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念永恒 > 第938章 月亮花

第938章 月亮花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声吼,好似要将宋缺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可张大胖的话语实在太犀利了,哪怕宋缺不愿意去想,可脑子却控制不住的浮现出一幕幕遇到白小纯的朋友时的画面。

“宝财叔叔……天佑叔叔……小妹姑姑……神算子叔叔……”这一切,对宋缺来说,好似天劫一般,让宋缺身体哆嗦中,眼珠子都红了,他不敢去瞪白小纯,此刻瞪着张大胖,大口喘着粗气,似一言不和就要大打出手。

被宋缺这么一吼,张大胖顿时吓了一跳,也有些紧张,实在是这宋缺在血溪宗内,积威不小,可想着白小纯在身边,张大胖心头对于宋缺称呼自己伯伯的画面又心痒难耐,于是鼓起勇气,再次期待的看了过去。

心底也在诧异,觉得自己只是小小占个便宜而已,这宋缺怎么反应如此之大。

这一幕,同样也落在孙蜈的眼中,孙蜈呆了一下,实在是他不了解情况,而白小纯在他眼里,那是天人老祖。

如此一来,元婴修士的宋缺,是白小纯的晚辈,此事在孙蜈的想法里,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难怪白前辈之前听到此事后,如此焦急,原来白前辈的道侣,是这位宋道友的姑姑……”孙蜈深以为然的同时,也觉得这宋缺似乎做法有些不妥。

“白前辈焦急而来,将其救下,这宋缺都不拜见一下,转身就走,也难怪白前辈生气了……”孙蜈有了判断后,对于张大胖的那些话语,他虽觉得有些占便宜的嫌疑,可也不是不能去理解。

于是孙蜈微微一笑,看了看宋缺后,脸上露出柔和,笑着开口。

“终不负宋道友相托,宋道友吉人天相,原来与白前辈如此关系,能成为白前辈的晚辈,此事让孙某也都羡慕啊。”

宋缺只觉得百口莫辩,张大胖来占自己便宜,这孙蜈也如此开口,偏偏他还无法反驳,怎么说,孙蜈也算他救命恩人。【择天记吧】

这一切,让宋缺心底憋屈到了极点,郁闷中,那种抓狂的感觉更强烈起来,到了最后,他忍不住要再次大吼一声来发泄,可这吼声还没等发出,白小纯就叹了口气。

“好了,大胖你就别欺负缺儿了,这孩子也挺可怜的。”白小纯眼看宋缺那委屈的样子,心头有些不忍。

“缺儿啊,你就别自己溜达了,跟我走吧,这样也能安全很多。”白小纯的话语传入宋缺耳中,宋缺有种要哭的冲动,实在是白小纯这句话,说到他的心里了,那种委屈到了极限后,突然有人理解的感觉,让宋缺也都感动了,他忽然觉得,白小纯这里,与张大胖比起来,明显对自己好了太多。

只是这感觉刚刚浮现,白小纯眼看宋缺感动,说出的下一句话,让宋缺这里,再次崩溃了……

“别激动,缺儿乖啊,我不让其他人欺负你。”白小纯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安慰,更是抬手摸了摸宋缺的头。

“啊啊啊啊!”宋缺再也忍不住了,仰天大吼了几声,宣泄此刻心中的无尽委屈与抓狂,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不然的话,为何这一生会遇到眼前这个白小纯。

自从当年第一次遇到,直至现在,他就始终生活在憋屈中,此刻这吼声里,那种抓狂的感觉极为强烈,而他本就灵力枯竭,此刻情绪失控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直接就昏迷过去。

“怎么又晕了……”白小纯很是头痛,张大胖也傻眼,心虚的同时,也在费解这宋缺怎么如此经不起玩笑……

“大师兄,你看你把他气成什么样子了,唉……你背着他吧。”白小纯一摆手,叹了口气。

张大胖哭丧着脸,满是无奈,只是他眼下依旧还在诧异,在他的记忆里,宋缺不是这个样子才对,此刻郁闷中,将宋缺扶起背在身上,眼巴巴的看着白小纯。

“小纯,你刚才为什么说又晕了?他以前晕过?”

“是啊,缺儿这孩子估计在蛮荒伤了心神,所以每次一受刺激,就会晕过去,没事……最多三天他就醒了。”白小纯干咳一声,赶紧结束了这个话题,带着张大胖与神sè讶异的孙蜈,直奔远方飞去。

随着几人在这沼泽内飞行,时间慢慢流逝,很快过去了十天,这片沼泽之地也已快到了尽头,隐隐可见远处无尽的平原。

天空依旧是昏沉,大地沼泽虽平静,可这一路上,白小纯也有收获,他的手中,此刻拿着一颗种子。

这种子翠绿sè,散出阵阵寒气,握在手中,白小纯通体都冰寒。

这是他在数日前,于沼泽内看到的一朵花的种子。

那是一朵花瓣如同月亮的花,半枯萎的独自生长在沼泽内,很是明显,可在白小纯靠近时,这朵花好似有其灵智,竟急速的下沉,似要避开,白小纯好奇之下过去时,此花更是散发出阵阵惊人的寒气,这寒气与白小纯修炼的寒门养念诀,有些相似。

这就让白小纯惊讶了,最后费了一些力气,在将这朵花抓住后,它却枯萎,成为了这么一颗种子。

研究之下,白小纯发现,这朵花居然在盛开的过程中,可以吸收八方的寒气,只不过这沼泽内的寒气不多,此花显然没有发育良好。

“以后研究一下,或许能对我的寒气有帮助,就叫它月亮花吧。”白小纯将这种子收起,带着张大胖等人,继续前行,渐渐地,这一路他们看到了太多的尸体,那些尸体有的是其他三脉,也有的是来自星空道极宗。

这一切,让张大胖、孙蜈以及白小纯,都心头有些沉重,宋缺早就醒了,原本一直黑着脸,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他看到了沼泽内大量的尸体后,他的神sè也都几经变化。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试炼之地……”这个疑问,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在众人的心头,孙蜈等人也非常清楚,若不是有白小纯在,他们断然没有可能独自踏出这片沼泽区域……

“或许,所谓的试炼之地,重点不是选择天尊的弟子,而是……找到出口!”白小纯内心喃喃,准确的说,他来到这试炼之地已经快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完全判断出来,寻常的元婴修士,根本就很难离开所在的区域,也只有那些元婴大圆满之修,才有可能凭着自己的战力与运气,走出所在区域,进入另一个区域中。

如此一来,只要一分析,白小纯就可得到答案……若真的是要收取弟子,完全没有必要进行这般危险的试炼。

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天尊的目的,是要让人找到这里所谓的出口……”

“那么……这个判断如果成立的话,也就是说……天尊自己没有答案,也就是说……这个试炼之地……对于天尊而言,或许也都是陌生的!!”

“所谓的试炼,根本就是一场派遣众多弃子,以点代网,寻找他想要的出口!”

“甚至若这么分析下去,此事天尊心中欲保密,所以才用了收徒作为幌子……引人前来!”白小纯越想越是心惊,面sè也都难看起来,不过此事只是他的分析,白小纯也不知道最终是否正确。

可无论如何,这试炼之地的危险,这一路上,在沙漠,在沼泽中,白小纯已经是触目惊心了。

若非他的神杀之法,怕是在这沼泽的危险,将会比现在强烈太多太多。

白小纯想到的这些,实际上也是此刻在这试炼之地残存之人心中的疑虑,如今的试炼之地内,原本的上千人,早已死亡了一半之多。

余下的那一半,一个个都是心机深沉,眼看这试炼之地危险的程度超出想象,岂能没有想到端倪之处。

只是就算是想到也没有半点用处……很显然,只有找到出口,否则的话,所有人在这里,都将一步步走向死亡。

哪怕强悍如白小纯,也都心头有些压抑,这沼泽之地看似平静,可他知道,这只是表面,有好几次,他隐隐感受到在这沼泽深处,藏着几道让他也都心惊的神识。

这几道神识在他这里扫过,好在没有露出敌意,可却让白小纯明白,哪怕自己有神杀之法,也都在这里,存在了生死危机。

“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白小纯心底猜测时,渐渐地终于走出了沼泽之地,踏入到了那片无尽的平原中。

平原内,风声呼啸,发出沙沙之声,只能看到那些青草如同海浪般在风中起伏,偶尔的,能看到地面上有一些被啃食的干干净净的残骸……

这一切,让张大胖与宋缺,还有孙蜈,都心惊肉跳,这平原的恐怖,似乎从这些骸骨上,就可以看出征兆。

直至又过去了十天,白小纯带着张大胖等人,于这平原飞行时,忽然的,白小纯面sè猛的一变,只感觉一阵强烈的杀意骤然升腾,这股浓浓杀意,甚至让空气都变得yīn寒许多,蓦然抬头中,身体更是后退,口中急声呼喊。

“大师兄,你们三人立刻离开,不用管我!!”

几乎在白小纯话语传出的刹那,远处平原的苍穹上,传来天雷轰鸣之声,有两张巨大的面孔,同时浮现出来。

正是……云雷双子!

看网友对 第938章 月亮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