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34 在我面前,别那么凶

834 在我面前,别那么凶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是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那一句句如刀般的话语,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双刃剑,在不断伤害任雨晴的同时,也在侵蚀着我的灵魂和血肉,让我饱受折磨、痛苦不堪!

我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看着任雨晴伤心难过的模样,我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一把将她用力抱住,告诉她说一切都是违心之言,其实我很爱她、很爱她,爱到可以放弃生命!

可我不能这么做,否则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会功亏一篑。

我不想让任雨晴看到我异样的一面。所以狠狠心立刻掉头就走,一走出门,眼泪就唰唰地掉下来。我还是担心被任雨晴看到,所以脚不停歇地迅速往前走着,任楠很快就追了上来,兴奋地说:“很好,李大威,你表现的很好,这样一来她肯定对你死心了…;…;”

我不说话,仍旧唰唰地往前走,任楠紧追两步,这才看到我满脸的泪痕,顿时嫌弃地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哭上了,丢不丢人?”

我的心里本来就难受。任楠还这么嘲讽我,我哪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当时就回过头去,红着眼睛恶狠狠说:“你看到我一身的伤了吗,我被十二铁卫差点打死,一滴泪都没有掉过!我哭,是因为我心疼,我心里难受!你知道我有多喜欢晴姑娘吗,我为她掉几滴眼泪,我觉得一点都不丢人!没有男人为你哭过,那是你的悲哀,你来说我干嘛?”

说完这番话后,我觉得心里畅快很多,便继续往前走去。很快就出了后院。

任楠愣了一会儿,又很快追上来,咬牙切齿地说:“谁说没有男人为我哭过?我告诉你,我不知道打哭过多少男人!你个小屁孩子,竟然还敢教训上姑奶奶我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我和这个母老虎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完全就是鸡同鸭讲。她根本就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别看她已经三十多岁,其实对男女上的事情一点不懂,活该她到现在也嫁不出去!

我不再理她,继续往前面走。

任楠又是三两步追上我,一手掐住我的后脖,一手又用手枪对住我的脑袋,恶狠狠说:“你上哪去,是不是忘记自己的处境了?”

我无可奈何,只好跟她回到了之前的屋子里。

屋子里面,那几个扛枪的士兵仍在,见到任楠回来,都是“唰”的敬礼。任楠摆摆手,让他们都出去了,等到屋子里就剩我们两人,我便坦然地坐在沙发上面,说行了,你动手吧!

任楠反倒一头雾水,说:“动什么手?”

我说你装什么蒜,事我已经办完了,你该动手杀我了吧!

对此,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我知道任楠带我回来就这两个目的,一是断了任雨晴的念想,二是要了我命。我虽不想死,可也没有办法,感觉这个任楠实力挺强,我又重伤在身,就是想绑她做人质都不可能。

听了我的话后。任楠反倒冷笑一声:“实话告诉你吧,这几天时间下来,我确实恨不得将你生吞活剥。不过看在你刚才挺配合的份上,我决定暂时饶你一命,仍把你交还给警方,至于国家怎么处置你,那就和我没关系了。当然。你肯定是死路一条,不过是早死和晚死而已。”

听到任楠的话,反倒让我松了口气,心想这女人还算信守承诺,还真准备把我送回警方去了。到了警方手里,我觉得我还有一线生机,当然一百万个愿意。立刻说道:“行啊,那就走吧。”

同时又想,我要真能活下来,还得回来找任雨晴,到时和她说清楚今天的一切,她要是还愿意跟我走,那我一定要带她走;什么狗屁龙组。老子不稀罕了,以前老想报效国家,一腔热血无处挥洒,结果现在啥也没干,就给我定了个A级通缉犯,玩儿我呢吗?!

当然,带任雨晴走前。得先救出我妈…;…;

我正胡思乱想着,任楠已经翻了个白眼,说道:“着什么急,你也挺累了吧,先在这睡一夜,明天我再把你送回去。”

我本来不急,一听这话还真急了。能不急吗。这是什么地方,是任家啊!就算任楠不杀我,任老将军也要杀我,现在能走的时候不走,还非得在这住一夜,如果被人发现,我哪还有命在?

任家对我来说就是龙潭虎穴。多呆一刻都是危机重重,我非得离开不可。

我着急地说:“任将军,你现在就送我走吧,我真不累,之前我昏迷三天,这才刚醒过来,我回去以后再睡…;…;”

我认为我的诉求合情合理,结果任楠这个母夜叉,直接当着我面,“咔嚓”一下拉了枪栓,恶狠狠道:“让你睡你就睡,再敢废话半句,立刻崩了你小子脑袋!”

我马上就躺了下去。

因为我相信她绝不只是吓唬我的。

我躺下去后仍旧想不明白,任楠为什么非要留我在这一夜,难道她很累了,不想出门?可她完全可以派人送我走啊,几个士兵加几条枪,足够制得我服服帖帖了。

我想不明白,任楠也不可能跟我说,只能耐着性子趴在床上睡觉。

但我躺了一会儿,发现任楠还没有离开的意思,难不成她还想在这看我一夜?我忍不住说:“任将军,门口有人守着,我跑不了的…;…;”

“少废话,睡你的!”

“…;…;这没法睡啊,你毕竟是个女人…;…;”

任楠把枪举了起来,我也立刻闭上眼睛,不敢再说废话。

过了一会儿。我悄悄睁开眼睛,发现任楠还是没走,不过她的心思也不在我身上,时不时地把玩一下手枪,时不时地又看一下门外,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

她在等谁?

我的心里好奇,却又不敢多问。再加上我已经睡了三天,现在不可能再睡得着,于是就仔细地观察她。

任楠一开始还很有耐心地等着,后来就有点不耐烦了,时不时地起身走到门外去看,但是又满脸失望地回来。如此来回走了几趟,门口的士兵都有点忍不住了。说道:“任将军,要不你休息下,等他来了我们叫你。”

果然是在等人!

不过这个“他”是谁呢?

任楠不耐烦地说道:“不用你们多嘴,看好门就行了!”

任楠显然继承了她父亲任老将军的暴躁风格,一言不合就暴跳如雷、开口骂人。士兵被怼了一句,不敢再说话了,老老实实守着门口。又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任楠自己却忍不住了,说道:“你们确定他听到风了?”

其中一个士兵回答:“确定的任将军,有兄弟专门告诉了他。”

任楠嘟囔着说:“听到风了,怎么还不来呢,是不是看不起我?”

士兵说道:“任将军,你别多想,他就是看不起谁,也不敢看不起你。我琢磨着他是不敢来,他现在哪里有脸见你!”

“不敢?!”

任楠哼了一声:“这世上还有他小阎王不敢的事?”

小阎王?!

听到这三个字,我浑身顿时一个激灵,原来任楠在等的人竟是我舅舅小阎王!

我说这事都办完了,她也不准备杀我,干嘛还非让我在这睡上一夜,原来是为了把小阎王给引过来!之前我在杨家受困。小阎王冒着生死之危也要过来救我,这样一来人人都知道小阎王和我的关系匪浅,就算不知道我是小阎王的亲外甥,也认为我是他的亲传弟子;任楠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把我弄到这里,同时又给小阎王放过风去,就是为了让他过来!

任楠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既断了任雨晴的事,又把小阎王引过来,堪称一箭双雕,实在佩服。

只是,她引小阎王来干什么,我就想不明白了,总不能是叙旧情吧,两人都在帝城,什么时候叙旧不行,干嘛非得现在?

再结合之前我提到小阎王的名字时,任楠一脸愤恨难平的神sè,让我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哆嗦,难不成这任楠还想杀掉我舅舅吗?

就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任楠却是越说越气。突然回过头来,往我身上猛踹一脚。我正在床上躺着,这一脚挨得猝不及防,直接把我踹得从床的另一边滚了下去,我顿时怒火中烧,爬起来说:“你踹我干什么?!”

任楠指着我说:“姑奶奶愿意,我看见你就来气!怎么,不服?乖乖给我躺着!”

我的心里当然百般不服,她恨我舅舅入骨,凭什么拿我出气?可她手里有枪,门外有人,这里又是任家,我就是再不服气,也只能忍气吞声。我气喘吁吁、气郁难平地重新爬上了床。

看我不服气,任楠还准备骂我两句,就在这时,门口的士兵突然低声说道:“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

我和任楠同时抬起头来往门口看,果然见到一个黑影正往这边窜来,身形之快宛若暗夜中的一头猎豹,凌厉、狂猛!

门口的几个士兵都吓坏了,同时就把手里的长枪举了起来。但是他们刚刚举起长枪。那个黑影已经窜到门前,就听“咔咔”几声,长枪已经落地,而那几个士兵也连哼都没哼,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接着,黑影走进门里,身形高大、杀气腾腾,果然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舅舅,小阎王!

任楠同样也吓坏了,猛地一个闪身,伸手就把我提溜起来,同时用枪顶住我的脑袋,恶狠狠道:“小阎王。你总算是来了,姑奶奶等你多时了!”

小阎王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径直就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任楠更加紧张,手指头都叩在了扳机上,再次咬牙切齿地说:“你别过来,不然我开枪了!”

小阎王却置若罔闻,仍旧朝我们这边走着。

任楠凶光毕露,手指微动,眼看就要开枪。

我都吓得不轻,心里直念叨,舅舅啊,你可别再走了,这母老虎不是开玩笑的…;…;

小阎王仍旧面不改sè,脚下反而更快,任楠一咬牙,扳机已经按下。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我的眼睛一闭,心想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大罗金仙都救不了我…;…;

咦,怎么没感觉疼?

还有,我应该已经死了,怎么还能想事情呢?

我睁眼一看,只见小阎王已经把任楠紧紧拥在怀里;刚才还像母老虎一样蛮横、动不动就又打又骂的任楠,现在身子软得像滩泥,连动也不会动了,脸颊也红得像苹果,就任由我舅舅那么抱着。

而小阎王,用嘴唇摩挲着任楠的耳朵,轻轻说道:“我早知道枪里没有子弹…;…;以后在我面前不要那么凶啦!”

“扑通”一声,任楠连枪都抓不住了,小小的手枪掉落在地。

而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看网友对 834 在我面前,别那么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