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前进!

第九百二十七章 前进!

得到碎星古殿认同,成为第七位星辰之子后,聂天反而感受到重重压力。

以前,他孤身一人,牵挂不多,行事不需瞻前顾后。

忽然间,神符宗、神火宗、御兽宗、极乐山这类强大宗门依附于他,陨星之地、垣天星域和天莽星域,化归于他的名下,他瞬间肩负了责任。

外界,又有人刻意针对他,暗中使坏,不想看到他这位新生的星辰之子,茁壮成长,积累声望。

“不论如何,雪域,都必须去一趟。”

景飞扬沉吟后,说道:“天冰宗再放肆,在你成为星辰之子,被碎星古殿认可后,都不敢对你胡来。你要去雪域,和天冰宗的雪峰老祖交涉一下,尽可能将樊锴他们活着带回。你不去,别人还以为你惧怕天冰宗,会当你不把麾下的死活当一回事,这样必将导致,垣天星域那些宗门,更加远离你。”

聂天细想后,也有了决定:“我去雪域。”

赵山陵和裴琦琦,在那邢立峰死亡,被虚灵教盯上后,似乎故意远离了他。

两人踪影无迹,连虚灵教都找寻不出,也不算是坏消息。

短时间来看,那两人不会有什么麻烦。

“我陪你去雪域。”景飞扬心有定计,“不过,我会隐匿起来,不暴露自己。这么做,就是要看清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聂天讶然。

“我担心,前往雪域途中,你会遇到麻烦。”景飞扬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如果真的有人故意针对你,他会安排一些来历查不出,或者本就是星空狩猎者的家伙,偷偷对你下手。真正有名有姓,实力卓越者,自然会顾忌你的身份,不可能乱来。”

“怕就怕,那些星空狩猎者,常年漂泊在外域星河,居无定所,被人说动下手。”

“在各大星域之间,这种洗劫两大星域来往古舰者,数量并不少。”

聂天神sè一变。

之后,所有的一切,景飞扬都在暗中安排。

段石虎,明确表态,也护送聂天去雪域。

他表态后,他妻子景柔,也坚持同行。

景飞扬将一个个事情,偷偷安排下去,留他妻子坐镇神符宗,不带任何一个虚域强者,安排聂天乘坐段石虎、景柔的那艘星河古舰,开始朝着雪域进发。

景飞扬,则是潜隐在那古舰内部,对外放话,他在神符宗闭关修行。

那艘星河古舰,很快踏上征程,向雪域开赴。

消息,也在景飞扬的授意下,从神符宗内部散播出去。

“金瀚宗和千剑山,按常理而言,就算是对你有意见,也不会乱来。”景柔遗传了她父亲的智慧,途中说道:“他们目标太大,敢对你下手,很容易被查出来。那两方也不傻,心中再不满,也不会开罪你。”

“就怕天莽星域,别的一些散修,将异族入侵之事,算到你的头上。”

“有很多域界被异族入侵,很多人死了,或许其中有他们的亲人在内。已经有很多人都在说,天莽星域的入侵祸乱,是因为你们陨星之地的裴琦琦和赵山陵引起。他们找不到赵山陵和裴琦琦,极有可能冲动下,拿你动手。”

“除了他们,偷偷针对你的人,也有可能说服徘徊于域界之间的星河狩猎者。”

“此行,怕是不会顺利。”

景柔和段石虎两人,七嘴八舌的分析着,星河古舰底层,景飞扬一点气息不外泄。

即便是聂天,动用生命血脉,都嗅不到一丝,从他体内散逸出来的微弱血肉气息。

那艘闻名天莽星域,各大势力都心知肚明的,属于段石虎、景柔夫妇的星河古舰,安静地飞驰着。

明里暗里,有很多势力和散修,都悄然注视着那艘星河古舰。

一路还算是顺利。

毕竟那星河古舰,在天莽星域飞驰,悬挂着神符宗的牌子,有异心者,畏惧神符宗数千年的威名,还有聂天星辰之子的身份,并不敢胡来。

其间,聂天缩在星河古舰,以从神符宗弄来的天炎晶,修行离火真诀。

他的那火焰分魂,率先感悟的法决,就是离火真诀。

离火真诀以天火精华,融入火焰灵丹,一遍遍淬炼火焰灵丹,吸纳天火精华。

天炎晶之中,就蕴含火焰精华,他吸纳晶体内的天火精华,融入火焰灵丹。

离火真诀的修炼,他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随着众多天炎晶的消耗,他的火焰灵丹,已凝聚了众多天火精华。

他苦修离火真诀时,他灵魂识海的火焰分魂,又经过一番解析感悟,将赤炎十指剑的奥妙参透而出。

“赤炎十指剑!”

古舰内部,被开辟出来的,独立的石室中,聂天心神变动。

“呼!”

火焰分魂调动炎能,瞬间和火焰灵丹契合无间联系,炽烈炎能,从火焰灵丹被抽离出来,沿着不同的筋脉,如一道道火焰溪河,灌入两条手臂。

“哧啦!”

聂天的十根指头,指尖,都突然有赤红火焰飞射出来。

聂天十指指尖,突出的十柄小小火剑,极度压缩凝炼了炎能,令那火剑红艳艳的,如成为天炎晶的晶体形态,如凝为实体。

火剑,仅有指头粗长,并不吓人。

可火剑一成,聂天就敏锐的感觉到,他那枚火焰灵丹,被抽离了近半炎能!

根据赤炎十指剑的描述,这种地级灵诀修炼到高深境界,只要火焰灵丹内的炎能足够,赤炎十指剑能有数米长,炎能极度凝炼之后,能轻易洞穿生灵血肉,且烙印着炽烈炎能,令生灵汹涌燃烧。

“噗!”

左手食指,那柄小小的火剑,飙射出来,轰向聂天旁边石壁。

石壁,被凿开一个小小的洞孔,洞孔之中,火星四溢。

聂天略一沉思,从其储物戒内,又拿出一截六级灵兽的骨头。

“噗!”

又是一柄火剑,从中指飞出,射在那截骨头上。

六级灵兽的骨头,忽然变得焦黑,并燃烧着火焰,火焰内有天炎晶内明显的天火精华,天火精华汹涌焚烧,那骨头内的残留气血之力,极短时间内,就被燃烧殆尽。

“威力,暂时还不错。”

聂天嘀咕了一句,收回心神,却忽然微一皱眉。

不知为何,他似感应出,在外界星河内,似有某个目光,悄然注意到他。

“咻!”

景飞扬从另外一间密室,冷不防出现,略显惊异地望着他,“聂天,你有没有感应出,被什么东西注意了?”

聂天轻轻点头,“有这种感觉,只是,我还以为是错觉。”

“不是错觉!”景飞扬表情严峻,“奇怪,你修炼的法决,应该没那么特殊才对。难道,是那东西感觉到了什么古怪不成?不太可能啊,最近几百年来,它似乎再没有显现过啊。”

聂天愣了愣,“景前辈,你到底再说什么?”

“我们目前,已脱离天莽星域,正朝着雪域开赴。”景飞扬眉头深锁,“天莽星域和雪域中间,原本,还有一个域界。那域界,以前叫极炎星域,神火宗,最早的时候,就是极炎星域的炼气士!”

“你知道神火宗,为何被称呼为神火宗吗?”

聂天不解:“为何?”

“七千年前,有一束火炎流星,坠落于极炎星域!极炎星域,因那一束火炎流星的到来,出现了大祸乱,整个极炎星域都沦为无人能立足的恐怖火海,星辰域界都被焚烧!”景飞扬说起那场灾祸,也有着深深的恐惧,“很多极炎星域的炼气士,都被烧死了,其中还包括圣域者!”

“一部分极炎星域的炼气士,幸存下来,在垣天星域重建宗门。”

“这个宗门,就是神火宗。神火之名,就是来自那一束火炎流星内,藏有的一团火焰,那团火焰被称呼为神火,为天养级的灵材。”

“之后数千年,那束火炎流星,在被摧毁的极炎星域四处出没。途径此地的炼气士,有些修炼特殊火焰法决者,亦或者怀有其余火焰灵石者,都被那束火炎流星袭击过,烧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七章 前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