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剑鸣钟!

第六百三十七章 剑鸣钟!

就算前方通往地狱,此时后悔也完了,只有冲锋。

宋小歉压制心中的恐惧,一骑当先,向近在咫尺的身影冲去。头顶白sè冰霜火的光芒从密集光剑缠绕的光球之中透射而出,不绝于耳的剑鸣清越,远处蜂巢重炮的轰鸣震颤人心。

夜如白昼,明暗不定的光芒照在宋小歉的脸庞。

只不过百丈的距离,眨眼就到,她心里对自己说。

前方的剑阵一座座亮起,剑阵中那个魔鬼,似乎也察觉到危险。

原来魔鬼也会害怕!

宋小歉心中蓦地生出几分勇气,策动坐骑全速狂奔,手中的长枪直指前方,怒喝:“杀!”

将士们紧紧跟在她身边,齐声怒吼:“杀!”

狼蹄铮铮,宛如密集的鼓点,银白sè的光芒再次从银霜部将士们身上浮现,他们就像一道银白sè的闪电,朝前方冲去!

一座光芒流转的剑阵挡在他们面前。

但是宋小歉没有丝毫减速、变向的意思,一声不吭埋头朝剑阵撞去。嘭,光芒流转的剑阵轰然粉碎,断剑和碎片暴雨般朝前方激射而去。

没有光剑,单纯的剑阵在银霜部面前不值一提。

余势未绝的银霜部继续朝第二座剑阵冲去,剑阵再次崩碎!

天空的五团冰霜火此刻也响起声声怒吼,奇寒无比的冰霜火光芒暴涨,死死缠住周围的光剑。

生死成败,在此一举!

血眼幻境之中,一片通透,无处不在的金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量蕴含血灵力的血肉、尸体充当媒介,之前无法排出的神之血,融入剑阵之中。不断有长剑承受不了神血之力而破碎,即使如此,光剑的数量依然在迅速增加。

天空那轮烈日比起之前黯淡许多,之前恍如实质的金sè光柱,如今也变得半透明。

剑胎就像被激怒的怪兽,疯狂地运转。

剑鸣声密集得就像炒豆一般,光是听声音,便让人热血沸腾,战意盎然。

艾辉没有热血沸腾,他此刻异常冷静。当银霜部踏入剑阵,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感知之内。自己已经被对方锁定,笼罩他的强烈杀机,恍如实质。

危险迫在眉睫!

怎么办?

自己还在幻境之中,无法脱离。剑胎自从壮大之后,就像挣脱枷锁的怪兽,不受他的控制。

艾辉修炼成的剑胎先天不足,汲取神之血之后,焕发新生。很多次,艾辉都感觉剑胎是一个生命体,有自己的意识。这并非他的错觉,剑胎的“胎”字,就蕴含了生命体的意思。而另一重意思,则是指其所独有的自我成长性。

这些天艾辉亲眼目睹,剑胎是如何一步步自我成长壮大。剑胎内剑的数量在不断增加,每一把剑都是一种新的剑意,许多都是艾辉未见识过。

旁观的艾辉反而受益匪浅,大开眼界。

不过他心中也非常疑惑,剑胎的强大毋庸置疑,类似生命体的自我成长性,也令人惊叹不已。但是再强大的力量,一旦无法控制,那又有什么意义?

古代的剑修会意识不到这一点?艾辉觉得肯定不会。

古代剑修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艾辉想了很久,都不得要领。剑胎的典籍是个残篇,许多关键内容都缺失,艾辉连自己修炼出的剑胎和典籍上所言的剑胎到底是不是一个东西,他都不敢确定。

之前这个问题艾辉觉得不着急,慢慢来,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可是万万没想到,危险来得如此之快!

敌人距离他已经不到八十丈!

恐怖的白sè洪流,足以把他踩成肉泥。

更糟糕的是,艾辉发现敌人阵中,不少将士纷纷取下自己背上的大弓。

便是临阵不乱的艾辉,心神也不由一颤,这是先被射成马蜂窝,再被踩成肉泥么?

艾辉甚至能看清那些将士们脸上的仇恨和恐惧。

一张张大弓正在被拉开。

“该死!”

艾辉破口大骂,他没想到自己最终会以如此憋屈的方式死掉!一动不动,活生生被敌人射成马蜂窝,再被无数狼蹄踩成肉泥,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憋屈的死法……

还没想完,他眼前一黑。

这就死了?艾辉脑海中下意识地冒出这个念头。

但是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不对!

刚才艾辉的心神都被外面正在冲锋的银霜部吸引,没有注意到,疯狂运转的剑胎忽然散开,相互缠绕的yīn阳剑群化作两道洪流,向他激射而来。

始终笼罩艾辉的血sè光柱,没有阻挡。剑胎源自艾辉精气神的修炼,是艾辉身体的一部分。艾辉的精气神,是孕育剑胎的土壤,神之血好比养料,剑胎和艾辉无法分割。

剑群来得太快,数量太多,瞬间便把艾辉的视野笼罩得严严实实,才会让他眼前一黑。

数不清的剑,就像庞大的鱼群,环绕艾辉周围,形成一个完美的圆球。更令人惊叹的是,无数利剑组成的剑球,yīn阳界线泾渭分明,依然是相互缠绕,不断流转。

剑球中的艾辉立即感受到一缕奇异的节奏。

跳动,像心脏一样的跳动。

这是……剑胎?

不知为何,这缕跳动艾辉感觉到异常的亲切,就仿佛骨肉相连。忽然间,艾辉恍然大悟,他之前想不通的地方,此时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

他心神沉浸剑胎之中。

咚,咚,咚。

几乎不费力,他的心神就和剑胎内跳动的节奏合拍,好像天生就该如此。

环绕在艾辉周身的剑球忽然停止运转。

下一刻,万剑齐鸣。

艾辉浑身一震,他和剑胎之间始终存在的一层无形的隔阂消失不见,无数神念就像溃堤的洪水,瞬间淹没他。

他本能地伸手一抓,一把小剑出现在手中。

银霜狼全速狂奔,一座座剑阵破灭,摧枯拉朽。

狼背上的将士们,一张张大弓拉开,箭矢闪动寒光。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这是最后一波弓箭齐射。如此短距离的冲锋,还能完成一轮弓箭齐射,银霜部的训练有素可见一斑。

宋小歉身边是银霜副部首花云峰,也是如今银霜部除了宋小歉之外唯一一位神通强者。副部首之所以不在【冰霜火】的范围,是防备部首阵亡,将士无首。

花云峰英俊的脸庞此刻狰狞而折射出刻骨的仇恨。

太惨了!

将士伤亡三分之一,神通强者近乎覆灭,银霜部从未出现过如此惨痛的伤亡。花云峰心中发狠,就算对方是魔鬼,也要把魔鬼宰掉!

死吧!

带着心中的仇恨,花云峰怒吼:“放!”

弓弦震动,无比整齐,宛如一声。

骤然亮起的箭雨,呼啸朝剑阵中央激射而去。

八十丈的距离,对于离弦之箭,不过眨眼。箭雨忽倏而至,光芒照亮了剑阵中央的身影,一个身形略显消瘦少年。

他紧闭双眼,昏迷不醒。

宋小歉的瞳孔猛地收缩,艾辉!

上次艾辉率领风车剑,以所向披靡的姿态,洞穿神狼大营的场景,是银霜部每一个人都无法忘记的耻辱。

竟然是艾辉!

宋小歉心中懊恼,是啊,自己早该想到啊!战斗这么激烈,始终没有发现艾辉的身影,这本来就太不正常啊。难怪师雪漫他们会不惜耗费如此惊人的人力物力,是艾辉那就什么都能说得通。

不过,一切都要结束了!

目光锐利的宋小歉,能够清晰地捕捉到,笼罩艾辉方圆十丈!

最后十丈、八丈、五丈……

艾辉没有半点醒转的迹象,宋小歉紧紧抿着的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微微的弧线。

去死吧!

就在此时,忽然一声剑鸣响起。

这声剑鸣和之前任何一声剑鸣都不一样,没有半点激昂,而是低沉沙哑,仿佛一记闷鼓。

宋小歉视野突然剧烈晃动,身下的银霜狼一晃,她险些跌落狼背。

怎么回事?

整个山谷都在晃动。

山谷内每一座剑阵,每一把长剑都在震颤。那声低沉沙哑的剑鸣,是接近百万把长剑同时发出的剑鸣汇集而成。

宛如一阵风吹过,几乎抵达艾辉面颊的箭雨,箭尖消融,化作飞灰。箭身消融,化作飞灰。箭羽消融,化作飞灰。

碎芒如雾,随风消散。

带着尖锐呼啸的箭雨,就这么灰飞烟灭,消散得无影无踪。

宋小歉都险些跌落,其他人更是不堪。银霜部将士们气血翻腾,体内的血灵力失去控制,强烈的麻痹感笼罩全身。身下的银霜狼四肢发软,稍弱的银霜狼更是失去平衡,化作滚地葫芦。

宋小歉心中骇然。

这是什么……

山谷上方盘旋的淡淡的雾气翻腾,那是剑阵滋生的剑雾。比起银雾海上终年不散的银雾,更加锋锐,侵蚀力更加惊人。

山谷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透明铜钟形状倒扣,雾气被剑鸣激荡,在铜钟内激烈翻腾。

山岭的另一端,来不及驰援的楼兰,不断闪动的血眼停止闪动,此刻呈现出完全呆滞的状态,他喃喃失声:“剑鸣钟……”

没错,正是【剑鸣钟】!

只不过这是将近百万长剑汇集而成的剑鸣钟。

山谷封闭狭窄的地形,恰好让【剑鸣钟】的威力倍增。

艾辉创造出【剑鸣钟】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这一招能够爆发出如此惊世骇俗的威力,能够绽放出如此耀眼的光芒。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七章 剑鸣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