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逐北(二十八)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逐北(二十八)

玉龙翻卷,天地间银白一片。

塞外冬日,没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来自草原的寒风横扫而来,一下就堕入最为酷烈的天候当中。

在这风雪之中,一队人马艰难的在雪地里跋涉而行。马匹尾巴都冻成了冰坨子,马腿上捆着枯草,马背上搭着毛毡,在雪地里一步步前行。

马背上的每名骑士,都尽力的蜷缩着身子,抵抗着迎面而来的寒风。

每个人似乎都已经不去想前面的道路还有多远,只是这样走下去。若是想得多了,也许就再也没气力坚持到目的地了。

能在如此天候,在山地中穿行,只要能活着到达目的地,对于这支队伍,都不输于连续打多少场苦仗的磨砺。

这支队伍,自然就是徐乐的玄甲骑了。

跟随徐乐以来,先是克神武,再在善阳城外以少胜多,现在更雪地北上远行。不知不觉中,这支底子本来就甚好的队伍,磨砺得越发成型。不仅锋锐,还有了些厚重。

仲铁臂在队伍后面照料着病号,除了陈凤坡之外,他就是岁数最大的人。陈凤坡每日在冰天雪地里,操持着给队伍吃上一口热食,给马喂足草料,已经是竭尽心力。这照料病号的事情,就交给仲铁臂来代劳了。

如此长途跋涉,如此天候,不少人受了风寒。症状轻一些的还在马背上坚持着,有十几个症状重一点的,已经是烧得头晕眼花。马也坐不得了,就在两匹坐骑之间拉起了绳网,把病员放在绳网之上,垫着盖着厚厚的毛毡,照应着他们跟上大队。每逢避风处稍微休息的时候,就得赶紧寻枯枝衰草生火,化了雪水熬一口热腾腾的汤药出来,服侍这些病员喝下去。

在他这一路精心照料之下,竟然一名病员都没丢下去,也算的是不大不小的奇迹了。但仲铁臂已经累得眼眶都深深凹了进去,一副憔悴的模样。原来神武城中江湖大豪气度,已经剩不下多少了。

才探视完一名病者,就见风雪中,后面一队人马赶了上来。七八个人的规模,坐骑上驮着锅碗瓢盆,走动一路叮当响动一路。

带队之人,正是陈凤坡。

仲铁臂眼睛一亮,勒住坐骑等候他到来,劈头就道:“这些时日,生病的弟兄,还就是热汤泡饼子!病中本来就口舌无味道,香料也舍不得放!倒是盐洒得多,还没病死,就得咸死。今日无论如何,弄点精细的烩汤饼,加上肉羹。香料也别舍不得,都是王仁恭送的!”

陈凤坡也再没了在神武县中养尊处优,白白胖胖的模样。穿着油腻腻的皮袍,腰身都看得出来了,满脸胡须蓬乱,眼神也锐利不少。

他管着队伍的后勤辎重,还要操心三餐。每日都是早早赶到前面埋锅造饭,等大家吃完上路,再带着队伍从后面追上来。到得晚间扎营的地方,还要烧热水给大家泡脚擦洗。还要给修补蹄铁,擦干净马身子,喂上夜草。当大家入睡许久,才能开始歇息,然后又要起在大家前面。

虽然不用他这些人上阵厮杀,但这辛苦程度,也是足斤足两。

听到仲铁臂拦着他后这番话,陈凤坡没好气的就吼了回去:“一路上死了多少匹牲口,你能不知道?现下哪里还驮得了这些精贵物事?有口热汤喝已经是咱们拼了老命,再想要多的,咱们几口子也都躺下,你仲铁臂来照应,随便给咱们吃啥,咱们都不挑剔!”

仲铁臂瞧着这几个人,全都累得在马背上歪歪倒倒,有人还在咳嗽,明显也感染了风寒,只是在强撑着。

最后仲铁臂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乐郎君怎生还没到地头?这一路要走多远?再这么熬下去,这玄甲骑可全就垮了!要是能保留下来,这是强军种子,丢了可惜!”

陈凤坡用力搓着脸,似乎想靠着这个动作让自己多一点暖意。

“某可不知道什么不什么强军种子,咱们这帮人投入这玄甲骑,多半都是感念乐郎君救命恩德。结果又上阵拼杀,又冬日长途行军。咱们边地男儿,这份恩情还得可也不含糊!咱们也算是跟着乐郎君共过命吃过苦的嫡系了,要是丢了咱们,看乐郎君到哪里再拉这么一支队伍起来!”

陈凤坡和仲铁臂发了两句牢骚,陈凤坡就又催促手下赶到前面去了。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仲铁臂道:“老仲,等会儿某再翻腾翻腾,看有什么精细吃食,给病着的弟兄弄好。可你也别有太大指望,就算挨过今天,再不到目的地扎下来,大家都得埋在这雪里!”

而在队伍前面,徐乐韩约,带着几名精悍的玄甲骑,在前面哨探带路。

所谓哨探,其实已经用不着了。如此冰天雪地,朔风扑面。哪里还会有敌人来找玄甲骑的麻烦!

徐乐几人,是要在茫茫风雪中,寻觅出一条道路,设下引导大队跟进的标记。大雪之下,原来山道危险处都变成了陷阱,就得冒着性命危险将这些地方都试探出来。

一路上,徐乐一直都是为先锋,承担着这风险最大的任务。仗着吞龙似有灵性,全须全尾的挨到了现在。

可同行之人,已经摔死了十几匹马,更有两名出身徐家闾的弟兄,落入深涧之中,尸骨无存。

徐乐也明显又消瘦了一圈,皮肤也黑了不少,颧骨显露出来,连唇上都长出了黑黑短短的胡须。

若说原来徐乐宛如温润世家公子,只有发狠的时候才锋芒毕露。但是现在这个形象,似乎如一柄洗脱了所有尘埃的利剑,在任何时候,都让人觉得锋锐迫人。

也更像是一个真正的边地男儿了。

风雪越发的大了起来,徐乐望向身边两名弟兄。这两名当年跟着徐敢走过此间的玄甲骑,都无奈的摇摇头。

如此大雪,路径难辨。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也不知道还有多远。一切地形地貌,在越来越大的风雪之中,都已经无法分辨出来。

徐乐叹口气,看来只能寻地方扎营休息了。

可自己这支队伍,在这奇寒的山间,还能挨几天?

以徐乐心志之坚韧,忍不住都微微有些犯愁。

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山壁上,几点雪粉簌簌而落。和身边落雪,情形略微不同。

徐乐顿时就抬起头来,就见一个黑影,从山壁之上,直落下来!双手中寒光闪烁,正是冲着自己而来!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逐北(二十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