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732章 守塞

第732章 守塞

天光大亮、雨住云晴,两百里外的天地元气搅动已然平息,虽然不知道韩三元、吴平等人有没有机会杀出重围,但陈海知道魔獐岭两千最精锐的将卒以及两千余匹黑狡战骑,绝大多数都已沦为魔族腹中的血食了。

或许是孽境殿少君泰官担心魔獐岭的援兵随时会过来,又或者说魔獐岭的援兵已在半道上,他们没有等围杀吴平所部的那部精锐魔兵收拾战场赶过来汇合,就驱使一群群嗜血魔物,往北陵塞缓缓围逼过来。

又或者四千魔兵围杀吴平所部,死伤太过惨重,暂时难以再战,又或者孽境殿少君认为驱御近四万凶残嗜杀的嗜血魔物,足以将北陵塞的每一块城墙都啃掉。

虽然魔群推进的速度极缓,虽然大地泥泞,但每头嗜血魔物,最最少说也有上千斤重,巨大者更有上万斤甚至数万斤重,踏地而行,北陵塞内的将卒都能感受到大地在隐隐震动。

那如有实质的嗜血气息,更是令北陵塞内的每一位将卒,感受到莫名的压仰。

北陵塞内虽然有一座盘龙铁壁大阵,城墙也可以说还算坚固,但要是想依赖盘龙铁壁大阵与城墙形成的防御网,能彻底将数万嗜血魔物阻挡在外,迎接众人将是必死之局。

盘龙铁壁大阵全力发动,或许是能将只知道用锋利爪牙进攻,还不知道使用兵甲、更不知道使用战械的数万嗜血魔物都封堵在北陵塞外,但盘龙铁大阵也是需要阵法师去控御。

四名明窍境、十二名辟灵境后期的阵法师,以他们的精神念力、真元法力,将盘龙铁壁大阵的防御力发挥到最大,他们能支撑多久?

一个时辰,还是一炷香?

实际上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未必能支撑下来。

毕竟封禁级防御大阵,至少需要道丹境阵法师去主持中枢阵器,才能将威力发挥到最大,而 即便如此,也绝不可能长时间都将大阵的防御力发挥到极致,需要松驰有度。

所以陈海此时所制定的战术,十六名阵法师所主持的盘龙铁壁大阵,此战唯一的责任,就是全力保证重膛弩阵地不让魔兵或魔将级、魔侯级魔族强者突然性的冲杀进来;其他的防御,由陈海、姜泽、周桐、马延、魏腾他们率领弟子去拼、去杀。

他甚至让人将北陵塞的城门完全打开,方便守城时,城内的伏兵能随时杀出,去冲击魔兵的阵脚。

重膛弩也不可能无限制的使用,毕竟他们之前总计就储备了十二万支玄阳重锋箭,倘若不加以节制,五十具重膛弩甚至仅需要半盏茶的时间,就能将这十二万支玄阳重锋箭完全耗尽掉。

以平均十箭射杀一头嗜血魔物计算,十二万支玄阳重锋箭,杀魔效率再高,完全依赖重膛弩,也只能解决掉发前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魔物。

陈海反复叮嘱姜雨薇,在外围防线没有崩溃危险的情况,都不能轻用重膛弩。

在外界的眼里,陈海还是姜雨薇跟前的役魔,但姜泽、周桐他们跟陈海同生共死那么多次,这时候都悄无声息的听从陈海安排一切。陈海最后从储物戒里拿出一袋袋丹药,让姜泽、周桐他们迅速发放下去,又扔了一小袋灵丹给沙天河,说道:“我在没有战死之前,是绝不会退下来的,所以也请沙大当家在我战死之前,耐着性子在盘龙铁壁大阵内助大小姐守住北陵塞。”

沙天河接过药囊,打开看里面混装着三四十枚回灵丹以及能缓解精神念力过度消耗的藏神丸,都他妈这袋丹药以及陈海此时让姜泽、周桐他们分发下去的丹药,都是眼前这青鳞魔从他那里洗劫走的。

沙天河心痛得眼角都快抽搐起来,这魔头说是代姜雨薇借火鸦战车、借他地宫里所藏的兵甲、符药用二十年,但照眼前这架势,这魔头怎么可能言而有信?

不过,沙天河也注意到,虽然围杀吴平所部的魔兵可能消耗太大,留在原地休整,没有急着往北陵塞赶来,但上百头武卫、魔校级上的精英罗刹血魔,在另一头魔侯级的紫鳞魔率领下,正往这边赶来。

这种情形,即便陈海放他走,沙天河也是不敢独自走的,他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这时候独自离开北陵塞,不是给外围的魔头们送菜加餐去?

“执戟武卒,以十二人一组,或伤或亡,后者补上,切记莫忘……”陈海将一面完全由玄阳铁加紫髓金铸成的重盾从储物戒里取出,拿出将纯钧断剑融铸进去的纯钧魔戟,敲打着重盾提醒身后的执戟武卒。

在万仙山外门建立北陵谷山庄,再随姜雨薇率山庄弟子北上在天罗谷与魔獐岭之间筑北陵塞,恍然间也已经是四五年时间过去了。

陈海虽然没有将真正的裂天戟阵,明明白白的传给姜泽他们,毕竟这对他那时的役魔身份,还是有些骇人听闻了,但陈海早就将裂天戟阵最基础的十二戟势,融入基础戟法之中传授给众人。

实际上北陵塞上千人马在他缴获沙天河藏于地宫的那批精良兵甲之后,就已经具备了组建裂天戟阵的基础; 而在每十二执戟武卒之外,陈海还额外再配备两名御符玄修,主要以防御道符,加强裂天戟阵的防御力。

要不是沙天河“贡献”出他上百年的私藏,没有这一批精锐兵甲以及大量的丹药及道符,陈海决不敢奢望此战能胜。

重膛弩毕竟不是万能的,面对身穿重甲的精锐魔兵,杀伤力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星衡域与燕州,是两个不同层次的世界,战场的变化也极细微而深刻。

不管陈海做多少准备工作,北陵塞仅有千余人马,面对数以万计的嗜血魔物如潮水碾压过来,谁能淡然从容?

过惯刀口舔血日子的沙天河,这一刻心里也是一紧,却见陈海带着玄金傀儡走出城塞,一魔一金铁傀儡站在城塞前,拿战戟有一拍没一拍的轻轻敲打着重盾,初时沙天河还以为陈海此举仅仅是随意,但很快就听出这敲打声带着一种特殊的悲壮节奏。

这节奏莫名让人心安,心里也不由得滋生出悲壮的情绪,待成百上千的魔物从慢加快,奔跑践踏大地的声音,像雷音一样在耳畔轰鸣起来,沙天河注意到北陵塞上千将卒士气并没有吓崩溃,反倒高昂起来了。

这一刻,距离城塞五十步开外的陈海,与玄金傀儡已经淹没入魔潮之中,沙天河看到纯钧魔戟在陈海的手里,透漏淡淡的金芒,每一戟斩杀,必有一头魔物倒下,啊,竟然已经能将天地山河剑意融入战戟之中啊……

沙天河不知道陈海才参悟天地山河剑意的时间并不长,心里还觉得有些饶幸,心想要不是韩三元实力太强,迫切陈海不得不直接以天地山河剑意直接凝聚剑芒相抗衡,他也不能看到天地山河剑的真容。

这时候,陈海与玄金傀儡互为犄角,在城塞之南,竟然硬生生将魔潮杀出一个诺大的缺口来。

嗜血魔物攻击力与防御力是不如精锐魔兵,但冲刺起来,势如奔马,锋利的爪牙也不比凡铁兵刃稍差,因此战力并不容小窍。

何况数量之大,还是北陵塞守军的三四十倍之多。

只是这一刻,陈海却完全不担心他们会败!

因为士气可用。

何为士气可用?

因为他身后千余人马,这一刻已经凝聚出杀伐兵气,仿佛一层淡淡的无形青蕴苍云,笼罩在北陵塞的上空——别人无法感知到杀伐兵气的存在,陈海能极清晰的感知到,这令他与无尽魔物交战之时,还能随时掌握到战场每一处的细微变化。

这就方便他与姜雨薇随时保持沟通,将他们手里不多的兵力,彻彻底底的调动起来,封堵住每一处有可能崩溃的缺口,也将重膛弩及玄阳重锋箭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杀伐兵气的存在,还带来一种好处,就是己阵内修为在明窍境以上的强者,不用担心天地元气会被数以千计、万计的混乱意志所搅乱而无法借用——沙天河虽然无法直接感知到杀伐兵气的存在,但他能感到北陵塞上方的天地元气并没有被彻底搅乱掉,还能为他所借用。

沙天河便收起消耗颇大的血灵刀,以御雷术抽取天地间的雷煞罡元,不断凝聚一道道金光神雷,不断的往魔群阵列轰去——这个过程虽然也消耗精神念力,但绝对比直接耗用自身的灵元能多坚持数倍甚至十倍的时间。

看到身边的重膛弩一次次暴烈的咆哮,像割草机一般,快速收割嗜血魔物的生命,沙天河也是感慨万千,心想他手里要是造出这样的利器,何至于飘零异域两百年?

再看到十二人一组的普通执戟武卒,虽然不断被汹涌而来、气势更强的魔物大军吞没,但以塞墙外围为防线的执戟武卒,自始至终都没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崩溃。即便偶尔会被杀出一个缺口,也会立刻有数组或十数组执戟武卒,在重膛弩的掩护下拼命冲上来堵缺口,沙天河也是满心羡慕,暗中想他以前所招揽的黑风寇,要能有如此的强悍战力跟战术配合,他何至于被吴平、韩三元害成今天的落汤狗?

沙天河也不知道厮杀了多久,注意到嗜血魔物的上一次集群冲锋被打退后,很久都没有再压上来,甚至还有往西侧集结撤出的样子,他疑惑的朝城塞前、满身浴血、手里重盾都几乎被彻底打烂的陈海看过去,难道他们这么轻松就扛过此劫了?难道是燕关台的援兵已经逼近北陵塞了?

看网友对 第732章 守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