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三十六章 真传驾到

第七百三十六章 真传驾到

时值夏初,天气已经炎热起来,外面的蝉鸣没有一刻停歇,叫的撕心裂肺的。

议事殿中,姜雨薇揉了揉眉头将从燕台关传来的公函放下,跟陈海说道:“姜镇守或许是还有些不甘心吧,竟然把姜定派到北陵塞来担任右督军。”

“哦!”对这份调令,陈海也有觉得有些意外。

陈海对姜族年轻一代的天之骄子姜定,还是早有耳闻的。

姜定早在七年前就已经修成道丹,拜到姜族另一位老祖姜晋门修为,成为姜族在万仙山为数不多的真传弟子之一,在姜族以及在万仙山的地位,都极为特殊,竟然会到北陵塞,到姜雨薇麾下来担任右督军一职?

姜雨薇猜测这份任命,很可能是姜明传在背后捣鬼——姜明传对他们这边利用不成,又没能逼迫这边献出火鸦战车,心里不痛快是一定的,但姜定如此特殊的人物,要是他不愿意到北陵塞来任职,又岂是姜明传能勉强的?

看来应该还是姜定本人更倾向到北陵塞来任职,但姜定作为真传弟子,照道理来说,哪怕是到军中历炼,也有资格独领一军,真就甘心屈就姜雨薇之下?

姜雨薇本来打算在陈海出关之后,就要进入地底的聚灵石室再度闭关、全力冲击道丹,但这么一来,看来又是要耽搁一段时间了,毕竟她总是要确定姜定的真实态度后,才能做其他的事情。

姜雨薇不能一直在这些庶务上浪费时间,只有她早日成为真传弟子,成为万仙山一股真正能上台面的力量,才是根本,唯有这样,陈海才能借姜雨薇更多的去影响天罗谷周边的形势,但树欲静而风不止,看来姜雨薇闭关的事情还要真往后拖一拖。

陈海想着姜定人都还没有到任,他们怎么胡思乱想,也没有什么益处。

陈海又和姜雨薇聊了几句,外面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阵馨香,姜璇走了进来。

姜璇刚从魔獐岭回来的时候,陈海见她修为还未稳固,而如今看来,气息就凝实了许多,看来三个月的时间,姜璇受益匪浅。

看到陈海,姜璇眼前一亮,打了个招呼,好奇地道:“刚才我来的时候,见到吴平正好出门,还和我打了个招呼,把我吓了一跳。想想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姐姐你是怎么把他收服的?”

陈海看着姜璇说话的时候眼波流转,说不出的妩媚,顿时勾起了对苏倩的念想,笑着解释道:“吴平上一次大败亏输,损失两千精锐,大半都是吴氏一族的子弟及扈从,害得吴煦在燕台关都无人可用,我想吴煦背地里都在怨他无能。没有吴煦给他撑腰,韩三元又不可能真正跟他一条心,他一个道丹能在北陵塞扑腾出什么风浪?他要再不老实,大小姐找个由头治他的罪,也不会有人帮他说话!”姜璇听陈海说完,嘴巴张得大大的,过了好一会儿,撇了撇嘴道:“你们罗刹魔脑子里面长得不都是肌肉么?怎么偏偏你就这么聪明,我都想不通的关窍,你一眼就能看出来,真怀疑你是不是人族派去罗刹魔做的卧底,犯了什么事情变不回来了。”

此话一出,姜雨薇和陈海二人情不自禁的交换了一下眼神,想不到姜璇随口一说,就一语中的。

陈海见两个姐妹叽叽喳喳,不知道要讲到什么时候,就起身先行离去了。他这一闭关就是三个月,也不知道天罗谷那边在上次收兵之后,有没有其他的异动。

黑暗中,一道淡淡的青sè身影掠出北陵塞,天罗谷方向赶去。

赤源及翼魔赤军是陈海掌握天罗谷内动向的关键,因此他若非必要,甚至都不会通过神魂禁制去主动联系赤源及翼魔赤军。

这次到天罗谷,陈海照样先在外围潜伏,等赤源有事从天罗谷深处走出来,才就近跟赤源联络。

孽境殿少君泰官上一场大战,虽然在北陵塞外,将手上的精锐魔兵消耗了七七八八,聚集的几万魔物也都消耗殆尽,但一举屠灭两千多人族精锐,这段时间内,对魔族而言,这也算是不小的功绩了。

此外,魔族还缴获大量的铠甲兵刃,这些虽然不能直接为魔族使用,但开炉熔炼,还是能铸造一些极精良的兵甲;更重要的是,魔族这次还完整的将一座四柱诛魔阵缴获走。

魔族肉身魔躯强大,擅长近身搏杀,魔修很少,擅长炼器的魔修更少,更不要说封禁级、护山级的大型法阵了。

一座四柱诛魔阵的缴获,不仅意味着歼灭一部人族精锐,更能令魔族在天罗谷附近建造一座强固的防垒,这令泰官的声望上升不少。

消息传开来后。就有一些个好战的魔族,就开始从魔域各处,带领麾下向天罗谷,效忠于泰官。

此外丹图还额外从血云荒地调了上万精锐,听从泰官的调遣,这使得泰官在过去三个月内,在天罗谷内的兵力非但没有减少,反倒增加到近两万兵马。

这时候陈海才从赤源那里,知道魔尊丹图原是孽境殿魔君鸣裕的胞弟,原来也是魔君的修为,是犯下什么大罪,最初神魂才跟般度等魔侯,通过往生大阵贬入血云荒地的。

就是说,丹图是泰官的亲叔叔!

鸣裕魔君死后,理论上泰官就是孽境殿之主,但孽境殿大小魔侯数十樽,却没有几人给刚刚修炼成魔胎的泰官好脸sè,这个也包括泰官的新叔叔。

不过,这次丹图却同意调一万精锐魔兵进入天罗谷,听从泰官的调遣。

陈海也猜不透丹图到底在打什么心思,也不知道这事是祸是福,但赤源却逃脱丢兵损将的责罚,麾下又重新有一千精锐魔兵统领。

陈海暗中传授赤源一些修炼的秘法,便赶回北陵塞,每日除了指导诸将卒弟子修习戟法武道外,也同时跟匠师一些参详天机秘图,研究风焰动力匣的炼制之法。

火鸦战车需要真元法力御之,才能日行数千里,这对灵元法力相对有限的道丹境,火鸦战车就显得颇为鸡肋。

火鸦战车本质还是法器,需要祭炼、附入神魂印记才能驱御进退,而不管星衡域的天地灵气多么充裕,耗用真元法力驱御之,一旦真正遇敌,反倒先害自己陷入险情。

陈海就想着将风焰动力匣跟火鸦战车结合起来,将火鸦战车改造成火鸦风焰战车。

东都姜氏派过来辅助姜雨薇的两名道丹境宗老,其中一人擅长炼丹、一人擅长炼器。风焰动力匣相当于玄阶上品法宝,陈海只需要交给擅长炼器的宗老炼制即可,并不需要占用陈海太多的时间,他更多的时间还是用在督促弟子以及自身修炼上。

陈海平时根本不敢将融有龙涎真息的丹药,让给诸弟子服用,就怕稍有不慎,走漏风声,但在之前的御魔恶战,陈海将一批特殊的龙涎丹混入其他丹药之中,让诸弟子服用后苦战御魔。

北陵塞御魔一战,陈海他们斩杀近三万嗜血魔物、近千精锐魔兵,自身也伤亡逾半,在激烈的战事之中,他们服用龙涎丹是根本察觉不到其中的异样的。

而事后有弟子能改善根骨,也完全可以说是激烈而悲壮的战事,促进诸弟子迅速成熟起来,修为精进要比以往稍快那么一些,也就没有人会起疑心了。

这也是北陵塞嫡系子弟虽然伤亡逾半,但活下来的人里,辟灵境弟子始终能保持三百之数以及魏腾等人能顺利突破辟灵境、踏入明窍的原因之一。

这一日,陈海正自清修,就感知到百余里,有大队人马正往北陵塞而来,陈海走出静室,看到姜雨薇也从督军府出来,便一起往城门飞去,远远看到一队人马粼粼而来。

队伍当中是一辆巨大的青铜古辇,由两头金毛狻猊兽拖拽着缓缓前行。

古辇上坐着一位青年,身穿一席白袍,虽然远道而来,却是一尘不染,身后有六名道丹境高手相随,其他有两位老者气息极为凝实,看起来很快就要突破道丹,修成道胎了。

其麾下还有六十个没有身穿盔甲的明窍境修士,则御骑将古辇簇拥在其中。

很显然那白袍公子正是姜定,而他身边这么多人,并没有穿军中的制服铠甲或袍裳,想必都是姜族指派给姜定或姜定成为真传弟子之后招揽来的扈从。

陈海没想到这姜定刚刚过来,便这么大的排场,心想真传弟子在宗族以及宗门,所能掌控的资源,果然非一般弟子所能想象。

马蹄匆匆、车辙辚辚,很快的一众人来到了北陵塞城下,那白袍公子淡淡地道:“姜督军何在?我姜副督军前来拜见……”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六章 真传驾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