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援军

第七百二十七章 援军

云川岭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然而四千里外的北陵塞觉察不到这么远发生的事情,自然波澜不惊,维持着正常的防御、生产。

在陈海带着沙天河回到北陵塞的时候,两百弟子甚至仍然在北陵塞以外的矿脉之上搬运矿石,并没有意识到杀戮危机的降临。

当日韩三元携沙天河攻城的时候,沙天河站在火鸦战车之上,威势凛凛,是以北陵塞的弟子对这个道胎境、杀人如麻的马匪头子都有很深的印象。

此时见到陈海身后的沙天河,不少人都为之sè变,甚至有些人因为亲近兄弟死在那一个雪夜,手中都挽起了刀弓。

姜泽早在之前接受盘龙铁壁大阵的时候,已经知道了根底,此时连忙约束住手下弟子、将卒,打开大阵让陈海和沙天河进入北陵塞当中。

沙天河也算是一代枭雄,自然不会理众人眼光,和陈海打了个招呼,就自去陈海给他安排的静室潜修。

云川岭大寨被汹涌的魔潮所淹没,谁能保证这些魔族什么时候突然就会向北陵塞发动进攻?所以抓紧一切时间消除血胎丹的反噬影响,恢复自身的实力才是他目前的第一要务。

陈海把姜泽、姜璇和周桐等弟子聚集在一起,将云川岭所生的一切都和盘托出,听完之后,众人都深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段时间来神出鬼没袭击南面哨寨的魔侯,竟然还有驱御大群魔物的神通。

姜泽紧了紧拳头,皱着眉说:“两个多月来,我们又铸造近十万支玄阳重锋箭,那魔侯若只是驱使一两万杂魔攻伐过来,我北陵塞应当可保无虞,但要是有精锐魔兵魔将混编其中,我们北陵塞又孤悬在外,就不知道能支撑多久了。”

陈海一到魔獐岭就随着众人来到北陵塞,跟姜明传、吴煦等人也没有什么接触,认识谈不上深刻,也不知道消息传回燕台关,姜明传他们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决策。

但是有一点陈海是可以确定的,孽境殿少君泰官这次从天呈山进入天罗谷,一定藏有不小的图谋。

此时从天罗谷过入血云荒地,以及从血云荒地进入燕州的天域通道,都是在魔族的掌握之中,不管泰官有什么图谋,陈海都不能轻易退避。

燕台关没有命令传来,姜泽等人就不能随便弃守北陵塞,当下只能加强四周的警戒,应对随时而来的魔物突袭。

照理来说,魔侯泰官既然展露出自己的狰狞獠牙,那断然就不会将之收回,可是陈海一连等了几天,北陵塞四周都没有什么动静传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令魔侯泰官拖延了对北陵塞的攻势,又或者说,魔侯泰官需要纠集更多的噬血魔物来进攻北陵塞。

依着孽境殿少君泰官的性子,在云川岭事了之后,又发现陈海竟然掌握天地山河剑,他是恨不得直接挥军向北陵塞攻来,但是泰官进攻云川岭,一次性控制了上万的魔物,这对他本身而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何况中途他为了追击陈海,放弃对嗜血魔物的控制,大半数魔物在饱食一餐后,就往荒原深处散去,想要进攻北陵塞,魔侯泰官还需要时间重新聚集大群的魔物。

魔侯泰官也不是盯北陵塞一天两天,也知道北陵塞的防御体系,要比人族的马贼窝严密多了,他的耐心也变得出奇的好,也不介意多等半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一方面控制在天罗谷附近更多的嗜血魔物,一方面说服天呈山那些跟他一样不安分的新魔将、新魔侯们,进入天罗谷建功立业。

在这段时间里,陈海虽然没有主动去联系赤源、赤军,以免他们的行迹暴露,惹来杀身之祸,但他在北陵塞也不可能是一味的死守,而不知变通。

北陵塞拥有四柱诛魔阵、盘龙铁壁大阵,又有五十具神机重膛弩,防御体系可以说是初步建立起来,但如果仅仅是被动的防守,没有集结弟子将卒冲锋反击的能力,在魔族围逼上来之后,燕台关的援兵又迟迟不至,那他们被困在小小的北陵塞城之内,十万支玄阳重锋箭实际支撑不了多久。

而天罗谷附近能御使来攻塞的嗜血魔物,可不是仅有三五千头。

只是北陵塞千余人马,想要在数倍嗜血魔物的围攻之下,出塞打反击、打反冲锋,绝非易事,仅仅有神机重膛弩还是远远不足,到时候只要让三五头魔将杀入他们的战阵,修为低微的低微弟子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星衡域的战场势态,跟燕州的战场还是有着极大的区别。

陈海就想着,能否将盘龙铁壁大阵改造在战车阵(四柱诛魔阵是军方物资,不是陈海、姜泽他们随便就能改变用场的)。

防护法阵,分防御级、封禁级、护山级。

盘龙铁壁大阵勉强算得上是最低层次的封禁级防护大阵,核心阵器加起来共有八件,只需要八名阵法师,就能撑起一百二三十米纵深的防护灵罩,差不多能将五六百人规模的步骑战阵笼罩起来。

陈海这些天就与姜泽等人一起,将盘龙铁壁大阵的八件阵器与精铜战车结合起来,挑选阵法师与御手,到时候就指望盘龙铁壁战车阵能庇护北陵塞的弟子将卒杀出大塞打反击,而不是只能困守北陵塞之中完全的被动防守。

一连十数日过去,陈海他们没有等到泰官御来成千上万的嗜血魔物,最后却等来了另外一群不速之客。

车辚马萧之间,吴平、韩三元率领着两千黑狡精骑,踏着冒尖的青青荒原向北陵塞而来。

看着掩映在山岭深处的北陵塞,脸sè沉毅的吴平没有一路上都很沉默,这一刻嘴角也只是抹着一丝近乎残酷跟绝情的冷笑;韩三元御骑跟在吴平的身后,一副心思沉重的样子。韩三元走投无路,只能暂时去投靠吴煦,借吴煦的力量收拢旧部,再慢慢的积蓄力量;恰恰这时候北陵塞将沙天河来投靠的消息传回燕台关。

沙天河、韩三元皆是魔獐岭附近杀人如麻的大寇马贼,万仙山又不缺道胎境的弟子,通常来说谁要是接敢受这种劣迹斑斑的大寇投靠,必定会受到其他人的严厉指责。

更何况沙天河、韩三元之前不久刚刚联手进攻过北陵塞。

只是眼下,沙天河投北陵塞,投靠的是东都姜氏,间接加强姜明传的力量,而韩三元投的是吴煦,他们两人都无法指责对方,其他将领也就保持沉默,默认此事。

最终商议的结果,就是派韩三元协助吴平率部增援北陵塞,确保魔獐岭最北侧的这座哨塞不受魔族侵扰。

绕过了一处缓坡,吴平等人出现在北陵塞下方,看着姜泽、姜璇和陈海登人都站在北陵塞城墙之上,衣服如临大敌的模样,吴平脸上一阵不虞。

在北陵塞下站定之后,吴平骑乘在妖虎之上,右手高举一方虎形金印,高声道:“奉燕台关镇守将军令——近期魔袭不断,共拔除我魔獐岭哨卡二十八处,令燕台关上下人人自危,特令我率部接管北陵塞、整治防务,抵御魔族南犯!”说罢这些,吴平就将虎形金印以及姜明传、吴煦等人签署的军函,往城头扔去,任凭姜泽他们查验。

看到姜泽等人脸sèyīn沉的下令打开大阵,开启塞门,吴平让部将率将卒进驻北陵的同时,他与韩三元飞上城头,冷冷扫了陈海以及沙天河一眼,最后盯着姜泽说道:“北陵塞太过窄小,驻不下这么多的兵马,你去将姜雨薇喊出来,即刻率所部人马,前往台武岭再造关卡,以便就近监视天罗谷内的魔物动向。”

吴平此话一出,满城哗然,姜泽咬牙切齿的盯着吴平:“吴督军,你这是何意?”

他们在北陵塞差不多已经经营快有半年报,初步建设防御体系,此时要让他们将北陵塞拱手相让,继续北进千里余,到台武岭驻塞,这不是叫他们去送死吗?

“怎么,你敢违抗本督军的军令不成?”吴平眼瞳绽放厉芒,死死盯住姜泽。

跟上次过来不一样,这一次吴平是正而八经负责接管北陵塞的防务,调令也明确写了姜雨薇所部要听从他的节制。

他现在就算是摆明了要逼姜雨薇他们去送死,但只能事后是姜明传追他的责任,轮不到姜泽这时候就敢违逆他的军令。

姜璇争辩道:“督军使唤我等去台武岭结寨、监视魔族,我等自然遵从,但是我姐姐眼下正在冲击道丹的紧要关头,一旦成功,我万仙山门下又将多一位真传弟子……”

吴平轻蔑地扫视了姜璇一眼,冷哼道:“你姐姐冲击道丹,也不怕拖延几天——再说眼下是御魔紧要,还是你姐姐冲击道丹紧要?”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七章 援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