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45 铁面判官,终于来了 为49500金钻加更

845 铁面判官,终于来了 为49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个铁骨铮铮的男儿,此刻竟然同时为了一条蜈蚣而泣不成声,不了解情况的人看了大概要笑出声来,可对我们两人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别人又怎么知道我们和这条蜈蚣的感情有多深呢?

万毒公子离开以后,我又一个人在房间里呆坐了很久,当时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为七尾蜈蚣报仇。

可要怎么报仇,却又是个大难题,我虽然不是龙组的人,没有“公职人员”的枷锁和束缚,可我单凭实力来说完全不是王晓雨的对手,无论暗杀还是擂台上光明正大的决斗,我都难以在他身上讨到丁点便宜。

实力提不上来的话,连“报仇”都没资格提,只能任人宰割、任人欺辱!

我要提升实力,一定要提升实力,我要在擂台上把王晓雨打爆,让那家伙给七尾蜈蚣血债血偿!

怀揣着这样坚定的信念,我从第二天开始便一头扎进了龙脉图的修炼之中,全心全意、心无旁骛地冲击着第三十五处穴道。除了这样的方法外,我想不到其他提升实力的捷径了。

或许是我的决心起到了作用,多日来没有反应的三十五处穴道。现在终于有了一丁点松动的迹象,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会感觉到疼痛,这对龙脉图来说是件好事,说明有了一丝冲破的可能性。

我抓着这一丝机会,全力以赴地冲击着第三十五处穴道,但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又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始终不能彻底冲破,搞得我是焦头烂额,却又无可奈何。

练功之余,我每天晚上也会到重天酒店的第二十九层观战。

晋级赛仍在进行,每一个晋级到三十层的人,都有可能成为我下一个对手,所以我认真观察、研究着他们每一个人,争取将这些晋级者的实力和习性都摸得清清楚楚,做到心中有数、胸有成竹。

而且,观摩这些高手之间的战斗,对我来说也是很有启发的,他们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都能成为我学习的对象,我就像是一块巨大的海绵,拼命从他们身上汲取着养分。

按照龙组的级别划分。这些能够晋级到三十层的选手,个个都有着七星、八星的实力。铁面判官的几个兄弟也达到了这个程度,按理来说冲击三十层同样没有问题,但是本次武道会却没有见到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身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且,小钟馗、笑面鬼等人同样也不知道铁面判官到哪去了。

有时候我坐在这些人的身后,会听他们偶尔说起铁面判官的地狱门,但是他们甚至还没有我得到的信息多。我起码知道铁面判官这两年来在挖地道、救我妈,他们却是一无所知,以为铁面判官摊了什么官司跑到外地去了。

“你说三十层的晋级赛开始以后,铁面判官会出来么?”

“那谁知道?不出来正好,还少了个竞争对手呐!”

他们并不真正关心铁面判官到哪去了,一心只为自己的那点利益考虑。

二十九层的晋级赛终于在五天之后落下帷幕,我虽然仍旧没有突破第三十五处穴道,但是却从这些人的身上学到不少东西。

晋级的十人里面,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一个名叫“尹红颜”的女孩。

我对她印象深刻,不是因为她的名字好听,也不是因为她和我年纪差不多大,更不是因为她长得有多漂亮‐虽然确实挺漂亮的,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确实如花似玉、貌若西施。

这位同样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尹红颜。是yīn曹宫莲花婆婆手下的人,在帝城也是个响当当的角sè,深受莲花婆婆的器重和宠爱。据说莲花婆婆不止一次当众说过,等到自己百年以后,yīn曹宫下一任宫主就是尹红颜。

尹红颜的实力确实不错,使一条柔软的红绸,耍弄起来比跳舞还好看,似乎和艺术体操没有两样。当然,如果有人真以为这是艺术体操,那他就离死不远了,尹红颜的红绸上下翻飞、鬼神莫测。往往对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的红绸裹成了蛹,只能任她宰割。

关键是,这红绸不知什么材料做的,不光普通兵刃无可奈何,竟然还能水火不侵。

二十九层晋级赛的时候,一个门派的老大自作聪明,不知从哪个杂耍演员手里学来了吐火的技巧,想要把尹红颜的红绸烧成灰烬,结果尹红颜的红绸往前轻轻一甩,那火便随风倒退回去,反把那个老大的毛发全烧光了,引得台下一片哄堂大笑。

尹红颜很有名气,人气也同样不低,每到她上场的时候,四周的观众就像疯了一样叫唤,就跟八百年没有见过女人似的。不过尹红颜为人冷漠,除了莲花婆婆和同门的姐妹以外,很少主动搭理外人,就更别说其他的男人了。

因为尹红颜的超强实力,还有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所以一般男人也不太敢接近她。但有一个人是例外,鬼王派的王晓雨,因为身手出sè、风头正劲,认为自己完全配得上尹红颜,不仅好几次当着众人的面撩拨尹红颜,甚至还大言不惭地说过一句话:“尹红颜这样的女人,就缺我王晓雨这样的男人征服!”

王晓雨的实力确实有资格狂,但他狂的有点没边了,以为自己战场无敌,情场也一样顺风顺水。尹红颜恰恰就很反感这一类型的男人,所以从不搭理王晓雨,甚至还当众警告过王晓雨,让王晓雨不要再这样子,否则她就要生气了。

但王晓雨还不自知,以为尹红颜这是欲擒故纵,反而愈发地变本加厉,甚至还跑到莲花婆婆身前,要跟莲花婆婆提亲。莲花婆婆却冷冷地说:“红颜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我希望有个真正优秀的男人来迎娶她。”

王晓雨笑嘻嘻说:“难道我不是优秀的男人?”

莲花婆婆依旧面sè冰冷:“你挺不错,不过我心目中的人选并不是你?”

“是谁?”王晓雨一脸讶异:“还有男人比我更优秀吗?”

莲花婆婆回答:“大阎王和杨大小姐有个儿子,算算年龄的话,应该和红颜差不多大。我自收养红颜的那一天起,就打算把红颜嫁给大阎王的儿子!老身穷极一生没有做到的事。一定要让红颜帮我完成这个愿望!”

看来和传说中的一样,莲花婆婆当年暗恋大阎王,至今未嫁、孑然一身;所以耿耿于怀,又收养了尹红颜,并加以调教、训练,以待有天将她嫁给大阎王的儿子。

听了这样的话,王晓雨却是不急也不恼,反而笑嘻嘻说:“没关系,我等着,我相信总有一天,您会愿意让红颜嫁给我的!”

这些都是武道会期间发生的逸闻趣事。一场场精彩纷呈、悬念迭起的比武之余,大家也喜欢聊聊这些事情,全当佐料。主菜嘛,当然还是武道会上的一场场比武。

二十九层的比武结束之后,包括我、王晓雨、尹红颜在内的十人,成功晋级到了三十层。短暂的休息过几天后,这天上午,我接到了主办方的电话,邀请我参加今晚的三十层晋级赛。

终于到这天了!

重天酒店的三十层,是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能够来到这一层的。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璀璨如天上的星光,那真是要受万人敬仰的。

成功晋级三十层的十人,再加上小钟馗、笑面鬼、幽冥老人、莲花婆婆、铁面判官、忘川怒汉,一共十六个人,采取随机抽签的方式,分成八组,举行为期四天的比武,最终决选出八个人来,晋级到第三十一层。

小钟馗等六人,是站在帝城地下世界巅峰的六个人。无论实力还是势力,都已达到一流的程度。一般来说,冠军肯定会在这六人之中产生,其他人能冲到几层,完全听天由命。

我肯定不希望抽到这六个人,也不希望提前抽到王晓雨,毕竟我的实力比起他们仍旧差着一截;除了他们以外,无论碰上其他的谁,我都有把握能够胜出。

但是算算概率,实在也不保险,要是指望运气。我这迟早要被淘汰。

今天晚上,三十层的晋级赛就要开始,我也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努力冲击着第三十五处穴道。

但是一天下来,仍旧毫无进展,急得我嘴巴都撩起了泡,可是这东西急也没用,冲不过就是冲不过。一直熬到晚上,金爷过来敲门,告诉我说该到重天酒店报道去了,我才万般无奈地起身跟他出了门去。

车上。金爷没有再问我有无把握,他也知道今天晚上悬了,所以便跟我说:“能到三十层已经不错,已经是众人仰望的对象了!从此以后,你会更加抢手,帝城六大组织都会抢着要你!”

所谓的帝城六大组织,就是地狱门、阎罗教、鬼王派、yīn曹宫、幽冥宗、忘川谷。其中阎罗教的小钟馗因为做了两年的执牛耳者,趁机捞了不少的资源和产业,所以势力相对大一点;而地狱门的铁面判官已经失踪两年,至今不知人在哪里,可能势力要弱一些;其他四个组织不论实力还是势力。都算不相上下。

这六个组织加起来,便超过了帝城百分之七十的势力!

在金爷看来,我能被这些组织看中,算是祖坟冒了青烟,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所以也由衷地为我感到高兴。

但实际上,我的志向根本不在于此,金爷根本不能理解我的心思。

看我没有什么反应,金爷还苦口婆心劝我:“李大威,我知道你曾经是龙组的人,还是小阎王的亲传弟子,但那些都过去了,你得正视现实啊!”

我低声说是,我知道了。

到了重天酒店门口,这里依旧人山人海,但是我下车后,人气已经不像往日那么高了,迎接我的呼声也寥寥无几。我知道,虽然我成功晋级到了第三十层,但那天晚上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再加上我还曾经犯过几分钟的病,被人认为我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所以掉了不少粉丝。

甚至我一出现,还有些不太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今晚他要被淘汰了吧?”

“肯定会淘汰啊,到了第三十层,他也算是到头了吧…;…;”

“以前还对他寄予厚望,没想到是个病秧子,就算他有那个什么七尾蜈蚣,也无力回天了啊…;…;”

刺耳的声音不断响起,从万人追捧到无人问津,也无非就是这样了。当然,我也不在乎这个,和金爷一起匆匆进了酒店里面。

刚一进门,就听到外面呼声四起,所有人都在大喊着“王晓雨”的名字,声势浩大、响彻天地,震得我耳朵几乎发聋。金爷也听到了,还跟着长叹了一口气,

王晓雨刻意在门外多站了一会儿,算是答谢支持他的粉丝,他甚至还站在了车顶上,冲着四周不断道谢,说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

我看到王晓雨,就想起了断为两截的七尾蜈蚣。我的心中也跟着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那个家伙大卸八块。我站在大堂,盯着王晓雨看了好大一会儿,才转身走进电梯。

来到第三十层,这里同样也人山人海,金爷陪着我到报到处签了到,我留在原地等着抽签,金爷则先出去了。

慢慢的,十个晋级者依次来到,尹红颜和王晓雨也都来了。这些人里,大多都是出自六大组织。只有那么一两个是小门派的老大。当然,所谓的小,是相对六大组织来说的,其实人家也不算小,在帝城也是响当当的角sè。

尹红颜在,王晓雨也没心情找我的茬,像个苍蝇一样绕在尹红颜的身边,尹红颜烦不胜烦,都戴上耳机听歌了,王晓雨还在一边嗡嗡直响。终于等到莲花婆婆来了,尹红颜才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奔到了莲花婆婆身边,王晓雨这才稍稍收敛一些。

不过王晓雨也没闲着,反而朝我走了过来,嬉笑着说:“李大威,今晚你还犯病不了?现在你也没了七尾蜈蚣,再犯病可怎么办呀!”

七尾蜈蚣本来就是我的一块心伤,我看到王晓雨就浑身来气,王晓雨却还在我面前故意提起,我能不急眼吗?我气得浑身哆嗦,虽然一再告诫自己千万忍耐,实力不足以前绝对不能轻易引起争端。但我还是忍不住了,“唰”地一下就摸出了打神棍,当场就要跟王晓雨展开恶战。

四周的人都很吃惊,谁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齐刷刷朝我这边看了过去。但王晓雨倒是学了个乖,立刻往后退去,笑嘻嘻说:“李大威,我才不跟你打架,有能耐咱上擂台打去。”

帝城武道会的规则严格,如果参赛选手之间发生私斗,就会取消比武资格,王晓雨才不会为了和我斗气,就轻易葬送掉自己的前途。我当然也不会追着他打,我紧紧握着打神棍,眼睛也直勾勾顶着他,咬牙切齿地说:“王晓雨,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我的目光通红,这些字眼从我口中一个一个蹦出,每一个字也都透着恨入骨髓的杀意。现场众人更吃惊了,谁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王晓雨有这么大的恨意,又齐刷刷地看向了王晓雨,王晓雨则一脸的不在乎。嘴角撇着轻佻的笑:“就凭你?下辈子吧!”

我不再说话,因为我的斗嘴皮子没用,反而会让王晓雨更加看不起我。

莲花婆婆倒是觉得好奇,询问王晓雨到底怎么回事。王晓雨对莲花婆婆还是很尊敬的,立刻答道:“是这样的,我觉得他那个七尾蜈蚣害人不浅,试想一下,如果红颜妹子和他同台打斗,不小心被那蜈蚣咬上一口怎么办啊?虽然也有解药,但那玩意儿多恶心啊,绝对是一辈子的yīn影!我也是为民除害吧,就前两天去找了他,将他的七尾蜈蚣杀了…;…;”

王晓雨说得轻松随意,我却听得火冒三丈、浑身发抖,又有点忍不住了,想冲上去和王晓雨拼命。莲花婆婆倒是皱着眉头说道:“人家能把七尾蜈蚣训练到那个程度,肯定也耗费了不少心血和精力,你就这样随随便便杀了,是不是有点太缺德了?”

虽然七尾蜈蚣不是我训练的,但莲花婆婆的话让我心中有了一丝慰藉,气也跟着消了一些。不过,王晓雨仍旧没有丝毫悔过之心,大大咧咧地说:“怎么就缺德了,我这不是为红颜妹子考虑嘛…;…;”

这一次,连尹红颜都忍不住了,说道:“你别打着我的旗号,我可没让你去杀七尾蜈蚣!”

王晓雨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仍在嘿嘿地笑,没有半点惭愧的意思。

不一会儿,小钟馗、笑面鬼等人也都相继来到。三十层的十六个参赛选手,已经到了十五个,唯独少了铁面判官。大家不禁又议论起来,说铁面判官是不是不会来了?

主办这次武道会的小钟馗说:“不管他来不来。最后再等他五分钟!不来的话,就将他淘汰掉了。”

谁知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脚步声,接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声音也跟着响起:“谁说我不来了?”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大汉走了进来,正是好久不见的铁面判官。

铁面判官终于来了!

看到他终于现身,我还是非常激动的,毕竟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一个仍对我爸忠心耿耿,甚至不惜耗费两年之力闯入杨家搭救我妈的人!虽然他好几次都想杀我,甚至还差一点就得手,但我知道那些都是误会,当然也不会因此怪他。

我在帝城的地下世界漂泊了好几个月,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再见到他,然后跟他兵合一处,共同去救我妈。现在又看到他,当然无比激动,情不自禁地就站了起来,想要上前和他搭话;但铁面判官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就把眼神给挪开了,好像不认识我这个人似的。

铁面判官和小钟馗、笑面鬼等人说起了话,这些人当然是彼此认识的,而且感觉关系还很不错‐起码表面上关系不错。

众人都问铁面判官这两年到哪去了,铁面判官当然不说,反而不悦地骂道:“关你们屁事啊?我就看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哪个有胆子敢去抢我的地盘。”

铁面判官的地位还真是不低,都这么骂他们了,他们竟然也没有恼,反而乐呵呵说:“谁抢你地盘了?你这两年不见,脾气还是这么爆啊!”

铁面判官粗声粗气地说:“晾你们也不敢!”

铁面判官既然来了,三十层的十六个参赛者就都到齐了,小钟馗也张罗着大家赶紧进行抽签仪式。众人排着队,分别去拿签牌,当然是那六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先抽。他们各自都抽到了不错的对手,唯有幽冥老人叫了一声:“哎呦,我怎么抽到莲花婆婆啦!”

莲花婆婆也冷着脸说:“真是倒霉透顶,刚一开始就遇上你这老不死的!”

幽冥老人嘿嘿地笑:“莲花妹子,你要是肯亲我一口,我就是故意输给你也没什么的。”

莲花婆婆呸了一口:“下辈子都别想,我是大阎王一个人的!”

这样的对话,要是年轻男女来说,还颇有几分赏心悦目,可这两人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脸上的褶子都纵横交错,还在互相调情、打闹,实在让人有点不太自在。

不过他们自己倒是乐在其中,甚至还有帮腔的、调侃的,屋内一片哄笑之声,简直就是一群老不正经,年轻的时候估计也是流氓。

唯有铁面判官没有搀和他们的话题,始终冷着一张脸,似乎不屑和他们说话。他在看过自己的对手和比武时间以后,丢下一句“我到时候再来”,便快步离开了,就跟赶着投胎似的。

我还想找机会和铁面判官谈谈。但他已经先走了,我也有点丧气。不过还好,既然他会参赛,和他说话的机会总有的是。到我抽签的时候,我长呼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去拿签牌,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字:尹红颜。

看网友对 845 铁面判官,终于来了 为49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