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声名鹊起!

第九百三十三章 声名鹊起!

血绝子一逃,依附于他的所有血绝会成员,作鸟兽散,纷纷撤离。

“血之禁咒”内寄托的血之精华,被聂天以生命汲取吸纳后,也失去应有效果。

骸骨血妖的鲜血,重新恢复流动。

“快了,离生命血脉下一次的蛰伏,再次进阶,不会太远了。”

聂天眯着眼,感受着那道青sè血气的狂喜和雀跃,心有触动,知道离生命血脉积累出足够的血肉精气,不再遥远。

他也没有想到,血绝子那奇诡的血域,能够以生命汲取抽离力量。

血域片片鲜血之地,都是七阶、八阶古兽和异族的鲜血,对他生命血脉的帮助极大。

“白蔷薇!”

就在他目显喜sè时,景飞扬冷哼一声,扭头看向后方。

一道高挑的雪白身影,如一朵清冷的白蔷薇花,在星河内飘逝着,瞬息而至。

“见过景宗主。”白蔷薇到来,微微颔首行礼,旋即看向聂天,诚恳地拱手,说道:“我来,是特意致歉的。”

“致歉?”景飞扬愣然。

聂天也神sè错愕。

不久前,白蔷薇还说动了yīn影老怪,要生擒他,怎么突然就要致歉了?

白蔷薇略显尴尬,轻轻鞠身,“我也是受一人委托,那人许下重利,要我出手,将你生擒。那人的身份……我也看不透,不知其来历。”

聂天哼了一声,“真的看不出来历?”

“的确瞧不出。”白蔷薇苦笑,“此事,的确是我们的不对,还望你不要介意。好在,yīn影老怪也未能得手,为了表示歉意,我愿给出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聂天皱眉。

“你们陨星之地被囚禁的一行人,在雪域的晶雪域,由天冰宗圣域初期者,寒晶老祖亲自看守。”白蔷薇语气真诚,“我也出自天冰宗,雪域当中,有我的眼线。寒晶老祖的实力,虽然不如雪峰老祖,可也同样难缠,你们最好小心行事。”

“另外,血绝子溃败一事,相信不久就会散播开来。我猜,等你们抵达晶雪域前,天冰宗怕是已经收到消息,指不定雪峰老祖也会亲临晶雪域,等候你们的到来。”

景飞扬哼了一声,“我们去雪域,是索要人,并不是非要大动干戈。天冰宗的雪峰老祖,敢坑害你,可未必就有胆子,对聂天下手。”

“他胆子真有那么大,早就将那些陨星之地的囚禁者,直接杀了,而不是留活口。”

白蔷薇轻声一叹,“确是如此。”

“算了,既然你亲临,主动致歉,又说出那些人被囚禁之地,白蔷薇的冒失,我们就不往下追究了,你好自为之吧。”景飞扬明明和白蔷薇讲话,眼睛最后,还是落到聂天身上。

聂天点头。

“多谢。”白蔷薇又一次致谢,旋即飘然离去。

“这女人,也是一个苦命人,她本有希望成为天冰宗的宗主,可惜太过心慈手软,又容易轻信人,结果反倒是被雪峰老祖算计,沦落到成为星空狩猎者的地步。”景飞扬颇有些遗憾。

随后,他便领着聂天,重返那艘星河古舰。

一入其内,景飞扬和段石虎,还有景柔,都开始追问聂天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令血绝子的血域差点崩灭的。

聂天只道他血脉特殊。

时至今日,他混血者的身份,碎星古殿的各大长老已心知肚明。

他也想弄明白,他的血脉源头在何处,不怕将消息散播出去,所有在血脉一事上,没有如以前那般谨慎了。

他还有一种期待,期待他那从未谋面的父亲,知道他的事迹以后,能带着他的母亲,主动来找他。

战斗匆匆结束,星河古舰继续向血域开赴,白蔷薇领着麾下,也不再跟随。

所有人离去以后,一束燃烧着的火炎流星,忽然飞逝而来。

火炎流星内,跳跃着那簇神火,神火赋予了流星灵魂,就在聂天吸纳血绝子一片片鲜血之地处,反复徘徊,似想要从聂天遗留的血气内,得到什么。

许久许久以后,聂天散逸出来的气息,完完全全消失在星河。

火炎流星再次飞出。

……

“什么?血绝子溃败了?”

天莽星域,金瀚宗一座犹如黄金铸造的殿堂内,宗主瞿明德瞪大眼,望着冒然来访的权子轩,轰然一震。

千剑山的宗主权子轩,还是显得萎靡不振,伤势未痊愈。

他脸sè略显苍白,轻轻点头:“消息百分百属实。”

“血绝子横行周边各大域界之间,行踪诡秘,他的血域又神秘莫测,岂会轻易落败?”瞿明德深吸一口气,“即便是景飞扬出手,和血绝子也顶多势均力敌,景飞扬应该没有能力,重创血绝子吧?”

“我从白蔷薇那边得到消息,真正令血绝子溃败的,乃是第七位星辰之子。”权子轩叹道。

“聂天!”瞿明德暴喝。

“聂天!”

黄金殿堂内,包括吴芸在内的,数名虚域境界的金瀚宗的长老,全都失声惊叫。

“怎么可能?权宗主,那白蔷薇会不会弄错了?第七位星辰之子,刚刚得到碎星古殿认可,境界只是玄境啊?”

“血绝子的那片血域,混杂着众多异族、古兽鲜血,别说我们人族了,连血脉强悍高阶的异族和古兽,都没有办法真正破解,他怎么能?”

“我不相信!此事说出去,谁能相信?”

“白蔷薇是不是听信谗言了?”

金瀚宗的那些虚域强者,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没有一个相信消息属实。

“白蔷薇本人,就在那片战场,亲眼目睹,然后转述给麾下。”权子轩语气艰涩,“如果这番话,不是她说出的,或者不是她亲临战场,我也不愿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是聂天以独特手段,破掉血绝子的那奇诡血域,击溃了血绝子的心灵防线,令他狼狈逃离。”

瞿明德连连深呼吸,令自己平复心境。

好半响后,他才垂着头,喃喃道:“我们拒绝归顺他,成为他的附庸,会不会错了?”

权子轩沉默,脸sè却异常难看。

……

“血绝会的血绝子,围杀第七位星辰之子时,血域受创,整个人都潜隐起来,龟缩不出?”

“据说,是聂天以匪夷所思的手段,破掉了他的域?那可是圣域啊!”

“此事,不会是真的吧?”

“白蔷薇传来的消息,千真万确!”

“……”

类似的对话,在天莽星域,垣天星域,还有雪域,甚至较远的暗渺星域,许多强悍宗门内部,都散布开来。

一时间,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之名,响彻周边各大星域。

垣天星域,明确拒绝聂天的浑天宗,三剑宗,都深受震动。

简家、关家和楚家,私下里,开始和神火宗的岳炎玺沟通,希望等聂天归来后,亲自和聂天谈一谈。

……

晶雪域。

座座冰川之间,有一块巨大坚冰,摆放在寒气缭绕的山谷中。

坚冰内部中空,如密不透风的冰晶石室,其中赫然端坐着樊锴、赵洛峰、雷震宇等陨星之地的强者。

坚冰旁边,寒晶老祖闭目养神,鼻息中有晶莹寒气,如电光伸缩不定。

“咻!”

一块冰玉,从天而落,就在寒晶老祖胸腔停留。

坚冰内,樊锴等人忽有所觉,都看向那块冰玉。

一行人陡然紧张起来。

冰玉,封印着讯息,应当是天冰宗的人,传讯于此。

冰玉内的消息,极有可能是天冰宗的命令,和他们的生死,兴许有关。

“会是什么消息?”赵洛峰苦涩一笑,“天冰宗将我们囚禁于此多时,不理会我们的交涉,究竟意欲何为?”

身为陨星之地天宫之主,曾经雄霸陨星之地的巅峰人物,如今沦落到被人禁锢,由别人掌夺命运的凄惨地步,早就消磨掉了赵洛峰的锐气,让他明白他或许在陨星之地还是一号人物,可在天冰宗这类强大宗门面前,他根本不值一提。

人家,要想灭杀他们,他们连反抗一下的力量都没有。

毕竟,站在他们前方的寒晶老祖,为圣域强者。

“以前在陨星之地,我们是坐井观天了,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樊锴低叹,“原来一心想要走出去,脱离陨星之地。可真正走出后,才知道外界的凶险残酷,我们那点境界修为,在真正强大宗门面前,简直可笑。”

一行人嘀咕着,自怨自怜,唉声叹息,都有种看不到未来的颓丧感。

“那聂天,当真出生于你们陨星之地?”忽然,寒晶老祖主动讲话了。

赵洛峰精神一震,“不错,聂天就是离天域本土人,从天门试炼内,得到三枚碎星传承,从而令境界和实力一路狂飙,有了如今的修为。”

“陨星之地,陨星之地……”寒晶老祖喃喃低语,好半响后,才说:“那个聂天,已经正式被碎星古殿接纳,成为第七位星辰之子。此刻,他已经在前往晶雪域的途中,很快,你们就会见到他了。”

此言一出,樊锴都霍然而起,脸sè激动,“前辈,聂天因何而来晶雪域?”

“自然是为了你们而来。”寒晶老祖冷淡道。

“为了我们!”

赵洛峰身影一颤,冷硬的心田,似被温暖了一下,声音都变得异样。

……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三章 声名鹊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