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65 择日不如撞日

865 择日不如撞日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这个冒牌货!

毫无疑问,铁面判官的这一句话,同样也有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果,一时间整个三十三层的比武场内再次鸦雀无声,而台上的小钟馗、莲花婆婆等人也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明白铁面判官怎么好端端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看到铁面判官突然到来,而且一来就揭穿了王晓雨,我的心中却是一阵激动,虽然我不知道他有什么证据,但我总是隐隐觉得,铁面判官应该是帮着我的,否则之前不会主动认输,将晋升三十三层的机会让给了我,还说希望我能拿下武道会的冠军!

而处在漩涡中心的王晓雨,则是涨红了脸,满脸不服气地说:“铁面大哥,我知道你一向都不喜欢我,但我不是冒牌货,我真是大阎王的儿子!”

王晓雨的脾气不好,之前和幽冥老人就曾闹得不可开交,现在硬刚铁面判官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铁面判官的脾气显然更加不好,直接挥舞手里的关公大刀就朝王晓雨的脑袋劈了过去。

“你是你妈了个逼!”

铁面判官的脏话一样惊天动地,现场众人均是满脸错愕、目瞪口呆。眼看王晓雨就要挨刀。好在小钟馗、莲花婆婆等人都在旁边,纷纷出棒的出棒,挥掌的挥掌,将铁面判官给拦住、推开了。

“铁面大哥,你干什么!”

“这真是大哥的儿子,你没看到大哥的遗物吗?”

“大哥就这么一个儿子,难道你想让大哥绝后吗?!”

几位大佬均是义愤填膺,一个比一个怒火冲天,显然铁面判官要是还打,他们就要不客气了。

铁面判官却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着他们说道:“你们都老糊涂了吧,他拿个大哥的东西过来,就说明他是大哥的儿子了?你们几个,谁身上没点大哥的东西?我手里这把大刀,还是大哥亲手帮我炼的,难道我也是大哥的儿子?小钟馗,你那哭丧棒也是大哥给的,难道你是大哥的孙子?”

小钟馗无奈地说:“你好好讲道理,别占我便宜行吗?”

几个大佬也驳斥着铁面判官的理论,说他偷换概念,根本就不是一回事等等。铁面判官也不和他们再争,指着王晓雨说:“你说你是大阎王的儿子,那我问你,大阎王哪里去了?”

王晓雨红着眼睛说道:“家父已经去世了,是我亲手埋葬了他,我可以带你们去看坟地!”

我爸明明活得好好的,王晓雨却说我爸已经死了,我的心中也是恼火不堪。

但,并不用我发作,铁面判官已经狠狠骂道:“你扯,你继续扯!小王八蛋,你连大阎王的儿子都敢冒充,是不是真当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是傻子?”

铁面判官一边说,一边摸出自己的手机,迅速调出了一张照片给众人看。

“我前几天才拜访过大哥,大哥身体康健、万事如意!”

台上的众人定睛一看。只见照片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铁面判官,一个是满头白发的老人。这位白发老人的年纪虽然颇大,但却红光满面,眼睛也炯炯有神,看得出来身子骨还算硬朗。

幽冥老人、莲花婆婆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位白发老人正是失踪了二十多年的大阎王!

照片里面,大阎王是坐着的,而铁面判官站在他的身后,二人都是笑容满面,显然相谈甚欢。王晓雨说大阎王已经死了,可大阎王明明活得很好,还和铁面判官合了张影,究竟谁在说谎一目了然。

“真是大哥!”

莲花婆婆最先叫了出来,神情最激动的也是她,一把就夺下了铁面判官的手机,双手颤抖着抚摸着照片里的大阎王,眼泪也不知不觉间流了下来:“你看你都老成什么样子了!”

其他几个大哥也围上去,争先恐后地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激动地说:“大哥没死,大哥还活着!”

“铁面判官,你和大哥这是在哪?”

“铁面判官,你找到大哥了,怎么没带我们一起去?”

看到大阎王的照片。这些大佬一个比一个激动,有红了眼睛的,有湿了眼眶的,哭得最难过的还属莲花婆婆,直言大阎王没有原来帅了。我心里想,我爸都七十了,还帅得起来才怪。

不过话说回来,铁面判官突然拿出和我爸的合影,也把我给吓了一跳,看来他找到我爸了。可我爸二十多年杳无音信,在罗城第一监狱也住到第七个年头了,从来没人知道他的下落,铁面判官怎么突然找上去了?

我本能地看向刘鑫。

刘鑫站在铁面判官身后,他的个子不高,块头也不大,还戴着副眼镜,看上去平平无奇。我和刘鑫当然是铁哥们,在省城来往的那段时间里,铸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他对我的信息虽然知之甚少,但也知道我有个舅舅叫小阎王,如果顺着这个线索往下探查,不难摸出我的真实身份,找到我的父亲,也就顺理成章。

在我看向刘鑫的时候,刘鑫察觉到了,同样看了我一眼,不过很快就把目光转移开来,就好像不认识我似的。

但是就这一个目光,让我已经明白所有,和我的猜想并无二致。之前我还以为刘鑫不记得这件事了,现在看来是我自以为是,刘鑫心里一清二楚,那么我的身份,铁面判官显然已经知道。

但,铁面判官并未当众揭破我的身份,而是拿回自己的手机以后说道:“好了好了,关于大哥的事,接下来我再慢慢和你们说,现在先把那个冒牌货给干掉吧!”

众人这才想起来王晓雨了,一群年纪加起来有几百岁的老江湖,竟然被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耍到团团转,当然个个怒火中烧、雷霆大怒。笑面鬼更是骂骂咧咧地说:“他妈的,我是被骗得最惨的一个,我被骗了足足有半年多!我一直以为他真是大哥的儿子,还一直将他当成帝城的领袖培养,现在想想我真是蠢如猪,我要扒了这家伙的皮!”

其他几个大哥也是骂骂咧咧。因为他们刚才还给王晓雨跪下了,如果真是大阎王的儿子,跪也就跪了,毕竟是他们的少主,结果是个冒牌货,一帮人简直要气炸了。

至于我,我就更气,这家伙冒充谁不好,偏偏要冒充我,还说我爸已经死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还有尹红颜,以为自己真要嫁给王晓雨。差点没吓个半死,精神都快不正常了。

王晓雨以一人之力,竟然搅得整个帝城鸡飞狗跳,不得不说这家伙真是人才。可惜他也玩到头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好好收拾他,先把这家伙揍个死去活来,再问问他那大阎王的绝学秘籍是从哪里弄的。

就当我们一群人义愤填膺、骂骂咧咧地回过头去准备找王晓雨算账的时候,却发现王晓雨已经不在台上,而且踪迹全无!

台上众人都傻了眼,纷纷四下寻找,但是哪里还有王晓雨的影子?显然,王晓雨看情况不对。早就偷偷溜了。刚才大家都抢着看大阎王的照片,没人知道王晓雨是什么时候跑了的,就连台下的人都一脸迷茫。

小钟馗立刻派人查看监控,发现就在铁面判官亮出照片的时候,王晓雨就偷偷跑了。当时台上的所有人,包括我和尹红颜在内,都探着脖子去看,没一个人注意到他。

“给我追!”

小钟馗下了命令:“搜索整个帝城,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家伙给找出来!”

另外几个组织的老大也下了命令,六大组织的人马齐齐出动,相信不久之后就能抓到王晓雨。

王晓雨的事情暂时过去。武道会还未彻底结束,既然证实了王晓雨是个赝品,那么接下来两年的帝城领袖自然还是由我来做。当着众人的面,小钟馗将一支顶部镶着红玛瑙的金sè权杖交给了我,说这是当年大阎王的东西,可以号令帝城群雄,不仅代表着权力,更代表着责任,如今交到我的手上,希望我不光是为自己谋福利,还要多为帝城中人服务、做事。

小钟馗的这一番话,虽然官腔打的很重,一听就是场面话,但我还是深受鼓舞,因为这是我父亲的东西啊!二十多年前,我父亲就手持这个东西,号令帝城群雄,无人敢有不从;二十多年后,我又站在了相同的擂台上,接下了这根金sè权杖,我没给他老人家丢脸!

所以我是激动的,双手都有点颤抖,眼眶里沾着点晶莹的泪花,重重地冲小钟馗点头:“我一定会的!”

小钟馗本来只是说个场面话,准备说说就算了,没想到我反应这么大,当时还吓了一跳,但又握着我的手说:“好好好……”

台上站着的几位大哥,也轮番过来向我道贺,不过看得出来他们都是言不由衷,祝贺的话都有点敷衍。毕竟他们的年纪都挺大了,还要认我这个毛孩子当头,心里肯定非常不爽,只是碍于场面和规则,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不过这无所谓,他们再不高兴,也得听我的话!

尹红颜倒是蛮兴奋的,也来到我的身前,握着我的手说:“李大威,祝贺你呀!”

看到她,我的心情好一些了,我笑着说:“你是为自己高兴吧,总算不用嫁给王晓雨了!”

说到这事,尹红颜也是拍着自己的胸口,无比庆幸地说:“是啊,刚才差点没把我给吓死,还好铁面大哥及时出现,否则我这辈子都完蛋了,真跟鬼门关走了一趟似的。哈哈,既祝贺你,也为我自己高兴!晴儿知道你拿冠军,还做了地下世界的头儿,肯定也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提到任雨晴,我也微笑起来,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拿下武道会的冠军以后,算是离我的目标越来越近了,等到救出我妈,再把任雨晴给带走,一切都万事大吉了。

众人轮番向我表示祝贺,铁面判官是最后一个过来的。

我看到他。面sè立刻变得凝重起来,他的面sè也是一样严肃。他握了握我的手,又冲我点了点头,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在告诉我,让我今晚在房间里等他。

于是我也点了点头。

接着,小钟馗又发表了武道会的闭幕感言,并说两年以后再见;而我作为新的接班人,一样发表了讲话,我也不是第一次当头儿,所以说起这些官话来一样顺溜,还谦虚地说自己能拿冠军完全是靠运气,金sè权杖在我这里只是暂时保管两年,希望两年以后能涌现出更多优秀的年轻人等等。

至此,本届帝城武道会就算是结束了,鲜花、掌声全部都属于我,接下来的两年,我就是这里唯一的头儿,无数资源、人脉等着我去利用,真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除了不敢跟官方、军队、龙组正面交锋以外,其他根本没有让我怕的。

——不是吹牛,警方都不敢随随便便动我。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我风风光光地离开了重天酒店,坐上金爷为我早就准备好的专车,回我住的酒店。这间酒店,只是我暂时的栖身场所,想必不久之后就有我自己的房子——我对这太了解了,当初我刚拿下省城比武大会冠军的时候,多的是人送我豪车、别墅。

至于铁面判官,则和小钟馗、莲花婆婆等人一起离开了,他们还要详细说说大阎王的事。我不知道铁面判官会怎么讲,但我觉得他会妥善地处理好这件事情,不会将我置于危险之地。

金爷本来想为我举办庆功酒,但是被我给推辞了,因为我还要等铁面判官。我洗了个澡,换上睡衣,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铁面判官。

在这过程之中,我也接到了小阎王和左飞的祝贺电话,他们一样获得了我拿下武道会冠军的消息。我把情况都和我舅舅说了,我舅舅说看来铁面判官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并且目前来看铁面判官并没有加害我的意思,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让我自己拿主意就行。

一直等到凌晨两点,敲门声终于响起。

我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一下,确定是铁面判官以后,便给他开了门。和铁面判官一起来的。还有他那六个兄弟,刘鑫和老五也在其中。铁面判官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一个人进了我的房间。

房门刚刚关上,铁面判官便朝我单膝跪下,并且眼含泪花地喊道:“少主!”

铁面判官的突然动作,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我赶紧伸手去搀扶他,说铁面大哥,可使不得,折煞了我!

铁面判官站了起来,但是仍旧紧紧握着我的双手,眼眶里面也含着晶莹的泪花。我将他拉到阳台,给他倒上了茶,废话自然不用多说,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铁面判官能去罗城找到我爸,就是刘鑫提供的信息,顺着省城的线索一路追查下去,终于见到我爸。

刘鑫早就知道小阎王是我舅舅,但我和他几次见面都没提起,他认为我有苦衷,所以并没有问,也没有告诉铁面判官。直到我被龙组开除,还被定为a级通缉犯。刘鑫才终于坐不住了,将这一切都告诉了铁面判官。

铁面判官一开始当然是不信的,但是随着他们前往省城,线索越来越深入,才终于确定了我的身份。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找到了大阎王,意外发现大阎王竟在牢里。

铁面判官知道,以大阎王的实力,如果想从牢里出来,没人拦得住他,他既然没有出来,就说明是他心甘情愿。

铁面判官再三权衡之下。终于下定决心,和大阎王见了一面。

不聊不知道,一聊才知道大阎王对外界的事竟然一无所知,甚至连杨大小姐被杨家软禁起来两年了都不知道。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铁面判官通过旁敲侧击才知道的,比如他问:“嫂子最近怎样?”

大阎王则回答:“挺好的啊,前几天还来看我。”

大阎王问他:“你是怎么找到这的?”

铁面判官则说:“你儿子现在可了不得,龙组的人,我是通过他,才找到您的。”

大阎王又说:“你知道就好,千万被告诉别人,我还想清静几年,你们自己活得挺好就行。”

他看得出来,大阎王很满意自己的生活状态,是真的不想再搀和道上的事了。

铁面判官决定尊重大阎王的意思。

所以铁面判官什么都没和大阎王提起,并向大阎王保证,不会向别人泄露他的踪迹。

铁面判官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在来找我之前,和莲花婆婆等人促膝长谈,也没说起大阎王的具体下落。铁面判官告诉莲花婆婆等人:“大哥现在过得很好,不想被人打扰,希望你们都尊重他。”

莲花婆婆等人当然很不高兴,说就算是大哥不再出山。我们去探望下他都不行吗?

也有人说:“杨大小姐被软禁了,大哥难道也不管吗?”

铁面判官回答:“大哥年纪大了,确实有心无力,说是没几年活头了,救不救都无所谓,反正又死不了。”

其他几人都是唉声叹气,唯有莲花婆婆嘿嘿地笑:“对嘛,这才是大哥的作风,女人算得了什么,还不是说换就换?”

听着铁面判官的描述,我的心里隐隐有点不悦,但我知道他是为了我爸不被泄露。所以才这么说。我说铁面大哥,我妈是肯定要救的,我爸还有不久就要出狱,到时候肯定能知道我妈的事,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

铁面判官点头:“这是当然,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事。”

铁面判官告诉我说,这几个月他一直没有出现,除了一方面探寻大阎王的下落以外,一方面也继续筹谋营救杨大小姐。

他说他之前耗费两年时间,挖了一条长长的地道直通杨家院中,可惜被杨家的人发现以后已经堵上了。但实际上,他们刚开始动工的时候。挖的不是现在这条地道,而是另外一条,结果路线勘察错误,竟然挖到池塘底下去了,那肯定是不能用的,往上一挖就漏水了,地道也会整个淹掉,于是这才另外换了一条地道。

但是第一次营救计划失败以后,他们又把最初那条地道重新捡了起来,认为还是可以利用下的,在地道上方做个防水的盖子,然后再从水底下钻上去不就行了?

他们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发现确实可行,只要穿上水行衣,上岸以后一脱,就能万事大吉。

铁面判官每次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就是在办这事。这事听着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肯定需要水性好的,还要小心不要被人发现。有几次还是被杨家的几个卫兵发现古怪,被铁面判官一刀斩落人头,尸体也拖到水底下了。

总之经过他们多日以来的忙碌,这条地道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铁面判官希望我能拿下武道会的冠军,一来就是希望我能继承大阎王的位置,二来也希望我来主导营救杨大小姐的事。大阎王是帝城众人心中的神,营救杨大小姐势必也能一呼百应,帝城的精英随便我挑。

“但有两个人不能用。”

铁面判官说道:“一个是笑面鬼,我总觉得这家伙不干净,王晓雨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我看未必。一个是莲花婆婆,她视杨大小姐为情敌,就算勉为其难去救,也不会是真心的。”

我点头,表示接纳铁面判官的建议。

铁面判官说道:“杨家的地形,咱们已经摸得足够清楚,绕过十二铁卫进入梅园不算问题。但梅园里面还有个大个子。那家伙是真厉害啊,我在他手上都过不了几招,这是目前最大的困难!咱们几个一起过去,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听了铁面判官的话,我反倒嘿嘿地笑起来,说这也不是问题,那个大个子不是敌人,是咱们自己人,上次你们贸然进入,他把你们当成敌人,所以才打起来的。

接着,我便把天奴的身份告诉了他。铁面判官听后也是又惊又喜,说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还说既然如此,那么营救杨大小姐的计划便能顺利实施,而且成功率足可高达百分之百!

听了铁面判官的话后,我也激动不已,问他:“什么时候行动?”

“择日不如撞日。”

铁面判官斩钉截铁地说:“明天晚上,咱们就去救人!”

看网友对 865 择日不如撞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