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为疆场而生,为战斗而活!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为疆场而生,为战斗而活!

上官一家自从当代成年男儿尽数战死之后,再没什么动静,长辈妇孺只是在家里教导幼童,习武读书,以期有一天,再战沙场,重振家声。

看起来,上官一族至少在短期之内再无声息。

然而上官老夫人一旦有事情发生,就算是当今皇帝陛下,也不敢怠慢,必然慎重对待。

而云扬面前的上官灵秀,正是上官将门年轻一辈挑大梁的人。

此女人如其名,灵秀非常,洞悉世事,却是轻易不出门;然而今天既然来到了云家找云扬,那就必然是有云扬无法忽视,必须出面的事情。

不为了别的,只冲着上官将门这四个字,云扬就自然而然肃然起敬、无从拒绝!

“云小弟。”上官灵秀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此番来,主旨乃是要请云小弟帮我引荐一下凌霄醉,凌大师。”

她的说话,带有明显的军旅之气,干净利落,直截了当,直指要害,半点也不绕圈子。

“凌霄醉?”云扬道:“他已经走了,不知道灵秀姐找凌霄醉有什么事情?是否跟我说明一二!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本来探究他人之事于理不合,然而上官灵秀希望通过自己联络凌霄醉,云扬就算如何笃信上官一族的家门风范也好,还是得把对方来意问明,然后才能决定是否帮手。

上官灵秀沉声道:“这一节便是云小弟不问,我也当言明,我家小侄儿有三人均是天开八窍的禀赋,我想碰碰运气,看他们中是否有人能入凌大师的法眼,拜入其门墙。”

“若是此事能成,上官一家以后也能有几个高手苗子在,将来驰骋沙场,也多了几分保命的本钱。”上官灵秀低眉说着。

说到保命的本钱这几个字,上官灵秀也是有些禁不住难受,低下头去。

云扬心中一震:“将来驰骋沙场?他们才几岁?怎么就扯到驰骋沙场上面去了!”

上官灵秀昂然道:“我刚才提到的那三个侄儿如今都已经六岁;上官一家,为疆场而生,为战斗而活;上官家的男儿,十五岁便当踏上战场!为国效力,抵御外敌!”

云扬心中一凛。

此际只得六岁的幼童,就已经盘算着驰骋疆场,为国杀敌?

而上官家族,竟然每个人都乐见其成,甚至本能认为乃是顺理成章之事!

“只可惜凌大师已经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如今去了何方,难以寻觅。”

云扬摇头叹息,心中泛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觉。

这上官将门一家,为了“满门忠烈”这四个字,已经付出了多少?还要继续付出多少!似乎在这家人执拗的心里,男儿一生,便当鏖战沙场去,马革裹尸还!

这是一个值得任何人尊敬的家族!

却也是一个至为悲情的家族!

上官灵秀脸上露出来一丝黯然之sè,喃喃道:“其实,我此行也就只是来碰碰运气,就算是当真见到了,凌大师也未必愿意收录……收这么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家族子弟为徒。”

“我的初衷,就只是想让小弟们将来征战的时候……”

上官灵秀轻声一叹,站起身来:“云小弟,多谢了。告辞。”

如此干脆利落,事情说了,不成,立即离去。

云扬忍不住轻声道:“其实,小弟们将来的出路,未必定要征战沙场啊。”

上官灵秀背对着云扬,淡淡的说道:“上官家族,祖祖辈辈,都是马革裹尸,鏖战沙场;他们若是不去沙场杀敌,这祖祖辈辈的血债,谁来讨还!这是上官家男儿的使命,更是宿命!”

上官灵秀此言一出,云扬登时愣住了。

“上官家族的人,战死沙场,不管是被yīn谋陷害,还是被十面埋伏,或者被正面搏杀,都属于军人宿命;无怨无悔。我们不会采用战场以外的手段去报复,免得羞辱了祖先们的浩然之名。然而这份血债,却终究存在。既然存在,那么就去疆场之上了断,两军阵前,断命还命,用敌人的血与命来洗刷这份冤仇,替祖先们出这一口怨气。”

“上官男儿,为疆场而生,为战斗而活,为国家效死,为生民捐躯!”

上官灵秀激烈的说道:“这是我上官家族的家训!”

“为疆场而生,为战斗而活。为国家效死,为生民捐躯!”

云扬喃喃的重复了一下这段话。

这就是上官将门的家训啊!

看着上官灵秀转身而去,那高挑的背影,分明是女儿家的婀娜多姿,却被这位上官大小姐生生走出来一种气吞河岳的铿锵之气!

步伐坚定,一旦开始迈步,就再不回头。

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女子,但,却走出了一种铁血的凛冽。

“灵秀姐。”云扬不由叫道。

“怎么?”上官灵秀转头,看着云扬,突然微笑了一下,道:“我走了。”

转过身,挥挥手。

“若灵秀姐的初衷只是让几个小侄儿修炼玄气,增强自身实力,更多保命本钱,倒也未必非要找凌霄醉。”云扬道:“我这里也有些法门的。”

上官灵秀背对着他,摇摇头,道:“修行法门我们也有的,大家都彼此知道彼此;我要找凌霄醉,真实目的也并不是为了什么修行法门,而是……为侄儿找一个……能够保命全生的靠山。仅此而已。”

“所谓的理由,都不过是托词。”上官灵秀凄然一笑:“上官家的男儿只要是上了战场,就不会再回来,这一点我们早已经知道,早已是不可逆的宿命。”

“没有任何敌人,敢放心让上官将门的后人成长起来;虽然现在整个大陆所有的将军都对上官将门有着尊敬和钦佩;但,一旦去战场上,越是上官家的后人,遭遇只会越惨。”

“没有任何国家的军方,希望上官将门复兴的。”上官灵秀平静地说道:“我的侄儿们,什么时候上了战场,什么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然而我们的使命,就在战场之上,我们不能不去、注定要去。”

“所以我今天找凌霄醉,希望能够给侄儿求个护身符……虽然明知道战场上的敌人无所不用其极,未必肯认这个护身符,却终究还是想要试一试。但凌大师不在,便再次证明了,上官家男儿的宿命,当真就是如此。”

“多谢你,云小弟。”上官灵秀大踏步而去。

颀长的身影,翩然消失在云扬面前。

云扬兀自怔怔的出神、思潮起伏不定,久久不息。

……

秋风在玉唐城的上空呼啸。

然而此际上官家族的后院之中,却正是热火朝天之刻。

这里乃是一个小校场。

一个满头白发潇潇的老妇人,背负双手,冷冷地站在校场边,注视着校场内中的动静,点滴无遗。

校场中,六个孩子排成一排,最大的看起来也就十来岁,小的不过五六岁,尽为少年稚子。

这群孩子正在蹲马步,而此际每一个孩子都已经浑身大汗淋漓,热气腾腾,噼啪掉落的汗水,已然浸湿了脚下土地,却还在尽力坚持支撑。

小小的身子早已应付为艰,摇摇晃晃,几个年纪小的,更是满眼的泪珠;大滴大滴的汗水随着泪珠一起落下;却兀自死死的闭住嘴,不肯哭出声来。

“坚持!”老夫人目光冷硬,对几个孙子的凄惨样子视而不见。

终于……

一个孩子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噗通摔在地上,随即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拖下去!”老夫人厉声喝道。

噗噗……

过了一会,其他的孩子亦告承受不住相继晕倒。

“休息一刻钟,一刻钟之后,开始弓马骑射训练!”

……

休息过后的几个孩子回复了几分气力,利索地爬上马背,咬着牙,在马背上颠簸起伏,做着各种动作,从马背上倾斜,钻进马肚子下面,从另一边翻上马背,立即开弓……

统共十几个动作,就那么翻来覆去的持续重复,一直到骏马都有些坚持不住,那六个孩子却仍自不停,然而这几个孩子在之前蹲马步的时候便已经消耗了太多的气力,不过一刻钟的休息却又能回复多少,勉力支持到此早已经是精疲力竭,只凭一口气硬顶,便是这一口气,亦是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其中一个最小的孩子猛地一个摇晃,陡然从马上摔下来。

这一瞬的失手又与之前不同,蹲马步失手顶多就是整个人摔倒在地,可是自马上摔下来,胯下马犹自在行进之中,危险系数暴增无数倍!

眼看着那战马的马蹄就要因为控制不住而踩上那具幼小的身体上面。

“都不许动!”老夫人厉声大喝,正准备冲出去救援的人立即停住脚步,唯有充满担忧的目光看向场中。

场边几个贵妇人眼睛早已经红了,泪水盈盈欲滴。

却见那掉下马的孩子拼命地扭转自己的身体,在地上勉力挪动了一下,踏落的马蹄几乎是擦着他的脸,“噗”的落在地上。

然而另外几匹马亦已狂冲而来。

…………

求月票,前面越拉越远,后面越追越近。兄弟们加把劲儿。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我是至尊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为疆场而生,为战斗而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