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暂过一劫

第九百二十九章 暂过一劫

“父亲,聂天会不会有事?”

景柔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那块棱镜,忧心忡忡地说道:“他可是碎星古殿选定的星辰之子,真要是出了意外,麻烦就大了。”

景飞扬眯着眼,淡定地说:“应该不会有事。yīn影老怪真要杀他,就不会和你们说明,要你们交出他。依我看,yīn影老怪也只是被人说动,要生擒他,出他的丑,并非要赶尽杀绝。指使yīn影老怪的人,应当也有所顾忌。”

说归说,景飞扬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释放出一枚枚神符。

神符,从那艘星河古舰飞出,鲜艳如彩蝶,沿着聂天飞逝的方向,接近了那片yīn影。

“那几枚神符,并没有被我赋予特别强大的灵魂气息,就算是yīn影老怪,也只会认为,神符出自你们两人之手。”景飞扬极为自信,“yīn影老怪若是敢乱来,单单那几枚神符,就能要了他的命!”

段石虎和景柔,眼见神符飞出,终于放下心来。

他们都明白,有着圣域级别境界的景飞扬,实力何等的恐怖,他炼制出来的神符,连域界都能摧毁,何况是虚域初期的yīn影老怪?

“其实,没有我的暗中插手,聂天也未必就会输。”布置完毕后,景飞扬再次说道:“他体内的奇特血脉,仿佛和那血肉傀儡有了共鸣,他似乎和傀儡融为一体,令傀儡的战力,都有了质的飞跃!”

“这位星辰之子,明明仅有玄境初期修为,但种种手段,当真是非凡!”

看的出来,景飞扬颇为欣赏聂天。

在聂天开始展现力量,他暗自窥视以后,渐渐觉得将神符宗捆缚在聂天这艘战舰上,未必就是坏事。

“咦!”

仅仅数秒,景飞扬忽轻呼一声,嘴角逸出冰冷。

透过那几枚神符,他感知出,那片yīn影后方,还有几股气息,隐而不发,分明在偷偷注意着聂天和yīn影老怪的战斗。

“还有一些宵小,同为星空狩猎者,实力,还不如yīn影老怪,应当是一些人的眼线。”

……

灰暗yīn影深处。

聂天以生命糅合,以自身气血,融入骸骨血妖的心脏。

骸骨血妖庞大的骨身,在yīn影当中,挥动着巨大的骨手,将yīn影撕裂为一块块,破空疾驰。

“呼呼呼!”

灰白sè的浓郁死气,从骸骨血妖体内喷薄而出,死气和yīn影接触,分明冲淡了yīn影。

万物枯萎,众生气血凋零的死亡之力,化为独特的域场,大范围的席卷yīn影处。

一道模糊yīn影,逐渐变得清晰,化为一个鹰钩鼻,一脸yīn冷气息的枯瘦老者。

老者干瘪瘦小的躯体,突然鼓胀开来,瞪大的眼瞳深处,将聂天顿时映照在内。

“yīn影幽禁!”

老者两手穿花蝴蝶般飞舞,交织成复杂而又繁复的法决手印,瞳中有众多灰sè线条,如密密麻麻的绳索,捆缚在他眼瞳内照耀出来的聂天的影子身上。

诡异无比地,聂天嵌入骸骨血妖心脏的躯体,瞬间变得僵硬。

有看不见的力量,千丝万缕地纠缠而来,将他给牢牢定住。

他和骸骨血妖之间,玄妙的气血连接,被无情斩断。

生命糅合顷刻被破解!

与此同时,还有神秘的魂力,渗透向他的灵魂识海,似要将他的灵魂,都给禁锢。

“五大凶魂!出来!”

聂天低吼,以真魂沟通冥魂珠,唤动其中的器魂。

“呼呼呼呼呼!”

五个狰狞可怖,携带着怨恨、恐惧、绝望、狂怒和嗜杀五种浓烈气血的凶魂,如恶鬼幽灵,忽漂浮在聂天头顶。

五大凶魂,仿佛邪恶的神灵,释放出惊天动地的邪念。

邪念犹如实质,能撕裂束缚般,将yīn影老怪以秘法,寄托在聂天身上的力量,给撕成粉碎。

聂天灵魂识海内,yīn影老怪鬼鬼祟祟的灵魂入侵,也被顷刻间剔出在外。

千米之外,yīn影深处,那枯瘦老者忽闷哼一声。

“轰!”

聂天抬臂,冲着远处的yīn影老怪,隔空打去。

骸骨血妖的庞大骨手,以和他一模一样的姿势,如提线木偶般,机械被动地,也朝着yīn影老怪轰出一拳。

骸骨血妖骨手,忽晶莹如美玉,灰白sè的死亡光柱,洞穿空间般,直达yīn影老怪胸腔。

yīn影虚域,在这一拳之下,犹如被狂风肆虐而过,片片碎裂。

含有死亡奥妙的灰白光柱,突将yīn影老怪淹没,他那枯瘦的身子,在灰白光柱内,发出痛苦哀嚎。

一块块碎肉,从其体内分离,洒落向冰冷yīn暗的星河底部。

众多碎裂的yīn影,撕裂的破布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融入其身。

yīn影老怪气急败坏地声音,从片片支离破碎的yīn影内传来:“该死的!这小子怎如此之强,想要生擒活捉,根本不可能!”

零碎的yīn影,坠落星空,将他碎裂的血肉裹住,又带了回来。

yīn影老怪的躯体,此刻如由众多碎肉粘合而成,看起来令人头皮发麻,恶心至极。

可他的生机,却在碎肉归来时,又一点点变得强大。

“加价!必须加价!”

yīn影老怪嚷嚷着,那具暂时由碎肉拼接而成的躯体,在yīn影的裹缚下,突然急剧后退。

只是一个照面,他尚未动用全力,竟然便主动退去。

yīn影迅速隐去,眨眼间,就消失在昏暗冰冷的星空深处,踪影皆无。

动用生命血脉天赋,短暂和骸骨血妖融合的聂天,顿时愣住。

他以灵魂意识感知,一点都捕捉不到yīn影老怪的气息,他的魂念,在星河之中的延伸范围,似消弱许多。

下一瞬,他又意识到,维持气血融合,极其消耗他的血肉精气。

在yīn影老怪离去后,他略一迟疑,就主动撤销生命糅合。

“咻!”

骸骨血妖重返那艘停泊的星河古舰,他又落入神符光圈笼罩之内,不受外界星空杂质的荼毒。

“我的血肉精气,和骸骨血妖的融合,不是特别的契合。生命血脉,和骸骨血妖的死亡之力,分明有一些冲突,不能将生命糅合的真正威力展现。”

他思索着,将骸骨血妖收回,沉落向船舱。

同一时间。

yīn影老怪化为一片yīn影,一路退避,到了另外一个曾经被神火毁去的焦黑大地。

数名身被白sè长袍,将身子和面容都给遮掩的人,从大地下的黑魆魆洞口冒出来,其中一人呵斥道:“你并没有兑现诺言!”

“兑现诺言?”yīn影老怪大发雷霆,“你们请我动手时,明明说那聂天只是玄境初期修为,很容易擒获。可事实如何,你们心里难道没数?那小子一身诡异,他的那具傀儡,居然能发挥出生前的血脉秘术,我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

“因为你们的消息不对,我要拿下他,必须要付出不小代价!”

“除非你们重新加价,不然,我绝不会冒险,再次对他动手!”

yīn影老怪大呼小叫,显得极为愤怒,本来以为轻松的差事,竟然让他受了伤,他自然不爽。

“加价一事,我需要向主人禀报再谈。”

“你们谈妥再通知我,最好快一点,等他们冲入雪域,我是绝不会下手的!”

“好,你等我们消息。”

……

聂天和yīn影老怪交战之处。

在那艘星河古舰重新开赴,yīn影老怪也离去之后,突有点点火光凭空闪耀。

火光如火焰精灵,四处游荡着,仿佛在采集聂天动用的,未曾彻底消散开来的,微弱的血肉精气。

半响后,众多火光忽然相互汇聚,凝为一簇绚烂火焰。

火焰孤零零地漂浮在yīn暗幽冷的星空深处,一闪一闪的,如一盏灯火,神秘,又似乎拥有着智慧,如在沉思着什么。

又是一阵子后,有流星划过,那火焰突融入流星。

那束流星,像是突然被赋予了灵魂,化为一束忽隐忽现的火焰流光,尾随着聂天乘坐的星河古舰,不急不缓地飞去。

……

ps:今天回家,加上今天的,欠八章,明天开始,陆陆续续补欠,准备用下半个月的时间,把八章还清,压力山大啊。

另外,七月份的内蒙大草原,真的美如画,老婆孩子都很开心,值得一游,就是苦逼的码字党,还要抽时间码字,不够尽兴~

对不住诸位等更的兄弟姐妹了,抱歉。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九章 暂过一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