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不作不休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不作不休

火鸦战车乃是上古遗宝,神妙无比,若是真就落在哪位天位境真君手上,假以时日自然重现当年七十二烈焰火鸦焚天灭世之威能,然而落在不擅火系玄法修行的沙天河手上,说是明珠暗投也不为过。

陈海此时已经别无办法,四柱诛魔阵被姜涵等人攻了几下,早就将其中储存的天地元气消耗了近三分之一,一旦等姜涵手下三十六名明窍境剑修结阵万仙剑阵攻过来,四柱诛魔阵所凝聚的防御灵罩顶多能扛住两波冲击就会破坏,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唯一的下场大概就只有暴尸荒野了。

姜涵实力太强了,迫不得已之下,陈海只能将这件准道器抛出,令火鸦精魄在战车之内瞬时冲爆起来,务求重创姜涵,他们才有逃脱的可能。

那爆炸来的突兀而猛烈,在那剧烈的火焰喷发之中,还隐隐有凤鸾鸦羽的鸣叫,以及誓要燃尽天下万物的炎意。

姜涵挥手祭出的那十数道天阶符篆也只能坚持数瞬,就被那无尽的焚天烈焰轰成漫天的光屑。

姜涵虽然一直在其父姜晋座前修行,没有经历过什么恶战,但是其眼界还是极为高的。

在爆炸初起的瞬间,他脚下轻轻一点,足下的夔牛和他心意相通,深吸了一口气,巨大的肚腹之中发出雷鸣般的声响,紧接着血盘大口张口,喷出一道几近白sè的炽焰朝焚天烈焰冲击而去,算是替姜涵削弱了一波冲击。

而姜涵手中打出一道玉佩,在他心神运转之下,飞速地旋转开来,一道道细微之风在瞬息间由微末变成顶天立地的风柱,往焚天灭地的烈焰狂卷过去。

其实姜涵要是想逃,只是一个间歇就能避开爆焰冲击的中心,但他身后还有诸多手下,猝然间绝对扛不住准道器的殉爆。

陈海站在数百丈外,没想到姜涵竟然就站在一团青气之中,死死地顶着无边的灭世烈焰丝毫不退,他也不禁心生寒意,心知他要是稍微犹豫,最终的下场就是他与身后千余将卒身败人亡。

沙天河看着姜涵的无上神威,脸上也是铁青一片。

虽然说此时姜涵身后的几名道丹高手也在不要钱似的撒出符篆,但是换做他是姜涵,此时早就丧身在灭世焰海之中了。

“四柱诛魔阵,全速斩杀姜涵!”陈海眼见三十六明窍境剑修在姜涵身后就要结阵御剑去助姜涵抵挡灭世焰海,沉着地下达了命令。

擒贼先擒王,陈海知道唯今之计,只有把姜涵重创当场或者直接斩杀,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阵法师在陈海的指挥下,迅速将灵罩收起,转而凝成一柄百丈长的金黄巨刃,携带者风雷之势向姜涵当头斩杀过去。陈海、沙天河、朱明巍和魏汉等人也是一起祭御法宝、灵剑,朝姜涵怒攻过来。

他们此时真要杀了姜涵,蔚山真君姜晋皆竟暴跳如雷,但现在姜涵就要他们的性命,难道他们还要心慈手软不成?

“贼子尔敢!”

“保护涵少君!”

姜涵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了,他万万想不到陈海做事竟然如此决断要当场斩杀掉他;他身后扈从、剑修这一刻也是大惊、大怒。

然而火鸦战车自爆所掀起来的灭世焰海还在持续中,已经彻底从四面八方狂卷过来,令姜涵这一刻除了死扛,别无其他闪避的可能,只能硬着头皮去抵挡住所有的攻击。

姜涵身后的扈从、剑修,也是摧动法宝、灵剑迎上来,两拔人的攻势冲击到一起,陈海都觉得脚下的大地剧颤起来,在漫天烟尘中,姜涵立身之地处,留下百丈深方圆的一座深坑。

这就把姜涵当场斩杀了?

沙天河也多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数十扈卫、剑修,这时候已经顾不上进攻陈海等人,疯狂的往姜涵立身之地猛扑过来。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四柱诛魔阵守御本阵,其他人往前推进!这姜涵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陈海知道今日既然撕破脸皮,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什么退路了,还不如将事情做绝,最好能确认将姜涵斩杀剑下,他们还能多争取一些亡命天涯的时间。

陈海一声令下,朱明巍率着大队人马在四柱诛魔阵的庇护下向前推进。

这时候姜涵所率领五百精锐虽然距离这里还有十余里,这时候也顾不上太多,纷纷御剑往这边斩来。

五百弟子实力虽然不弱,要是在近前,天位境真君都要落荒而逃,但超过十里,已经是他们祭御法宝事灵剑的极限,即便五百辟灵境合力,还是没能一下子斩破四柱诛魔阵的防御灵罩,但五百余灵剑法宝,齐轰过来,威力还是恐怖,也一时将陈海这边的将卒前进步伐给拦住。

沙天河心疼自己那火鸦战车的损失,正是一腔愤怒无处发泄的时候,灵元疾转,血灵长刀带着猩红sè的光华向姜涵阵中斩了过去。

这些辟灵境弟子没有结阵,没有大阵所凝聚的防御灵罩的庇护,又没有多少人撤回灵剑、法宝共同抵挡沙天河,面对道胎境的攻势,自然是难有还手之力。

数瞬时间,只见血花不断迸现,数名弟子眨眼间就被沙天河斩杀倒在血泊之中,这些剑修弟子本就仓促散乱的阵形,更是被沙天河搅得混乱不堪,但他们这一刻,却还是惦记着姜涵的安危,甚至都不顾己身的散乱,无数人也祭出灵剑,将姜涵所在的大坑上方护住。

正当陈海他们稳步向前推进,将二十具神机重膛弩推到阵前,要用玄阳箭雨对姜涵手下的剑灵弟子进行压制之下,忽然间就见姜涵立身处被斩开的深坑里,一阵磅礴的气息扩散开来,陈海神sè一凝,挥手止住所有人的脚步。

下一刻,那头巨大的夔牛从地底冲出,就像一道青sè的闪电,竟然比御剑还快的恐怖速度,往西南方向遁逃而去。

陈海与沙天河面面相觑,没想到姜涵跨下的灵骑,刚才看上去没有多强的实力,竟然逃起命竟然连他跟沙天河御剑都追不上,眨眼间就已经是在十数二十里之外了。

陈海眼神敏锐,能看到姜涵脸sè如金纸一般,趴伏在夔牛之上,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这时候姜涵手下的道丹、明窍境剑修、扈从,汇同五百剑修弟子也飞速离开野桃林,只是数十息的时间,野桃林前就变得安静起来。

除了一声的狼籍以及二十多具死尸,谁也难以想象他们刚才经历一场生死存亡的恶战。

陈海抿着嘴唇站在那里,姜涵率领的这些人撤退实在是太果断了,速度又快,他也不想无意义的追杀什么,不过姜涵身受重伤而逃,这对他们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最起码能争取一些缓冲时间了。

他转过身去,看到沙天河脸sè铁青,想来是因为那火鸦战车的损失感到不快,当下强笑着安慰道:“一具火鸦战车,将来我总会有更好的东西补偿你!”

沙天河其实又何尝不知当时情况紧急,但是那火鸦战车伴随他数百年的时间,被陈海毫不心疼的一朝毁掉,一时半会他还是接受不了。

陈海不去管沙天河心疼火鸦战车,当务之急还是要安抚住朱明巍、魏汉手下的千余将卒。

拍了拍沙天河的肩膀,陈海他身后的朱明巍、魏汉和一千余名弟子望去,只见大多数人脸上并没有战胜或者劫后余生的庆幸,更多的是一种彷徨失措和些许的绝望。

陈海刚刚想开口,那朱明巍挺身站了出来,咬着牙关说道:“陈真人不用说什么了,宗门不仁,以我们寒门弟子为刍狗,难道我们真个就要洗干净脖子等着他们来杀不成?只是此事将陈真人拖累进来,明巍实在愧疚!”

说完他转身向后,满脸通红地朝千余将卒怒吼道:“原本诸事都跟陈真人没有半点干系,陈真人却为我们与姜涵不死不休,你们这些鸟货,在怕什么?现在我们回去,必是死路一条,即使宗门对我们不仁,也就不能怪我们对宗门不义……”

魏汉闻言也随即踏出,攥紧拳头振臂道:“对,干他娘的!”

尽管没有几人激动去呼应魏、朱二人,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他们实际都没有什么退路了。

陈海见众人满脸担忧,也知道诸多将卒是怕自己叛出崇国、叛出万仙山,会连累到家人,想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上前一步跟众人说道:“那姜涵受伤也不知道到底多重,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要尽快转移出去,否则真给他们缀上,真就是百死无生。沙大当家,你对这里地形颇为熟稔,先带着众人隐藏起来,我现在就潜去北陵塞打探一下情况,看有没有办法,将诸位的家人尽可能安置起来,能不要受到牵连。”

和沙天河约定好碰头的地点,陈海看着大队人马向西南而去,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运起化形诀,不多时就变回青鳞魔,化为一缕青烟,向北陵塞而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不作不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