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愿力和剑胎

第六百三十八章 愿力和剑胎

赫连天晓没有等到银霜部进攻敌人侧翼的消息。

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

银霜部十有八九是遇到了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他不知道,在此时也不重要。他必须马上发起攻击,不能这么耗下去。

赫连天晓正欲下达冲锋的命令,一声沉闷的剑鸣骤然从银霜部迂回的方位响起。

他的心神一荡,体内的血灵力险些失控。

赫连天晓猛地抬头朝山谷望去。

一个巨大的透明铜钟倒扣在山谷上,里面翻腾的雾气激荡不休。低沉而震颤人心的剑鸣,便是从那个巨大而透明的巨钟传来。

他身边的将士们无不sè变,实力强悍的神通强者只觉得胸口一闷,而普通的将士脸sè苍白,烦闷欲吐。

赫连天晓心往下一沉,他知道银霜部遇到大麻烦了!

他把银霜部抛到脑后,神情恢复如常,目光幽冷,沉声下令:“各队准备冲锋!”

战斗没到最后一刻,胜负谁知?

低沉震颤的剑鸣同样惊动了塔炮联盟。

大家惊疑不定地朝山谷望去,那个地方不是艾辉的剑阵山谷吗?

胖子脸上的肥肉哆嗦了一下,收缩的绿豆眼猛地睁开,脸颊颤动犹如泛开的波浪,尽是狂喜之sè,他放声狂笑:“哈哈哈,剑鸣钟!这是阿辉的剑鸣钟!阿辉醒了!阿辉醒了!”

在战况如此胶着的时候,任何一点力量的增援,都能让将士们欣喜若狂。

塔炮联盟士气大振!

胖子扯着喉咙吼:“都提起精神!别让胖爷给姓艾的小瞧了,谁要这个时候掉链子,胖爷踢烂他的屁股!”

阵地响起轻笑声,凝重紧张的气氛轻松些许。

胖师畏惧艾辉如虎,人尽皆知。

“胖爷小心自己的屁股哟!”

“咦,为啥是屁股?我好像想到了什么……”

“哈哈哈哈!”

大伙一阵爆笑,胖子乐呵呵也不生气。他看了一眼山谷,谁也没有发现他那双绿豆眼深处隐藏着一丝担忧。他当然认得那是剑鸣钟,但是又和以前的剑鸣钟有所不同,它的威力远远超出艾辉的实力。如果不是踏入宗师,就是以死相拼,他没看到艾辉的身影。

在胖子的心目中艾辉无所不能,即使如此,在胖子看来,艾辉晋升宗师的可能性依然微乎其微。

以死相拼吗?

胖子心不由一抖。

眼角余光瞥见对面的异动,胖子眼睛闪过一抹光芒,肉乎乎的脸庞此刻神情严肃,低喝一声:“对面要拼命了,各塔炮准备!”

身后的红光亮起,不用回头,胖子也知道那是祖琰的地火蛛网。

沉重的蜂巢重炮被胖子一只手抓起,轻巧抵在肩膀。

他的目光沉稳,身形岿然不动,所有的杂念都被摒除,眼中只有即将到来的战斗。

他再也不是那个一冲动就会跳起来,不管一切的胖子。

因为肩膀上扛着的不仅仅只有塔炮,还有更多的责任。

眯着眼睛,看着敌人开始冲锋。

身后的红sè光芒骤然亮起,没有半点犹豫,肩膀上的蜂巢重炮发出怒吼。

蜂巢重炮喷涌的炽红火光,照亮夜空,照亮胖子肃穆专注的脸庞,照亮胖子铜浇铁铸般的身形。

深沉的夜幕之中,端木黄昏迎风而立,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山谷上那个巨大的剑鸣钟。

这气息他太熟悉,艾辉!

可是……怎么会如此之强?

激荡狂暴的元力波动,被牢牢压制在剑鸣钟之内。端木黄昏甚至能看到无形的波纹在钟罩之内不断激荡。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钟罩内的银霜部不好受。

银霜部迂回他看在眼里,他知道暗藏杀机,但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们的兵力捉襟见肘,光是正面的神狼部,就让他们需要投入所有的力量才能勉强抗衡。

没想到……

他到现在还无法理解。

如此恐怖的威力,需要多么强悍的实力?难道艾辉已经晋升宗师了?

可怜的端木黄昏,刚刚出关,感觉自己的世界完全被颠覆,之前对世界的认知被冲得七零八落。本来闭个关,化繁为简,领悟出【青花缠枝】,成为端木家有史以来第一人,他颇有几分自傲。

然而……

【听风有信】让他收敛许多,不过好在他听说过,这是传闻中的大杀招,他能端正心态。但是接下来呢,胖子那个懒货居然成大师了?那个像拐杖一样古怪东西杀伤力怎么如此强悍?地火蛛网居然能指挥蜂巢重炮的齐射?

现在他更是看到,几乎可以媲美宗师出手的剑鸣钟!

真他妈的见鬼!

饶是端木黄昏世家风范,也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好吧,自己也没见过宗师出手,端木黄昏这么自我安慰。

想到艾辉这么生猛,端木黄昏下意识地松一口气,等他意识到,顿时觉得吞了只苍蝇般。自己居然会为了这家伙变强而欣喜?怎么可能?端木家的天才怎么能被这个混蛋比下去?

端木黄昏眼睛闪动极其危险的光芒,盯着下面开始冲锋的神狼,杀机涌动。

鼻子响起一声微不可察的冷哼。

手上青花亮起。

被剑胎包裹的艾辉,此时沉浸在奇异的状态之中。

他用过许多厉害的东西,最厉害的非魔神铠甲莫属,那种绝对的冷静和控制,无比强大。但是剑胎和其他所有东西都不一样,它就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剑胎确实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源自古代剑修的典籍,认为无论是身体还是灵力都会有极限,而人的精气神却拥有无限的潜能。不断壮大精气神,孕育而出的正是剑胎。

所谓精气神,在修真时代,被称为神念。

之前的剑胎残缺不齐,吸收神血之力后,它焕发新生,终于成为真正的剑胎。

艾辉不知道,如果那位创出【剑胎】的剑修大能看到他现在的剑胎,也一定会大吃一惊。修真时代是灵力的时代,魔神的存在也是非常隐晦少有人知。

魔神是由部落野民代代祭拜所化,汇集了无数人的神念和愿力。在修真时代,修炼愿力最出名的,大概就是禅修出身却弃佛死愿的宗如。

魔神之血蕴含极为精纯的神念和愿力。

愿力比精气神更加复杂,牵扯太多的宿愿因果。

剑胎吞噬了神血之力的神念部分,愿力则被排出,这也是为何需要血肉为媒介。愿力天生便与血肉相生,它们能彼此融合,渗入于剑身之内,淬炼成光剑。但是魔神的路子和剑修截然不同,剑修修炼出的剑胎以精纯见长,艾辉的剑胎质地没有那么精纯,却更多了几分野性。

如果说,古代剑修的剑胎是冰冷的杀戮机器,那么艾辉的剑胎就是狂暴桀骜的凶兽。

艾辉感受到自己剑胎的“凶”。

他的感觉异常敏锐,虽然剑胎听从他的使唤,就像身体的一部分。但是艾辉隐约察觉,如果自己超出某个范围,剑胎极有可能失控。吸收了神血之力的剑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他不敢大意,眼下的局势也容不得他大意。

剑鸣钟的效果,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剑胎是他的神念所生,然后自我成长,但是依然是在艾辉对剑术理解的基础上成长而成。因此艾辉所创的剑招,依然是剑胎最耀眼的部分。

经过剑胎完善的剑鸣钟,更趋于完美,不仅形式更加随意,威力更是增强数倍有余。

一招得手的艾辉没有半点犹豫,趁他病要他命,从来是他的宗旨。在以往的战斗中,剑鸣钟扰乱敌人,杀招接踵而至。

剑鸣钟影响的不仅仅是地面的宋小歉等人,还有天空那五位燃烧冰霜火的神通强者。

冰霜火顿时一滞,冻结力锐减。

艾辉瞧准机会,顿时几把光剑挣脱冰霜火。

剑鸣钟之所以有如此威力,是长剑惊人的数量和剑阵增幅,以及山谷地势之利。但是动用的剑阵都是普通长剑,已经损坏大半。用普通的长剑,对付银霜部完全不够看。

光剑之中,蕴含神血之中的愿力,威力强大,而且还是血灵力的克星。

艾辉神情专注,尽管剑胎之中剑意无数,但是他最熟悉的还是自己的招式。尽管经过剑胎完善优化,但是施展起来,依然得心应手。

他的目标选择了其中一位神通强者。

冰霜火非常强大,艾辉趁着剑鸣钟震动对方冰霜火,也不过抢回来七把光剑。

神通强者一旦心存死志,爆发的威力极为惊人。

七把光剑,够了。

只见七把光剑挣脱冰霜火之后并没有飞远,而是在一团冰霜火数十丈外露出身形。

七把光剑,在空中错落排列,宛如光勺,稍有常识的人都能一眼认出来,北斗!

曾经艾辉用于剑招威力倍增的【北斗】!

呈现北斗排列的七把光剑倏地化作七缕烟雾,消失不见。

赫然是【烟闪】!

下一刻,数丈开外,七个幽幽发亮的光点朝目标冰霜火激射而去,它们越飞越靠拢,最终在空中合而为一。

一个比夜晚最明亮星辰更加璀璨明亮的光点,带着凛冽杀机,倏地没入那团冰霜火,旋即从冰霜火的另一头飞出。

噗。

声音轻微至极,在剑鸣余音未绝的山谷微不可闻,然而在银霜将士们心中却不啻于惊雷。

冰霜火一滞。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八章 愿力和剑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