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四十章

第七百四十章

看到崖石垮塌,魔兵魔将像潮水一般的从暴露出来的洞穴杀出来,姜定脸sè铁青,他没想到魔族竟然利用这片山岭的地底四通八达的洞穴藏入伏兵,设下陷阱,而他们竟然毫无觉察。

也不是毫无觉察,姜定这时候陈海曾在半道提醒他事有蹊跷,但他心里正恼恨姜雨薇往他身边塞钉子呢,怎么可能听进陈海的话?

何况陈海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野路子散修,修为不过道丹境中期,地阶灵剑法宝灵甲都凑不出一套来,他们都毫无觉察,一个野路子散修能看出什么蹊跷来?

这时候悔之晚矣。

成千上万的精锐魔兵从三个方向,往山谷这边杀来,将往西撤出的通道堵死,姜定脸sè铁青,无法西撤,他看到此前堵在谷口的魔兵,这时候被雷火玄冰符杀得溃不成军,当即祭出五雷旗,释出一道道粗如儿臂的雷柱,往残魔攻去。

不用姜定下令,景乔安、汤如恩等人也迅速明白过来,他是要驱逐斩杀堵在谷口的残魔,以便他们能撤入山谷稳住阵脚。

见姜定还算镇定,并没有彻底乱了心神,陈海也是稍稍心安,有赤源这张底牌在,他们未必杀出重围的机会;而姜雨薇一旦感知到这边的战况,也应该会率精锐半道接应。

陈海打开乾坤宝袋,六柄玄阳剑环立身周组成剑阵,发出尖耳的振鸣声,接紧着就见六道雪sè剑芒冲天而起,往两百余丈外的一头魔校级熊魔斩杀过去。

玄阳剑是以玄阳精铁炼制而成,材料是比普通的玄阳铁料要珍贵一些,但炼制成的灵剑,但也只能勉强算得上得玄阳下品的法宝。

照道理来说,即便是寒酸之级的寒门子弟,踏入明窍境之后,也能有一两件玄阶下品的法宝装点门面,谁能想到姜雨薇派过来当监军的陈海,会寒酸到这等地步?

陈海变化人身,重新进入北陵塞,再由姜雨薇安插到姜定身边,之前他手里的玄兵法宝,都不能再用——姜雨薇手里,包括从沙天河那里缴获过来的地阶法宝,都分给姜璇、姜泽、周桐等踏入明窍境的子弟祭炼了,陈海此前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修成化形诀,都没有给自己留两件变化人身所能祭用的法宝、灵剑。

而玉虚神殿第一层除了乾坤宝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乘心的法宝,陈海只能先拿玄阳剑这样的大路货先应付一二。

而他这时候才尝试修炼诛神剑阵,剑阵第一层法诀都还没有参透,六柄玄阳剑也是足够他用了。

陈海身为道丹境散修,最为常用的法宝竟然只是六柄玄阳剑,在姜定等人看来也真是够寒酸潦倒的,但六柄玄阳剑组成剑阵,六道剑芒齐斩之下,第一时间就将一头皮坚肉厚的魔校级熊魔杀得皮开肉绽,威力却是不弱。

这也是令姜定等人微微侧目。

理论上,道丹境中期剑修,已经能同时祭御六件地阶灵剑,有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会想,要是姜雨薇派来的监军,将玄阳剑换成六柄地阶下品甚至中上品灵剑,剑阵的威力是不是就能将那头魔校级的强悍当场斩杀?

当然,这种想法在众人脑子也只停留了一瞬,魔兵如潮水般从后面杀来,他们当前最迫在眉睫的问题,还是能不能活下来。

“右督军,谷口要守!”

这时候谷口的千余魔兵已经被杀溃,往两侧的山岭深处逃窜,两拔人马汇合到一起,乱糟糟的往山谷里撤去,一员明窍境后期修为的营尉大声提醒姜定道。

姜定勒住胯下的金毛狻猊兽,转头看来。

确实,山谷是有近十里深,但谷口处地形最为险要,易守难攻,适合组织防御。

这一刻,姜定也能从善如流,勒令三十二座诛魔战车,退到谷口内侧结阵,又令景乔安、汤成恩等人去镇抚将卒慌乱的情绪,使他们以最快的速度,从乱糟糟一团中稍稍恢复过来,能在谷口结成防御阵形,不至于让魔兵过来,一冲就散掉。

随着一阵巨大的天地元气波动,四柱诛魔大阵全面展开,防御灵罩将正面都不到一里范围的谷口封住,

这时候已经冲到山谷外的一队精锐魔兵,大约三四百模样,将一支支铁矛像流星一般,从两三千米外怒掷过来。

虽说防御灵罩将这些掷矛封住,但看着粗如儿臂的掷矛,刃口磨得锋芒,携带破空的爆音,速度及力道都大得惊人,陈海暗感魔族实际有一套针对人族防御法阵的攻击手段,只要这种掷矛魔兵数量更密集,一次性将数百支甚至数千支重锋矛怒掷过来,四柱诛魔阵想要撑到千米方圆的防御灵罩,恐怕扛不住几波怒射,就会被打爆掉。

防御灵罩被打爆一次,主持大阵的阵法师神魂必受反噬,防御灵罩虽然能够再度凝聚,但也会越来越弱。

看到越来越多的魔兵,在谷口对面的缓坡上聚集,最先在防御灵罩里稳住阵脚的剑修营,这时候也是摧动灵剑,往三四千米外杀去。

这些魔兵装备相当精良,或持战矛、或持重盾,或格挡或击打斩杀过来的灵剑。这些都是魔族真正精锐的战兵,他们不擅长御剑、御器杀敌,但论及近身搏杀以及战斗技能,却绝不在人族武修之下。

这些魔兵一个个力大无比,手里的战矛、重盾、重剑或铁锤、巨杖重力斩劈横扫,即便能炼制成灵剑、品质定是极佳,不会轻易被大力斩毁,但灵剑一旦被大力磕飞,御剑剑修,也绝对不那么好受。

相隔三四千米,御剑斩杀定然是要吃很大的亏。

看到魔兵守备严密,姜定下令剑修营的剑修将灵剑撤回,在大阵内警惕防备着,莫要轻动真元法力。

除了越来越多的魔兵涌过来,直接在山谷外结阵,陈海悬立半空,看到后面还有二十多辆战车,在成千上万的魔兵簇拥下,往谷口移动。

看到这些战车,陈海脸sè也不好看。

那些明明是吴平所部被魔族缴获的诛魔战车,虽然在此前的恶战中,已经毁掉近十辆,但所剩的诛魔战车,还是能勉强维持四柱诛魔大阵。

魔族虽然不擅长修炼玄法真诀,但找二三十能会祭炼、主持诛魔阵的魔修,却还是能凑足的。

魔族竟然想到要用四柱诛魔大阵,进攻四柱诛魔大阵。

陈海看到姜定脸绷得更紧,想必他们也注意到这点了,就不知道他们等看到魔族的伏兵,完全从地底洞窟里杀出来,看到对面除了泰官、都曲之外,还有另两樽魔侯级的存在,会有什么反应?

再看景乔安、汤如恩正一脸惶急的盯着姜定看,三人应该正用神念在进行交流,而从姜定脸上的犹豫不定以及景、汤二人的焦急,陈海不难猜出他们在交流着什么。

陈海不管姜定此时到底怎么想的,传念跟他说道:“右督军,你这次要是不战而退,恐怕是很难交待过去吧?不如我们先杀死三五千魔兵,收割一些战绩,到最后为形势所迫,不得不突围而走,应该谁都不能再指责你我什么了。”

姜定作为真传弟子,师尊就是姜族的另一位天位境姜氏老祖姜晋,他此时在景乔安、汤成恩等人簇拥下弃众而逃,还真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但在姜定下定决心逃命之前,陈海还是要借助他手下的战力,先将魔族的诛魔战车给摧毁掉。

“要怎么打?”姜定问道。

姜定想起他初到北陵塞,姜雨薇竟然就敢让手下那头青鳞魔杀他的御者,也担心他这次真就带着自己的嫡系扈卫以及小部分中高级武官突围逃出去,被遭到姜雨薇的诘难。

这时候姜定倒是想起陈海是姜雨薇派到他身边的“监军使”了,心想先冲杀一阵子,等这人说放弃低级将卒飞越身后崇山峻岭遁逃,想必姜雨薇也不能对自己诘难什么。

谁不贪生怕死?姜定想想还是此人说的有些道理。

“不管接下来要怎么打,现在绝对不能让魔族将诛魔战车顺利的依照大阵方位布好……”陈海传念说道。

看对面崖头,仅有两樽魔将率四五百精锐魔兵守住前阵,姜定听陈海的劝告,也是当机立断,派出汤成恩及他手下十数名明窍境的精英扈从,与陈海一起,绕过魔兵峙守的山崖,往后方的诛魔战阵飞去。

十数道光华,只是闪烁了几下,就已经掠过对面山崖,停立山崖后一片草坂的上空,陈海祭出六柄玄阳剑组成的诛神剑阵,便带出一道道雪亮的剑芒,就往一辆诛魔战车斩去,剑芒释放的速度快过超乎想象;而汤成恩等人也丝毫不甘落后,灵剑一招,带着万千霞光开始在魔群之中肆虐。

诛魔战车没有那么容易斩毁,但陈海摧动剑芒,专门往战车上那些个魔躯瘦弱的魔修头上斩去。

没有魔修主持阵器,诛魔战车也就成了一堆废铁。

“小小蝼蚁,竟然杀出阵来!”

孽境殿少君泰官这时候看到陈海他们从山谷里飞过来截杀他们好不容易能用起来的诛魔战车,心里冷冷一哼,当即将手中的战矛怒掷出去。

泰官手里的战矛,快得超乎想象,仿佛直接穿越虚空,陈海甚至都听不到任何的异响,在他感知到凌厉杀机笼罩过来之前,战矛已经近在咫尺。

陈海无意瞥了汤成恩一眼,虽说泰官所掷这一矛无声无息,但汤成恩一直都有看泰官那边,竟然都没有出声提醒,不知道他是早就除掉自己的心思,还是暗恨自己刚才破坏掉他们立时弃众逃亡的大计。

不过,陈海没有合适的灵甲道袍护身,驱御剑阵之时,一直暗中提防着冷枪冷箭,这一刻他左手张开,一团恐怖的雷意极瞬间化作一道雷光,与泰官在二十多里外射来的战矛撞到一起……

看网友对 第七百四十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