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真假

第七百二十六章 真假

浑厚朴拙的剑意如同山峦,如同大地,如同天地万物的意志聚合一般凝聚百丈金sè剑芒,向韩三元怒斩而去。

而韩三元立在那金sè剑芒之下,幻想丛生,仿佛连抵挡的勇气都消失了,然而在最关键的时刻,韩三元的老辣还是救了他一条性命。

只见韩三元头顶的六寸道胎怒目圆睁,张开大嘴,咒唱梵音像钟鼓鸣荡,喷出磅礴的灵元,就如沸腾的潮涌一般往纯钧灵剑渡去。

汹涌的灵元脱体犹如一道道透明的光绫一般,注入纯钧灵剑之中,纯钧录剑这一刻剑芒暴涨,迎向煌煌然的天地山河剑意。

尽管纯钧剑剑芒也暴涨二十余丈,但在天地山河剑意所化的剑芒之前,却犹如萤火之光对当空皓月一般渺小不堪。

韩三元当然不可能将把希望只寄托在纯钧剑之上。

就算纯钧剑乃天阶极品灵剑,就算是陈海仅仅掌握天地山河剑意,没有掌握剑势,以剑意凝聚剑芒缺少变化,但也不是纯钧剑所轻易能抵挡的。

此时韩三元头顶盘旋的冲灵六剑,这一刻已经快得近乎无形,在呼吸之间,已经向天地山河剑意所凝聚的金sè剑芒击打了数百次之多。

一阵铿锵乱鸣快的如同洪钟巨响一般,将陈海的神魂几乎都要击碎掉了。

天地山河剑意太强了,陈海虽然在断岭前直接参悟到天地山河剑意的第二重境界,但暂时还没有能将其融入裂天战戟或剑势之中施展出来,这时候只能以最传统的办法,以剑意凝聚剑芒,将天地山河剑施展出来,缺乏变化是其最大的弱点。

金sè剑芒往下斩断纯钧剑的同时,也在韩三元冲灵六剑极速冲击下,轰然碎裂开来,带动四周八方的天地元气狂飚怒啸,令御风杀来的沙天河猝不及防,险些被狂风吹得倒卷而去。

韩三元勉强接下这一剑,但此时他头顶那樽凝实的道胎已经衰弱不堪,甚至微微透明了起来。

为了化解这一招剑意,他竟然在瞬时差不多耗去八九成灵元。

纯钧剑他虽然从来没有示人过,但自己暗中已经温养了百年有余,早和自己几乎成为一体,这一刻竟然被天地山河剑硬生生斩断,令他的神魂也受到重创,怕是没有个半年的功夫,恢复不了原有的实力。

陈海在断岭前参悟天地山河剑意、冲击道丹,是韩三元当时拿照影镜亲眼所见,只是他当时并没有认为区区魔族真能参悟出天地山河剑意的精髓来。

修行,不得其心,不悟其道。

姜寅以天下为念,又是崇国有数的传奇名将,半辈子都在推演山川地理融入兵术战阵之中,在此基础之上所参悟的天地山河剑意,这其中的精髓,怎么可能是区区魔族所能领会的?

然而叫韩三元敲破脑袋都想不到的,陈海不仅参悟出天地山河剑意,还直接踏入姜寅也才刚刚掌握的第二重境界。

要不然陈海拼尽全身真元,也不可能一剑斩断天阶极品级的纯钧剑。

韩三元难以置信的盯住陈海,犹豫着是不是拼尽最后一滴灵元,将眼前这妖孽到超乎想象的魔头斩于冲灵剑阵之下。

只是这一刻在百余里外,魔族少君泰官那恐怖的气息正在飞快的接近中,最多一盏茶的功夫就能赶到。韩三元心知若是被这魔族少君缠住,他怕是离身死道消也就不远了,再看陈海虽然神sè萎靡却非完全失去抵挡之力,而满脸震惊的沙天河也不顾一切的祭御血灵刀斩来,他嘴角抽搐了几下,再也顾不及去收拢四处逃散的部下,飞身往西南逃去。

在他的身后,冲灵六剑如流星飞入他的袍袖之中。

看到韩三元往西南遁逃,沙天河也不去顾他,拉住灵元几近耗尽的陈海往北陵塞逃去——陈海看似油尽灯枯,但还是不忘将被他斩断成两截的纯钧剑收入储物戒中。

纯钧剑虽然被斩成两截,不能再祭炼御用,但天阶极品灵剑的材料,怎么也不能随意扔在荒野之上。

没想到陈海还能顾得上这个,沙天河也是无语。

那飞速而来的魔物虽然相隔仍然很远,但是沙天河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恐怖气息,再加六樽实力不弱的魔将,绝非他与此时的陈海所能抵挡。

沙天河虽然修为才恢复三四成,但说起逃跑的法门,还是很有一手,同时也不知道陈海用了什么身法,看似灵元耗尽,但身形就像是被风带动起来的飘叶,竟然都没有拖慢沙天河的速度——泰官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却还是无奈地看着他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神识范围之中。

恼怒不堪的泰官站在一处百丈高的山崖之上,恨恨的一脚踹下,只听见一声闷响声传来,半个山崖竟然就此垮塌了下来。

此时夏寒、赤源等魔将也都追了上来,察觉到泰官的情绪有异,一个个都不敢出声。

****************

此时的陈海在沙天河的拖拽之下,足足飞奔了一个多时辰,只待沙天河将浑身的灵元耗得几乎油尽灯枯,才不得不停下来调息,这时候他们已经往北陵塞方向逃出三千里。

此时的陈海却是已经渐渐恢复了过来,星衡域中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真是好东西。

沙天河停下来之后,马上盘膝坐下,开始吞吸灵气、弥补自己的消耗。

陈海看着沙天河嘴鼻间凝炼的灵气仿佛乳白sè的雾气吞吸,没想到这个马贼头子在最后关头,竟然没有将他抛下独自逃命,看来自己之前还真是有些错看沙天河了。

此时他们距离北陵塞都不到一千里距离,陈海也不怕魔族孽境殿少君泰官能追上来,所以也不急躁,一边缓缓恢复真元,一边等着沙天河调息完毕。

一炷香之后,沙天河就恢复了两成的灵元,站起身来,只是此时他看向陈海的眼神多少有些复杂起来。

不得其心,不悟其道,区区一魔族怎么可能掌握姜寅的天地山河剑?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会吓爆多少人的眼球?

不可能,魔族绝无可能掌握天地山河剑意,想到这里,沙天河面对陈海再没有之前的道胎傲气,拱手问道:“敢问尊驾是哪位真君的分身?”

诸多天位境真君人物常常修炼身外分身作为保命之举,在星衡域不能算是什么秘密,但天位境真君通常会将修炼到灵肉合一的身外分身留在宗门秘地之中,一旦本尊在外有失,就能借分身复活,通常不会让身外分身在外面乱窜。

当然,事事没有绝对,要是天位境真君本尊不便出来走动,留在山门之中闭关,分出一道神魂,令身外分身在外面的行走,也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沙天河这一刻误将陈海当成某位天位真君的分身,也是他此时所能想到唯一合理解释。

这个绝对比魔族参悟出天地山河剑意,更让他容易接受一些。

左耳一直警告陈海不能暴露真实身份,虽然左耳与玉虚神殿此时也不知道遁藏何处,但陈海知道玉虚神殿、左耳、龙帝苍禹必然牵涉到他此时还不能承受的秘密,太多的秘密还不能让姜雨薇之外的知道。

想到这里,陈海对左耳的安排也甚是头疼,心想再怎么样,左耳也应该让他知道玉虚神殿的所在,要是他一点都不能借用玉虚神殿的力量,他要挣扎到哪年哪月,才能真正以一己之力,将魔族封挡在天罗谷之外?

再说随着血云荒地里的魔兵魔将,越来越进入天罗谷,玉虚神殿从血云荒地遁出的消息也很难再掩盖多久,到时候左耳、苍禹他们上万年前的死敌,要是还在,怎么可能一点都无觉察?

想到这里,陈海也是头痛,但他这时候一双血红sè魔瞳盯住沙天河,冷冷一笑,问道:“怎么,我身为魔族,就不能参悟姜真君的天地山河剑了?”

沙天河微微一怔,细想也是,这些年来,万仙山及崇国诸大宗门,并没有听说哪个天位境人物参悟天地山河剑,难道眼前这头青鳞魔,真就是洗去魔性、皈依宗门的正宗魔物不成?

沙天河一时也是糊涂起来。

陈海振身而立,这时候隐隐感知到远处又隐隐有魔煞掠来,想必是魔族孽境殿少君泰官往这边追来了,问沙天河道:“这次没能斩杀韩三元真是可惜了,没想到他的底牌不少,但他现在也成了败家之犬,下次再遇到,沙大当家大概就能够一雪前仇了——沙大当家,这时候跟我回北陵塞养伤去?”

换作之前,沙天河是绝不愿随陈海去北陵塞的,毕竟此时的姜雨薇还没有资格跟能力庇护他,但这一刻他改变了主意。

就算是陈海身为魔族,但他掌握天地山河剑意,就极有可能会被姜寅直接收入门下修行——这在万仙山不是没有先例的。

毕竟修炼到道丹境后期,就能够变化身躯,修行最终还是只问道心、直指神魂的事情——人亦可入魔,魔亦可修道,这对沙天河这一层次的人物来说,已经不是多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这种情况下,沙天河认为即便姜雨薇不行,陈海最后也能给他庇护。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六章 真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