我王仁恭拼命?

到了这一步,其实王仁恭已经算是向马邑鹰扬府的土著们低头了。但话语之中,仍然气势十足,震慑得数千军马一时都不敢做声。

望着底下鸦雀无声,黑压压的人群,望着那数千顶兜鍪红缨。王仁恭按着剑柄,突然放开嗓门厉吼一声:“都哑巴了?来个人回话!”

人群终于骚动起来,军汉们的眼光又望向了才被他们推开的军将,军将们低声议论,终于一名中垒营的营将被推了出来,一直来到城下,望着头顶傲然站立的王仁恭,腿一软拜倒在地行礼。

“属下怎敢不尊奉太守号令,太守许以咱们将来功业,属下大胆,敢问太守以何为保?”

王仁恭打量他一眼,轻蔑的一摆手:“四百年太原王家之人,怎生会和你等说虚话?都带上来!”

火光之中,王仁恭亲卫顿时推出了数十人来。全是在徐乐面前先溃,原来被王仁恭厚待的选锋营骑士,他们一路最先撞进城来,大肆宣扬兵败消息,还想劫掠一番走人,结果逼得王仁恭果断出手,以亲卫拿下他们,并封锁了城门。

除了这些选锋营骑士,还有王翻在内,他光着脑袋,头发披散,仍然是那样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

选锋营这些骑士竭力挣扎,却被王仁恭的亲卫死死按住了,每个人嘴里还都塞着破布,呼喊不得,只是发出呜呜的声音。有人想挣扎拼命,有人想向王仁恭哀求乞命,但此时此刻,王仁恭岂能给他们半点发出声音的机会?

只有王翻,既不挣扎,也不哀求,只是呆呆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这位王家族人,实在是个好人,但也真的不适合在这乱世当中生存。

王仁恭回头扫了一眼,目光落在王翻身上稍稍一顿,也就迅即转开。随即又是一摆手:“王某从来处事公平,军律上面,从来没有宽贷的时候。这些人遇敌先溃,牵动大军,全都砍了!”

王仁恭的亲卫两个服侍一个,在这些人腿弯踹上一脚,按着他们跪下。一人拔出腰间直刀来,数十道刀光同时闪动,城头上血光闪现,这些亲卫衣甲上顿时就溅上鲜血,刺人眼目。

底下发出一阵低低惊呼之声,几十人就这样顿时了账,如此行军法场面,就算是一向环境酷烈的马邑边军之中,也是少见!

而一众军将都心下大定,王仁恭自己动手清理了这些他招募来的人马,就必然要将马邑本地军马倚为长城了,这算是王仁恭对他们行上的投名状!

适才还恭恭谨谨拜倒在城下的那名中垒营营将,一身轻松的就要爬起身来,准备再和王仁恭讲讲条件,为自家这帮人要到更多的好处。

迎着他的,却是王仁恭从城头上投射过来,冷电一般的眼光。

“这些人料理了,也该算算你们的罪过了…………他们溃下来,你们就能跟着退了?王某人下令出兵之际,准你们这样行事了么?难道你等以为,带着麾下弟兄猬集城门口闹事,就能躲过军律了?”

王仁恭语声冰寒彻骨,而城门口处亲卫统领王则不敢置信的抬头望向他。

好容易安抚下这场即将发生的兵变,王仁恭也低头了,现在怎么还要追究这些军将的责任?王仁恭到底在想些什么?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六章 逐北(十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