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四十九章 黑风寇

第七百四十九章 黑风寇

不知道姜涵什么时候就会疗好伤重新过来追杀他们,陈海也不敢北陵塞久留,带着玄阳重锋箭及其他物资补充,就悄然离开北陵塞,赶到千余里外,与沙天河、朱明巍、魏汉他们汇合。

也亏得乾坤宝袋内部的储备空间有四五丈纵深,甚至一间石殿,同时还能减少近九成的重量,但即便是如此,陈海将大量的物资收入其中,乾坤宝袋也变得足有三四万斤重。

马不停蹄的赶到沙天河在荒原深处的另一处落脚地,以陈海此时不比道胎境初期强者稍弱的磅礴灵元,也都差点累趴在那里。

听陈海说起姜涵没有退去燕台关,而是留在北陵塞养伤,以及接下来陈海有带大家逃往坠星海避祸的打算,朱明巍和魏汉等人皆是满脸的沮丧。

朱明巍、魏汉知道他们这一逃,就注定成为万仙山的逆徒逃卒,这辈子都怕是没有重归万仙山,再与家人团聚的可能了,但他们要不想死在姜涵的手下,除了此时干脆利落的远走高飞,又能干什么?

不过,沙天河的反应有些古怪,听陈海提及要去坠星海避祸,他脸上顿时就有期待、有畏惧、有犹豫等种种情绪,不一而足。

沙天河在魔獐岭赫赫有名了近百年,都传言他原是坠星海深处某个小宗门的真传弟子,其宗门被敌家所灭,他逃了出来,数百年苦修才有如此的修为,但具体说到沙天河曾经所在的宗门名叫什么,敌家又是谁,就没有谁心里清楚了。

“怎么,沙大当家是近乡情怯?”陈海盯着沙天河的脸,笑问道。

“……”沙天河嘿然一笑,却没有接陈海的话茬,也不愿这时候提及旧事。

看朱明巍、魏汉等人情绪比较低落,陈海盯住他们的脸问道:“你们是不是都在担心这么一死,最终只能客死异域,这辈子都没有再回来的时候了?”

“陈真人为我们所拖累,我们本不该如此沮丧……”朱明巍歉然说道。

“你们有这样的担心很正常,但我们这一走,并非这辈子都绝无机会回来,”陈海说道,“姜督军知道大家很冤,只是姜督军位卑言轻,此时连真传弟子都不是,这时候只能暗中派人将你们五位的家人接出来隐姓埋名,不受牵连,目前却还不能替诸位洗涮冤情。不过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而我们此去坠星海也绝不能碌碌无为,甘于默默无闻。你们想想看,姜涵敢对我们生杀予夺,还不就是我们不够强、地位不够重要吗?要是我们继续碌碌无为、默默无闻下去,即便姜督军有朝一日成为宗门某位真君的真传弟子,想要替我们求情,这位真君也未必会理会这事。而有朝一日,我们的声名足够响亮,在万仙山宗门眼里,作用也又足够重用,到时候就算姜督军不替我们洗刷冤情,宗门也必然会有新的权衡——要知道,就算是姜晋在万仙山也不是一手遮天的。”

听陈海的话,朱明巍、魏汉神情一振,但他们对前程依旧充满着迷茫,实在不知道他们这些微末将卒能干什么,能重要到让宗门不去考虑蔚山真君姜晋的感受?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知道家人还是有可能不受牵制,能隐约看到陈海给大家在前面指出一个方向,这都多少叫他们有所安慰,神sè渐渐振作起来。

陈海又说道:“我们此去坠星海,一是避祸,二来更要闯出一番威名,我们既然落草为寇了,就需要一个亮响的名号——沙前辈以前是黑风寇的大当家,我们以后也叫‘黑风寇’、继续捧沙前辈为大当家,如何?”

沙天河暗藏雷电的厉眼在朱明巍、魏汉等人脸上扫了一眼,见他们脸无表情,心知他真要去争这个大当家,朱明巍、魏汉等人以及他们手里一千五六百精锐将卒,绝不会听从他的使唤。

“沙某这大半辈子都没能混出一个名堂,实无资格带领众人进退坠星海,此时当愿听从陈监军的调遣,愿奉陈监军为首。”沙天河说道。

听沙天河这么一说,朱明巍、魏汉、朱自民、沈复、孙岱等五人,皆朝陈海拱手行礼道:“朱明巍(魏汉、朱自民、沈复、孙岱)原奉陈监军为首……”

见朱明巍、魏汉他们如此迫不及待的推陈海为首,沙天河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但看到陈海将十数万计的玄阳重锋箭从乾坤宝袋里拿出来,他又禁不住好奇,是什么让姜雨薇对眼前这人魔难辨的家伙如此言听计从,竟然都不怕事情一旦败泄出去,她也会被扣上一个通敌纳叛的罪名?

事不宜迟,稍作准备,陈海就带着上千人马,簇拥着三十二辆诛魔战车,往西走去。

一路上有沙天河这个纵横荒域百余年的道胎老盗带路,陈海他们一路上绕过诸多魔物聚集地和其余实力较强的马贼聚集地,几乎没有经历什么战斗,就已经出了魔獐岭的势力范围。

又往前走了一万余里,丛林和草地渐渐少了起来,陈海他们终于踏入了黑毛大漠之中。

坠星海又名风暴海,就位于黑毛大漠的另一侧,而东都姜氏所在的东都山,就在黑毛大漠的东南角,距离坠星海实际上都不到一万里。

坠星海在崇国的西北边境形成一座半弧形的大海湾,然而除了东都山附近外,从东都山往北,坠星海沿岸要么是人兽绝迹的茫茫荒域,要么是罗刹魔族控制的区域,崇国以及万仙山的势力触手都没有伸到坠星海沿岸,更不要说伸到位于茫茫狂风暴浪的坠星海深处的大小岛屿了。

陈海他们第一步就是要穿越黑毛大漠,赶到坠星海沿岸,再寻找机会出海。

大漠之中,天气要比魔獐岭北面的荒原恶劣百倍,除了那要将人体内每一滴水份都榨出来、即便是明窍境精英弟子都不能无视、不能做到寒暑不侵的酷热外,那远远望去仿佛是炼狱魔眼的黑毛狂风,才是茫茫大漠深处一旦遇到就令人绝望的存在——大漠也因此被叫为黑毛大漠。

陈海他们刚踏入黑毛大漠,就眼睁睁看着一头实力绝不在明窍境强者之下、振翼能日行万里的黑翎魔鹫,离黑毛风眼还有四五十里,就被硬生生的吸入风柱之中,一身堪比玄阶灵甲的铁羽以及连筋带肉,在眨眼间就被黑毛风剔得点滴不剩。

这也是西北柱国将军不怕百万精锐魔兵敢穿越黑毛大漠,奔波东都山一线的主要原因。

黑毛大漠深处虽然艰辛,但好在有沙天河这个老江湖外,陈海他们走了五六天都同有跟黑毛风柱撞上。

也幸好当初姜定面子够大,为了出塞剿魔,从燕台关要来的俱是黑狡精骑,所以在黑毛大漠如此恶劣的条件下,也没有减慢几分他们的脚步。

行到第十天头上,陈海坐在一辆诛魔战车之上,苦思能渡风暴海的造船之法。

要知道风暴海之上的狂风巨浪,要比黑毛风强十倍、百倍,普通的船根本就没有办法渡海。

陈海推演了一天的造船之法,头晕脑胀,待要放下手里的造船图,跟沙天河闲扯几句,忽然他神念微微一动,抬头就见在漫天的风沙之中,一团青sè光华正在呼啸而来。

陈海伸手向天上打出一道玄光,那青sè光华一个兜转,直直地向陈海手上而去。

陈海皱着眉看了看手上那青光凝成一封信笺,看过之后就灵元微微一动,将那信笺就化为碎屑随风飘散。

身后一阵沙沙作响,朱明巍和魏汉提着黑狡马紧了两步赶过来,不知道北陵塞此时有什么信息要传给陈海。

陈海咧嘴笑了笑说:“看来那日四柱诛魔阵并没有给涵少君记忆深刻的教训啊。这才几天,涵少君就已经出发了。”

沙天河听到之后眉头却皱了起来,边行边说道:“我们现在也不过走了三万里,距离坠星海港湾还有两万余里,现在的速度,大概还要走上八九天的时间,时间上恐怕不够。”

先前姜涵吃大亏,是因为根本就没有料到陈海会如此果决,竟然自爆了一件准道器的法宝也要将他逼退,这也给了陈海、沙天河西逃的机会,但姜涵绝非善罢甘休的主,倘若给他在黑毛大漠之中碰到,陈海他们这帮人,最后有多少能活下来就是大问题呢。

“不妨事!”陈海定定地说道:“要知道姜涵这些人要追上来,手下还有五百辟灵会拖慢他们的速度,但没有他们的跟随,仅仅凭借着他和几个道丹,姜涵未必能拿我们怎么样。再说了,这茫茫荒漠之中,想要确定我们的位置也并非易事,有了这个时间缓冲,等他们追上来的时候,说不得我们就已经造船出海了。”

先前为了怜惜马力,陈海他们一日也就是行上三千余里就驻地休息。这时候眼见着危急就在背后,那柄高悬的利剑也不知道何时就会落在自己的头上,就不再节省脚力,加速向前行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四十九章 黑风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