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四十五章 退路

第七百四十五章 退路

野桃林,黑风寇的旧寨已经大体收缀一番,勉强能容上千人马停下来歇脚休整。

陈海与姜雨薇借口继续清剿魔兵,着陈海率朱明巍、魏汉等部没有返回北陵寨,而是赶回当初黑风寇的老巢野桃林休整,有姜雨薇暗中送来的补给,一千余弟子休整月余,算是大体从连番恶战之中恢复了过来。

这一日,陈海正坐在自己大帐中研习道卷,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抬头见朱明巍、魏汉以及另三名营校尉一起掀帘而入。

陈海招呼五人到大帐里坐下来。

朱明巍、魏汉他们踌躇了好一阵子,朱明巍最后半坐在椅子上,轻声问道:“监军大人,我们在野桃林都停顿一个多月了,燕台关那边都没有什么动作,是不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陈海敲了两下桌子沉吟着,姜明传那边没有什么动静,并不意味着这件事真就这么过去了。

魏汉脾气火爆,见陈海犹豫难决的样子,“嗖”地一声站了起来,攥着拳头愤愤不平的说道:“那姜定狗贼畏敌怯战、弃众而逃,被魔族掳杀,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不追究他临阵脱逃的责任也就算了,难道燕台关还真要拿我们问罪不成?”

陈海皱着眉头,让魏汉坐下来说话。

朱明巍心思要比魏汉沉稳了许多,跟魏汉说道:“是功是过,除非燕台关给出明确的结论,要不然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你在这里大声嚷嚷,是嫌下面的军心还不够乱吗?”

魏汉知道厉害,嘟嘟囔囔地坐了下来。

陈海也没有吩咐人给五人上茶,挥手施了一个隔音法阵,这才说道:“拿不拿我们问罪,不是燕台头能决定的事情——当然,最好是我们杞人忧天,过度担忧了,但事情小心一些,总是没错。下面的将卒长在哨塞之外清剿魔兵,心思难免浮动,你们则更不能急躁。”

目前七姓宗阀及万仙山对待寒门弟子是什么德性,其实不用陈海说,朱明巍、魏汉等人心里都更清楚,而且他们即便没有跟蔚山真君姜晋接触过来,私下里也没有几人敢随意议论姜晋等真君级人物的是否,但他们也更清楚万仙山目前现况如此,实际是姜晋等真君级人物的意志体现。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装什么都不知道,真就都跟着陈海在野桃林休整月余,但他们又忍不住对事情抱以幻想,觉得宗门可能为了脸面,让整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陈海让朱明巍、魏汉等五人继续隐忍一段时间,将裂天十二戟阵的基本部分,让朱明巍、魏汉他们传授下去,让下面千余将卒能找到一些事做,不至于整天胡思乱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呢,他们这边的军心便先乱了。

朱明巍、魏汉等五人,皆是寒门出来的万仙山外门弟子,苦修到明窍境后期乃至巅峰修为,又在军中长期担任基层武官,积功担任营校尉,都是识货之人,知道不管将来事态如何反复变化,任何实力的提升,都是他们能活下来的资本,一时之间,带着一千七八百名将卒在野桃林里投入紧张的训练之中。

沙天河却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跟陈海在一起,每日都是潜心苦修,希望能尽早一刻恢复道胎境的修为。

********************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

燕台关那边还是毫无动静,但陈海心中却没有不安稳踏实的。

姜明传,又或者蔚山真君倘若传旨严治朱明巍、魏汉等人失守主将的罪,实际上就相当于将朱明巍、魏汉等人的退路彻底的堵死,到时候他大可以以人族的身份,带着朱明巍、魏汉在外面当马贼;而姜雨薇那边倘若有需要,他还可以恢复役魔的身份返回北陵塞相助。

如此一来,倒更方便他跟天罗谷内聚集的小股魔族兵马周转。

在这些日子里,陈海耐着性子推演、完善天机傀儡臂,一日正在图录上更改一处结构,感知有人往野桃林飞来,挥手掀开大帐,看到一道长虹划破长空正往这边而来。

陈海略一分辨,却是姜赫正在百里之外,正全速往这边飞来,心知事情不妙。

这些日子姜雨薇也多有派人来传递消息,但大都是赵大成等人代劳,姜赫、桓温乃是万仙山新晋真传,留在北陵塞做客,姜雨薇都小心照顾他们的周全,能有什么事需要姜赫亲自走一趟的?

想到这里,陈海让就在左右的沙天河、朱明巍和魏汉三人到他大帐里来。

朱明巍他们也看到有一人正往这边飞来,这时候看到陈海脸sèyīn沉,一颗心悬了起来,问道:“是谁正往这边飞来传信?”他们相隔这么远,还无法分辨姜赫的气息。

“除了姜赫真人外,三百里外还有一队五百人的精锐,实力真是不弱,正全力往这边赶来,似乎还有些杀气腾腾,”沙天河皱着眉头说道,“怕是监军使你们所担心的事情,还以难以避免啊。”

陈海虽然假借清剿魔物的名义率部滞留在外,但沙天河怎么能看不透他们的心思,只是这时候才直接挑明罢了。

“干他娘的!”魏汉没想到宗门竟然真派人过来揖拿他,狠狠地骂道,“老子们拼死拼活御杀魔物,最终没有葬身魔腹之中,却有朝一日死在自己人手下,这算他娘的什么世道?”

老成持重的朱明巍此时也是须髯皆立,眼眶发赤的跟陈海说道:“监军恩情,我们铭感五内,怕是此生无经回报,还请监军先离开;此间发生的一切事,都跟监军使及督军大人无关!”

陈海不动声sè地说道:“姜赫真人以及后面那一队精锐,到底是为什么事情过来,都还不清楚呢,你们就断定他们是过来追杀你们的?你们都稍安勿躁,督军将你们交给我统领,我绝不会袖手而走的,你们去让将卒们都操练起来,倘若姜赫真人以及后面那一队人马,是过来检视我们操训休整情况的,你们乱糟糟一团,成何体统?”

朱明巍、魏汉见陈立态度坚定,也不说话,就转身向外走去,先去暗中准备起来。

这时候大帐之中只剩下陈海和沙天河二人。

沙天河定睛看着陈海,说道:“陈真人,到了现在这个时刻,有些事情还需要继续瞒住沙某吗?”

赤源、赤军就守在他的帐外,陈海知道沙天河要真猜不出来,那就是太蠢了。

当然沙天河不主动说,陈海也不会急着挑明,这时候只是眼光一敛,盯住沙天河说道:“沙大当家是否怕了?”

“我有什么好怕,姜晋修为是强过我甚远,但姜晋敢越过魔獐岭,进入人魔交错之地吗?但除姜晋之外,他派其他人过来,打不过,我们总还是能逃得了的,我这辈子又不是第一回当马贼了——只是我有一事不明白,以陈真人的修为前程,何必在意魏汉、朱明巍等人的死活?”

沙天河这时候已经知道陈海率五营精锐击溃魔兵主力的细情,知道是赤源、赤军先是异常配合的协助陈海冲乱魔兵阵列,之后就直接投过来给陈海当俘虏,他自然猜到莫名其妙受姜雨薇信任与前段时间突然消失的姜青实是同一人。

沙天河这一刻完全感知不到陈海身上还有一丝魔煞残余的气息,加上陈海此时展露的天地山河剑意,这时候自然能确认陈海是人非魔,此前的青鳞魔仅仅是他的分身或者化身而已。

沙天河此时还不知道陈海的真正身份,不知道他跟姜族另一位老祖、此时赋闲在宗门的西柱国将军姜寅到底是什么关系,而在他看来,掌握天地山河剑意的陈海就算什么身份都不是,此时投靠万仙山,甚至直接投靠到西柱国将军姜寅门下,什么地位换不来,实在没有必要为魏汉、朱明巍等人以及他们手下千余兵马折腾什么。

陈海却是苦笑不已,那么多的秘辛,却是没有办法跟沙天河解释的。

这时候,姜赫已经直接飞落到大帐外,陈海与沙天河迎出去。

姜赫受姜雨薇委托,全速赶来通风报信,希望能给陈海他们多争取一些时间,但他也看在跟姜雨薇的交情上,才跑这一趟,将一封信函交给陈海,说道:“陈真人,姜师妹有令函给你,你看过后,便将令函毁掉……”

姜赫不知道陈海就是姜青,他这时候只是不希望姜雨薇直接牵涉进来,所以亲眼看到陈海将姜雨薇的信函化为一蓬灰烬,就直接告辞离开,也不在这里多作停留……

能帮姜雨薇传讯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姜赫自然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中来。

这时候,魏汉、朱明巍已经将让所有将卒披坚执锐,列好阵型。

只是他们大多数人还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多么不公平的待遇,还以为是要回北陵塞呢,一个个脸上带着兴奋。

陈海看到这情形,则是替他们极感不值又深感难过,姜定是命,难道这一千六七将卒就不是命?就不是为万仙山而奋斗的族人?

不过,陈海见惯高高在上的宗阀、宗门大佬视人命如草芥、视微民如蝼蚁的行径,内心最多的不值与愤怨,也只是化作淡淡一缕叹息。

看网友对 第七百四十五章 退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