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49 狂人,王晓雨 为55000金钻加更

849 狂人,王晓雨 为55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点名要尹红颜,当然不是真的想要尹红颜,不过是用这种方法激起莲花婆婆的愤怒,达到赶她离开的目的而已。果不其然,莲花婆婆听到我的话后立刻满脸怒容,几乎是咆哮着说道:“就凭你,也想要尹红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我早料到莲花婆婆会是这个反应,所以也没生气,反而平静地说:“那没办法,我就看中了红颜姑娘,其他人一概入不了我的眼。除非你接受我的这个条件,否则我是不会加入yīn曹宫的。”

“白日做梦、异想天开、痴心妄想、夜郎自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莲花婆婆气得手都抖了,一连说了四个成语外加一句俚语来辱骂我。

站在莲花婆婆身后的一干女人也是个个火冒三丈,纷纷怒容满面地瞪着我,显然对我的行为非常不满。处在漩涡中心的尹红颜倒是没说什么,继续低下头去给莲花婆婆捶腿了。

我知道莲花婆婆为何气成这样,之前她也当众说过,尹红颜是她从小训练,给大阎王和杨大小姐的儿子准备的。就连本次武道会中最大黑马,名扬整个帝城的王晓雨,她都根本不放在眼里。就更别提逊上很多的我了,肯把尹红颜交给我才是怪事!

不过莲花婆婆还算不错,没有当场对我动手,起码比王晓雨的素质高多了;当然也可能是她自恃身份,所以才没对我动手,就好像笑面鬼,对我不满也不会亲自动手,反而让手下人来教训我是一个道理。

只是如果有天,莲花婆婆知道我就是大阎王和杨大小姐的儿子,不知做何感想?

想到这里,我都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转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莲花婆婆恼火地说:“你去哪里?”

“撒泡尿照照自己啊…;…;”

我进了卫生间,将门“砰”的一声关上。我当然没尿,我只是在等她们离开。果然不到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等到门外彻底没动静了,我才开门走了出去。

我刚换上睡衣,准备洗个澡睡觉的时候,敲门声却又响了起来。我皱了皱眉,不过这次长了一个心眼,先到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一下,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竟是尹红颜。而且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顿时吃了一惊,接着把门打开。

“有什么事?”我疑惑地问。

难不成莲花婆婆改变主意了,又让尹红颜送上门来?

“真是对不起…;…;”

尹红颜并没进来,而是站在门外说道:“莲花婆婆就是那个脾气,你别见怪!”

我明白了,莲花婆婆之前侮辱了我,所以尹红颜才回来给我道歉。我知道,肯定不是莲花婆婆让她来的,而是她自己的意思,这个姑娘还挺善良。昨天我被王晓雨威胁,还和小钟馗等人差点发生冲突的时候,唯有她留了下来告诉我说不用让她,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尹红颜的善良和大气,搞得我挺惭愧,当时就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刚才我说看中你了,其实我是…;…;”

还不等我解释,尹红颜就打断了我,说道:“我知道的,你是不想加入yīn曹宫,所以才会那样说的。我也没有当真。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晴儿,我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她也一直在等着你!”

我的心中顿时一惊,听出了尹红颜话里有话,顿时激动地说:“你…;…;你认识晴姑娘?”

尹红颜点了点头:“我们私交还算不错,我也听她说起过你…;…;上一次你可把她伤得不轻啊!”

听尹红颜这么说,我的心里就更激动了,我一直想知道任雨晴的消息,之前虽然听万毒公子讲过几句,但他也进不去任家,讲得非常含糊。现在碰到个和任雨晴私交不错的尹红颜。当然迫不及待地就向她打听起了任雨晴的情况。

尹红颜说:“你想知道晴儿的情况也行,不过你要先说一下上次为什么要和晴儿说那些话?”

之前任楠将我带进任家,强迫我和任雨晴做个了断。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活不成了,也不想让任雨晴总是惦记着我,所以才说了那些伤人的话,什么我要去远方执行任务,不像因为她毁了前途,让她忘了我,还说我有很多女人,甚至还有一个孩子等等,确实将她伤得不轻。

现在尹红颜问我,我当然竹筒倒豆子似的,一五一十全部给她说了一遍。

尹红颜听完以后笑了起来:“果然是这样啊!”

我问她什么意思?

尹红颜告诉我说,其实任雨晴全猜到了,尤其是后来听说我被龙组逐出,还成了国家的A级通缉犯,就更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认为你是被逼无奈才和她说那些话的。

“晴儿告诉我说,你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子汉,不会无缘无故说出那一番话,肯定是有你的苦衷和无奈之处。当时我还愤愤不平,说她是被猪油蒙了心,还说你肯定是贪生怕死,所以才放弃她的。再后来嘛,就在武道会上见到你了,其实我也一直在观察你,确定你不像是玩弄感情的人,所以才来和你说这些话的。”

听完尹红颜所说,我的心中无比激动,原来任雨晴是这么的信任我!

这一瞬间,我的心结顿时解开很多,忍不住就侧了一下身子,想让尹红颜进来细细说下任雨晴的情况。但尹红颜微微摇了摇头:“我就不进去了,咱们就在这里说吧。”

我明白她的意思,毕竟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也不太好。站在门口的话,走廊是有摄像头的,无论发生什么都能自证清白。无论作为一个女生,还是作为任雨晴的朋友,她的行为都很合适、妥当。

我也没有强求,继续站在门口和她聊了起来。当时的我处在极度的亢奋之中,早把我舅舅的劝告抛到脑后,希望尹红颜能帮我传话,将我的心意都转告给任雨晴。说我有朝一日翻身的话,一定会去带她离开。

但尹红颜摇了摇头:“短期内恐怕做不到了,任老将军将她管得很严,不让别人随便去接近她,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

我也点着头说:“那没关系,等你哪天见到了她,再和她说不迟。”

尹红颜说好。

说完这些以后,我又向尹红颜表示了感谢,因为她今晚的到来,解开了我的一个心结。

尹红颜也祝我接下来的武道会上再接再厉、再获佳绩,便离开了。

我知道接下来的武道会上。除非运气爆棚抽到郑乾坤,否则被淘汰是板上钉钉了。但尹红颜今晚的一席话,还是起到了给我打鸡血的作用,让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干劲十足,努力地修炼着龙脉图,希望能够再有突破。

但可惜的是,刚刚突破三十五处穴道的我,想在短期之内突破第三十六处穴道,难如登天。

几天以后,我接到了武道会主办方的电话,邀请我参加三十一层的晋级赛。

帝城的武道会确实蛮人性化。到了后期,楼层越高,给选手休息的时间越多,受伤之后也能充分恢复。这天晚上,我又坐上金爷的专车,赶往重天酒店的第三十一层。

众人对我的态度不用多说,连我自己都没信心,就更不用说别人了。人人都知道我接下来要被淘汰,所以也没给我什么好脸,就更不可能为我加油叫好了。

匆匆来到三十一层的选手报到处,只见八强基本都到齐了。唯有铁面判官没来。

大家也都习惯,一边聊天一边等着铁面判官到来。

当然,说到聊天,也是那几个顶级大哥聊天,像我和郑乾坤这种的,只能闷闷地坐在一边,哪有我们说话的份儿啊。

按理来说,王晓雨和郑乾坤级别相当,也没他什么说话的资格。但王晓雨是个极爱出风头的人,几个大哥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也频频插嘴、发表见解。幽冥老人都有点受不了他。直接说道:“笑面鬼,你这个兄弟性格挺开朗啊,和谁都能搭得上话。”

幽冥老人口中的揶揄之意非常明显,现场谁都听得出来,笑面鬼当然也能听得出来。不过笑面鬼不仅没有训斥王晓雨,反而笑眯眯地说道:“王晓雨迟早要继承我的位子,大家提前熟悉一下他也挺好。”

笑面鬼这一番话,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场的人都是震惊不已,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说不定哪天就嘎嘣一下没了。提前指定接班人也很正常。但是这接班人,必定是经过千锤百炼、诸多考验才能定下,实力当然挺重要的,但资历也是重要的考察部分。

何为资历?

说白了,就是资格和阅历,一般来说跟随老大的时间越久,资历也就越深,手下的人才越服气。比如说尹红颜,从小就跟着莲花婆婆长大,而且各方面的能力也获得了大家认可,这样的人被莲花婆婆定为yīn曹宫的继承人。从内到外都没有任何的反对声音。

但是这王晓雨,实力虽然挺强,可他加入鬼王派、跟随笑面鬼还没几个月,寸功未建、寸草未得,大家甚至不怎么熟悉他,就被笑面鬼定为了鬼王派的接班人,这也未免太儿戏了一点!

外人虽然不好评价什么,但是可想而知,鬼王派内部会有多么震撼,让那些跟随了笑面鬼几十年的人做何感想?

不发生内乱、暴动才怪!

笑面鬼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干出这种糊涂事来?

别说小钟馗等人了,连我都是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笑面鬼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这是有多器重王晓雨啊,简直匪夷所思。

可,这毕竟是鬼王派内部的事,外人也不好评价什么,所以个个面面相觑,谁也没说什么。王晓雨倒是一脸得意的模样,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了,而且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仿佛这鬼王派老大的位子本来就该是他的。

最后,还是忘川怒汉忍不住了,看这人的外号,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了,心里有话哪里能憋得住:“笑面鬼,你认真的?”

笑面鬼仍旧面带微笑:“当然是认真的,鬼王派的接班人,就是王晓雨!”

接着又说:“晓雨,见过各位叔叔、伯伯。”

王晓雨这段时间风头正劲,在场的人谁不认识他啊,其实有什么好见不见的?但笑面鬼此举,似乎是正式将王晓雨介绍给几位老大,意思是说等到将来王晓雨继位了,还望各位能够照顾着点。

王晓雨也站了起来,冲着几个老大分别作揖,并且问好。

这个王晓雨,即便是在问好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高傲自大,仿佛已经和小钟馗等人平起平坐了。看得出来,小钟馗等人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不耐,只是冲着笑面鬼的面子,勉强应着。

行完礼后,忘川怒汉又问:“笑面鬼。王晓雨跟你没多久吧,什么功都还没建呢,你手下的人会服气吗?”

笑面鬼笑呵呵说:“所以我才让他来参加武道会啊,等他拿了冠军,谁还敢不服气啊?”

听了笑面鬼的话后,众人都是微微一愣,接着便爆发出了一片大笑,整个房间里面充斥着爆炸般的笑声。

“笑面鬼,你老糊涂了吧,就你那个兄弟,也想得冠军啊?”

“笑面鬼。你要是在讲笑话,我不得不承认你讲得很好笑,因为我笑到肚子都疼起来了!”

“笑面鬼,你说你拿冠军还差不多,你说你这个兄弟拿冠军…;…;真是要笑死我啊!”

几个大哥肆无忌惮地笑着,就连我和郑乾坤都忍俊不禁,当然我俩不敢笑得太过分了,毕竟无论王晓雨还是笑面鬼,我俩都得罪不起。其中笑得最欢快的就是幽冥老人,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王晓雨看得怒火中烧。指着幽冥老人的鼻子骂道:“老东西,你笑什么,不服气咱俩练练?”

王晓雨竟然敢做出这种不敬的动作,说出这种不敬的话语,现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幽冥老人气得面红耳赤,骂了一声小王八蛋活腻歪了,接着整个人便一跃而起,狠狠一拳砸向王晓雨!

王晓雨竟也不甘示弱,“唰”的一下亮出了手中那柄寒光闪闪的匕首,眼看就要和幽冥老人斗到一起。但也就在这时,笑面鬼也一跃而起。分别抓住了两人的手腕,叫道:“住手!”

幽冥老人怒火中烧地说:“笑面鬼,你也听到这个小王八蛋刚才说什么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就别怪我没完!”

笑面鬼听后,立刻反手甩了王晓雨一个耳光,恶狠狠说:“给幽冥老人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

挨了一个巴掌的王晓雨仍旧执拗,红着脸说:“是他先笑话我的!”

“你还嘴硬?!”

笑面鬼又“啪啪啪”地抽了王晓雨几个大耳刮子,王晓雨的两边脸颊高高肿起,口鼻也冒出血来,看得我在心里大呼痛快,恨不得也上去打两下。直到这时,王晓雨才老实多了,低着头说:“幽冥大哥,我知错了,请你原谅我吧。”

幽冥老人这才哼了一声,转身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笑面鬼又训斥了王晓雨几句,才将他放回去了。经过这么一闹,王晓雨终于老实多了,闷闷地坐在位子上不说话,不过他眼睛里偶尔闪过的凶光,仍旧直冲幽冥老人。

幽冥老人也发现了。同样狠狠瞪着王晓雨,两人之间显然已经势同水火。

“小伙子,你别不服气,待会儿咱们上场练练?”

“好啊!”王晓雨也挺起了胸膛。

幽冥老人便转头说道:“小钟馗,待会儿把我们两人分到一组!”

小钟馗看看幽冥老人,又看看王晓雨,说道:“如果两位都没意见,我可以将你们分到一组!”

这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王晓雨和幽冥老人都憋着劲儿,准备一会儿上场收拾对方。

自始至终,笑面鬼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坐在椅子上轻轻敲着扶手,仿佛胸有成竹。

又过了十几分钟,铁面判官终于来了。

铁面判官还是一如既往地风尘仆仆,他手里握着的那柄关公大刀上面甚至有着殷殷血迹,仿佛刚刚才杀过人,看得众人目瞪口呆,不知道铁面判官最近究竟在忙什么。

铁面判官却没心情解释,催促着说:“快,抽签!”

小钟馗早就准备好了,将幽冥老人和王晓雨的牌子提前拿出,然后让我们分别去摸。我还是挺紧张的,虽然幽冥老人和王晓雨提前排出去了,可是剩下的几个人依旧很强。

我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我能抽中郑乾坤,这样我才能有晋级的可能。

虽然希望渺茫,但我还是诚心地祈祷着,把天上地下的神都求了个遍。摸出签牌以后,我还紧紧抓在手里不敢看,仍旧暗中念叨了两句阿弥陀佛和真主保佑。

铁面判官最先公布了结果,他和忘川怒汉,而且是明天的一场。

“明天见。”铁面判官丢下一句话后,便持着关公大刀匆匆地离去了。我就是想追也没撵上。

接着,笑面鬼也笑呵呵道:“小钟馗,我早说了你运气肯定没前年好,这不是遇上我了?”

小钟馗也唉声叹气:“他娘了个腿的,咋就那么倒霉,碰上你这家伙!”

这时候的我还没看签牌,但是王晓雨对幽冥老人,铁面判官对忘川怒汉,小钟馗对笑面鬼…;…;那不是只剩下我和郑乾坤了吗?!

虽然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但我还是忍不住翻手看了一下签牌,上面果然写着三个字,郑乾坤。

我吃了一惊,我的祈祷这么灵吗?

我的运气这么爆棚吗?

不可能…;…;不可能啊…;…;上一场遇到尹红颜,这一场遇到郑乾坤,将这全部推到运气上面,连我自己都不能信服。

难道是有人做了手脚?

我参加过两次比武大会,不得不说所谓的随机抽选,其实是可以暗中搞鬼的。尤其是主办方,想要操控一下分组简直易如反掌。我看看手里写着郑乾坤的签牌,又抬头看向了小钟馗。

如果要捣鬼的话,也只有小钟馗能办到了。

可他为什么要帮我呢?

小钟馗正和笑面鬼嘻嘻哈哈,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答案。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叫,郑乾坤拿着写有我名字的签牌哈哈大笑:“我抽中了李大威,我运气实在太好了!”

郑乾坤开心的又蹦又跳,就跟中了五百万似的高兴。

我也突然恍然大悟,小钟馗不是在帮我,而是在帮郑乾坤!

郑乾坤是阎罗教的人,是小钟馗身边的得力干将,郑乾坤的层级升得越高,对阎罗教就越有好处。小钟馗不敢操纵其他几个大哥的分组,但是操纵一下我和郑乾坤,还是没问题的。

小钟馗显然认为郑乾坤能稳胜我。所以才会这么安排!

郑乾坤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高兴成这样子,在房间里又蹦又跳。

想到之前我还以为小钟馗是在帮我,就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人家其实是在给我挖坑!

不过我想,这次他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三十一层的晋级赛,一共分成四组,为期两天。今天的第一场是王晓雨和幽冥老人,第二场是我和郑乾坤;到了明天,则是铁面判官和忘川怒汉,小钟馗和笑面鬼。

分组名单已经公布出去,我们也离开了报到处,前往比武场。

在裁判的示意下,王晓雨和幽冥老人先上了场,两人之前在房间里就闹了一场,现在都憋着劲儿要干掉对方,裁判还没宣布开始,两人身上的杀气便蔓延出来。

王晓雨虽然实力挺强,已经够资格和这些大哥相提并论,但我还是不觉得他能胜过幽冥老人。所以我还蛮期待幽冥老人能给他一个教训,好好治治这个家伙的狂傲之气,让他知道一下天高地厚。

王晓雨的人气虽然挺高。他一出现就带来了不少的呼声,但是现场观众同样不认为他能打过幽冥老人。

“王晓雨,你尽力就好,我们永远支持你!”

“王晓雨,你能站在台上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从现场的声音来听,也知道大家对王晓雨所抱的希望不大,几乎人人都认为最后胜出的一定是幽冥老人。但,现场类似的喊话多了,王晓雨竟然变得不耐烦了,用手一指台下的观众,狂傲的声音顿时响彻全场:“闭上你们的鸟嘴,给老子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怎么把这老东西给打出屎的!”

看网友对 849 狂人,王晓雨 为55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