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四十三章 胜败未定

第七百四十三章 胜败未定

除了三大魔侯、九大魔将、两百多翼魔随他围追万仙山真传弟子姜定外,孽境殿少君泰官留下十员魔将统领一万四千余魔兵歼灭被围困在山谷里的三千人族兵马,谁能想到最终竟然被杀得溃不成军?

一头四爪翼魔飞来报信时,正沉浸在成功擒获万仙山真传弟子喜悦之中的孽境殿少君泰官,这一刻都怀疑是他耳朵听错了。

这怎么可能会败?怎么可能被会杀得溃不成军?

泰官承认人族兵马的装备、玄兵战甲、战阵演练以及擅长炼制道符、丹药都是比魔族据有优势的地方,但就算如此,魔獐岭精锐武卒的平均战力也只跟天呈山的精锐魔兵相当,甚至还要略弱一些,绝不可能更强。

更何况,被困山谷之中的三千残兵被主将抛弃,乱糟糟一团,哪里还有什么斗志;他留下来的一万四千余精锐,就这么败了?

这怎么可能?

泰官狂暴的怒吼,抓住还没有死透的汤成恩,张开血盆大口狠咬下去,一口将将汤成恩身体咬成两截,浆血四溅,泰官疯狂吸噬血肉,弥补剧烈修炼的魔元。

人族玄修虽然大多数都不炼体,但汤成恩修炼到道丹境巅峰,作为准道胎境的存在,在泰官眼底还是颇有嚼头,临了又将汤成恩体内那枚杂丹扒拉出去,扔给此战表现不俗的夏寒炼化。

紫鳞魔侯都曲将景乔安吃下去,便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团紫黑sè的烈焰,将蝎魔侯罗极的魔尸笼罩住,一点点焚为灰烬。

谁能想到姜定随身携带的一枚玉佩之中,竟然封印其师蔚山真君姜晋的三道问情斩?

蝎魔侯罗极虽然是他们四魔里最强的一位,却没能避开蔚山真君姜晋的问情三斩,就连魔胎都没有机会逃出,连同坚如金铁的魔躯,被问情三斩斩成四截。

自姜晋踏入天位境,成为万仙山玉皇峰一脉的宗主以来,人族姜氏才独占万仙山玉皇峰道统数千年,传说姜晋与山河剑姜寅是万仙山最有希望突破天位第三境,晋入天位中三境,成为天君级存在的人物,仅看他将问情三斩封入法器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威力,就可见这样的传言,绝非空穴来风。

虽说紫鳞魔侯都曲,为罗极的死颇为惋惜,但罗极的同胞妹妹,同时蝎魔侯的罗舍,却没有丝毫伤心的样子。

蝎魔侯罗舍虽然魔躯高逾三丈,但全身覆盖紫红sè的鳞片之下凹凸有致,一样柔软的蝎尾像长鞭似的从身后高高竖起来,左右摆动,透漏着异性的诱惑。

她舔着猩红的艳唇,盯着被蛛魔网捆绑得结实的姜定,舌头分叉的长舌,忍不住在姜定的脸上舔了两下:“小样的,你倒是逃啊,怎么不逃了啊?要不你来个自爆道丹,吓唬我们一下?”

蝎魔侯罗舍所用的这张蛛魔网,可不是什么大路货,乃是盘丝魔君吐丝用九幽毒煞浸制百年后炼成,虽然没有炼制多么厉害的阵法禁制进去,但这张蛛魔网水火不侵,本身就是堪比天阶法器层次的存在。

蛛魔网收回来在掌握仅有鸡蛋般一小团,在数千步外极速展开,能覆盖三四百米的范围,一旦缠上人身,越挣扎收拢得越紧,附在蛛魔网上的九幽毒煞更是无孔不入的渗入人身窍脉之中,化为毒火烈煞肆虐,令姜定根本无法摧动灵元法力,只能束手就拎。

蝎魔侯要是缩小十倍,或许能还称得上性感,但她这时猩红长舌像一张湿漉漉的带刺大厚肉毡子卷过来,姜定脸sè惨白,不发一言。

汤成恩、景乔安以及其他精锐扈卫,拖住蝎魔侯罗舍、紫鳞魔侯都曲以及孽境殿少君泰官,他用问情三斩斩杀蝎魔侯罗极,原本是有机会逃出生天了。

他没想到那头才距离魔丹境还差那么一步、名叫夏寒的青鳞女魔,竟然能从背后袭伤他,最终令他落入另三个魔头的手里;而他手下的精锐扈从,汤成恩、景乔安等人也都没有能逃脱魔手,仅有最初被打散的二三十人暂时逃脱出去。

蝎魔侯罗舍才不管姜定在想什么,扭头跟少君泰官、紫鳞魔侯都曲说道:“万仙山的这名真传弟子,你们到底吃不吃?还有,少君,你不就多损失一些魔兵,至于心痛成哪样?其实这样更好,没有这些魔兵拖累,我们在天罗谷内外万里荒域来去如风,只要人族天位境强者不出现,谁能奈何得了我们?”

泰官恼怒的瞪了罗舍一眼,忍不住想要讥讽她原来还怕人族天位境真君啊!

正因为人族天位境真君是堪比魔君一样恐怖的存在,所以他才要在天罗谷底建立势力,有朝一日他能在天罗谷内建成真正的往生魔阵,即便人族有天位境真君杀上门来,他们也完全无惧,不用落荒而逃。

而到那一步,孽境殿的那些老家伙们,还凭什么认定自己没有资格继承孽境殿的一切?

不过想想罗舍正因此不愿意受到那些老家伙们约束,才会受他的拉拢,拉着其兄罗极赶过来投靠天罗谷,泰官也是忍住没有出声训斥她。

泰官拿舌头剔着牙缝里的血肉,走到姜定跟前来,瓮声说道:“你是万仙山玉皇峰姜晋那杂碎的嫡传弟子,想着也有修炼姜晋的六阳炼虚诀——你将六阳炼虚诀说来给本君等听听,本君便将你放回去。”

姜定自然知道魔族绝不可能将他放回去,此次他定凶多吉少,但看到姜官直接吞食汤成恩的血腥、凶残劲,再想着自己最终也逃不过这样的下场,他的脸sè还是吓得煞白。

他没有想到自己在精锐扈从的簇拥下,竟然没能逃过这几个魔头的追杀,没想到被他抛弃的三千将卒,竟然反而杀得魔兵溃不成军。

他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这一刻也觉得难以置信,但这则消息,眼前这几个魔头实没有必要蒙骗他什么。

姜定忍不住会想,要是他最初没有弃三千将卒而逃,而是率精锐扈从留下来,与三千悍卒并肩作战,是不是这时候已经杀出重围,带着割下来的魔将、魔侯头颅,传送燕台关领功了?

姜定心里这么想着,不提防紫鳞魔侯都曲猛然伸来魔爪,朝他的头颅抓来——紫鳞魔侯自然不是要直接捏爆姜定的脑袋,就见他魔爪释出五道黑煞,直接从眉心扎入姜定的脑袋里。

姜定直觉脑浆被搅动一般剧痛,惨嚎起来,随后便有五道黑影像黑sè巨索般钻入他的识海之内,将他的元神死死缚住炼化起来。

泰官要赶回去看他一万四千魔兵到底是怎么败得这么惨,还要将那三千人族残卒随手消灭掉,待魔元稍稍恢复过来,就任紫鳞魔侯都曲直接用秘法强行搜索姜定的神魂——虽然用搜魂之法所得的记忆相当零碎,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临了,泰官又将姜定、景乔安、汤成恩等人随便所携带的储物戒、储物袋,通通吞入腹中,用气血封禁住真元从这些储物法宝逸散出来,想着等回到天罗谷再破开这些储物戒、储物袋,看里面究竟藏了多少宝物。

擒住姜定后,泰官分出数十头翼魔,盯住北面三千人族兵马的一举一动,这时候他这边折腾小半个时辰才收手,便聚集八樽魔将以及百余翼魔,往北面六百里外的战场赶去。

陈海这时候率领魏汉、朱明巍等五营精锐,才往西南撤出不一百里,此时正在一座矮峰脚下休整,泰官没有直接就去强攻还剩两千的人族残兵,而是绕到被三千人族杀得他们溃不成军的山谷,去看到底为什么会被三千人族残兵杀得这么惨,杀得溃不成军,难道他留下来领兵的魔将,脑袋里都长满肉,没有长脑子吗?

战斗还是集中在谷口附近,到处都是石崩地裂后的坍塌,到处都是剑芒斩劈、火焰冲击以及玄冰冰封的痕迹,可见他们离开后,这里所发生战斗的激烈,但泰官还是难以想象他留在这里的一万四五千魔兵,就被仅有他们五分之一数量的人族兵马给杀得溃不成军。

现在山谷就聚集了三千多魔兵,还有大量的魔兵被杀散了,但山谷内外还是堆积五六千具的魔尸。

泰官恨不得将这时候凑过来禀报详细情况的那头青鳞魔将,直接斩成稀巴烂,但他身为主帅,还必须得耐着性子了解当时发生的事情,但知道他们败得如此稀里糊涂,败得如此不知所谓,一根根魔筋都要从狰狞的头颅里跳出来,咆哮怒吼起来:“赤源在哪里!”

“少君,赤源在混战中已被人族俘虏!”青鳞魔将硬着头皮说道,真怕泰官暴怒之下,直接将自己剥皮给吃了。

“我就说丹图魔君觊觎孽境殿魔主之位,不可能将真正的精锐战力交给你统领,要不然他所谓最精锐的魔兵怎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蝎魔侯罗舍听过青鳞魔将的讲述,不屑一顾的说道,“要知道丹图魔君,当年也修成真魔之身,不过犯了点小错,就被你父君、孽境殿的魔主剥脱修为、魔身,神魂被往生大阵送往血云荒域,心里怎么可能没有忌恨,怎么可能真心助你掌握孽境殿的大权?”

“够了!”泰官制止罗舍继续说下去,霍然站起来,要青鳞魔将把聚拢起来的三千多魔兵都拉过来,随他去追杀那还剩不到两千的人族残兵……

看网友对 第七百四十三章 胜败未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