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三十章 驱魔

第七百三十章 驱魔

暴雨如注,夜sè如墨!

偶尔会有阵阵霹雳响起,闪亮的雷光划破夜空,照亮鲜血纵横、骨肉横飞的战场。

随着一声声轻轻的嗡鸣声,北陵塞前三十二辆诛魔战车光华大作,很快一道道光华汇聚到一起,形成防御灵罩往外扩散开来,拥堵在北陵塞南城门下、被突袭族兵杀得措手不及的将卒们,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奋力向防御法阵内聚集过来。

仅仅凭借着两百头翼魔,还是无法将吴平等人斩杀在北陵塞之下。

稳住阵脚的武卒,手持盾戟,贴着防御灵罩的边缘结阵,尽可能以盾阵减轻防御灵罩所受到的冲击;而修为在辟灵境以上的武官们,这时候也将手里灵剑、法宝或一道道攻击道符祭出,闪着各sè光华向天空斩杀过去。

韩三元趁此机会飞快地回到阵中,此时他没有了后顾之忧,冲灵六剑威力陡然增加了不少,剑芒大作,瞬时间就将两头翼魔从半空斩落了下来。

此时半空中那手持黑铁战矛的魔侯已经反应了过来,身形如风、挥舞出重重矛影,拼命将冲灵六剑压制住,但左右频频传出急促的惨叫声,瞬时间就接连有十数头翼魔被满天乱飞的灵剑、法宝或攻击性道符斩落下来。

一旦人族将卒站稳阵脚,翼魔在数量本就处于劣势,不想尽数折损在北陵塞前,就能振翼以最快的速度往外围,往高空飞去,暂时脱离眼前的血腥战场。

夏寒战到此时才刚刚染血,面对着在雨夜中闪亮的人族战阵,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去破开这坚硬的龟壳,一时间气得连连嘶啸,拼命地拍打着身下的那头四爪翼魔,想要迫使他落到地上。

正在这时,那手持黑铁战矛的魔侯飞了过来,一矛将夏寒抽飞,怒斥道:“蠢货,我等只要拖延住这些人族的步伐即可,没有必要多添伤亡。”

夏寒被这魔侯大力抽击一下,在半空中稳住身形,剧烈的疼痛让她多少清醒了一些。

面对着这个前些日子才从孽境殿赶来投靠泰侯的新晋魔侯,她压制住魔瞳内的杀戮精芒,瓮声说道:“是,都曲魔尊!”

吴平看到突袭来的翼魔往外围逃散,这时才稍稍定下心来,也不去管才短短十数息的短时混乱就造成数十人的死伤,赶忙招呼着麾下将卒继续南撤。

虽然吴平这次带出来的三十二辆诛魔战车,能组成四柱诛魔阵,但三十三辆诛魔战车,彼此间的相对方位,无论停下还是行进都有极严格的要求,不能有分毫的差池,这使得吴平所部兵马,在魔兵的觊觎之下,很难快速的南撤!

更何况两千黑狡精骑,还需要随时保持高度戒备阵型,速度更快不了,至少远不能将黑狡骑应有的高速发挥出来。

“魔兵大举南侵,燕台关不会坐视不管,最多两三个时辰,就会有人马前来支援我等,大家保持好阵型,千万莫要乱了阵脚!”吴平驱使妖虎,招呼将卒稳住阵脚,迎着瓢泼大雨不停地南撤。

这时候北陵塞的那座四柱诛魔阵已经让吴平拆了下来,退回北陵塞严防死守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难道还指望不战而逃的姜雨薇能率部过来增援北陵塞?在吴平看来,他们保持住阵型,能往南撤出多少,都能缩短他们跟援兵汇合的时间。

都曲魔尊哪里会让他们从容离去,只要地面的人马稍有疏忽,四柱诛魔阵一旦散开,漆黑的夜幕深处就会呼啸着射过来上百把骨矛、铁矛。

虽然韩三元、吴平已经打起全部精神,但是每次都有不少名士兵被贯穿在地上,南撤的速度就变得更加缓慢。

而数千精锐罗刹魔兵在大雨中急速狂奔的声音,就像隐隐的滚地雷,不仅韩三元、吴平,普通的将卒、弟子这一刻都能感觉到,他们很少有人知道有多少魔兵正朝他们杀来,惶然难安。

陈海与沙天河这一刻潜伏在断岭之巅,偶尔一道闪电落下,他们都能清晰看到四千精锐魔兵,在磅礴大雨之下,在四名身如铁塔般凶悍魔将的统领下,正以不弱于黑狡马的速度往北陵塞杀来,顶多再有两炷香的时间,吴平所部就会被四千精锐魔兵彻底的缠住。

陈海与沙天河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往西北方向,赶往约定的地点先跟姜雨薇她们汇合。

半个时辰后,陈海与沙天河也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陵谷以西偏北四百五六十里外的一座山谷里。

一队人马正在大雨磅礴中稳稳地站立在那里,他们就是从台武岭撤出的北陵谷山庄弟子——他们当然感知不到四百里外的战况,姜雨薇也只能隐约感知到北陵谷方向有天地元气湍动、牵动雷电暴雨不休。

看到陈海与沙天河冒雨飞回,姜雨薇急切迎过来问道:“北陵塞那边怎么样了?”

“吴平弃守北陵塞之时,被魔族前锋盯上了,速度被拖慢下来,我们离开时,四千精锐魔兵正以最快的速度,朝吴平他们追杀过去。这时候看天地元气波动的情形,应该是他们已经杀得正白热化,而再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孽境殿那小魔头估计就能驱御数万嗜血魔物进入战场了。到那时,吴平应该将彻底没有胜算了……”陈海一边用回灵丹补充过度的灵元消耗,一边跟姜雨薇他们说北陵塞那边的形势。

“我们该怎么办?”姜雨薇没想到她刚出关,竟然要去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局面,他们已经是临阵脱逃了,想要挽回局势,能给他们的选择其实很少,她问陈海,“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就出击,去夹攻魔族后翼?”

沙天河冷冷一笑,说道:“吴平那没卵货,他那点兵力支撑不了多少时间,我们赶过去,最快也要到天亮之后,那时候吴平所部应该已被歼灭,我们赶过去,给魔兵送早点吗?又或许那时候魔獐岭的援兵赶到,将魔兵逐走,我们赶过去,正好让援兵治我们一个临阵脱逃的罪名?”

姜泽、周桐等人都面面相觑,他们虽然出离气愤,又在数万魔物当前,不得不保命先撤,但他们现在要是不做点什么,难道就注定要背上怯敌畏战、临阵脱逃的罪名吗,一辈子成为被朝廷通缉、被宗门追杀的叛贼吗?

“我们现在就去夺回北陵塞,”陈海说道,“事实并不需要我们赶到北陵塞才能发挥作用,只需要孽境殿那小魔头察觉到我们快速往他们那里突进,必然要分出一部兵力,掩护侧翼以策安全,那他们就不能全力进攻吴平所部,或许能让他们多支撑一些时间。”

陈海当然希望看到吴平、韩三元等人死掉最好,以后在军中能少些人牵制他们,但姜泽、周桐过不了见死不救的这一关,毕竟吴平、韩三元等人,多半还是有机会杀出重围的,最终死伤惨重的,甚至极可能会全军覆灭的,只是那些中低层将卒,特别是中低层武官,大多数还是跟姜泽他们一样,都是万仙山的内外门弟子。

当然,陈海这时候决意出兵,夹击魔兵侧后,哪怕仅仅是作势,也要迫使孽境殿少君分出一部分兵力,使得孽境殿少君不能肆无忌惮的去围歼吴平。这在减轻吴平所部面临压力的同时,更重要的还是使得魔兵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吴平所部,就必然要承受更惨重的伤亡。

要是四千精锐魔兵伤亡惨重,这实际将使得他们迎战这支魔军变得稍稍轻松一些,不再毫无胜算。

说到底,陈海所有的计谋,就是要吴平与精锐魔兵先拼个两败俱伤,然后他们才能在那些数量庞大、没有足够精锐魔兵配合的低级魔物身上,倾泄重锋箭雨。

为保证能引起孽境殿少君足够的重视,陈海将这边上千兵马分为两拔,一拔以两百辟灵境弟子组成的精锐骑兵为一组,他与沙天河亲自率领,冒雨以最快的速度往魔兵侧后突进,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引入魔兵的注意。

毕竟越早逼魔族分兵,对他们的后续战事越有力。

而姜雨薇率剩下的八百弟子,带着盘龙铁壁战车组从后面跟上来。

最终与魔兵接战时,两批人马要先汇合起来才行,不然任何一批人马,都将会被魔兵轻松吃掉。

而为引起魔兵的注意,陈海这次将他还没有祭炼得多么熟炼的火鸦战车拿出来用。

他没那么多的灵元可以浪费在火鸦战车的御行上,找来当初还是缴获黑风寇的四匹黑狡马,拉起火鸦战车就往前狂奔;为了增强气势,陈海还御出十二只烈焰火鸦来,照亮大雨磅礴下的百丈夜幕。

磅礴大雨虽然会削弱感知,但泰官作为魔兵统帅,不可能在进攻吴平所部时,彻底放弃对姜雨薇这部人马、放弃对魔獐岭人族主力兵马的监视,所以陈海与沙天河乘御火鸦战车,率两百精锐弟子,泰官差不多同时就知道了。

这时候四千精锐魔兵在魔侯都曲以及四员魔将的统领下,已经将吴平所部死死包围在北陵谷南两百里外的一座山谷里,而这时候,泰官与手下两员魔将以及赤源,驱御四万多嗜血魔物距离北陵谷还有一百多里的距离。

大雨磅礴,实际上削弱泰官与生俱来的魔威震慑,加上驱御魔物的难度。

即便是天呈山有不少擅长魔威震慑的魔修赶来投靠它,但他们在如此恶劣的天气,想要驱御数万嗜血魔物南下,实际极为困难,一路上甚至还不断有不少魔物挣脱控制逃逸出去。

泰官虽然搞不明白,从台武岭临阵逃走的那一撮人族,怎么又杀回马枪过来,但他再正常不过的选择,就是让魔侯都曲率四千精锐魔兵,以最快的速度歼灭北陵塞的守军,而他驱御数万嗜血魔物东进,尽可能挡住陈海他们,令这一小撮人族不敢轻举妄动……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章 驱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