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劫道

第七百二十四章 劫道

赤源将韩三元所部临时落脚点的情况告知少君泰官,泰官却久久没有动静,赤源、赤军二魔对视一眼,心中都是非常忐忑。

良久,泰官才挥了挥手,让二魔先行退下,石殿之中重新被黑暗所笼罩住。

黑暗之中,泰官那肆意而跋扈的身影,显得分外的落寞。

泰官此时在天呈山的处境也是非常尴尬,他名义上是孽境殿少君,但他的父君、孽境殿之主鸿裕魔君被姜寅斩杀身亡,他都不知道何时能修成真正的神魔之躯,怎么可能还指望孽境殿那些桀骜不驯的魔侯、魔将们,还对他这个少君继续忠心耿耿下去?

短短一年的时间,孽境殿座前三十六位魔侯,就已经有六七个公然转投其他魔君的麾下,而其余的魔侯、魔将对泰官也是yīn奉阳违。

而丹图魔尊作为他的叔父,借往生大阵渡入血云荒地,在血云荒地拥有上千万魔兵魔将,然而泰官希望他能借一些魔兵、魔将进入天罗谷听着自己的调遣,丹图却百般推度,最终仅仅是拿赤源这些连魔丹都没有正式修成的小角sè应付于他。

虽然泰官身为鸣裕魔尊之子,体内拥有上古魔神的血脉,修成真正的神魔之躯只是时间问题,但关键是这个时间或许太久远了,为避免孽境殿的势力分崩离析,被其他魔君彻底瓜分掉,泰官必须要做出一些常人所不能做的事情。

其实在不灭邪域之中,始终也都是有两种声音存在的,一些魔君认为不灭邪域在短短数年的时间内,连续遭受两次大挫,应当以稳妥为上,积蓄够实力再做打算,这种言论在不灭邪域是主流意见。

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声音不甘心退缩,希望进攻再进攻,去收割、享受人族那美妙的血肉跟神魂,而不应该被一时间的挫折阻吓。

很可惜,就目前来说,这个声音还是有些弱小,而泰官希望能做一些事,以自己的行动,来获取一些魔君的支持,以便他能真正掌握孽境殿的剩余力量,直到他修成真正的神魔之躯。

虽然泰官这段时间率领还忠于自己的魔将,不断成功袭击人族的哨塞,但泰官心里清楚,这点战绩,根本不足以引起那些魔君的注意,他还需要咬牙坚持下去。

泰官是早就盯上北陵塞了,北陵塞从魔獐岭往北突出二千里,他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北陵塞呢?

只是北陵塞的防御体系,要比南面的人族哨塞更加严密,还拥有封禁级的防护法阵,他目前手下只有三樽魔将、三樽魔校能听他的调遣,这时候率领五六百精锐魔兵,并不见得能很快突破北陵塞两重大阵的防御,而一旦僵持下去,让魔獐岭的主力兵马增援过来,对他来说可能就是覆顶之灾。

以他目前的处境,他万万不能遭受到如此挫折。

暂时不能强攻北陵塞,那换韩三元这些马贼为目标进行袭击,同时还能不断的增强自己,或者是不错的策略。

泰官也相信,只要他能在天罗谷支持下去,不仅天呈山会有越来越多的魔将、魔侯投他,相信叔父丹图也不可能再强硬不派兵给他。

想到此处,泰官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

云川岭外百里处的一个孤峰之上,陈海和沙天河隐匿着气息负手而立,看着云川岭被汹涌的嗜血魔物所占据着。

百里外,云川岭上,光华四射,灵气鼓动,仅仅是一炷香的时间,韩三元在云川岭大寨两座防御级的防护法阵就轰然被攻陷,黑sè的魔物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入,将山寨吞没。

看着眼前的状况,陈海和沙天河心中都五味陈杂。

虽然陈海知道高等级的罗刹血魔对低级魔物天生就有震慑之威,但泰官的这种天赋能力,则是要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数日来泰官在天罗谷周边,挥手之间就能令低级魔物慑服、跟从,一直到了最后,泰官身边聚集上万头嗜血魔物都没有散去。

这些杂魔虽然战力远不如精心操练、有一定灵智的精锐魔兵,但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整体战力犹不容小视,尤其能弥补泰官此时兵力不足的大缺陷。

虽然云川岭大寨有韩三元这个道胎境后期强者坐镇,手下也有三名道丹和数十名明窍境高手,但是其阵法还是太过粗陋,甚至就连北陵塞中的盘龙铁壁大阵都不如,在泰官率上万杂魔、数百精锐魔兵以及赤源、翼魔赤军等十数魔将、魔校的强攻下,韩三元在云川岭经营多年的老巢就分崩离析,被攻破了。

这等实力,这群魔族若是进攻北陵塞,北陵塞就算是能依靠着两座大阵、数十具重膛弩以及已经积存十数万支的玄阳重锋箭防守下来,伤亡也必然不小。

在云川岭大寨被彻底攻破之后,韩三元眼见着败势难挽,无奈之下,只能让手下分散往外突围。

韩三元也知道这些魔物在荒原之中,奔跑速度极快,何况对方有好几个魔侯、魔将级的强悍存在能将拖慢他们的速度,他们要是集中往一个方向突围,他们能逃到哪里去,最后怕是连一个人都活不下去。

分散突围,或许还能多保存几分实力。

韩三元突围时,身边就带着三名明窍境部下,却不料他们刚腾空而起,黑sè魔潮一根巨大的黑sè骨鞭跃然而起,那骨鞭犹如有生命一般,瞬间就将韩三元身后三名明窍境马贼卷了下来,落入魔潮之中,不多时就没了声息。

韩三元大怒,没想到一头连魔丹都没有修成的女魔头敢来撩拔他,摧动冲灵剑阵,带出潮水般的剑气就向那手持黑sè骨鞭的女魔劈去。

那女魔却只是狰狞一笑,身形在瞬息之间错出十数丈远,任由身后的数十头杂魔被韩三元的剑气斩成肉渣子。

“韩三元要逃了,我们追不追?”沙天河看到韩三元手下往四面八方突围,而韩三元孤零零一人往西南逃去,他按捺不住的向陈海问道。

陈海点了点头。

他这次就是为了要解决韩三元这个麻烦,此时韩三元被泰官杀得有如落水狗,陈海哪里会没有痛打落水狗的道理?

得了陈海的首肯,二人化作一缕青烟,远远地向韩三元缀了上去。

眼见百年积累都葬送在云川岭之中,看到往四面八方突围的残部身后有着无数魔兵、杂魔追杀不休,已经逃出百余里远的韩三元内心无比疼痛。

心想即便收拢残部,也就剩一二百号人,在魔獐岭以北他已经丧失了立足的根本,难道现在就要前往坠星海一途么?

正在思想之间,一股杀气忽然从一处山峦之中暴起,血灵刀夹杂着阵阵邪风想韩三元当头杀来。

韩三元眉头一皱,六枚冲灵剑犹如灵蛇吐信一般从袍袖之中窜出,将血灵刀击飞,接下来,前方山峦之上冒出一人一魔来。

看着沙天河凛然而立的模样,韩三元怒极而笑,郎声道:“原来是沙当家的,想来云川岭大寨被毁已经被你看在眼中了吧。不过我很好奇,到底是谁给你的信心,要来这里伏击我等。我韩三元就算是落魄了,又岂是你可以轻易冒犯的?今日正好,我们先将我们之间的仇怨了结了再说!”

陈海站在沙天河身旁,看着韩三元在那里大放厥词,心中一阵冷笑。

两个月来,他研究火鸦阵书已经有了一些心得,也成功分割元神在檀中灵穴修成出了一道火鸦精魄,此时正好拿韩三元这丧家之犬试试威力。

韩三元话没有说话,陈海一身灵元急转,一团精纯的火意就从檀中灵穴骤然爆发开来,在空中凝聚出一枚火鸦虚影出来,继而化作烈焰火鸦盘旋在他的头顶之上。

此时莫说是韩三元,就连沙天河也是大为惊讶。

那火鸦阵书在他身边已经许久了,只因残缺许多,加上他又有火鸦战车傍身,一直都没有尝试去修炼火鸦阵书所记载的秘术,却不料陈海竟然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小有所成了。

虽然陈海所凝聚出来的这只烈焰火鸦,威力看上去没有多强,要是敢直接往韩三元扑去,未必能扛住韩三元随手一道剑气斩杀,但他也没有指望能凭一道烈焰火鸦就将韩三元给灭了。

陈海这时候从储物戒掣出魔戟,身戟合一,便朝韩三元杀去;烈焰火鸦的存在,更多是干扰韩三元的心神……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四章 劫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