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三十九章 伏兵

第七百三十九章 伏兵

三百里的距离,姜定率部全力以赴,也就半个时辰的时间。

大队人马本来都已经准备好行装,准备向北陵塞撤退回去,此时也不需要在额外准备什么,姜定一声令下,他麾下的两个道丹便率十数明窍境好手,已经先驾驭起灵剑,先往出事地点冲了过去。

在他们的身后,大队人马轰然启程。

一路上奔行了两盏茶的时间,除了偶尔遇到来不及避开的魔物,一众人倒是没有遇到其他的什么阻拦。

陈海御剑跟大部队前行,却直觉四周危机四伏。

两炷香之后,前方传来准确的消息,两个小队兵马,被三千精锐魔兵封堵在一处山谷之中。

这群魔兵有四头魔将、十余个魔校统领,实力是不凡,但被围困的两队人马,皆是百战悍卒,又装备精良,有大量的道符随身携带,一时半会还不至于被三千魔兵杀溃。

姜定这会儿非但不担什么,反而神sè振奋起来,一声令下,催促着大队人马的速度又快上了几分。

正在此时,陈海神魂之中忽然猛跳了几下,他心下大惊,表面上虽然依然平静,但是此时已经把神识扩展到最大延伸出去。

然而尽管如此,他并没有再周遭发现赤源、赤军的神魂波动。

这不可能,陈海能够凭籍神魂中那一点玄奥的波动,确定赤源、赤军他们就在百里方圆的地方,但他刻意延伸神识,反而探查不到赤源他们的所在,意味着附近极有可能还藏有一部魔兵,赤源、翼魔赤军就跟他们在一起,只是被特殊的法阵或者特殊的地形屏蔽起来的。

陈海是想希望看到姜定能遇挫、受到一些教训,但也绝不会希望看到姜定全军覆灭,御剑追赶上前头的姜定,沉声道:“我们距离天罗谷并不远,两千多兵马一路北行,魔族天罗谷必然有所察觉,但天罗谷方向这时候全无动静,我们还是小心为好,小心中了魔族的奸计。”

姜定斜视了陈海一眼,冷哼了一声没有回话。

陈海心知姜定身为真传弟子,所修真法玄诀皆是万仙山根本,比普通弟子不知道要高明多少,而姜定随身所用的法宝、灵剑乃至灵甲都是天阶层次的存在,以及他手下的景乔安、汤成恩二位道丹真人,实际上距离道胎只有一步之遥,可以说是准道胎境的存在,他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怎么会听他在这里指手划脚说什么?

随大队兵马前,陈海能确定赤源、赤军就在附近,这是神魂禁制所特定存在的感应,他甚至能大体知道赤源、赤军藏身处就在前方交战处不远,但神识延伸过去,那是除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山坡,却没有其他魔物存在的气息。

孽境殿竟有如此厉害的法阵,将两万精锐魔兵的气息都屏蔽住不成?

陈海是不希望姜定所部在这里全军覆灭,但他也不能将赤源、翼魔赤军以及天罗谷此时除了泰官、都曲之外,实际又有另两头魔侯级魔头潜伏的秘密泄漏给姜定知道,就算他全盘托出,姜定也不可能信任他,他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大队人马,往魔族的埋伏圈里钻。

大队人马很快就接近正剧烈交战的山谷。

陈海飞到半空看过去,就见两千多魔兵正在全力向地形狭窄的山谷中猛扑过去。

姜定手下的两队将卒虽然没有大阵护持,但是在两个道丹境强者的主持之下,百战精锐将卒结成严密的战阵,身后又有万仙山修为精湛的精英弟子,御祭法宝、道符堵缺,此时还稳稳阻挡住魔兵凶猛的攻击。

此时他们已经接近战场三十里处了,姜定一声令下,身后的剑修营稳稳地骑乘在马上,祭出自己的灵剑法宝,只见百余光华划破黑暗,向那喋血的战场而去,当即就将外围警戒的百余魔兵,斩得落花落水。

姜定麾下的剑修营,虽然仅有一百人,但有两名道丹、二十名明窍境剑修统领,其他人皆辟灵境后期修为,他们龙精虎猛,百余普通魔兵怎么够他们杀的?

剑修营精英集中在八辆战车之上,由六十四头黑狡战骑拽骑着,快速往前突破,另有两队精骑掩护其侧翼,而其他兵马则缓缓前行,形成层次分明的三层进攻梯队。

被困在山谷里的人马,已经在天罗谷周围清剿魔物数天,此时又被突然杀出的魔兵围住,恶斗大半个时辰,无论精神和真元法力早已经消耗到一个极限,但看到在百余道光华映亮夜空,他们也都精神一震,开始转变阵型,由守转攻,准备从内侧配合援兵,以最快的速度将这部魔兵杀溃。

陈海侧头朝姜定看过去,见他眉头紧锁,催促手下将卒聚集阵型,以最快速度将当前魔兵杀溃,救出被困的兵马便可,不得分散追敌,便知道他这时候也意识到异常了。

姜定此前派精锐斥侯潜入天罗谷,虽然只能大体看到魔兵聚集的情况,无法确实知道魔族强者的聚集数量,但在此前北陵塞的防守战中,泰官、都曲两头魔侯级的存在都出现过。

此时这边的战事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时辰,魔族再反应迟钝,天罗谷那边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反应。

不过,姜定率部增援到这里,可以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可能感觉到有异常就仓皇逃跑,那他以后还要怎么服众?还谈什么道心修炼?

陈海心头微微一叹,知道姜定这群人实力不俗,也有四柱诛魔战车随行,但泰官要率三大魔侯设下埋伏,加上两万罗刹魔兵也不知道有多少在暗中埋伏,他们此战也是凶多吉少。

陈海看山谷四周皆是空旷,没有什么地方能藏住上万魔兵的,但他想起沙天河当初被他缴获一空的老巢,暗感这山谷地底极可能跟沙天河的老巢以及血炼场的地下焰湖一样,浅表岩层之下极可能密密麻麻的布满四通八达的洞穴。

这时候姜定所亲率大队,已经冲入魔群之中,与此同时,被封堵在峡谷中的人族精锐也迅速变换阵型,向外冲来。大家心里都清楚,只要是能及时打开通道汇合到一起,三千精骑策马奔腾起来,即便附近还有大群的魔兵埋伏,也未必能追赶得上他们。

“杀!”“冲!”

战斗势态顿时逆转起来,只是接触了十几息,就有一头魔将都姜定祭出五雷旗连同一座百米高的石崖一起轰杀成粉末。

天地元气混乱一片,谁都不能借用天地元气,但姜定刷出一道道雷柱照彻天地,好像他体内灵元法力无穷无尽一般,战力比景乔安、汤成恩两位准道胎境的存在,只强不多。

人族兵马攻势凶猛,但堵在谷口的魔兵,悍不畏死。虽然短短半盏茶的工夫,就被斩杀数百魔兵,剩余魔兵还是坚定的堵在谷口阻拦两波人族兵马汇合,半点没有崩溃的迹象。

不过,姜定这一刻也没有那么急躁了,在两面夹击的态势下,最多一盏茶的时间,他们就能将眼前这三千魔兵屠杀殆尽,即便有埋伏,魔兵主力还能在一盏茶的时间内赶到?

正在这时,天地之间猛然震动了一下,陈海凭空而立,就见在大震中,山谷侧后方的山崖坍塌下去,露出巨大的洞口,魔兵像潮水般从里面杀出。

这时候不需要陈海提醒,姜定大声吼道:“用雷火玄冰符冲开缺口!”

此时都不再节省,将十数道蒙着淡淡辉光的道符祭出,一时间堵在谷口的两千魔兵就被劈头盖脸轰劈下来的雷火玄冰笼罩住。

十数道天阶道符一起祭用,威力自然极猛,无尽雷火与寒煞冰柱在将谷口魔兵笼罩的同时,也暂时阻断一千人马冲出谷口的通道。

两侧的魔兵仿佛魔潮般涌出,不足十里就要杀入战场,如果不能及时脱离接触,姜定的这三千兵马就会被数倍于己的魔兵缠住,到时候再想杀出重围,就难了。

关键时刻,就看得出姜定的狠辣来,他这时候咬牙,果断下令道:“撤!”

姜定此时心中也在滴血。

一千多精锐的损失,或许对有四五十万守军的魔獐岭防线算不得什么,他身为真传弟子,也不会受到多重的责罚,但他第一次率部出征就遭此大败,以后谁还能委任他统兵大权?

不过,他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只能将三千精锐都葬送在这里,而至于固守待援,他则没有想过。

毕竟看汹涌而出的魔兵,少说有上万精锐,就算他们能退到峡谷里坚守两三个时辰,但姜雨薇手里就有一千多兵马,赶来增援也只是枉送性命。

陈海微微蹙着眉头,指着前方说道:“右督军,此时要撤,恐怕是来不及了。”

姜定看前方这时候又是一波大震,一道缓坡的侧崖坍塌下来,在漫天烟尘中,孽境殿少君泰官那威猛的魔躯,正站在一辆黑sè的战车之上,从露出的洞穴里缓缓驶出来,将他们的退路堵住。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九章 伏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