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47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为50000金钻加更

847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为50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和我交过手的王晓雨,知道我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要打赢尹红颜还是没问题的,为了在尹红颜那边卖一个好,竟然跑来威胁我了。【择天记吧少年王】我当然不服气,想要用力把王晓雨给推开,刚刚突破三十五处穴道的我,自身气力也增长了不少,一把就将王晓雨推了个趔趄。

王晓雨“咦”了一声,像他这种级别的高手,从我这简简单单的一推,便能感觉到我的实力有所增长。他在疑惑之余,却也很快顿住脚步,接着再次飞速朝我冲来,一个回旋侧踢狠狠扫向我的脑袋!

我本能地举起手臂抵挡,但也完全不是对手,王晓雨这一腿似有千钧之力,将我整个人都踢飞到了一边。我还没有爬起,王晓雨再次冲了过来,狠狠一脚踢向我的肚子,同时骂道:“我再问你一遍。肯不肯输?!”

我肯定不能答应,默默咬牙忍受。

王晓雨见我嘴硬,还要再来踢我,也就是在这时,金爷似乎发现了不对头,猛地推门闯了进来,看到王晓雨正在踢我,立刻问了一句你干什么,便朝王晓雨扑了过来。

金爷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王晓雨随便飞出一脚,便把金爷踢得翻出门外。金爷哪能受得住这一脚,当场就“嗷嗷”叫了起来,金爷的惨叫声吸引了不少人,最先是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接着是小钟馗、笑面鬼、尹红颜、莲花婆婆等人,也都一窝蜂地奔了过来查看情况。

“怎么回事?!”小钟馗一脸诧异,目光迅速在我们几个身上一扫。

笑面鬼也叫道:“王晓雨,你干什么?!”

这么多人来了,王晓雨不敢再动手了,但也不想放过这个卖好的机会,挠着脑袋说道:“我怕红颜妹子会输,所以警告一下李大威。”接着,王晓雨又回过头来指着我说:“李大威,你还不明白吗,武道会其实就是我们六大组织的游戏,莲花婆婆已经被淘汰了,尹红颜就是yīn曹宫的唯一希望,下一场你该怎么打,难道你心里还没点逼数吗?”

王晓雨这一番话说得真是既无耻又下作,堂堂的帝城武道会被他这么一搞,显得丢份许多。我以为都不用我说,小钟馗等人也会呵斥他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现场竟然无一发声,各个沉默不语。

我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了。

原来他们也认可王晓雨的话,认为所谓的帝城武道会,其实就是他们六大组织的游戏,无论他们内部争得有多凶残,仍旧不许外人染指。

他们内心的小九九,可真是够龌龊的啊。

那这武道会办得还有什么意思,他们六大组织直接内部搞个比武不就行了,干嘛还要号召道上的人都来参加,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就是六大组织的丑恶嘴脸!

我看清了,彻底地看清了。

我苦笑一声,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靠着墙根点了支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是对他们的嘲笑!

他们好像并不太懂我的意思,一个个疑惑地看向了我,似乎在等我的表态。我也只好放下了烟,最先冲着小钟馗说:“钟馗大哥,我到现在还记得你在武道会开幕式上的发言,你说帝城武道会是大阎王在很多年前创建的。大阎王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平台,好让更多优秀的年轻人有出头机会,如果他老人家知道你们这些口口声声号称得到大阎王真传的弟子是这德行,把个好好的武道会搞得乌烟瘴气,搞成了你们行使垄断和独裁的场所,想来他老人家也会很难过的吧……”

我这一番话,相当于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而且是毫不留情、一针见血,众人的面sè顿时骤变,眉头也都皱了起来。金爷都吓得魂不附体,拼命冲我使着眼sè,想要制止我说下去,但我还是继续幽幽地说:“既然如此,你们还搞什么帝城武道会,直接在自己内部搞个比武大会嘛,谁赢了谁当老大不就完了,干嘛还号召道上的人都来参加,最后却又牢牢抓着上升渠道的入口,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我说的话越来越严重,竟敢当众侮辱这些圈内的顶级大哥,简直有点主动作死的意思了。而我也确实豁出去了,反正他们给我施加压力,不让我赢尹红颜,我呆在这也没什么意思,他们顶多揍我一顿,再将我赶出去,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杀我吧?

我靠着墙根,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你们爱咋咋地,我就这样。

一边的金爷叹了口气,无奈地垂下头去,似乎已经看到我的下场。

王晓雨则是一脸诡笑,我自己主动作死,最开心的就是他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一众人竟然谁也没说什么,身为主办方的小钟馗更是直接转过头去走了。接着是莲花婆婆,也转过头去走了。眼看着笑面鬼也要离开,王晓雨都有点急了:“大哥,不管他么?”

笑面鬼冷笑一声:“管他干嘛,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打嘴炮谁还不会,有能耐让他拿个第一啊,有谁拦着他了吗?”

“也是啊。哈哈哈……”

王晓雨也跟着离开了。

原来他们没有对我动手,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放我一马,而是认定了我折腾不出多大浪来,就算打赢了尹红颜,也很难再进一步。说得天花乱坠,第一也不可能是我的!

他们离开,是因为不屑,不是因为羞愧!

这就是弱者的可悲之处,弱者的声音再大、道理再多,也没人愿意倾听。

不一会儿,他们一众人就走得干干净净。但这么多有点夸张。因为有一个人留了下来,尹红颜匆匆跑到我的身前,面sè严肃地对我说道:“李大威,真是对不起,无论王晓雨和你说了什么,我希望你都不要往心里去,咱俩该怎么打还怎么打,我会在台上等着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尹红颜才转身匆匆地离开了。

原来,六大组织之中也不都是傲慢无礼、自以为是的人,尹红颜在其中简直就像一股清流。但这也无法改变什么,毕竟她的力量太渺小了。

卫生间里,只剩我和金爷两个人了,我还靠着墙根默默地抽着烟。

金爷叹了口气,走到我的身前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太弱了,如果我也是六大组织之一,肯定不会让你受这样的委屈。李大威,别拧了,你一个人是扛不过他们的,我建议你还是早点改换门庭。加入他们之中的一个,才能走得更远!”

其实我心里很反感这样的建议,如果按照我往日的性格,真的要跟他们抗到底了。但我本来就准备加入铁面判官的地狱门,比起斗气来说,还是救出我妈更为重要,所以我也没说什么,默默点了点头。

金爷也松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去吧,该上场了,打赢还是打输,你可以自己决定。”

我再次点了点头,扔掉烟头朝着门外走去。

裁判和尹红颜已经站在了台上,我也在千呼万唤中走上了台,不过现场观众对我并不是太友好,各种风言风语不断钻进我的耳朵,有说我是因为害怕才不敢上台的,也有说我肯定打不过尹红颜的,但我并不在乎这些声音,而是很平静地站在了尹红颜的身前。

在我上台之前,裁判就已经对我们双方做过介绍,所以也没多废什么话,直接就喊了开始。

尹红颜冲我点了点头,慢慢亮出了她手里的一截红绸,我也摸出了打神棍,牢牢握在手中。

尹红颜知道我不是个好对付的角sè,所以采取了主动进攻的方式,犹如一道红sè闪电,朝我疾冲过来。尹红颜穿了一身红sè的衣服,这也是她一贯以来的战服,看上去热情似火、妩媚张扬;不过我知道她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和她的红绸搭配,红绸挥舞起来漫天乱窜,配上她的红衣极具欺骗性,看不清到底是红绸还是红衣,一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

因为我观摩过她好几次战斗了,所以对她的招式和套路都了如指掌,面对她那一截可长可短、可大可小,如同海浪一般席卷而来的红绸,我始终保持着最大的警惕和防备,一双眼睛更是瞪得铜铃般大,不肯放过尹红颜的一招一式。

尹红颜的这截红绸挥舞起来呼呼生风,别看它质地柔软,但就像是鞭子一样,甩在人的身上疼到要命。我和尹红颜斗了十几个回合以后,尹红颜突然就变了招,手里的红绸不断增大面积;一时之间,红绸形成一道巨大的帷幕,几乎将我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我都看不到尹红颜的人到那里去了,只能听到她在红绸外面不断穿梭、飞跃,但是因为她身上的红衣和红绸颜sè相同,完全捕捉不到她的身影。

我见过尹红颜使这一招,算得上是她的绝招了,不知不觉就能把人的手脚绑住。

尹红颜也算是很看得起我。一上来就用了这样的大招。

果不其然,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一截红绸突然从地上窜来,“飕飕飕”地就绑住了我的一条左腿。我知道这样不行,这样下去迟早被她困住,我试着用打神棍划了几下,以打神棍的锋利程度,对这红绸竟然完全无可奈何。

眼看着红绸不断翻滚,还要再来绑我另一条腿,我又催动了体内的龙脉之力,穿过阳谷穴后燃烧了自己的拳头,接着又将打神棍带的灼热、滚烫。我把打神棍挥舞出去,看能不能把这红绸给烧坏了,但还是无济于事,这玩意儿竟然还是防火的,完全不惧变得滚烫的打神棍。

尹红颜这红绸真是神了,不知从哪搞的,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在这期间,尹红颜的红绸再次绑住了我一条腿,我的两腿受到限制,已经站在原地不能动了。

四周众人看到这幕,纷纷鼓掌欢呼起来,喝彩声一阵接着一阵。

还好我有第二手准备。

我猛地从怀中摸出一瓶水来,先往嘴里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接着又噗噗噗地朝着四周撒去。如此三番两次,四周的红绸变得湿润起来,绑住我双腿的红绸也浸湿了。

但是弄湿红绸,也并没有什么卵用,红绸依旧可以飞舞,在我四周形成一道帷幕,仍旧将我困得死死的。四周的人不知道我这是在做什么,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有人甚至笑得前仰后合。

“这……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前两天有个吐火烧红绸的,今天竟然又有个吐水浸红绸的,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谁能告诉我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难不成吐几口水就能破掉红颜姑娘的红绸大阵了?”

四周的大笑声越来越多,我却完全置若罔闻,趁着红绸还要再来绑我的手前,再次催动体内的龙脉之力,只是这次换了一个方向,转而穿过左臂上的灵泉穴,一道冰寒之气迅速穿过手臂、直达左手,丝丝白气从指缝之中渗出。

与此同时,打神棍也被浸染上了一层寒气。整条棍子变得冰冷起来,像是冬天里的一条冰柱。接着,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将手里的打神棍四处哗啦,“唰唰唰”地扫在了四周不断飘飞的红绸之上。

红绸之上有水,水遇冷则冰,红绸迅速变得坚硬——如果你在冬天的北方户外晾过衣服,你一定知道我说得是什么意思——变得坚硬的红绸,哪里还能飞的起来,“咔咔咔”地掉落在地,一块接着一块,一幕接着一幕。

我的双腿,也因此成功解困。

我既然研究过他们每一个参赛选手的招式,就不可能不做准备,尹红颜的红绸既然刀劈不断、水火不惧,那就只能用“冰”了,所以才会提前带了一大瓶水,以此来破掉尹红颜的红绸大阵。

红绸落地之后,尹红颜也无所遁形,迅速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尹红颜一脸惊诧,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好好的红绸怎么就变成冰、结成块了?但我已经不给她反应的时间。整个人迅速穿梭出去,狠狠一棍扫向尹红颜的胸口。

尹红颜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这一棍劈出,绝对可以将她劈出台去!

但打神棍毕竟太过凌厉,这一棍劈出去很容易在她胸口留下一道永久的伤疤。尹红颜是个美好、善良的姑娘,我确实有点下不了手,所以稍作犹豫,便没有再劈下去,而是迅速收回了打神棍,站在她的面前一字一句道:“你输了!”

你输了!

这三个字。在安静的比武场里久久回响。

自从我用冰破掉尹红颜的红绸以后,现场众人就完全傻了眼,谁也不知道我这是玩了什么花样,所以整个比武场内变得极其安静,一个个的脸上充满不可思议。

我并没有把尹红颜打下台,也没有将她打到爬不起来,如果尹红颜现在不肯服输,还要和我再打,我也只能应战。

王晓雨大叫着说:“输你妈啊输!红颜,别听他的,继续跟他打!”

但,尹红颜显然没有那么无耻,她知道我刚才手下留情了,否则现在的她必然身受重伤。她很爽快地点了点头,和前天的莲花婆婆一样爽快,说了一声我输了,便转头朝着台下走去。

不过她不像莲花婆婆那么作,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撅嘴,而是很大方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尹红颜下台以后,便和莲花婆婆一起离开了,她们yīn曹宫已经彻底出局。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接着,裁判过来宣布了我的胜利,现场虽然也有一些掌声,但却稀稀拉拉地不成气候。

我和尹红颜打完以后,今天的比武也结束了,众人也纷纷离场,准备第二天再来观看。

我也坐了金爷的专车回到酒店。

今晚我获得了胜利,成功晋级到了三十一层,按理来说应该是件喜事,不过金爷似乎不太开心。回去的路上,他再次向我提起。让我赶紧加入一个势力强点的组织,否则我非得成为众矢之的不可。

我说明白。

第二天就是铁面判官出战了,我准备趁这个机会和他谈谈,然后加入地狱门。

经过一番休整,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我便早早来到重天酒店等着。不过,铁面判官是第二场,第一场是阎罗教和幽冥宗的两个汉子比武,一番激烈的打斗以后,阎罗教的那名汉子胜出,获得了现场雷鸣般的掌声。

这个汉子叫郑乾坤。是小钟馗身边的一个得力干将,我早就注意过他,实力确实不错,和我不相上下。晋级的这些人里,我也就打他还有点希望,其他人根本想都不用想。

所以我也忍不住琢磨,要是三十一层的晋级赛里能碰到他就好了,起码还有点胜的希望。当然,我知道运气不会总站在我这边的,之前就人品爆发遇到了尹红颜,要是再碰到个郑乾坤。这才是开挂了呐!

第二场比武终于要开始了。

这场比武没有什么悬念,铁面判官对一个鬼王派的汉子,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铁面判官能胜。

不过奇怪的是,裁判和鬼王派的那个汉子都站在台上半天了,却始终不见铁面判官的身影。眼看着已经超时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还是迟迟不见铁面判官。

也就是铁面判官了,放到其他选手身上,早就被小钟馗宣布出局了。

铁面判官的地位确实过硬,小钟馗不断地说:“大家等等,再等一等。”

足足等了十多分钟,才有人喊了一句:“铁面判官来了!”

人们纷纷仰头去看,果然看到铁面判官正持着一柄关公大刀,急匆匆上了台。铁面判官看上去风尘仆仆,头发和衣服都是脏的,像是在赶场子,压根没把这比武当一回事,只是抽空顺便才来参加而已。

铁面判官既然来了,比武终于可以正式开始。

裁判按照规矩,先介绍了一下两位选手,讲到铁面判官的时候,说他德高望重,当年是大阎王身边最为得力的一个兄弟。说来也怪。小钟馗之前说自己最受大阎王器重的时候,到处都是反对、嘲讽之声,现在裁判说铁面判官最为得力,四周却是静悄悄的,一个出来反对的都没有。

看来此言不虚。

这事要是放在一般人的身上,指不定要自夸多长时间,但铁面判官似乎并不爱听这个,皱着眉说:“你这废话真多,赶紧开始!”

裁判也是一脸尴尬,立刻匆匆介绍了下鬼王派的那个汉子,便宣布比武开始。

就像我之前说的。这场比武的结果,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会是怎样。

铁面判官的那柄关公大刀我可是领教过的,挥舞起来上下翻飞,如同泰山倾倒,有着雷霆万钧之力,让人望而生畏、不战先怯。鬼王派的那个汉子能够冲到第三十层,其实实力已经相当不错,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中之龙,可惜他不幸碰上了铁面判官。

但是即便如此,那名汉子也没放弃,谨慎地举起手里的两条铁棍,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铁面判官,准备迎接铁面判官暴风骤雨般的攻击。铁面判官却连打的心思都没有,他直接把手里的关公大刀往空中一举,说道:“你快认输,我没时间和你打!”

那汉子顿时愣住,以为自己听错了。

铁面判官却再次说道:“你他妈的赶快认输,不然我就把你脑袋砍了!”

这汉子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脸sè都变得无比苍白,立刻丢下了手里的两条铁棍,举着双手说道:“我认输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铁面判官也收回了自己的大刀,冲着对面的那个汉子点了点头,似乎在赞扬他。

裁判奔到铁面判官身前,准备将他的手举起来宣布他的胜利,但铁面判官已经调头冲下台去,急匆匆地走了,仿佛有什么事。

裁判完全愣住,最后只能一个人站在台上无奈地说:“本次三十层的晋级赛完全结束,晋级三十一层的分别是小钟馗、笑面鬼、王晓雨、李大威、郑乾坤、幽冥老人、铁面判官……”

我也没有再听下去,我今天晚上过来,就是为了铁面判官。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到底有什么事急着去做?眼看着他就要消失,我也赶紧拔腿追了上去……

看网友对 847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为50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