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四十一章 逃亡

第七百四十一章 逃亡

那雷光和泰官所掷的魔骨战矛撞了个正着,也仅能将那魔骨战矛抵挡住一瞬,下一瞬就被刺爆,化为数以百计的细小电弧一闪即没,甚至都没能缓下战矛的去势,但陈海只需要这一瞬的空当,双脚踏风雷幻踪步,身形在半空这拉出一道残影,险之又险地就错身避开这必杀一击。

虽说陈海在道袍内也暗布罡元护体,但这一刻道袍以及护体罡元都差点被魔骨战矛所带起的狂暴罡风撕开,可见泰官这一掷的威力有多恐怖,他心里想着这一战过后,还是得搞一套高级灵甲或护身法宝,要不然每次都这么搞,他自己的心脏都承受不住啊。

汤成恩是看到泰官在二十多里将魔骨战矛悄无声息掷来,但陈海是姜雨薇派过来的眼线,就令他们心里不喜,刚才陈海又多嘴多舌,竟然叫姜定犹豫着要留下来观望形势,而不是立即果断的撤走,这更令汤成恩觉得此人是个障碍,巴不得陈海被魔族强者斩杀在这里,自然不会出声提醒,更不要说出手相助了。

不过,他也没有想到陈海竟然能在差之毫厘之间,避开对方魔侯级存在的必杀一击。

要知道更擅长术法神通的玄修,总是先用防御术法或道符,先将自己守护周全了,然而用术法神通与敌对攻,但这种消耗极大,要不能短时间内将强敌击毙,自身的灵元法力可能就先承受不住消耗。

所以宗门之内对擅术法神通的玄修,很难以弱胜强,毕竟灵元法力的多寡、法宝及灵甲的强弱,恢复灵元法力的丹药,很多都是直观衡量。

然而陈海刚才那一刻的表现,实际比擅长近身搏杀的道丹境武修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幕令人看到额头都要摸一头汗,但那差之一瞬的闪避,又令人禁不住要拍案叫绝。

汤成恩心里暗暗好奇陈海的身份,但这时候见有魔侯级魔族强者已经注意到这边,他也不敢在这里多作滞留,看下方十几辆被魔族缴获过去的诛魔战阵,东倒西歪,难成威胁,就带着人先往回撤退。

陈海也不敢单枪匹马的留下来,紧随汤成恩之人,化身一道流光投入山谷里已经布下的四柱诛魔阵中。

回到山谷里,见汤成恩等人若无其事,陈海也只是冷冷扫过一眼,现在战况正炽,他也没有工夫跟他这老东西计较些什么。

这时候第一波冲上来的魔兵,已经毫不犹豫的往谷口冲杀过来,还有不多魔兵攀上两侧的山崖,搬起来一块块巨石,朝防御灵罩砸过来。

退守阵中的剑修营与姜定身边的精锐扈从,这时候也顾不得节约真元法力,纷纷祭御灵剑、法宝,将两侧山崖上的魔兵驱赶下去,很快就斩下上百具魔尸。

陈海悬立在半空中,看着魔兵主要还是从谷口方向进攻过来,也不由皱紧眉头。

精锐魔兵太多了,他此时还不知道另两头魔侯埋伏在哪里,但看已经涌出来的魔兵数量,以及孽境殿少君泰官一副吃定他们的样子,想必天罗谷的魔兵这次是全军出动了。

实力相差这么大,他们这边凭借一座四柱诛魔阵的护持,根本就支撑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被打爆掉。

陈海看向姜定,见他站在战阵的中央,他的脸sè越发难看,心想他大概也是没有想到从地底洞穴里杀出的魔兵,会是如此的源源不绝吧?

这时候,数十道乌黑的光柱从天而降,狠狠地击打在四柱诛魔阵土黄sè的防御光幕之上。

四柱诛魔阵的护罩像浪涛一样,剧烈的晃动了好几下,最终虽然没有破裂,但也足以说明魔族这一波的攻击不多,陈海这时候注意在孽境殿少君泰官的身后,有五十多身形相比魔兵要瘦小许多的巫魔聚集在一起,正在声嘶力竭地吟诵着冗长的咒语,不时有一道道乌黑的煞芒凝聚,向四柱诛魔阵轰击而来。

魔族更擅长近身搏杀,但不意味着没有擅长术法神通的魔修,看这五十多头魔修,长得都贼眉鼠眼的,没想有竟然也都有魔识海、魔丹境的修为,不知道是不是孽境殿追随泰官的嫡系势力。

泰官作为孽境殿少君,在魔君鸣裕死后,应当继承孽境的百万魔兵跟无边权势,但泰官刚刚修成魔胎,那些老牌的魔侯没有谁服他,以致他空有孽境殿少君之名,却没有多少魔兵魔将真正听他调用。

这一刻,泰官手下除了有三头魔侯级的强悍存在外,还有这么多巫魔相随,看来他这段时间在魔獐岭以北频频挑起事端,还真让他在孽境殿赢得不少拥护。

四柱诛魔阵第一次凝聚的防御灵罩受到不断的攻击,很快就被削弱到几乎再撑不住的地步,这时候盘膝坐在诛魔战车之中的阵法师们,也是将真元运转到了极致,将山谷内外的磅礴灵气吸入大阵之中,在大阵的顶端数百米处,形成了一个数十丈方圆的灵元气旋,将濒临崩溃的防御灵罩再度稳定住。

不过,陈海注意到姜定之前散在前阵协助防守的精锐扈从,这时候正不动声sè的往姜定身边聚集,心知姜定是决定将三千将卒都丢弃在山谷里任魔兵宰杀,带着精锐扈从突围了。

“陈真人,魔兵攻势甚强,我们不能让他们在谷口从容不迫的展开攻势啊,我决定亲率精锐,去搅乱敌阵,还请陈真人留在这里替我们撩阵!”姜定注意到陈海在看这边,这时候一振神sè,拿一种从容淡定的语气,隔着数人,跟陈海朗声说道。

陈海怎么会猜不到姜定的心思,但姜定愿意吸引魔族强者的主力,他心里冷冷一笑,说道:“陈某等着看右督军诛除魔酋,以振军威!”

姜定在景乔安、汤成恩等人的簇拥,往前阵飞去,甚至连他那辆威风凛凛,有两头金毛狻猊拖带着的战辇都放在后阵,就往谷口聚集的魔兵杀去。

姜定从姜族带入军中的嫡系扈从,有两名准道胎境的存在、有四名道丹、有四十名明窍境,集结杀出,道道剑光瞬时间将天地照彻得有如白昼,顿时就将冲入谷口的三四百精锐魔兵杀得人仰马翻,屁滚尿流。

这时候姜定等人占据谷口外侧的一座高崖,看到有上千魔兵悍不畏死的攻过来,打出数张雷火玄冰符,将高崖前的山坡,化作一片雷火与玄符肆虐的区域,数百魔兵惨呼声连连,纷纷化为一具具焦尸。

看到姜定他们一出手就大显神威,四柱诛魔阵内的将卒,情不自禁的欢呼起来,战意澎湃,挥舞手里的兵刃、敲打盾牌,恨不得直接跟着姜定他们,从谷口痛快淋漓的杀出去。

“苍牙子,我现在就将六营精锐都交给你统率,务必守住此谷,等我从北陵塞搬来援兵,再内外夹击,灭此魔兵!”姜定等人没有继续往前冲杀,朝山谷之内扬声丢了一声,之后就一齐往南凌空飞去。

前一刻还欢呼着的将卒,这一瞬仿佛都被无形的巨手扼住喉咙,瞬时间鸦雀无声,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战事刚起,主将竟然抛弃他们逃走了,还他妈有脸说他们去请援,要他们留在这里坚守待援?

山谷外的魔物嘶吼着,山谷里却陷入死一样的死寂之中。

谷口的魔兵被姜定他们一通斩杀,也是被迫退了出去,两侧的山岭里魔影绰绰,但也没有动作,大概他们都没有想到姜定等人会以这种方式逃走。

防御灵罩没有受到攻击,这时候也无声的散去——盘膝坐在诛魔战车之中的阵法师们,也难以想象眼前的一切,心生死志,谁还有心思主持大阵,凝聚防御灵罩?

一个虬髯校尉将手里的灵锤,狠狠的砸在地上,狂怒咆哮起来:“干他娘的,这些贪生怕死的宗阀杂种,若是姜寅老祖在,定将他们千刀万剐,叫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虬髯校尉虽然怒骂,但这时候,战阵之中更多的人凌空飞起,想要追随着姜定的脚步往外围逃命。

要知道姜明传交给姜定统御的这三千精锐,虽然没有几个道丹境的强者,但从营尉到小校,再到最基层的武卒长,拥有辟灵境修为将近一千,人人都有御剑、御风飞行的基本能力,既然主将都逃了,战阵随时会崩溃,被成千上万的魔兵吞噬,有几人还愿意留下来送死?

特别是几乎都由宗阀子弟组成的剑修营精锐,这一刻直接往山谷的另一侧逃去,希望能在魔族反应过来之前,能逃脱生天。

然而就在他们飞抵东侧的峻岭之巅,看似将要从重围之中逃出去之际,这时候就见上百头仿佛巨磨似的赤红蛛魔从密林深处高高纵起,“哧哧哧”,上百道蛛丝喷射出来,瞬时间就将编织成一道覆盖千丈方圆的魔网,朝剑修营精锐笼罩过去。

剑修营拥有两位道丹境剑修,实力也是强悍,在魔网及身之时,瞬间斩出百余道剑芒,将魔网撕开,顿时间有一小半人,随他从这撕开的漏洞里钻了过去。

然而不等他们往外逃走,就见岭嵴后面的山谷里,百余翼魔振翼飞去,之中有一樽身躯婀娜、但身后却长出长长蝎尾的魔影,速度快得超乎想象,伸出凌利的魔爪,顿时就抓住其中一名道丹境剑修抱住怀里,猛然一口朝他的颈脖子狠狠的咬去。

而另一位道丹境剑修,则被另一头持鞭女魔缠住,根本无法脱身。

看到这一幕,听着那蝎魔啃噬同族颈骨的“咔哧”声,想往东飞过岭逃跑的人皆是心寒,一时在半空定住,不敢再往前冲……

看网友对 第七百四十一章 逃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