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二十章 客人

第九百二十章 客人

除了火龙吟,聂天在那楼阁之中,又挑选两种法决。

一种为离火真决,一种为赤炎十指剑。

赤炎十指剑,算是一种灵技,为运用火焰灵力,极度凝炼以后,形成的凌厉杀招。

顾名思义,赤炎十指剑修成之后,十指为火剑,火剑通过极度压缩火焰灵力,凝为剑芒。

离火真诀,为淬炼火焰灵丹的一种修行方式,吸纳星空之中天火精华,用来强化灵丹。

天火精华,一般蕴藏在天外飞逝的火炎流星当中,天炎晶内,也含有天火精华。

据聂天所知,天炎兽这种异兽,血脉进阶的方式,就是于星河深处,捕捉天火精华,融入兽体血脉。

除了天炎兽,朱雀、火凤之类异兽,包括炎龙,也都性喜天火精华。

对聂天来说,或许没有太多精力,漂泊在浩瀚星空,四处找寻天火精华,去修炼离火真诀。

但是,他可以收集天炎晶。

从天炎晶内,剥离出天火精华,纳入火焰灵丹,一样能修习离火真诀。

火龙吟,离火真诀,赤炎十指剑,都是地级灵诀秘术,聂天将三种法决烙印到分魂,由分魂去费时参悟。

待到分魂,经过时间的积累,将三种法决的奇妙,理出头绪,他便能尝试修炼。

三种地级火焰法诀得手,聂天已暂时满足,在那三种法决没有悟透真谛,成功修炼出来之前,不打算继续挑选火焰典籍。

他找到陶锦,表露出,要离开这一层,去摆放着草木法决楼层的意思。

“五行宗的神子,皇津南,跨域而来。”陶锦说道,“皇津南身份尊贵,特意来宗门,向你祝贺,祝贺你通过星路试炼,成为第七位星辰之子。你因为在挑选法决,我没有告知你,他已等候一日,你要不要先见见他。”

“皇津南!”聂天一震。

“他说,和你在碎灭战场,曾经并肩作战。”陶锦语气谨慎。

聂天点头,“不错,碎灭战场的血葬山脉,我和他相遇,有过一番交集”

沉吟半响,聂天打消继续从草木楼阁中,找寻别的典籍经书的念头,示意陶锦带路。

“他被安置在宗门客房,我这就传讯。”

陶锦取出音讯石,低声交代几句,就在前方引路,带着聂天,走出藏书阁。

藏书阁的门前,进进出出的宗门子弟,成百上千,很多人都好奇地看来。

“跟我来。”陶锦轻盈飞出。

聂天干咳一声,没有以蹩脚的御空之术,和他一同飞起。

他直接就将星舟唤出。

星舟一出,几乎所有碎星古殿的宗门子弟,都瞬间断定出他的身份——第七位星辰之子。

星舟,乃碎星古殿极为珍贵的飞行灵器,连一般的长老,都没资格持有。

聂天面容陌生,却唤出星舟,自然就是星辰之子。

陶锦神sè不变,他往前飞逝,聂天乘坐着星舟,缓缓跟随。

碎星城,除了碎星古殿,四大阁楼,还有许多修炼室,切磋用的战斗场,淬炼器物的炼器室,各类和修炼有关的专门区域。

这座城池的天地灵气,通过奇特阵法聚涌,比碎星域其它区域,浓郁近十倍。

一名炼气士,在碎星城修炼,要比在别处更容易突破境界,凝集灵力。

更重要的是,碎星城还牵引着浩淼星河的星辰之力,不论白昼黑夜,都有点点星光洒落。

修炼星辰法决者,不依赖星辰石,在城内修炼,都能获益良多。

碎星城之中,有很多宫殿石楼,那些宫殿石楼,专门用来赏赐对宗门有杰出贡献者。

那些人,不仅自己,家眷也被允许入驻,以碎星城浓郁的天地灵气,洒落的星辰之力,迅速破境。

即便是碎星古殿的门人,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在碎星城内,有一处自己的住所。

如碎星古殿这类古老宗门,可谓是天地间最为安全之地,几乎不会遇到被异族入侵的情况发生。

再穷凶极恶之辈,也不敢在碎星城胡来。

聂天初来乍到,还没有经过大长老的评测,未获取身份令牌,暂时没有被安排住所。

他在陶锦的带领下,途径一座高大石楼时,石楼窗户打开,有不少人,从窗户探出头,神sè玩味地,瞪着聂天。

“这,便是第七位星辰之子?”

“境界,只是凡境。完成星路历练,耗时也太久了,怕是稀疏寻常之辈。”

“和主人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那些人高谈阔论,旁若无人,似根本不畏惧聂天身份。

那栋石楼,也极为高大,周边的石楼,都矮了一大截。

陶锦别头,看了那些人一眼,轻哼一声。

聂天星舟凑近,问道:“他们是谁?”

“第六位星辰之子,司空错的扈从。”陶锦轻声解释,“司空错和你一样,也是经过天门试炼,成为的星辰之子。司空错所在的域界,常年战乱,他能成功通过血腥的天门试炼,成为星辰之子,更为艰难不易。”

“他通过星路历练,回归宗门的时间,比你快了很多年。”

“他的那些扈从,也都是两手沾满鲜血的人物,若非司空错为星辰之子,这些家伙在星河之中,怕是连立足之地都没。”

聂天愕然,“星辰之子的扈从,也被允许在碎星城立足?”

“那是当然。”陶锦点头,“星辰之子一旦坐实了身份,经过评测,都会在碎星城,被分配一栋石楼。星辰之子在宗门地位超然,他们被分配的石楼,也都具备跨域的空间传送阵,不需要通过宗门,就能在自己的私有域界,随意来往。”

聂天神sè一喜,忽然有些期待,期待着他也能如司空错般,在碎星城拥有自己的住所。

至于司空错麾下,几句嘲讽,他根本不当一回事。

“有句话,我还是要提醒一下。”陶锦沉吟半响,道:“七位星辰之子,将来是要竞夺星辰之主的,彼此之间存在着竞争,表面和睦,私下里,还是多多少少会有点摩擦的。”

聂天自然没那么单纯,道:“我明白。”

“当然,星辰之子之间,一般不会撕破脸,真大动干戈。毕竟,星辰之子因进入宗门时间不同,境界的差距,也非常之大。”陶锦继续说,“可星辰之子的麾下,往往会相互竞争,发生冲突。”

“麾下的冲突,星辰之子不会特意干涉,麾下,也是星辰之子展现自己实力的一种方式。”

聂天拱手,“多谢提醒。”

“很多事情,你慢慢就会清楚了,宗门太庞大,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都有。”陶锦低叹一声。

两人讲话时,陶锦将聂天领到碎星古殿,安排外人的客房。

碎星城的客房,只对特别的人物开放,只有和碎星古殿关系密切的人,亦或者如皇津南那般,地位崇高的人物,才能被允许入驻。

“我在外面等候。”陶锦指向一处客房,“皇津南,就在其中。”

那客房为一个庄园,有假山流水,有奇花异草种植着,清净而又雅致。

聂天刚到,皇津南的洪亮笑声,就响了起来,“聂天,恭喜你成为星辰之子,我在碎灭战场说过,你回归的时候,我会过来为你道贺!”

聂天一踏入其中,就看到除了皇津南,还有几位气势如海的炼气士。

那些炼气士,都站在皇津南身后,仿佛是皇津南的扈从,其中连圣域者,居然都有三位之多!

皇津南咧嘴灿然大笑。

身后那些人,毕恭毕敬站着,都在好奇地打量着他。

聂天盯着皇津南看了一下,神情一震,“你,突破到灵境了?”

“哈,运气好,碎灭战场试炼结束不久,就在宗门成功破境。”皇津南轻松地说道。

话罢,他挥挥手,示意扈从褪去,和聂天两人单独聊天,“我收到消息,你们碎星古殿的炎战,去了陨星之地,在调查和你有关的一切。聂天,你的身份,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章 客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