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159章 一殿秦广王

第159章 一殿秦广王

“你赢了?”一殿秦广王发出不屑的笑声:“你若是赢了,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云扬沉默了一下,淡淡道:“多加一条,从此之后,方墨非与森罗庭之间再无瓜葛!”

那一殿秦广王又是一声冷笑:“就冲你敢打这等明知打不赢的一仗,便如你所愿又如何!”

云扬面sè重归淡然,轻声道:“请!”

一殿秦广王轻轻的笑了两声,那笑声却好似是九幽地狱的寒风,突然间将临人世,一股yīn森森的雾气,猛然间极速膨胀,笼罩十丈方圆之地,将云扬和自己都罩在内中。

乍现的一片浓雾即时封锁了云扬的视觉,端的伸手不见五指,目下无尘。

云扬并无丝毫犹豫,很干脆地闭上了眼睛。

身子随风随云而动,浓雾中一道yīn风扑面而来,云扬一动不动,任由那yīn风穿胸而过,不过云扬也非是当真全然不动,在yīn风穿身的同时一指点出。

彼端轻轻地传来了“嗯”的一声,随即,一阵狂猛的力气,兜头而降。

云扬的身子仍旧不动,对方足堪断山裂岳的强横一脚从头劈落,一直劈到地上,却是毫无阻滞,而中招的云扬则在中招的同时,身子都已经变得残缺的同时,呼的一下子一掌劈出!

掌劈落点正是那将自己身体击碎的那条腿。

一殿秦广王又是讶异的一哼,整个身子突然化作了一股yīn风,围绕着云扬的身躯疾速转动,无数的yīn风,化作了狂刀利箭,向着浓雾中的云扬展开全方位无差别的攻击。

云扬亦难以再维持不动如山的状态,同样动了起来,身形如风似云,若虚若实,身子更是随意变换,随聚随散,就在浓雾中与一殿秦广王展开一场你来我往的正面对决。

这一仗,秦广王越打越是感觉眼前这家伙的状况诡谲,眼前人的身子竟恍如比自己还没有实质存在一般,不禁越打越是郁闷。

甚至,自己偶尔还会被这小子打到;虽然双方真实实力相差悬殊,对方根本伤不到自己,但,总是颜面大失。

秦广王心头不禁泛起一层疑虑,此役,自己真的可以获胜么?!

这是秦广王首度对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心态,生出动摇!

一道寒芒骤然闪过。

一声yīn森森的怒哼响起,一股空前磅礴的庞然巨力,突然间爆发出来。

云扬闷哼一声,整个人好似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yīn森森的浓雾,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胜负已分!

然而被击飞的云扬站在七丈外的院子里,一双眸子如同寒山冰雪,嘴角的血并不擦拭,淡淡道:“你输了。”

一殿秦广王脸上猛然暴起来一片极尽yīn森的雾气、森然意味暴盛。

“输打赢要吗?在一开始战斗的时候,你动用的的确是五重山层次的玄气。但你却发出了九幽冥雾。”云扬古井无波的说道:“而且,三招之后,你就以开始动用六重山的修为……至于最后一招,你动用的是……”

云扬目光中有着嘲弄:“……至少有八重山以上的修为!所以这一战,是你输了!”

“秦广王殿下。”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森罗廷果然信守承诺。”

一殿秦广王浑身弥漫的浓郁灰雾猛地停滞了一下,显然心中恼怒至极,浓郁雾气几乎凝成了实质;但也不知道为何,那份慑人的气势突然又告消失。

“此役,确实是你赢了。”一殿秦广王脸上的黑雾散去,露出一张方正的脸,却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形象。

现在,他看向云扬的眼神,颇有几分惊疑不定的意味。

云扬笑了笑,施施然走回来,并不担心对方会对自己施暴,悠悠道:“若是有那么一天,机缘巧合的话,我也会放你一条生路。”

一殿秦广王yīn森森的笑了笑,道:“你不怕我吗?”

云扬笑了:“我为何要怕你?你能杀得死我么?”

一殿秦广王听到云扬之言,竟是仔仔细细的想了想,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沉声道:“不能。”

他有些不能理解的摇摇头:“我的修为水准起码是你之根基百倍以上,但是我还真杀不死你,你之功体,诡异莫名,端的了得。”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其实我这个人,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交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结仇家实在是太过浪费资源,智者不取。”

一殿秦广王眼中神sè闪了一下,就如同一簇鬼火跳动了一下,怪笑道:“本座关于这点所持的立场与你正好相反,本座平生所做之事,全都是结仇家,从来就没有交过朋友。”

云扬道:“难道除了你之外的另外九位殿主,就不是你的朋友么?”

一殿秦广王沉默了一下,淡淡道:“我们不是朋友。”

他一字字的说道:“我们是兄弟!”

……

秦广王对于当前状况表示很纳闷。

自从自己说出那句话之后,对面这家伙就径自沉下了脸,半天没说话了。

这个现状让他很有些纳闷,这货咋地了?是魔障了还是吓呆了,总不成是羡慕嫉妒恨吧?!

一边的方墨非满眼尽是担心地望着云扬。

秦广王这一次前来,不得不说根本没想要闹什么事——

第一,他此次另有有要事在身;不宜节外生枝。

其次,亦是对于森罗庭最重要的却还在于……森罗庭门下有战死的,有因为残疾退出的,也有完不成任务自杀的。但像是方墨非这种铁了心要离开的……却还是第一个。

秦广王对此很是好奇,找到方墨非问其缘由,方墨非大肆宣扬云扬的各种好;各种救命之恩等等等士为知己者死之类的漂亮话。

唯有真话,足以令到秦广王释疑的理由,却是一字不提。

这不禁让这位秦广王殿下对云扬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来到这里,见到云扬,更是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情绪,尤其是还有一点,让秦广王有些不服:自己可是顶着地狱鬼王的名头。

但眼前这家伙,貌似才是真真打不死,砍不烂,整个人的躯体就像是没有实质的存在。

这,简直比自己还像鬼嘛。所以秦广王有一种……惺惺相惜见到了同类……那种感觉。

当然,让秦广王生出这种感觉最主要的因素在于……他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打不死眼前这个家伙!

修为比人家高强百倍,却偏偏就打不死人家……

秦广王觉得非常丢脸。

最最最重要的是:就因为这个打不死,秦广王觉得,这家伙未来,一定会很牛逼!

“你怎么不说话?”秦广王问云扬。

“我在想你的九个兄弟。”云扬咧咧嘴,算是露出一个没有任何笑意的笑容:“我很羡慕你。”

啥米,刚才的沉脸不说话,居然真是因为羡慕,那有没有嫉妒啊?!

“羡慕么?我从来没有在外面交过朋友,一个都没有。”秦广王貌似是真心真意的说道:“不过,如果我一定要在外面交朋友的话,我会把你排在第一个。”

云扬笑了笑:“真的?这么看得起我?”

“真的!”秦广王根本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你的排名,犹在凌霄醉之前!”

这个推崇,如果是真的话,那还真是无以复加的推崇!

云扬哈哈一笑。

“今天此役既然是这个结果,那么此事就此一笔勾销,方墨非……”秦广王转头,看着方墨非:“从今以后,你与我们森罗廷再无半点瓜葛!”

“多谢王爷。”方墨非表现得仍旧有些懵。

这就解决了?

这么容易?

会不会太儿戏了一点呢?!

“再见吧,朋友。”秦广王站了起来,冲云扬挥挥手:“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森罗廷玩耍。哈哈哈……”

那一团灰sè的冥雾重回身上,秦广王化作了一团yīn风,瞬间直上半空,转瞬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一日不会太久的。”云扬看着秦广王离去的方向,喃喃道:“或许在这天唐城,我们就可以再见的。”

叹了一口气,转过身,走了两步。

也不知怎地,明明大获全胜的云扬,突然间恍如情绪失控一般的猛然转身,一脚将石桌整个的踢上半空!

轰然一声爆响,石桌在半空炸裂!

仰起头面对着漫天尘雾,云扬咬牙切齿嘶声狂叫道:“只有你有兄弟么?我特么也有兄弟!”

这是对一殿秦广王说的那句‘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兄弟。’的回应。

秦广王一个字一个字的郑重说出来那一刻,看着秦广王当时眼中的神采,云扬的心中,当真是无限羡慕、无限嫉妒的!

那份歇斯底里,直到现在,才真正发泄出来!

只是,这份宣泄之余,却又是如此无力!

方墨非和刚醒过来的老梅一起呆呆的怔住。

从这短短的一句吼声中,听出了无限心酸!

突然间一阵心疼。

……

铁铮这几天一直愁眉紧锁。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预算不够。

他已经尽量多估贺客的数量,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与会贺客竟会那么多。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我是至尊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159章 一殿秦广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