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下马威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下马威

姜定率部赶到北陵塞赴任,满城将卒都已经惊动,这会儿姜泽他们也从内城赶了过来,看见姜定身下气息古拙的铜辇,看那两头威猛异常的金毛狻猊,心想皆是感慨,姜定果真不愧是姜族年轻一代的天之骄子,同时又替姜雨薇跟他们自己头痛起来,这么一号人物,到北陵塞怎么可能会甘居姜雨薇之下?

姜雨薇赶到城门前相迎,也是想放低姿态,以便日后好相处,没想到眼睛明明看到她却视而不见,还开口一个姜督军,闭口一个姜副督军,想来还真是很有些情绪啊。

姜雨薇心里知道她除此北陵塞主将身份之外,也没有其他地方能令姜定瞧得起,这会儿也是念在同为姜氏一脉,也不愿意让外人笑话,她面sè如常的说道:“我就是姜雨薇,姜定师兄远道而来,先随我去督军府一叙……”

说完之后,转身跟赶过来看热闹的姜泽吩咐道:“姜泽,你将随姜师兄领来的甲卒安排在城东大营,另外,姜师兄的护卫,都安排到右督军府宅——姜定师兄,请!”

姜雨薇存了息事宁人的心,姜定却是得寸进尺的剑眉一挑,笑道:“那请姜督军在前面带路。”

他也不下辇车,就这么要御者驱御两头金sè狻猊兽,拖着铜辇进城,同时让姜雨薇在前面的带路,往城中的督军府而去。

姜雨薇脸露寒煞,转身回来,盯着姜定,不客气的说道:“姜定,在宗门之中,我敬你为师兄,但在军中,我是北陵塞督军。任何车驾,除非得我的许可,都不得在军营中驰行,还请姜定师兄,下车而行。”

姜雨薇身形娇小,站在高大威猛的金毛狻猊之前,仿佛是一只随时会被眼前这两头上古凶兽吞噬掉的弱小猎物,但她就是一步不退,坚持请姜定从车辇上下来,随他走去督军府。

“你什么东西,敢拦我家公子的道,我们公子就是不下车而行,你想怎么着?”车辇前的御者,身穿青袍,皱眉喝斥着,挥起手里的御兽鞭,就要朝姜雨薇当头抽来。

“混帐东西!”陈海就站在姜雨薇的身后,姜定嚣张跋扈倒也罢了,没想到姜定身边的人更嚣张跋扈,竟然在军中就敢对主将动手,这一瞬他的魔爪有如闪电探出,一把将御兽鞭抓住,更是在姜定及他身边人来得及反应之前,御兽鞭似龙蛟反卷,下一刻就将胆大妄为的御者拖了出来。

陈海虽然仅仅只是道丹境修为,但是他杀伐征战颇多,威势何其恐怖,他一出手就带着浓浓的铁血气息,惊得两头金毛狻猊下意识就朝他猛扑过来。

陈海这时候已经将纯钧魔戟掣出,当即就斩出七道戟芒,将两头金毛狻猊逼退,这时候又猛然一脚将御者踏在粗壮的鳞足之下。

姜雨薇看到姜定没有出手,但他身侧六名道丹几乎是同时祭御法宝灵剑,要联手朝陈海攻来,怒喝道:“你们敢造反不成?”谁知道一言不合,陈海猝然间就拔戟相向?

姜泽都是愣了有那么一会,才传念通知阵法师将四柱诛魔阵的防御护灵撑起来,将姜定等人隔绝在外面。

吴平是带着看好戏的心态远远的站在一旁,想看到姜雨薇如何去面对在姜族内部地位要远比她高的姜定,想看姜定怎么给姜雨薇以下马威,但也绝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再看陈海鳞足之下的那名御者,胸部都塌了下来,想必胸骨连同五脏六腑都被陈海一脚踩得粉碎,心想此人再好的修为,都不要想活命了。

吴平这一刻也都是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说好?他颇为后怕跟韩三元对望了一下,心里庆幸这段时间没有滋惹是非,要不然实在不敢肯定姜雨薇跟她身前这头青鳞魔,会不会抓住把柄就对他们出手。

“擅闯辕门、无事喧哗、冲撞上司,皆不赦之罪;姜定,你身边的御者,犯这三条大罪,每一条都足令他军法受死,你身为右督军,可有意见?”姜雨薇没想到陈海出手就直接要了御者的性命,这会儿也只能硬着头皮强硬下去。

而且姜定刚到北陵塞,就对她如此蛮横无礼,她要是忍气吞声,以后谁会听从她的号令?

别人皆是震惊,姜定身后人的更是暴怒异常,甚至只要姜定下令,他们直接毫不犹豫将这北陵塞拿下来,但姜定一双有如星辰瀚海的眼瞳死死的盯住陈海。

因为陈海出手将御者在他眼前抓出的时间,他其实距离御者更快,但他并没有来得及出手将陈海封回去。

他没有出手,因为他知道即便没能将陈海的伸手封回去,他再出手就没有意见,难不成真要在北陵塞之前,跟姜雨薇厮杀一场?

姜雨薇的强硬,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看来没有那么好欺付。

就在众人以为姜定会按捺不住出手之时,姜定则拍拍手笑了起来道:“有意思,有意思——这混帐家伙真是不懂规矩,死也就死了。”说完挥手让身后的六老将法宝灵剑都收起来,举步走下古辇,走到防御灵罩前,朝姜雨薇伸出手,笑着道:“这御者是太莽撞无礼了,死了也是活该,倒是劳烦姜师妹你手下这头小魔宠帮我收拾了——姜师妹,请!”

姜定能放能收,也令姜雨薇颇为意外;姜泽更是担心他们要是打开大阵,放姜定他们进来,姜定会不会直接出手。

姜雨薇朝身后挥了挥手,直接让阵法师将大阵打开,请姜定他们来进来。

************************

北陵塞虽然扩大了不少,但也就是三百丈方圆的样子,这个是四柱诛魔阵最为有效的防御范围。

几人很快就来到了督军府,进入议事殿中;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几人分次落座之后,姜定左右看了看,指向姜雨薇身后的陈海道:“姜师妹,你时时处处说规矩,但你身边一介役魔什么身份,竟然能在议事殿中偷听军机大事,这又算什么规矩?此处离天罗谷甚近,若是他走漏了消息,到时候造成重大损失,就算是用锁魂印将之神魂灭掉,又能有什么用?”

姜雨薇冷笑一声,俏脸寒霜地说:“姜青乃我家将,他可不可靠,自当我来决定,要是出什么篓子,我领军法惩处就是,碍不到姜师兄你头上。本来今日就想找你商量一下你的具体职司,但姜师兄今日既然已经疲惫连下车行走都艰难,但有些事情我们押后再议吧。姜师兄的住所,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妥了,现在就派人带你过去……”

说完也不起身,就径自在那里品茗,请姜定带着手下六名道丹自行离开。

姜定定定地看了姜雨薇几眼,拱了拱手,说道:“那便告辞了。”说完就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接下来的几日,姜定倒是再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了,每日里只是在北陵塞转上几圈,就自回到院落之中修行,甚至都不去他带来的三千精锐临时驻扎的军营中去,也叫人猜不透他在干什么。

陈海也不怕姜定能做什么手脚,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连日来,他都和东都姜氏派来的炼器宗老混在一起,以求早日将风焰动力匣炼制出来。

这一日,星衡域的第一台风焰动力匣炼制成,陈海正准备将这台风焰动力匣装入火鸦战车之中,这时候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闭关的沙天河忽然找上门来。

见到陈海,他直接就道:“姜定找过我了!”

一旁东都姜氏的炼器宗老,正全神贯注地在材料之上用神念带动灵火刻印法阵,听沙天河这么一说,心神一乱,那材料当时就被烧穿掉了。

陈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无妨,慢慢来!”说完就和沙天河向自己的静室走去。

回到房间之后,陈海布下隔音阵法,笑着道:“怎么,姜定给了你多大的好处?”

沙天河早知道陈海心智过人,怎么可能猜不到姜定找他的原因?

沙天河耸耸肩道:“一柄天阶法宝,一卷御火道书,还有随他进万仙山修行的机会!”

陈海摇了摇头,啧啧道:“这姜定看起来虽然跋扈了一点,倒还是知道凡事要先挖对方墙脚跟——沙大当家可是想好要改换门庭了啊?”

沙天河哈哈大笑,指着陈海说:“万仙山每一位真传,皆是天选之背,我看似有机会能恢复道胎境初期的修为,但想必也不会被姜定这些年看在眼底,何苦去找罪受?”

以沙天河的眼光,不难看出姜雨薇突破道丹在即,到那个时候,姜雨薇和姜定明面上的身份就是相同了,他何必在这时候做出改换门庭的愚蠢事来?

再说现在这北陵塞里,最令他感兴趣的不是姜雨薇,而是陈海。

一头修成天地山河剑意的青鳞魔,想想都要疯了。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下马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