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七十章 逐北(十九)

第一百七十章 逐北(十九)

王仁恭性子刚严倨傲,从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或者换句话说,但凡上位世家出身,习惯了一出娘胎就一直处在人生上风。从来是行事果断,百无禁忌。后世所谓此时世家出身人物行事有爽朗有侠气,多半是有这个原因在。

如杨玄感,虽然父亲杨素因罪死,但家族一直被大业天子优待,但稍觉不平,就掀起反乱,多少世家子弟脑子一热就兴奋相从。蒲山郡公李密,追随杨玄感变乱被擒,一直也被优待,只因为押送军士稍有不恭之意,这位蒲山郡公掉头便跑,干脆投奔瓦岗军,干脆当起了山大王,在关东之地继续与大业天子干到底。

今天耐着性子,主动上门,屈就刘文静这种人物,王仁恭已经是放下太多身段了。

要知道刘文静家世,不过也是八柱国家臣一般,出身太原王家的王仁恭,可是连八柱国都觉得是根基浅薄的暴发户!

当来到堂前坐下,王仁恭再没有心思和刘文静多寒暄,虽然语气仍然是客气,却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唐国公奉天子命镇守北疆,北地诸郡安危,当有唐国公一份责任。今刘武周勾连突厥,大肆招揽郡中凶黠之徒,有大举南侵,吞并全郡,更南下河东,祸乱北地之意。某虽居郡守之位,但德薄力弱,难堪重任,但请唐国公遣军一支,入马邑郡中,以扼刘武周此贼凶焰。”

王仁恭肃容将这番话说完,居然还向刘文静拱了拱手,以示请托之意。

一直侍立在父亲身边的王仲通,有些屈辱的闭了闭眼睛。最后还是撑住了,只是垂下头来,不想看刘文静那副得意的模样。

刘文静脸上却没露出什么喜sè,沉吟少顷道:“唐国公坐镇河东,负北疆之任,但拥兵不过三鹰扬府,竭尽家财为国瞻军,也只有二万虎贲之士。关东有事,则要往援关东。雁门残破,随时还要关切雁门局面,天下板荡,支撑不易,马邑之事,只怕唐国公有心无力啊”

在一瞬间,刘文静就明白了王仁恭的心思。这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形势比人强,虽然安定下来马邑鹰扬府动荡的军心,但这一场大败,也彻底动摇了王仁恭的信心。他必须引入唐国公的势力,来保住马邑半郡的局面,然后再寻其他办法打败刘武周毕竟刘武周势力,还有其根本的弱点。

在击败了刘武周之后,到时候再怎样和唐国公翻脸,那就是到时候再说的事情了。现在先生存下来要紧!

而王仁恭这个必然的选择,也是刘文静喜闻乐见的事情。

刘武周麾下人马,战斗力实在超乎想象,又对唐国公方面不表善意。新招募了一位乐郎君,这个云中城下一见的少年,实在是个天生将才,锐气之盛,数十年来罕见,任何主君得之,都会如获至宝一般!偏生却为这个出身寒微之辈效力去了!

若说王仁恭行事仍然在预料之中,也在世家默认的规则中争逐。则刘武周占据马邑郡的话,则给唐国公大业,会平添太多变数。

既然王仁恭一时弱势,则唐国公就必须插手,维持住马邑郡的均势!

当初刘文静最先出使云中,就是以为刘武周是弱势一方,想代表唐国公插手其间,拖住那时在马邑郡不可一世的王仁恭。现在王仁恭的虎皮被戳破,行事方略掉过来也是一样的。

虽然已有答应之意,但刘文静话语之中,仍然在推托迟疑,无非是为唐国公争取更大的好处。

刘文静这番话语,让王仲通忍不住就抬起头来,怒视刘文静。

父亲屈尊,已经给了你这小小县令太多面子,现下居然还推三阻四,真当王家到了这等不堪的地步么?

王仁恭却并无什么怒sè,静静开口:“某只要唐国公三千兵,不拘河东哪个鹰扬府都可。唐国公兵马到来,刘贼必然有所忌惮,最后除贼之事,还是王某一人任之,绝不让唐国公兵力有所耗损。”

刘文静不语,静静等待王仁恭继续说下去。三千兵马,为王仁恭撑腰,没有开价,如何行得?

王仁恭也不耐烦和刘文静这等小人物讨价还价,一下就将自己愿意给出的条件说到了底。

“三千军马粮饷,王某一人任之,不劳唐国公费心。这三千军马,半驻善阳,半驻开阳。开阳之事,尽由唐国公主持。如何?”

刘文静心下狂喜!

开阳之地,在马邑郡南,位于河东马邑雁门三郡交界之地,是马邑郡南下必经之途,并可控扼雁门郡,是不折不扣的兵家要地。现在有马邑鹰扬府二千余精锐驻扎。

晋阳军议,已经无数次讨论是不是在西进长安之前,先将开阳打下来,堵住王仁恭南下之路。

但是现在,王仁恭却将开阳自己交了出来,还让唐国公军马可以入驻善阳,保持对郡府的影响力,这种条件,已经至矣尽矣,蔑已加矣!

虽然明白在刘武周被克制之后,王仁恭必然会翻脸动手。但是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现下先将这些好处吞下去再说!

刘文静起身,朝着王仁恭肃然躬身,扬起手来,举到王仁恭面前。王仁恭也慨然起身,也举起手来,和刘文静轻轻三击掌,以为誓诺。

两人持手,哈哈大笑。

王仲通在侧,神sèyīn沉,却忍住一句话也不说。

只恨刘武周此贼,只恨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乐郎君,让父亲居然要对鲜卑贼李家低头!

车马纷纷,离开馆驿门前,返郡府而去。

在亲卫簇拥下,王仁恭终于显出了一丝疲态,坐在马上,脸sè铁青,不发一语。

王仲通在侧,脸sè比父亲还要难看几分。迟疑良久,终于忍不住道:“父亲,这般引狼入室,三千兵进来,再送走就难了。难道从此王家就为李家效力了么?”

王仁恭横了王仲通一眼:“李渊终究是要西去长安的,这三千孤军到时候放在马邑,又派得上什么用场?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收拾掉刘武周!”

王仲通脸sè仍然难看:“可刘贼实在”

徐乐在神武一仗,实在是打出名声来了,王家大公子都有些胆寒。新招募的乐郎君都是如此,刘武周的恒安甲骑,又该多难对付?

王仁恭看看有点畏缩的儿子,不屑的哼了一声。

平日里顺风之时虚骄之气十足,一旦遇到变故马上就瞻前顾后,畏缩不前。如此后辈,看来真是难以继承王家家业了。

幸得自己儿子还多,自己也还不算太老,还有时间培养出继承人来。

但对自家儿子,王仁恭多少还有点耐心,终究多说了一句。

“刘贼不难对付,自有其弱点在,只是这次,怕是要对不起马邑百姓了!”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章 逐北(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