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出海

第七百五十一章 出海

等手下人打探到陈海等千余人马在坠星海西岸深山里的落脚点,姜涵率人赶到时,只看到千余叛兵藏身的山洞里满地都是造船后留下的狼藉,石壁上还歪七竖八的写满操姜涵八辈子祖宗的污言秽语。

从海岸上向西望去,还能看到一点蒙蒙的黄光穿行在狂风暴雨之中渐行渐远——这么远的距离,姜涵率道丹境、明窍境扈从追赶过去还行,但五百辟灵境弟子,即便能顶着狂风飞起来,这么远的距离飞过来,也是油尽灯枯,除了送菜上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显然是陈海这伙叛兵下了海,就不是姜涵能随意直接出海追赶的。

要不然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姜涵盘坐在夔牛身上,猎猎海风吹拂他的衣袍,却带动不了分毫,仿佛他整个人连衣物都是静止了的一般。

无形的压力在向外蔓延,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涵轻叹一口气,将散发出去的气息收敛回来,一些修为底下的辟灵境弟子才犹如从溺水中被人救出一般松了一口气,浑身汗如雨下。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竭力压制着自己的喘息,以免发出过大的声音。

“这个苍牙子还真是了得,用不到一个月仓促造一艘海船就敢出海——待将他捉回来,我要亲手剖开他的肚子,看看他的胆子到底是怎么长,”

姜涵语气冷淡的跟身后人说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望海城距离此地也就一万多里,我们可没有时间造船,那就去望海城借用一艘真正的海船吧——希望在我们追到之前,这些人能死得久一些,不要被坠星海的风暴或者海兽吞噬掉,要不然也太无趣了。”

话音一落,他也不理身后的这些人,催动胯下的夔牛奋蹄向南而去。

*************

在姜涵满腔怒气无处挥洒的时候,陈海率领千余人马驶离海岸已经有三四千里,此时正跟坠星海深处的风浪搏斗。

在燕州,陈海也见识过翰海的浩瀚无垠、狂风巨浪,只是跟眼前他们在坠星海深处所遇到的风浪相比,多少有些小儿科了。

不要说道胎境强者被卷进去都九死一生的雷煞风暴,不要说那些上百丈巨大的海兽出现,但看着上百米高的巨浪,像水龙一般摔打下来,陈海与沙天河等人要是不出手削弱浪头,不要说他们身下这艘化费十多数天粗制滥造的百米海船了,便是四柱诛魔阵的防御灵罩,也会被一下子打碎掉。

这还是沙天河经验丰富,选了一条相对平静的航线,往坠星海深处驶去。

最后连陈海都精疲力竭,支撑不住,不得不隔浅到一座仅里许方圆的礁石上歇脚。

姜涵不敢率众直接渡海追来,绕到东都山西边的望海城去找船,至少得耽搁两三天,而即便姜涵第一时间就在望海城找到足够坚固的海船,即便姜涵能准确知道他们在茫茫坠星海深处的方位,他们从望海城出海,绕过雷霆风暴密集的海域,追过来也要在十天之后。

甚至可以说,他们在没有被其他海商、海盗遇到之前,都是安全的——姜涵再神通广大,手下能人异士再多,只要他们不跟其他势力接触,姜涵想在茫茫坠星海深处找到他们,也跟大海捞针差不了多少。

然而他身后千余人马,要生存、要壮大,日后还要想办法返回到魔獐岭、天罗谷,即便是进入坠星海,就必然要跟其他势力接触。

沙天河出身坠星海,在坠星海成长、修炼,对坠星海的熟悉程度,远在望海城的普通海客之上,他看四周的云气,判断礁岛的海域还能平静一阵日子,这三五天内不会有雷霆风暴席卷过来。

陈海也是要利用这段时间,对海船进行进一步的加固,之后不能再纯粹依赖四柱诛魔阵去抵挡海浪的冲击。

陈海现在是将三十二辆四柱诛魔战车,封入特定方位的船舱之中,然而将三十二名阵法师编为两组轮流值守,将惊涛巨浪封挡在脆弱的船体之外,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他们出海都没有航行三千里,两组六名明窍境好手率领的阵法师就已经疲惫不堪,精神念力过度透支了——这样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赶到十数万里之外的扶桑群岛,在半途三十二名阵法师就会被消耗得油尽灯枯。

陈海劫杀姜涵派出来的斥侯,又为了将姜涵他们的视野扰乱,在途中耽搁了八九天才赶去跟沙天河他们汇合,这时候沙天河他们已经藏在临海的一座岩洞里,开始秘密伐木造船。

沙天河在坠星海生活三四百年才到魔獐岭落草为寇,这辈子是见识过形形sèsè的船舶,却没有想过他会亲手打造一艘船,魏汉、朱明巍他们也没有想过自己有出海避祸的一天,因而要他们炼制一把灵剑、一件法宝,或者炼制一些低级的消耗性的道符,他们可能都能胜任,但对造船则彻底抓瞎。

陈海赶回来之前,沙天河他们只是造以往所见到的海船的形状,将船板拼凑起来,但构成内部骨架的龙骨、旁龙骨、龙筋、舭龙骨以及前后船柱如何设计、安排,则是一窍不通,以致沙天河砍伐的都是上等坚木,但拼凑出一艘完全不能抵挡风浪的废船。

而且驱动海船破浪前行的,竟然是上百只巨桨,倒是不怕将上千将卒活活累死在茫茫大海上。

他们也不知道只要船体内部骨架结构合理,巨浪所造的恐怖冲击力,均匀的分散给船体的每一处结构受力,一艘千年坚木所造的船,即便不依赖防御法阵,也应该能承受当前的风浪;也不知道即便没有御水法阵,依赖风帆,借助坠星海之上的狂风,一艘坚固的海船日行一两千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到这时候,陈海他们脚下的船,都没有散架的唯一原因,就是完全依赖四柱诛魔阵去抵挡狂风巨浪。

陈海赶回来后,由于担心姜涵他们不知道什么时间随时就会追杀过来,也不可能将造了一半的海船拆了重造,只能仓促完工后先下海再说。

现在已经逃入坠星海,姜涵追杀的危机没有那么迫切,陈海第一时间自然是找岛礁停下来,去重新加固海船,省得他们没有被姜涵杀死,就先一步葬身鱼腹了。

陈海他们所停靠的岛礁,只有里许方圆,但西南角形成一座小型的泻湖,海船驶进去,既然避风浪也能隐藏姜涵可能从空中派来的斥侯侦察。

上岛礁后,陈海没有急着修补海船,而是第一时间将辎重营的匠师们都找了过来,跟他们讲解造船、修船的要点。

魏汉、朱明巍五营人马,除了阵法阵、剑修营外,没有辎重营及匠师的编制,不过即便是普通将卒都有通玄境中后期的底子,放下兵甲改行当匠师,也没有特别大的困难。

更何况有些伤残将卒,他们内心也渴望着这样的改行,因为他们清楚现实的残酷,需要有作用、发挥作用,才有可能不被抛弃掉。

而陈海心里更清楚,他们这支人马想在坠星海挣扎存活下去,编制一定要完善起来,而不能都是纯粹的战斗编制——故而陈海新增编的第一个营队,就是辎重营,在当下前后独立无援的危局下,辎重营就显得更为突出,陈海让性子更谨慎的朱明巍负责辎重营。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造船竟然藏有如此深的学问,目前时间还是窘迫,整艘海船也只能从主龙骨的强化分步进行下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一章 出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