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剑意初现

第七百二十五章 剑意初现

陈海在飞身而上的同时,两百里外的云川岭大寨中的屠杀已经接近尾声,韩三元等强悍的战力都已经出逃,剩余的一些个辟灵境、通玄境修为低修的马贼,只能绝望地看着成千上万的魔物,仿佛黑潮一般将他们吞噬。

绝境之下,他们或许能爆发出了超常的战斗力,然而在汹涌的魔潮之下,这些挣扎是注定徒劳无功的。

十数米高的泰官仿佛一樽紫黑sè的崖石矗立在魔潮之中,定定地看着剩余的人族被分割、淹没,内心之中却是无比的平静。

蓦然间,他抬起头来遥遥向西南方向望去,皱了皱眉,仰天长啸一声,在阵中正肆意杀戮的魔将闻声飞快地将面前的孱弱对手解决掉,往少君泰官身旁聚集过来。

泰官扫了一遍这些各个浑身染血的魔将,淡淡地道:“逃出去的人族好像起了内讧,你们过去杀了他们……”

几个魔将一听,更加兴奋,杀到此时,那些普通的马贼已经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啃嚼起来也没有多少滋味,埋藏在骨髓中的嗜血凶残,驱使着他们,向更危险而艰巨的战斗发起挑战。

泰官看着他们飞身而起,心中也是无奈。

虽说能够亲手袭杀两个道胎境的高手,该是何等快意的事情,然而他要维持着上万魔群不至于失控,就不能离开这群魔物太远,否则好战的他,怎么舍得错过与人族道胎境强者一战的机会?

忽然,他好像想起来什么,对着远处大声嘱咐道:“夏寒,你小心一些……”

那手持巨大骨鞭的女魔邪魅的一笑,高声回道:“知道了少君!”

业火重重、血光暴涨,陈海、沙天河与韩三元之间的争斗只是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

此处离云川岭不过两百里左右,他们动起手来这么大的动静,定然会引起魔族的注意;如果不能短时间结束战斗,被大群魔兵追赶上来,那三人都未必能轻易脱身,所以一出手都不留余力。

沙天河之前大半的凶名都是靠火鸦战车积累而来,此时伤势未逾,火鸦战车又落入陈海的手里,仅仅凭借着一口血灵刀,想维持道丹境战力都难。

陈海对沙天河此时的情况知之甚祥,是以在开战之初,就和沙天河做好了沟通,让沙天河用血灵长刀扰乱韩三元的心神,他则近身缠住韩三元。

陈海自知与韩三元相比,还有些差距,一旦让韩三元拉开距离,两个他都未必扛得住冲灵剑阵的斩杀,就想着将韩三元紧紧缠住,不让他有机会将冲灵剑阵肆无忌惮的施展出来。

果不其然,沙天河的血灵长刀在出手的瞬间,就被韩三元的冲灵剑刹得溃不成军,左支右拙,附在血灵刀上的神魂印记都要被震散掉,但是陈海借着这个机会,魔躯横空跨出,在半空拉出道道残影,三五息,就跨越上千米距离,斩出重重戟影,朝韩三元劈斩而去。

然而韩三元只是冷笑着盯着陈海,在陈海及身的瞬间,袍袖大展,一把黑sè重剑无声御出,那重剑无锋无刃,下一刻就已经横空斩至陈海的胸前。

铿锵一声重鸣,陈海就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从交手处涌来,令他双臂一阵发麻,魔躯往后横飞而出,足足倒飞了十余丈才堪堪稳住。

陈海没想到单纯比拼刚才那一击的气力,韩三元竟然还在他之上,道胎境强者真是不容小窥。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喘息,就听到身后两声尖锐的剑气破空声传来,陈海根本就没有时间细想,本能的将魔戟向后横扫而去,将身后袭杀而来的两枚冲灵剑格住,紧接着就看到那柄黑sè重剑,带着森森然的寒意向自己斩来。

沙天河此时目眶欲裂,他和韩三元也打交道数十年了,知道韩三元一身修为极为强悍,六枚冲灵剑组成剑阵,天位境之下鲜少遇到敌手,却不料他在冲灵剑阵之外,还要再御第七剑——而第七剑的气息沉郁如山,与剑走轻盈的冲灵剑阵绝然不同,但融入冲灵剑阵,却完全没有违和之感。

陈海此时也收起了自己的轻视之心,体内真元急转,一抹淡淡的金sè锋芒浮现在魔戟之上,脚下风雷幻踪步踏起,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韩三元的一击,紧接着那枚盘旋在外的烈焰火鸦向韩三元扑去,轻盈地躲开韩三元手中发出的道道剑光,骤然凝聚,变成一团炽热的赤红焰珠,猛然爆裂开来。

虽然陈海此时能发动的焰珠冲爆,都未必能一下子轰灭明窍境初期的弟子,但是扑面而来的焰浪,还是令韩三元的动作滞上一滞。

以陈海的实力,这一瞬间的时机也就够了,裂天十二戟第一斩带动焰珠冲爆所形成的余焰,仿佛化作一道火蛟,往韩三元面门斩出。

陈海此时灵海秘宫之中的金sè真元如怒潮起伏,然而手里的动作却看起来没有多快,仿佛有一座万钧重山压在戟刃之上,带着戟刃往韩三元劈去。

韩三元此时脸上笑容尽敛,他知道眼前的这头青鳞魔是吴煦指明要除掉的魔物,所以开战之初,就不惜将自己的底牌揭开,将从未在外人面前展露出的纯钧灵剑祭出,试图一举重创此魔。

却不料陈海神力无双,非但没有被纯钧灵剑一击重创,即便是他手中的那杆魔戟,看起来灰扑扑的不甚起眼,但是却硬抗了纯钧剑一下,都没有丝毫损伤的迹象。

陈海随后斩出的这一戟看起来迟滞无比,但修为臻至道胎后期的韩三元眼里,还是能感受到其中山岳倾压之势。

韩三元丝毫没有怠慢,运气于心,眉心祖窍之中光华大作,六寸道胎闪着七sè光华凝立在头顶——韩三元这时候将冲灵六剑收回来,闪烁熠熠神华,将离窍道胎护住,这时候就见韩三元的道胎在冲灵剑阵之中手掐道诀,紧接着引出一道青sè的光华往身前的纯钧灵剑附去,

转瞬间,就见那柄黑sè灵剑覆盖上一层寒霜,向陈海的魔戟迎了上去。

又是一声巨响,四周的天地元气被搅动开来,狂暴的四溢开来。

然而这一次陈海有了准备,虽然觉得浑身真元差一点就会被冰封住,但是下一刻就在金丹的剧烈鼓动之下,很快就恢复如初。

韩三元此时已经将沙天河彻底放在一旁,根本不怕此时的天天河能祭御血灵长刀辟开他的冲灵剑阵,当下专用祭御纯钧灵剑忽而寒霜、忽而烈焰往陈海攻去,让陈海仿佛置身在冰火九重天之间。

在燕州的时候,陈海也曾经和苍遗、魏子牙和太子赢丹这些道胎高手正面对决过,但是却从来没有如今天一样,一接手就陷入了劣势之中。

然而这远远还不是最坏的情况,黑sè灵剑斩劈之际,还不断的释出一道道凌厉的剑气,这一道道剑气无影无形,看似威力不强,陈海即便挨上一击,也只会被割出一道小口子,但剑气成百上千,随着黑sè灵剑的斩劈,如浪涛汹涌从四面八方往陈海卷来,令陈海挡不能挡、御不能御,桓温所赠的那件魔甲顿时间就被剑气割出道道裂痕,眼见就要彻底肢解。

韩三元见陈海陷入危机之中,冷笑道:“一头魔丹境的魔物而已,仗着有些个力气,竟然就妄想刺杀我,今日正好借你的大好头颅,让我在吴煦那里先有个交代。”

陈海此时已经在韩三元的凌厉压制下,连辗转腾挪的空间都少了许多;沙天河虽然咬牙全力摧动血灵刀,他知道陈海被韩三元杀死,韩三元绝对不会轻饶了他,但他伤势未逾,每摧动一次灵元,百骸窍脉似受刀剐火灼般剧痛,而即便是如此,他也并不能压制住韩三元对陈海的攻势。

眼下陈海已经察觉有六头魔将正向这边赶来,但六头魔将逼近百里之内便放援步伐,想必是等他们这边先分出胜负后,再真正冲上来围杀韩三元。

这些魔头还真是不蠢啊!

唯今之计,陈海也只能化攻为守,将怒潮真意融入战戟之中,摧动磅礴的灵元往周身四面八方斩出连续不绝的戟影,封堵韩三元无孔不入的攻势。

韩三元看此情形,心里冷笑,凶悍魔物,是要比人族同境界的修者魔元更充沛,但他绝不相信眼前这青鳞魔能跟他道胎境后期的修为比拼灵元法力。

韩三元知道自己的基业已毁,想要东山再起,还是要借助吴煦背后吴族的势力——迫不得已,投附万仙山七姓之一的吴族,也不失为一个选择,他眼下正好拿眼前这头青鳞魔的头颅送给吴煦当投名状。

也正因为如此,韩三元再也不隐藏实力,怎么也要赶在那几头魔将杀来之前,先将陈海解决掉再逃,他这时候将冲灵六剑也摧动起来,两剑挡住沙天河的血灵刀,四剑将对陈海的攻势再增强一倍,他要看看眼前这头青鳞魔还能支撑几息时间。

夏寒随着泰官手下的五大魔将放缓脚步,她这时候已经能清楚地看到七八十里外那剑气纵横的的战场,邪媚妖瞳死死盯着陈海将手中魔戟挥斩如狂涛骇浪的重重戟影。

她能感受到那头青鳞魔的守势即将被韩三元杀溃,忍不住舔了舔猩红的焰唇,头脑里充塞着杀戮嗜血的念头,令她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突然就变得如此的嗜血杀戮,似乎这一切都快已经泯灭掉她进入血云荒域、进入这一方世界的执念。

夏寒正要极力压抑脑海里那嗜血杀戮的念头,忽然间直觉一道青郁苍茫的气息从那头青鳞魔的头颅冲出,在这一刻,那头青鳞魔给人一种与周遭山岳浑成一体的错觉,下一刻就见那青鳞魔的头顶凭空凝聚一道百丈金sè剑芒,劈天斩地一般朝韩三元斩了过去……

“天地山河剑!”

泰官远在二百里之外,虽然视野被山岭遮住,但他陡然能清晰的感受到那沛然莫御,与天地浑成一体的天地山河剑意,狂怒的咆哮起来。

父君就是死在姜寅的天地山河剑之下,那头青鳞魔竟然施展出天地山河剑,泰官这时候再也不去管上万魔物没有他的威慑会怎么样,魔躯仿佛炮丸一般,往西南方射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五章 剑意初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