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五十章 寻踪追影

第七百五十章 寻踪追影

接下来的日子,大队人马就连最基本的休息都全部摒弃,一直向西而行,务求要赶在被姜涵追上之前能够进入坠星海。

坠星海又名风暴海,距离海岸数百里,天地之间密布的尽是雷煞风暴,莫说道丹境弟子,就连道胎境强者一旦被卷入雷煞风暴之中,都不见得能在其中坚持三五秒钟。

陈海即便有四柱诛魔阵在手,能护住船只,要没有沙天河知道怎样避开雷煞风暴最强的海域,贸然踏入坠星海,也是九死一生的不归之路。

走到第五天头上,大漠依然是无边无际,望不到头,但是从远处而来的风中,陈海已经能隐约感受到了雷霆的气息,那精纯之极的雷意能够穿越万里空间,被陈海感知到,可见到了坠星海沿岸,是何等恐怖的程度了。

陈海掌握风雷真意第二重,能够借助雷电淬炼身体,这一刻内心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对坠星海的雷煞风暴更期待一些。

陈海极目向前望去,忽而神识微微一动,他向沙天河望去,但见对方好似没有什么反应一般,通过神念问沙天河:“沙大当家,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沙天河摇了摇头,狐疑地道:“难道是姜涵的人追上来了?”

“想来应该是姜涵一个擅长追踪和隐匿行迹的手下,在后面缀上我们了,刚才无意被我察觉到气息,这时候又隐匿起来了。”陈海说道。

陈海掌握天地山河剑意,神识感应范围比自己还远,沙天河并不奇怪,皱起眉头道:“如果是姜涵的人缀上我们的行踪,就怕大部队就在后面。黑毛大漠邻近坠星海虽然有大片的森林,可以供我们伐木造船,但也需要时间。不如,我现在回去先结果了此人,否则给姜涵直扑过来,我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陈海止住了沙天河动作,淡淡地道:“我对黑毛大漠的了解,远不如沙当家您。区区一个道丹,还是我来解决吧,你们继续前行就是。”

陈海从金毛狻猊之上滑了下来,微微一用力,整个身子就无声无息的沉在黄沙之中,沙天河、魏汉、朱明巍领着人马继续前行。

陈海沉入黄沙之中,心神延伸开去,仿佛与天地化为一体,半个时辰过后,一道模糊到几近透明的人影,在谨慎的摸了进来。

在这人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波动向北陵塞方向延伸,陈海猜想应该是此人身上携带某种能与姜涵随时保持联系的法宝。

陈海心想若是能将这件法宝夺到手里,或能将姜涵引入歧途。

想到这里,陈海心中冷冷一笑,身子悄无声息地滑出黄沙,朝那人身后跟了过去。

陈海隐匿气息的功夫何其了得,一直贴近那人身后百丈之内,那人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陈海探出右手,手指悄无声息地沾染上了一丝黑气。

绝大多数的法宝,都附有祭炼者的神魂烙印,陈海要想利用这件联络法宝,将姜涵等人引入歧途,让他们多走几万里冤枉路,为他们造船出海争取时间,暂时就还得留下这修士的性命。

陈海自认为已经极为小心,但是在荒漠之中,忽然身后这么一丝魔息震荡传来,还是将那人惊扰到了。

那人战斗经验也是丰富,刚刚发觉到有一点异样,整个人身形就如闪电般向前扑闪过去。在此过程中,此人还同时祭出两道防御道符,形成一层土黄sè、像水波晃动的灵罩将自身牢牢护住。

此人虽然擅长追踪隐匿,但是在短距离内跟风雷幻踪步比起速度来,还是要逊sè一些。

陈海双足一顿,脚踏雷光暴起,五道黑煞指印就向那人抓去,六枚玄阳剑同时也如六条幼蛟从袍袖之中飞出,一起朝那人当头猛攻过去。

那人也是老辣,心知实力差陈海一截,并且他长时间潜行追踪,消耗极大,要是跟陈海缠斗下去,在茫茫荒原之中,数千里范围内没有援兵,绝逃不出陈海的毒手,当下他手腕一翻,一枚两尺长的诛魔短刺,像毒蛇似的朝陈海当胸猛刺过来。

陈海不退反进,风雷幻踪步摧动极致,脚下雷光隐烁,身形在炽热的空气中拉出一道道残影,在重重刺影的间隙间,与那人的距离拉近到五丈以内。

玄阳剑组成的诛神剑阵,也在这数瞬之间,朝那人斩去上百道剑芒,将一层防御灵罩斩碎掉。

那人也是心惊,没想到同为道丹境,陈海的战力如此强悍,一道地阶中品防御道符,在陈海手下竟然只能支撑这么短的时间。

而此时两人身形又贴到极近,除了近身搏杀,那人这时候想逃,也没有机会再拉开距离去,只能拼命摧动灵元,灌注到灵脉之中,将诛魔刺扑击的速度再提高一位;同时也不断祭出一枚枚御雷符,牵引一道道金sè灿灿的金光雷柱,往陈海疯狂轰去,不叫陈海再有御剑的机会,斩破他身上最后一道防御灵罩。

茫茫大漠之上,两人控法都极为精准,除了他们身周黄沙密布,其余的地方尽皆一如往常。只是那人始终保持着半透明的身形,放眼望去,仿佛陈海在和影子搏斗一般。

又近了两丈,陈海就直接伸手朝防护灵罩抓去。

截天魔指加上大破灭真意,可以说是一切防护灵罩的克星,在陈海的五指之下,防护灵罩虽然没有破碎,但极瞬之间眉心位置蚀出一个洞|眼,截天魔指下一刻,就直接点在那人的眉心之上。

随着黄沙落下,那人的身形这才显露了出来,双眼之中的神光已然消散,被陈海的截天魔指伤了神魂,整个人昏厥过去了。

陈海定睛一看,果真是姜涵身边的一名道丹修士。

陈海这时候直接伸手将那修士挟在腋下,稍稍翻查,就那人腰带之上找到一枚形式古拙的玉佩,此时还散发出淡淡的波动往东面北陵塞方向延伸过去。

陈海细看此物,应该不具体直接传讯的神通,猜想姜涵应该是通过此物,能在两三万里之外随时知道此人的具体方位。

陈海微微一笑,稍微变了一个方向,便按照此人之前的速度,向东南方向逆行过去。

一路上,陈海都小心维持着那修士的性命,令寻踪玉佩继续发挥作用。

一直往东南跑出近三万里,看到一处黑毛风眼在天地间形成,吞噬荒漠深处的生命,陈海才将他身上的灵甲、储物戒都取了下来,最后连同那人与寻踪玉佩一起扔进黑毛风柱之中,然后毫不犹豫的御起灵剑,如电一般向西北方向飞去。

那里,沙天河他们应该已经走出大漠,留在坠星海东岸的深山里潜藏起来正紧急伐木造般了吧?

那人的身体被扔进黑毛风眼,过不多时就被狂暴而肆虐的黑毛风暴将身体撕成碎片,那枚寻踪玉佩倒是坚硬,最后被甩出风眼,掉在漫漫黄沙之中。

又过了两日,几条人影出现在那玉佩附近,仔细搜寻一番,从沙堆之中找到那枚玉佩,耳语了几句,转而往回奔去。

大概半日,一队人马渐渐出现在他们的眼帘之中,为首的那人脸sè有些浮白,骑乘着一头夔牛,正是伤势还没有痊愈,就出北陵塞追杀陈海等人的姜涵。

两人按下剑光,落在姜涵身前,俯身一礼,恭敬地将那玉佩递给姜涵道:“涵少君,我们赶到追魂佩附近,并没有发现徐真人的身影,看来徐真人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姜涵摩挲着手中的追魂佩,脸sè铁青,他在三日前就察觉到追魂佩的行踪有些不对,这才又派了几人赶去探查,果不其然,先前派去追踪的手下已经遭了毒手。

若是在其他地方,他自然有许多种方法能够找到陈海等人的踪迹,但是这黑毛大漠之中,灸热的风没有一时停歇,加上流沙的翻滚,几个时辰前留下的气息就被消散一空,就不好再追踪到了。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姜涵的愤怒,一时之间,没有任何人说话。

过了良久,姜涵抿了抿嘴唇,自嘲地笑了一声道:“还真是把这帮人看简单了,但他们以为出海就安全了,那就是笑话!立即派人出海,就算他们藏到万丈海水之下,也要将他们的行踪挖出来!”

姜涵一番话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其中蕴含的杀气,却令人在这灸热的环境下不寒而栗。

他身后的一位老者想要上前劝阻。

坠星海内各方势力异常复杂,姜涵在崇国可以横着走路,但是进入坠星海,却未必所有人都要卖万仙山一个面子;而坠星海之内,绝境凶地极多,即便是天位境真君也要避之而行。

到时候姜涵真要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那他们这些人也就干脆跟陈海一样,躲在坠星海之中,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了。

然而此人转念想姜涵在未成道丹之前,颇为不受待见,也正因为如此,成道之后,一直锐意进取,才有了今日的名号,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却被陈海等人伤了,不将陈海等人斩杀殆尽,又如何消去他心头的恶气?

想到这里,那老者轻声叹了口气,就站在姜涵身后没有说什么……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章 寻踪追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