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33 我,泪如雨下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加更

833 我,泪如雨下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着任楠的威胁,我的头皮顿时一阵阵发麻,因为这位女少将的身上杀气很重,一听就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惹火了她,当场毙了我都有可能。【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暂时没有答话,脑子开始飞速运转,心想这位既然是小阎王的未婚妻,那我报我舅舅的名字,是不是好使一些?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听身后的任楠再次冷笑着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敢对晴儿痴心妄想!”

自从我和任雨晴的事曝光以后,但凡所见之人,无一不认为我是痴心妄想,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归根结底,还是我的身份卑微,和任雨晴严重的不匹配,虽然这是事实,却也让我的心里针扎一般难受,谈个恋爱还要查查祖宗三代,大清不是早就亡了吗?

接着,任楠又说了很多难听话,不光侮辱我的长相。还侮辱我的人格,还说要把我大卸八块,扔到永定河里去。我终于听不下去了,问道:“你认识小阎王吗?”

我原以为,任楠这么多年没结婚,肯定是在等我舅舅,别看她凶巴巴的,只要我一提我舅舅的名字,她肯定就面红耳赤、扭捏不安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不提小阎王的名字还好,一提,身后的这位母夜叉变得更凶,手指头都扣在了扳机上,恶狠狠说:“怎么,你拿他来吓唬我?”

我的心里暗暗叫苦,提到小阎王的名字,任楠竟是这个反应,看来她不仅不喜欢小阎王,反而还恨透了小阎王。我要说了我和小阎王的关系,没准死得更惨,我赶紧说:“不是不是,我就随口一提……”

“你好端端地提他干什么?!”任楠声sè俱厉,更加凶狠:“快说!”

我硬着头皮说道:“我真是随口一提……”

任楠哼了一声:“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小阎王的人,之前你在杨家受困,他还去救你,是不是?我告诉你,你犯在我手里,别指望他再来救你,他要是敢来,我连他一起杀了!”

我的心里叫苦连天,心想这个女人可太凶了,我舅舅还是不要和她有瓜葛了,不然真是够我舅舅喝一壶的。

我不敢再提小阎王的名字,只能静静地坐着,一句话也不敢多说。车子开得飞快,在帝城的大道上畅通无阻。红灯、单行线什么的也完全无视,华夏的规矩就是被这些特权分子给搞坏的。

很快,车子便来到那条号称华夏最安全的街上,这里住满了权贵和顶层人物,杨家就在这里。不过车子并没停在杨家门口,而是停在了另外一座同样阔气的府邸门口,门边还立着一块石碑,上书两个大字:任府。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无论到杨家还是到任家,显然都是死路一条,没有任何区别,任老将军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我八百个不愿意进去,可也没有任何办法,身体四周顶着好几条枪,只能顺从地跟着任楠往里面走。

任家和杨家的格局差不多,都是分成三层院子,前院、中院和后院,同样的雕梁画栋、楼台阁宇,可以看出两家的级别确实相当。我原以为这里有一场鸿门宴等着我,杨家和任家的人肯定都在这里,等着将我杀之而后快。让我没想到的是,任楠将我领进了中院一间很不起眼的屋子,还很好心地让我坐了下来,并且给我端了丰富的食物。好声好气地说:“看你也饿坏了,赶紧吃一点吧!”

说真的,要不是还有两条枪顶着我的脑袋,我简直以为我是任楠的座上宾了!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任楠,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在食物里下了毒,要毒死我?不可能啊,我都进了任家,是她砧板上的鱼肉了,想杀掉我实在轻而易举,何必要用这种法子?

但,还不等我问出口来,任楠就恼火地说:“你吃不吃,不吃我崩了你!”

嚯,这娘们好大的脾气,刚才还好言好语,现在就雷霆万钧,这脸变得比魔术师还快。我哪敢跟她犟嘴,立刻低下头去吃饭,我昏迷了三天,三天滴米未进,现在确实很饿,吃起来那叫一个风卷残云,不一会儿就把桌上的东西都吃完了,还打了一个很响的饱嗝。

就算是死,也让我做个饱死鬼吧!

吃完东西以后,任楠才幽幽问道:“吃饱了么?”

我点点头,意思是吃饱了。

任楠突然抬起手来,“啪”的扇了我一个耳光。

别看任楠是个女的,但这一下力气真大,抽得我顿时眼冒金星。与此同时,我的心中也火冒三丈,心想这娘们可真是个神经病,一会儿好言好语地让我吃饭,一会儿又扇我一个大嘴巴子,她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有问题早点去安定医院好吗,跟我在这撒什么疯?!

当时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恼火地说:“你干什么?!要杀就杀,别给我来这一套!”

任楠却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这个王八蛋,你是吃饱了,你知不知道有一个人为了你,三天没有吃饭,连口水也没喝?!”

我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因为我一下就猜出任楠说的这人是谁了。

任雨晴!

整个任家上下,除了任雨晴,还有谁能为了我,三天不吃不喝?自从任雨晴被任老将军带走以后。以她的性格显然不敢正面反抗,只能用绝食这种法子来明志了。

同样是三天没有吃饭,我好歹是昏迷了三天,一转眼就过去了,任雨晴却是硬生生熬了三天三夜啊!

所以我一下就急了,立刻说道:“你带我去见她,我劝她吃饭!”

任楠一把揪住我的领子,恶狠狠说:“你打算怎么劝?”

怎么劝?

这个问题可把我问住了,因为我觉得我根本就不用劝,任雨晴只要一看到我就会非常开心,一口气吃三大碗饭都没问题。我把我的想法说了,任楠却接着说道:“然后呢。你打算怎么跟她说?你们两个根本没有可能在一起,你现在又是a级的通缉犯,接下来是必死无疑,你想让她继续绝食,随你一起下地狱去?”

我立刻摇头,说不,肯定不!

任楠松了口气,这才接着说道:“那好,你告诉我,你会怎么做?”

我沉默了半晌,才说:“我会告诉她,我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执行任务。一时半会儿都回不来了,让她不要再想着我了,一定要好好生活……”

在任楠的眼中看来,我已经是个死人无疑,为了避免给任雨晴造成更大的伤害,这样说才是最佳的选择。任楠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算你小子有点良心,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晴儿,你就按你刚才的说法去说,要是敢耍半点花样,我当场就把你毙了!”

我这才明白任楠把我带回来的真正目的。说白了就是医疗任雨晴的情伤,让她可以忘了我,从此开始新的生活。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将来的遭遇究竟如何,或许真像任楠说得必死无疑,如果是这样的话,让任雨晴早点断了对我的念想还是很有必要的。【择天记吧少年王】

所以我也坚定地点了点头,说好!

接着,任楠又警告了我一番,说这是在任家,让我不要耍任何花样,否则必将死无葬身之地等等。警告完了以后,任楠才让两边的士兵退下,将我带出屋子,朝着后院走去。

任家的格局和杨家差不多,应该是国家统一盖的,任家的嫡系都在后院住着。

路上,任楠仍旧碎碎念个不停,说些想不通任雨晴怎么会看上我这种人之类的话。我也懒得和她分辨什么,只是幽幽和她说道:“任将军,看得出来你很关心晴姑娘,起码和任老将军是不一样的。你看不起我没有关系,但我也不希望你把她往火坑里推……”

任楠眉头一皱,问我什么意思?

我便给她讲起了我在杨家的所见所闻,将杨少宇欺辱任雨晴的种种经过说了一遍。任楠果然性烈如火,听了以后双手都在发抖,说道:“我只知道杨少宇对晴儿不是很好,没想到竟然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你放心,我肯定会说服我爸,不让晴儿嫁给杨少宇的!”

任楠现在已经是少将了,还是任家的二小姐,说话肯定很有分量。有了她的保证,我也松了口气,只要任雨晴能没事,我也不算白来这一趟了。

不多时,我和任楠就来到了后院门口。

任楠让我小心一点,不要惊动了任老将军。我的心里明白,任楠带我过来,是瞒着任老将军的。一来任老将军肯定不会同意我接近任雨晴,二来任老将军要是知道我来,百分百当场就把我给一枪毙了。

所以不用任楠多说,我也小心地一步步跟任楠往前走去。来到某个屋子前面,任楠摆手让守门的两个卫兵退下,接着便让我赶紧进门,说她会在门口帮我守着。

我也没有任何废话,一闪身就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朴素、淡雅的屋子,格局、构造也都十分简单,该有的东西一样不缺,不该有的东西也看不到。很多人以为豪门家族一定有多奢侈,其实也不尽然,往往越是上流社会,生活越是平凡,比如我有幸进过一次杨老将军的屋子,发现他用得还是那种很古老的红sè电话机。

任雨晴的这间屋子也是一样,任何东西、用具都是普普通通,乍看上去还没有冯千月的闺房豪华,当然要是细细研究每一件家具,就能发现其中的价值不菲。

当然,我来这也不是研究任雨晴的屋子,我一眼就看到了蹲在屋子角落的任雨晴。她就那么呆呆地蹲在那里。两眼发傻、发直,面如菜sè,看上去一点精神都没有,仿佛三魂七魄都走了两魂五魄,一点年轻人该有的朝气都没有,看上去死气沉沉的,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

我看着确实心疼,三两步就走到任雨晴的身前,轻声叫道:“晴姑娘!”

听到我的声音,任雨晴顿时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了我。但她并没有像我想像中那样欢呼雀跃地跳起来直扑我的怀抱,而是呆呆地看了我很久很久,才喃喃地说:“我,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你不是做梦,真的是我来了!”

看着任雨晴的模样,听着任雨晴的声音,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我立刻伸手去搀她的双臂,说晴姑娘,真的是我,不信你摸一摸我!

任雨晴站起来,先摸我的手臂,接着又摸我的脸颊,她的双手越来越颤抖,眼泪终于夺眶而出:“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太好了!”

我说对,真的是我,我没有死!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伸手就把任雨晴拥在了自己的怀中,任雨晴也紧紧环住了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肩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们相拥的刹那,外面的任楠显然听得一清二楚,顿时轻轻咳了一声。

我虽激动,但也保持着一点理智,赶紧说道:“晴姑娘,你小声点,别让你爷爷听见了,我是偷偷过来找你的!”

任雨晴立刻收敛了自己的声音,立刻点着头说:“好,好,我小声点……你是怎么进来的,那天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说你先吃饭,你一边吃,我一边和你说。

任雨晴的一天三餐都有人送,晚饭也刚刚送来,就在桌上放着。只是她从来不吃而已。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只要我一出现,任雨晴的胃口立马大开,坐在桌边狼吞虎咽起来,我也坐在旁边讲着我的经历。

当然都是瞎编的,都是和任楠商量好的,毕竟任雨晴被关的这三天里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我那天没死,龙组的一位队长赶过来救了我,但是因为我惹出的乱子太大,再加上杨家不依不饶,所以我被调出帝城,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执行任务,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来了……

不等我把“你忘了我”这句话说出口,任雨晴就立刻拉着我的手说:“你带我走,我跟你走!”

看着任雨晴坚定的面容、听着任雨晴毫不迟疑的话语,我的眼泪差点再次涌出。我王巍此生确实命途多舛,死亡始终如影随形,或许人生不像猴子、黄杰他们辉煌灿烂,可我有过很多至诚的兄弟,有过很多挚爱的女人,算是此生无悔!

我很感激任雨晴的生死相随,可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已经是要死的人了,怎么还能拖累她呢?

我轻轻把任雨晴的手推开。先是苦笑了一下,接着又轻松地说:“别开玩笑啦,我能进来你家已经很不容易,还是你姑姑悄悄将我带进来的,根本没有可能带你出去……”

这次也是一样,不等我把话说完,任雨晴就再次打断了我:“我姑姑?”

我点点头,说是的。

接着我便告诉她,说我接到任务、准备启程,你姑姑找到了我,说你好几天没有吃饭,让我来劝一劝你。这才悄悄将我带进来了。

任雨晴抬头看了一下门外,似乎也看到了她姑姑的身影,便点着头说:“我姑姑是最疼我的人,比我爸、我妈还要疼我,只要我求一求她,她肯定愿意让我跟你走的!”

任雨晴的这一番话,门外的任楠全听到了,任楠立刻挑帘走了进来,冷着脸说:“不行,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李大威要到很远的地方,你不能跟着他走!”

任雨晴立刻站了起来,流着泪说:“姑姑,我求求你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我没有他就活不下去,他就是我的阳光、是我的水,求求你就让我走吧!”

任雨晴声声含泪、字字泣血,任楠的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忍,看得出来这位女少将确实很心疼她的侄女。但,任楠知道我必死无疑,绝不可能答应任雨晴什么的,所以立刻朝我看了过来。

我也明白任楠的意思,于是我也站了起来,硬着头皮说道:“晴姑娘。因为咱俩的事,我差点灰飞烟灭,现在好不容易才捡回来一条命!上面愿意给我机会,让我去远方将功赎罪,我也很珍惜这个机会,是真的不能带你走了,否则我的前途就彻底没了!你是任老将军的孙女,家世显赫,无论怎样都活得下去,可我只是龙组的一个小兵,没有靠山也没有背景,随时都会死掉的啊!就当是为了我好。行吗?”

我何尝不知道我这番话说出口后,任雨晴会有多么震惊、多么难过,但我没有办法,如果我不这么说,任雨晴就断不了对我的念想,等我一走,她还是会绝食,我都是要死的人了,怎么能够一直拖着她呢?

任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说这番话,让任雨晴彻底对我绝望!

果不其然,任雨晴在听完我的话后。如遭五雷轰击一般,整个人都完全傻了。她呆若木鸡地看着我,像是完全不认识我这个人了,眼神之中也充满了陌生、震惊、不可思议……

我虽然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却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我们在杨家池塘边上幽会的时候,曾经说过很多的海誓山盟,甚至说过以后私奔的计划,那个时候的我表现坚决、意志坚定,仿佛随时都能带她远走高飞……

但是现在,我用现实狠狠抽了她的耳光,我说我很珍惜我的前途和生命。所以不能带她离开!

就像任雨晴之前在杨家自己说的,我是她这辈子爱上的第一个男人,她是如此的信任我、依赖我,坚定的认为我就是她的真命天子,无论风里雨里、是死是生,她都愿意跟着我走,可我现在却说出这样的话,怎能让她不伤心、不难过!

任雨晴完全傻了、呆了、痴了、愣了,但她好像还是不死心似的,哆哆嗦嗦地说:“不,不可能,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李大威,李大威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心目中的李大威勇敢、坚韧、不畏生死、不惧强权,绝对不可能是你这样软弱、窝囊!”

我知道任雨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之前我为了她,甚至连杨少宇都敢绑架,在被飞贼软禁的一天一夜里,我也表现的从容不迫、镇定自若,最终带她安全脱险;即便后来“奸情”曝光,我也一样无所畏惧、不屈不挠,甚至当众把杨少宇打成重伤……

曾经那样勇敢、坚韧的我,现在却说出如此软弱、窝囊的话来,让她怎么能够接受,怎么能够相信!

我的心中犹如泣血一般难受。却也只能打碎钢牙往肚里咽,继续摇着头说:“晴姑娘,人是会变的,曾经的我确实意气风发、骄狂跋扈,以为凭我一己之力就能和这个世界做对,经过杨家的事件以后,我才知道我只是颗草,是颗风往哪吹、我就往哪边倒的草。我得罪不起杨家,也得罪不起任家!晴姑娘,我还年轻、你也年轻,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点爱欲,就把咱们两人的生命和未来都赌上。我们明明可以各自过上更好的生活,你说是不是呢?”

“爱……爱欲?”

任雨晴的身子颤抖、眼眶通红:“你把咱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说成爱欲?”

我知道我的这一番话,每一句都如同一枚钢针,狠狠扎进任雨晴的心窝,扎得她体无完肤、遍体鳞伤,我又何尝不心疼她,何尝不心里难过!可我没有任何选择,我自己都性命难保,我实在不能再拖累她了!

于是我硬着头皮,最后说道:“晴姑娘,实不相瞒,其实我不止你一个女人,我在外面还有很多很多女人,甚至还有了一个孩子!我不能再耽误你了,你还是忘了我吧,很感谢你这些天给我带来的快乐,但我现在必须要走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再见!”

我知道我最后的这一番话对任雨晴的伤害有多大,简直就如一枚核弹,彻底在任雨晴的心中炸开,将她炸得一点希望都不剩了。可是我已经没有任何选择,我不这么说的话,她就没法对我死心。

说完这番话后,我便迅速扭头离去,一出门便泪如雨下……

看网友对 833 我,泪如雨下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