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三十八章 出兵

第七百三十八章 出兵

虽然那日沙天河问起陈海身份的时候,陈海直接将话题引了开来,但是沙天河对于陈海的身份还是非常之好奇。道之真意虽然亘古存在,然而除了中下六品真意之外,上三品的真意还是有明显界限的。

就比如陈海的大破灭真意,乃是碎裂真意升级而来,然而人族就算是再怎么天资卓绝,千百年来都没见有人能修成;而天地山河剑意对于魔族来说,同样如是。

所以与其说沙天河不理会姜定的拉拢是看重姜雨薇,倒更不如说是看重陈海多一点。

二人正自说着,就听见房门吱呀一响,姜雨薇推门而进,见到他二人笑着说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二人聊天还施了隔音法阵,在密谋什么呢?”

陈海笑着姜定暗中招揽沙天河一事,说给姜雨薇知道。

在姜定派人找上沙天河,姜雨薇就得到了消息,这次来找陈海,也是担心沙天河心思不稳,却没想到沙天河非但没有投靠姜定的意思,竟然还主要跑到陈立这边挑明自己的立场。

“大小姐过来找姜魔兄有要事商议,那我就先告辞了”沙天河起身告辞道,临走时又提醒陈海,“姜魔兄你这段时间要小心一些,虽然那日在城门,姜定是隐忍下来,但以他的秉性,怎么可能真就任你杀掉他的御者而无怨念?我偶尔也能听到东城大营有些许牢骚传入耳目,姜魔兄这段时间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尽可能不要独自出城了。”

沙天河虽然知道陈海战力无双,但是姜定手下那么多高手,若是落了单还真就不好收拾,此时也趁机把这个话题说了出来。

“多谢。”陈海瓮声谢道。

待沙天河走了之后,姜雨薇脸上的笑容收住,也是一脸担忧地对陈海道:“这些日子姜定频频私下派人潜往天罗谷方向侦察魔族动向,看来他忍不住,想要做些事情了。”

陈海毫不在意地笑着说:“那又何妨?姜定自成为真传弟子以来,初出宗门历炼,迫不及待的想建立声望,哪有比多杀几头魔兵魔将更直截了当的手段?再说了,姜氏一族乃是万仙山最大的主战派,听说这姜定在修成道丹之前,执着精进修为,都没有到军中历练过,他若无军功,又没有统兵御将的能耐,就算是真传弟子,在姜氏一族也难得重用。他真要愿意打,就让他出去打就是了,我们在北陵塞立足,不断消耗天罗谷的魔族实力,也是我们目的之一啊。”

姜雨薇皱着眉头说道:“我说担心姜定太急躁,误以为魔族只知杀戮,恐怕闯入魔族设下的陷阱而不自知。到时候伤亡太多惨烈,损失的还是万仙山的弟子——再者,我作为主将,也不能姜定说要出战,就让他出战,倘若能有人专程盯着姜定所部的一举一动,就好了。我原本是属意你去的,但姜定对你已有杀念,让沙天河过去,说不定没过几天,再叫那边拉拢过去了……”

然而就在姜雨薇絮絮说来之际,陈海在几十息的时间,巨臂所覆盖的黑sè鳞片,渐渐收入肌肤之下,露出一双与人族男子毫无二致的手来,笑着道:“我这双手,大小姐看是人是魔?”

“啊,你这么快就修成化形诀?”姜雨薇兴奋的问道。

化形诀可没有那么好修,很多妖兽慧根浅,甚至到妖胎境后期都未必能修成,姜雨薇没想到陈海仅用区区数月就已经修成,心想陈海之前就已经打下过底子。

而且姜雨薇知道陈海修悟多种道之真意,只要小心谨慎,不用会漏露什么气息,她甚至都不知道,陈海将左耳一滴仙元灵血炼化,真要变回人身,即便是天位境真君都不会有所察觉。

********************

十数日后,北陵塞内城的督军府议事殿里,一连十数日都没有露出身形的姜定,这时候正站在院门前,正了正自己的衣冠,才昂然迈步向殿中走去。

十余丈方圆的大殿之中,姜雨薇、沙天河、吴平、韩三元等人都分左右落座。

姜定没有见到姜雨薇身边的那头青鳞魔,听说那头魔物离开北陵塞已经有十数日,也不知道姜雨薇派出去干嘛,反正到今天都没有再在北陵塞出现,但姜定今天更为坐在姜雨薇身侧的那个青袍修士瞩目,看他身后背负一柄黑sè灵剑,果真是一名道丹境中期的剑修,也不知道姜雨薇从哪里招揽过来的。

姜定在一旁坐下,笑道:“这位就是前些日子姜督军招揽的客卿?想不到姜督军道丹未成,麾下就已经有了这么多高手,实在可喜可贺啊!”

此时坐在姜雨薇身旁的,正是离开北陵塞、隔两天变成人身返回北陵塞的陈海——目前只有姜雨薇知道他的真正身份,而即便是姜泽、姜璇,都以为是真有道丹境剑修过来投奔他们。

姜雨薇淡然道:“苍牙子陈真人是当年我回召泉郡游历时所结交的道友,还曾经救过我一命,听说我在北陵塞御魔,特地前来攘助,却是没有机会跟姜师兄你引荐。”

姜定打了个哈哈,又打量了陈海两眼,就直接将这个话题岔开,单刀直入地说:“我来北陵塞已经将近一个月了,月余来,我的手下将天罗谷方圆两千里探索了个清楚。眼下天罗谷聚集了大量的魔兵,他们正在四处聚拢嗜血魔物,或正准备对北陵塞发动下一轮的攻势。北陵塞不能没有作为——倘若你们不敢战,就让我率三千精锐,去扫荡魔军。”

姜定这话一出,这段时间都避免跟姜雨薇起冲突的吴平和韩三元,皆是往姜雨薇看过来。

姜雨薇前期全力加强北陵塞的城墙防御,手里仅有一点兵马,也不便再出去野战跟魔族拼消耗,所以对天罗谷内的侦察,都是由陈海亲自过去。

这一切落在吴平、韩三元的眼里,给他们一个错觉,那就是姜雨薇别看守北陵塞斩获大捷,但那是没有办法,在他们看来,姜雨薇根本上还是怯敌畏战的。

想到这里,吴平看姜雨薇皱眉犹豫,站起来拱手说道:“正该如此。这次姜定督军出征,我吴平愿意随兵马随行,为之前死伤的两千将卒报仇雪恨。”

“哼!”姜雨薇冷哼一声,瞟了吴平一眼道,“左督军你还是算了,这次出兵,可能要深入天罗谷之内,你要是再把将卒丢弃独逃,谁担待得起责任?北陵塞建成之后,你的确闲上了一段时间,那这样,塞外的裸矿经过这些日子的开采已经告罄,想要再获得稳定的玄阳铁来源,怕是只能往矿洞深处挖掘了,工匠司归你管辖,你还是监管此事吧——”

此话一出,吴平的脸顿时垮了下去。

姜定则是冷冷看着吴平受姜雨薇的冷嘲热讽,安静的等着姜雨薇做决定。

姜雨薇沉吟片晌说道:“姜师兄打定主意要率三千精锐出战,我一定要拒绝,怕也是会寒将卒的心,但这次一下出动北陵塞一半以上的兵员,我不能不谨慎视之——我派苍牙子陈真人到你军中,以为联络可好?”

姜定金芒暗藏的眼瞳,打了陈海一眼,懒洋洋地站起来,向姜雨薇一拱手说到:“随你便!”

姜雨薇要往他身边塞钉子,作为条件才允许他出兵,姜定这时候也只能捏着鼻子先忍下来,他也不信区区一个道丹境中期的修为,单枪匹枪到他身边,还真能制肘他不成?

*********************************

天罗谷,多毒瘴魔煞,将天地灵气完全排斥在外,可以说天然就是嗜魔物栖息繁衍的魔域。

毒瘴浓厚之处,寻常明窍境进入其中都不能坚持太长时间。

远远地看过去,天罗谷的上空犹如飘着碧绿的云盖一般。

离了天罗谷一两百里之后,毒瘴才渐渐消散不见,在往昔,无数的魔物栖息在其中,繁衍生息。运气好的,能开启灵智,被不灭邪域吸收纳入麾下,成为罗刹魔兵,走上修炼的道路,然而绝大多数的魔物还是浑浑噩噩,或成为食粮,或成为其他魔物的猎物。

绵延三四千里的天罗谷内,栖息、繁衍的大量魔物要么被猎食、要么被驱御来强攻人族军塞损失惨重,还有一部分通过天域通道送往血云荒地,弥补燕州战线的亏空——这一切使得天罗谷内,空空如也。

泰官他们这时候聚拢嗜杀凶残的强悍魔物、补充战力的不足,又或者说狩猎肉山似魔物当粮食,都要走出天罗谷,到天罗谷外来搜索魔物。

姜定自然不会率三千兵马就杀入到底是毒瘴、魔煞的天罗谷中,他看中的,还是出天罗谷狩兽魔物的这部分魔兵。

在距离天罗谷五百里处的一个山谷之中,陈海身背灵剑、身穿青袍,优哉游哉的跟在姜定的身后。

这段时间来,姜定率三千精锐离开北陵塞北上,到台武岭,三千兵马就分成了六个小队,就在六名道丹高手的率领下,逼近天罗谷清剿魔物。

他们身处的这座峡谷乃是预定的集结地点,极为凶险,毕竟这里离天罗谷太近,若是最终被大队魔兵缠住,这三千人能逃出去多少就不可知了。

从正午时分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不甚显眼的流光就从远处向山谷之中汇聚过来,这就是清剿魔物小队照原计划原路返回的消息了。

到日头向西的时候,陆陆续续有队伍返回到山谷之中。

陈海见这些人除了那些道丹高手,大都人都是一身血迹,满脸倦容。

有些人座骑上还驼着一只只实沉沉的裹尸袋,陈海仔细数了数,大概不到一百人战死。

这伤亡率在一场恶战中,绝对不能算高,但是一次常规的清剿扫荡,就战死上百人,那往后这样的清剿扫荡,每个月都组织搞那一回,北陵塞五千驻兵,能禁得住多久的消耗?

想到这里,陈海转头看了看姜定,见他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心下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些宗阀嫡支弟子只管着自己建功立业,一些个寒门弟子的死活,在他们眼中,不过就是一些冰冷的数字而已。

天sè渐晚,仍然有两个小队没有回来,此时姜定便有些焦急起来,担心这队人马出了什么岔子。

姜定虽然不在意普通将卒的伤亡,但他手下总计才三千兵马,要是一次出塞清剿魔物就损失超过三分之一的兵马,以后他在北陵塞还怎么跟姜雨薇争军事指挥上的话语权?

陈海蹙眉看向北方,这时候在西北三百里处,一道红sè光华冲天而起,照彻黄昏时的昏sè天空。

陈海不知道这道传讯光华代表什么意思,皱眉问姜定:“姜督军,前面可是发生了什么差错?”

姜定冷冷哼了一声,对陈海受理不理,传令所有人都立即集结起来,准备跟他北进增援。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八章 出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