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逐北(二十五)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逐北(二十五)

这个私酿小酒馆中,因为尉迟恭这样威棱四射的一扫,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在自家军中,尉迟恭的散漫随和好脾气,那是出了名的。和谁都能没大没小的闹腾在一起。为了喝酒干犯军律也非止一次,也给刘武周狠下心来按到在地狠狠责打了一番军棍。尉迟恭起来揉揉大腿就当没这么回事一般。军将们乃至士卒百姓围观哄笑,尉迟恭也浑然不当一回事。

如此猛将,人缘却是出奇的好,在云中城内,少有见到他发怒的时候。

只有临阵之际,才能见到尉迟恭凶悍绝伦的那一面。

但是今日,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尉迟恭,竟然让他狠狠的扫视了诸人一眼。只是这一眼,让这些打老了仗的军将们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半晌之后,一名军将才干笑道:“尉迟,咱们哪句话说得不对,还请见谅。改日咱们兄弟再凑个东道,请尉迟你再来此间喝一遭。”

尉迟恭自顾自的喝酒,咽下口中酒之后,才哼了一声:“刘鹰击命.根.子在王太守手里捏着,哪能说打就是打?我瞧着徐乐那家伙,说不定也是虚打着刘鹰击的旗号,在神武那里狠狠闹了一遭,这事情闹出来,还不知道让刘鹰击多为难才是!”

见尉迟恭说话,众军将终于松了一口气,又是一阵低低的哗然:“这乐郎君只是虚张刘鹰击的旗号?这刘鹰击可是认了啊!”

尉迟恭冷笑一声:“不认了还能怎么样?难道这个时候将麻烦朝门外推,寒了来投刘鹰击的那么多豪杰之心?”

一名私下里不知道多少次说过希望早点和王仁恭开打,能入主善阳那个繁华所在的军将,这个时候也忘了尉迟恭刚才凶悍的目光,挥拳掳袖,扬声道:“刘鹰击既然没有否认,那说不定乐郎君就是刘鹰击所遣!王仁恭所部,在乐郎君面前都不堪一击,试探出来之后,刘鹰击如何不带着我们这些恒安老卒,乘胜而进?”

尉迟恭也一拍桌子,指着那军将鼻子:“粮食在哪儿?我们云中城的粮食,过一冬都未必够。冬日发兵,大军粮秣从哪里来?王仁恭既然看出他不能打,还不赶紧将四处粮秣坚壁清野至善阳?冰天雪地里,没粮食的恒安甲骑围着善阳坚城耗?四野没了粮食的马邑郡百姓又得死多少?徐乐这小家伙这么一搞,却是将马邑郡百姓都送上了生死关头!当初在云中城我对这小子手下留情,如果再在云中城撞见,非得狠狠揍这混账一顿!”

一众军将,鸦雀无声。

粗豪外表背后,尉迟恭却是见事甚为明白。功利之心,也没多浓厚,而是以马邑百姓为念。如此人物,大家恍然发现,以前只是以猛将视尉迟恭,真是看错人了!

这些军将都是马邑出身,想及尉迟恭所说景象,都有不忍心之感。

但是可就这样放弃大好机会,憋屈在云中,等王仁恭缓过劲来不成?这又让大家心绪委实难平。

有人喃喃道:“那刘鹰击,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尉迟恭借这酒碗挡着脸,喃喃自语:“你问某,某又如何知道?可刘鹰击一直是咱们马邑郡的守护神,这个时候,应该以马邑郡生灵为先吧?熬过这一段时日,再说将来,再说将来…………”

到得最后,尉迟恭这向来豪气十足的汉子,都语声变得萧索起来。

一众军将,垂头丧气,竟然无人去动面前残酒。

而在里间的那名店主,靠着单薄的墙壁,听着外间尉迟恭的话语,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马邑郡生灵为先?”

突然之间,桌上又是一声大响,却是尉迟恭狠狠击桌,陶碗迸起,酒水洒出不少,淋淋滴滴。

“说这些丧气话做什么?某的性命是刘鹰击救下来的,如此大恩。刘鹰击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便是了,还想那么多作甚?来,喝酒!”

众军将顿时改容,是啊,想那么多做什么?如此大事,本来就是刘鹰击做决断的事情,他们到时候听令行事便是了。好容易寻到酒喝,且尽今日之欢!

众人将酒碗高高举起,大声应和:“饮胜!”

就在一众恒安鹰扬府军将豪气满溢之际,外间突然响起重重砸门之声,还有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为何夜中如此喧哗?是不是有人在此间违反禁令,聚众饮酒?开门说话!”

军将们动作僵在那儿,人人脸sè煞白,是苑四那个杀千刀的!

苑君章委了他兄弟来行此巡城的差遣,苑君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在徐乐手里丢了脸,还没完全缓过来,又传来了徐乐在神武大显神威的事情。

也许就是徐乐,让苑君玮这段时间都有些心理变态了。原来冬日大家放松之际,可以眼睁眼闭的事情,苑君玮一概抓着都不放过。前些日子冯七那私酿小酒馆被扫了,也是苑君玮下的手,不顾冯七还和苑家有点交情,硬生生杖责之后赶上城墙做苦役。现下城中,谁人不埋怨这个苑四?一众好酒的军将,更是看着苑四眼睛都能冒出火来。

原来恒安鹰扬府的明日之星,现下因为徐乐的横空出世,飞快就变成了恒安鹰扬府中人人切齿的对象了。

但是粮食不许酿酒是铁律,苑四抓着,大家也只能躺倒挨锤。这却该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那店主一瘸一拐的走出来,朝大家一努嘴示意。一众军将,以尉迟恭为首。跟着那胡汉混血的小厮就朝后面而去。

出了后间,后院是道柴草篱笆墙,小厮掀开一处洞口,表示大家赶紧爬出去。这些在战阵上威风八面,掉头也不认输的厮杀汉,一个个毫不犹豫的钻洞而出,然后在黑暗中四散而去,一时间兔子是他们孙子,在雪地里跑得那叫一个飞快。外间巡逻的士兵看见,大呼小叫的就追上去,一时间云中城内,竟然也小小的鸡飞狗跳了一阵。

尉迟恭身高腿长,跑得飞快,转眼间就将苑君玮直领的那些亲卫丢在后面,转过一个小巷,正撞上一队巡逻队伍。

后面传来苑君玮手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别放走了前面的人!”

这队举着火把的巡逻军士,不约而同的掉头望向两边。尉迟恭哪里还不知道便宜,飞快的从他们中间穿过,又是几个转折,这才跑到自家现下的居所前面,平平气息,对着后面黑暗唾了一口:“你苑四能拿爷爷怎么样?”

这苑四,越来越没出息了,亏得那徐乐早早让他显出了真面目!

这徐乐,当真改变了不少人命运。

他已北上,北上而来之后,投效刘武周麾下,又会如何改变马邑郡的命运?

入娘的,想那么多做什么,见着了先揍他一顿是正经!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逐北(二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