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46 七尾蜈蚣之死

846 七尾蜈蚣之死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择天记吧少年王】

这条蜈蚣,当然就是七尾蜈蚣,

现在动用七尾蜈蚣,当然不是我期望的,可我也被逼到没办法了,我总不能在二十九层就淘汰吧,虽然在我的设想中,七尾蜈蚣是在三十层才会用到的杀手锏,可是现在我已别无选择、非用不可,

因为这一变故实在太快,现场的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们只看到周长功准备一脚将我踢下台去,完全不知道周长功为何突然惨叫一声,又往后面仰倒,

“砰”的一声,周长功重重倒地,嗷嗷惨叫、满地打滚,模样和之前的我差不了多少,四周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以为周长功犯了和我一样的病,纷纷探头来看,

裁判也很惊讶,“噔噔噔”奔到周长功的身前问他怎么回事,但七尾蜈蚣那毒多可怕啊,周长功哪里还能说得出话,只是不断地惨叫着、打滚着,这样下去他非死不可,

这个时候,我身上的疼痛也在渐渐消退,虽然力气也没恢复多少,但已足够翻身而起,我扒着擂台边缘往上一跃,身子已经稳稳站在擂台上面,接着我又快速往前走了几步,对裁判说:“他中了我的独门暗器,这是解药,”

我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万毒公子给我留下来的解药,就在这时,七尾蜈蚣也从周长功的裤腿里面爬了出来,顺着我的身体爬到了肩膀上,耀武扬威地昂起头来,一颗大脑袋来回晃动,像个德胜归来的将军,

七尾蜈蚣也是个沽名钓誉、喜欢出风头的主儿,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蜈蚣,

北方的人哪里见过这么大个的蜈蚣,个个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裁判都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但现场也有识货地叫了起来:“是七尾蜈蚣,李大威肩上趴着的是‘万毒之王’七尾蜈蚣,”

现场的人大多没有听过什么七尾蜈蚣,但是“万毒之王”这四个字听得清清楚楚,知道这玩意儿肯定相当厉害,既然是无限制格斗,当然什么武器都可以用,能够操纵毒虫也是一种本事,谁也不会说什么的,

但裁判还是被吓得不轻,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此时此刻,我刚从剧烈的疼痛中缓过劲儿来,也没有太大的力气去给周长功喂药,只能有气无力地说:“快给他吃解药,不然他就死了,”

周长功的小腿已经肿了起来,看上去像个刚出锅的大馒头,并且还在不断蔓延,但裁判还是不敢站起,两只眼睛恐惧地盯着我的肩头,我轻轻吹了一声口哨,七尾蜈蚣这才不情不愿地钻进我的领口,

直到这时,裁判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伸手接过我手里的解药,塞进了周长功的嘴巴,

解药的效果立竿见影,周长功服下去后,立刻不叫唤了、也不动弹了,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气,汗水也几乎浸湿他的全身,周长功也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浑身打着摆子,连话也不敢说,

接着,我又给他讲了接下来的注意事项,比如三天以内不能进食、只能喝水,一定要注意休息等等,

交代完了,周长功的手下才冲上台,将周长功给抬下去了,

这场比武,既没有精彩纷呈的招式,也没有惊心动魄的打斗,现场众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胜负就已经定了,大家本来以为我输定了,最后却是周长功先下了台,也让大家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所以在裁判宣布我胜利的时候,现场只有一些稀稀拉拉的掌声,不像以前那么高亢和激昂了,

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我身上的疼痛还未彻底消失,仍旧有着一拨又一拨的余痛袭来,这在以前是绝无仅有的事,我必须得回去了,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头,

今天本就只有两场比武,我下台后,大家也都纷纷散去,

金爷陪着我下了楼,又用专车将我送回酒店,回到房间,我身上的余痛仍旧没有完全消退,哆哆嗦嗦、颤颤巍巍地就走进了屋子,头上的冷汗也在不断下流,

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电视的林婉儿看到我这模样也是吃了一惊,问我怎么回事,

而我已经答不了她的话,一头就栽到了地毯上面,林婉儿惊得一跃而起,连鞋都没穿就噔噔噔跑到我的身前,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参加个二十九层的比武就这样了,

我身上的余痛仍旧一拨一拨,我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哦,”

林婉儿还真不管我了,又重新坐回到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薯片也咬得“嘎吱嘎吱”直响,我躺在客厅的地毯上,翻来覆去、滚来滚去,努力和疼痛做着抗争,折腾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疼痛终于渐渐消去,我也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期间里,林婉儿连看都没有看我一下,始终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电视里面的情侣正在闹分手,她也跟着抹眼泪,电视里的悲剧是虚假的,我这悲剧却是真实的,林婉儿连看都不看一眼,

直到我不翻滚了、不叫唤了,林婉儿才回过头来问我:“你这到底什么毛病,年纪轻轻怎么还癫痫了,”

什么毛病,

说实话连我都说不清楚,以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状况,龙脉图上被我“通过”的穴道突然一起发作,疼得我死去活来、遍地打滚,但之前的几次,都是没几分钟就好,这次来来回回折腾了几个小时,实在让我不寒而栗:下一次会是怎样,整整一天,

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可能和我练的功夫有关,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犯一次病,

林婉儿“嗤”了一声,说活该,让你瞎练,

接着她又问我今天晚上的比武情况,是否晋级,

我便把今天晚上的情况原原本本给她说了一遍,我以为她会同情我的遭遇,谁知她“哎呀呀”地叫了起来:“你这个废物,竟然今天就动用了七尾蜈蚣,我看你接下来怎么办,等着三十层就被淘汰吧,”

我本来就为这事心烦意乱,她还在旁边说风凉话,我就更烦躁了,说淘汰就淘汰,不用你管,

“不管就不管,你以为我愿意管你,,”林婉儿的气性更大,直接摔门而出,离开了房间,

我也没去拦她,况且我也拦不住啊,

我休息了一会儿,便去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准备睡觉,

按理来说,发作过一次疼痛以后,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疼,所以我也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还是要把重心放在接下来的比武上面,谁知我刚躺下没多久,敲门声便响了起来,以往也有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想要拉我入伙的大哥前来拜访,

不可能是林婉儿回来了,林婉儿自己是有钥匙的,不用敲门,

现在的我急需休息,不想再见任何客人,所以假装没有听到,想着对方可能敲上一会儿也就走了,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很有耐心,连着敲了好几分钟也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我也恼火不堪,终于翻身而起,噔噔噔来到客厅,猛地一拉门,冲着外面说道:“我要睡……”

话没说完,我便整个愣住,因为外面站着的人竟是王晓雨,

我是真没想到他会来这,所以当时有些发懵,而王晓雨笑呵呵道:“不请我进去一下,”

我稍稍皱皱眉头,想不明白他来我这什么意思,但还是稍稍侧了侧身子,将王晓雨让了进来,王晓雨也不客气,大步流星地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李大威,恭喜你今晚晋级啊,”

我知道王晓雨一贯看不爽我,没道理跑来专门祝贺我的,他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我皱着眉头说道:“你有什么事吗,”

王晓雨仍旧嘿嘿地笑:“也没什么,我对你那个七尾蜈蚣挺感兴趣,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感觉挺有意思,能不能让我再开开眼,”

原来王晓雨是冲着七尾蜈蚣来的,确实,七尾蜈蚣今晚的表现很亮眼,一口就把鼎鼎大名的周长功给咬倒了,也难怪王晓雨会这么的感兴趣,但我仍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总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所以皱着眉说:“不好意思,七尾蜈蚣不是展览品,”

“哎,别这么小气嘛,我就是看上一眼,又不会给你弄坏,”王晓雨大大咧咧地说着,

我还想再拒绝他,但七尾蜈蚣这个沽名钓誉的主儿,还真是不放过任何出风头的机会,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便“刺溜”一声从我领口爬出,昂着脑袋趴在了我肩膀上,还发出“嘶嘶”的声音,

王晓雨看得眼睛都直了:“哇,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蜈蚣,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这种宝贝,李大威,你从哪搞来的,又是怎么训练它的,”

其实我哪有本事训练七尾蜈蚣,不过是沾万毒公子的光罢了,但我肯定不会跟王晓雨说这些的,只是淡淡地说:“对不起,无可奉告,”

王晓雨嘿嘿笑着说道:“别那么小气嘛,快告诉我,我也去搞一条来放在身上,”

也去搞一条来,

得亏王晓雨能想得出来,七尾蜈蚣身为万毒之王,根本不可能通过繁殖出生,纯粹靠着基因突变才能产生,几万条里面才能出一条啊,万毒公子也是瞎猫碰着死老鼠,无意中才搞到这么一条,从此就宝贝的不得了了,哪怕自己冻着、饿着,也绝不让七尾蜈蚣受一丁点苦,

王晓雨也想搞上一条放在身上,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我都忍不住冷嘲热讽起来:“你不如回家去做一个梦,这样还有可能搞上一条七尾蜈蚣,”

王晓雨倒也不气,摇头晃脑地说:“看来这玩意儿还挺难搞的,那你出个价吧,你这蜈蚣我买了,”

王晓雨还真把主意打到七尾蜈蚣上了,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七尾蜈蚣哪里能用钱来衡量,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啊,如果我真卖了,万毒公子估计能和我玩儿命,于是我斩钉截铁地拒绝了王晓雨,说没门,

我一边说,一边冲着七尾蜈蚣吹了一声口哨,让它回到我衣服里去,但这小家伙是能通人性的,它也听懂了王晓雨的话,同样也气到不行,晃动着自己口器里的两根毒针,冲着王晓雨“嘶嘶”地叫,

七尾蜈蚣的敌意,王晓雨当然感觉得到,当时就皱眉说道:“怎么,我还不配成为你的新主人么,”

七尾蜈蚣仍旧嘶嘶地叫,口器也张得更加大了,似乎想把王晓雨一口吃掉,

王晓雨也怒火中烧:“妈的,一个畜生也敢和我叫板,,”

眼看着一人一蜈蚣之间的敌意越来越大,我又连着冲七尾蜈蚣吹了好几声口哨,七尾蜈蚣这才愤愤不平地爬回了我衣领内,临走前还甩了两下尾巴,看着就好像在竖中指,

王晓雨气到不行,几乎要冲上来和七尾蜈蚣理论到底,我也赶紧打着圆场,说王晓雨,一条虫子而已,你没必要和它计较的吧,

似乎觉得我说得有道理,王晓雨慢慢沉?下来,接着又笑起来:“你说得不错,我一个大活人,跟个虫子计较干嘛,李大威,再商量下,把它卖给我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说不好意思,我不会卖掉它的,

王晓雨的耐心终于耗尽,一张脸也慢慢沉了下来,冷冷地说:“如果我非要不可呢,”

与此同时,王晓雨的身上也散发出了极强的杀气,看样子似乎想要硬抢,我的心中顿时有些紧张,毕竟单论实力来说,我确实不是王晓雨的对手,如果他要硬抢的话,我还真没什么辙了,

我皱着眉头,说王晓雨,你可不要乱来,咱们都是三十层的晋级者,按照规定不能私下寻仇,

帝城武道会的规矩十分严格,除了绝对不能杀人以外,晋级者之间也不能私下斗殴,有什么问题都在擂台上面解决,但王晓雨冷笑着说:“谁说我要伤你,我要你身上的七尾蜈蚣,”

话音落下,王晓雨的身子就动了,几乎只是一个眨眼,他便来到我的身前,抬拳便朝我的胸口打来,

无论是之前老林子里的打斗,还是后来擂台上的战斗,我都没见过王晓雨主动出手,这还是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王晓雨主动出击,威力果然不同凡响,我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就被他一拳打飞了出去,我的身子撞到墙上,又骨碌碌地滚下来,狼狈地趴在了地上,王晓雨一步步朝我走来,杀气腾腾地说:“我再问你一遍,交不交出七尾蜈蚣,李大威,你这么弱,根本没资格拥有七尾蜈蚣,还是乖乖地交给我吧,也免得你吃苦头,”

什么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就是了,王晓雨想得到七尾蜈蚣,所以才盯上我,要是林婉儿还在房间,肯定不会让王晓雨这么嚣张,可惜她不久之前才刚离开,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回来,王晓雨来的也太巧了,

但我在前不久才刚刚突破三十四处穴道,虽然实力进展不多,可也是有点效的,起码不像之前在老林子里那么脆弱,面对王晓雨的巧取豪夺,我已经忍无可忍,整个人一冲而起,摸出打神棍来便朝王晓雨劈去,

虽然我穿的是睡衣,但打神棍可没有离身,

我一出手,便是既凌厉又狠毒的招式,我是真的拼了命去和王晓雨干的,我不能保护任雨晴也就算了,现在要是连七尾蜈蚣都保护不了,我真觉得自己像个废物,

更何况,七尾蜈蚣还是万毒公子借给我的,人家是信任我才交给我,如果我弄丢了,该有多么惭愧,

相比一个多月前的我,毫无疑问我的实力有所长进,这一点就连王晓雨都感觉到了,王晓雨一边往后面退,一边惊疑地说:“不错嘛李大威,几天不见又有长进,你小子开挂了啊,”

如果说我要有挂,那么龙脉图就是我的挂,虽然龙脉图给我带来过无穷无尽的痛苦,但我还是非常感谢它的存在,

我一语不发,咬着牙、红着眼,不断地劈着王晓雨,打神棍在我手中幻化成一条条的?影,像是游弋在空中的一条条巨龙,威武、凶猛,咆哮着咬向王晓雨,

但我和王晓雨之间的差别仍旧很大,这不是愤怒和恼火就能弥补了的,

在我连劈十几棍后,王晓雨突然“嗤”的一声发笑:“李大威,如果你有这样的进步速度,或许再有一年就能比肩我了,不过嘛,现在你仍是我的手下败将,”

话音落下,王晓雨的拳头再次打出,神奇地穿过我的重重棍影,然后狠狠一拳揍在我的胸口,

毫不意外,我的身子再度飞了出去,这一次还不等我站起来,王晓雨便再次冲到我的身前,一脚又一脚地踢向我的肚子,边踢还边叫着:“你交不交七尾蜈蚣,,”

王晓雨这一脚又一脚地踢着,踢得我是翻来覆去、死去活来,毫无还手之力,

我知道我不是王晓雨的对手,这样下去迟早被他抢走七尾蜈蚣,我肯定不能眼睁睁看着发生这种事情,

我一边用手捂着脑袋,一边偷偷发号施令,想让七尾蜈蚣赶紧悄悄离开,它的个子虽然挺大,但那是相对蜈蚣来说的,如果它要顺着地缝、门缝悄悄溜走,也不算是难事,

但,七尾蜈蚣的倔强程度超出我的想像,

在这世上,万毒公子当然是它当之无愧、独一无二的主人,但它和我的关系也是相当不错,几乎将我当作了第二个主人,

它看到我被王晓雨打得死去活来,也是怒火中烧,它从我的领口里面爬了出来,但是并未趁机溜走,而是尾巴一甩,朝着王晓雨的腿扑了过去,但王晓雨不是周长功,王晓雨有着比周长功更敏锐的直觉和观察能力,更何况王晓雨本就知道我身上有七尾蜈蚣,所以一直紧紧盯着,

七尾蜈蚣出现的一瞬间,王晓雨顿时心花怒放、喜笑颜开:“我的小乖乖,你终于出来了,跟我回家去吧,”

这家伙也真是大胆,竟然就敢伸手来抓七尾蜈蚣,

这也正合七尾蜈蚣的心意,七尾蜈蚣张大口器,露出两根明晃晃的毒针,便朝王晓雨的手咬了过去,如果七尾蜈蚣能够得手也就罢了,也算它没有白白擅作主张,但王晓雨是什么人,实力可是林婉儿、铁面判官那个级别的啊,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七尾蜈蚣咬到,

所以很快,王晓雨就发现了七尾蜈蚣的不怀好意,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狠狠骂道:“不知好歹的畜生,”

“飕”的一声,王晓雨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不,”

猜到王晓雨要做什么,我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叫,然后朝着他的小腿扑了过去,希望将他推开,但是已经迟了,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王晓雨手起刀落,就听“唰”的一声,顿时鲜血四溅,七尾蜈蚣的身子断成两截,软塌塌地倒了下来,掉到地上,

七尾蜈蚣并没死透,两截身子掉在地上以后,还扭曲着、挣扎着,“嘶嘶”地发出惨叫,但显然离死不远了,

“啊,”

我再次发出一声震慑天地的吼叫,脑子里面嗡嗡直响,眼睛也变得通红,浑身的龙脉之力沸腾起来,双拳一个变得滚烫,一个变得冰寒,一起冒着丝丝白气,同时轰向王晓雨的身体,

王晓雨都惊得不轻,狠狠一腿抽向我的脑袋,将我整个人都抽得倒飞出去,

“妈的,一条蜈蚣而已,至于这样和我拼命吗,”王晓雨骂骂咧咧,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不一会儿就没了声音,

而我连滚带爬地扑向七尾蜈蚣,哆哆嗦嗦地看着它断为两截、慢慢僵硬的身体,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几乎要昏过去……

看网友对 846 七尾蜈蚣之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