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逐北(三十三)

第一百八十四章 逐北(三十三)

河东晋阳,伫立咽喉之地,揽河山之盛。

晋阳城西,依天龙山处,有周长八里仓城,仓城城墙,与晋阳城城墙相接。形成双子星式的要塞防御体系。

而在仓场之中,则是规模宏大的晋阳宫城。气象万千,富丽堂皇,宫室连绵,庭院林囿密布。规模之盛,几乎可与被项羽一火焚之的阿旁宫所比肩。

有隋一代,营造晋阳宫所耗费的财力物力,是和开掘大运河之类的举动,在世人口中相提并论的。

大隋最盛之日,西建晋阳宫,南掘大运河,东以二百万之师征高丽。帝国之威,笼罩天下。可转眼之间就烟消云散,在这河东之地,晋阳宫再也等不来下令营造它的主人,只是静静伫立在这儿。

此刻晋阳宫,已经褪尽了繁华。一向行事低调,作风朴素的唐国公李渊。并没有如世人所想一般居于晋阳宫中,享尽荣华富贵。而是还居于晋阳城的留守衙署之中。

而晋阳宫中储藏的财货,已经变成了军资。晋阳城中挑选出来的宫娥,已经被李渊下令配给军中将士,原来庭院林囿,尽数平毁,变成了屯军之所。北方豪杰之士,川流不息的赶来此间投军,原来河东三大鹰扬府,正在飞速膨胀。

晋阳宫与居民隔绝,屋舍众多,又可平整出巨大校场,天然就是屯兵之所。一旦遇见强敌围攻,则李渊飞马驰入晋阳宫中,就可调集大军,凭险据守。和晋阳城互相支援,数十万大军以十年时间计,都未必攻拔得下这河东重镇!

晋阳宫变化如此,天底下只有有眼睛的人,谁不知道唐国公李渊起兵在即,就要参与这天下之争?

仓城北之外,一队盔明甲亮的六军鹰扬府将士,正在值守。

六军鹰扬府在李渊正式起兵之后,毫无疑问要成为李渊亲领的中军。装备器械,李渊从来是给他们最好的。虽然冬日寒风呼啸,但值守在城门处,这些军士没一个有畏寒之态,整齐肃穆的巡视哨戒。

此门向北而开,冬日行人断绝,天地间一片苍茫,渺无人踪。但这警戒一点未曾放松,不时还有军将下来巡查。

马邑郡两大鹰扬府,全都是打老了仗的边地精兵,什么样的阵仗都见识过,什么样的敌人都不惧。但是纪律约束难免就散漫些,军将要求得严了,说不定还要给你些难看。

如王仁恭那般引入外来之人压制本地土著老兵,面对徐乐的时候就敢闹一场兵溃的好戏。

而河东三大鹰扬府,却是另外一种风格。军律要求极严,队伍极其整肃,处处都是一板一眼,全军上下,严整有威。

真论高下,河东三大鹰扬府,没有四五倍的兵力优势,真不见得是马邑两大鹰扬府的对手。战阵经验,马上步下本事,军将的指挥能力,实在差了不少。

但是马邑两大鹰扬府养出这些百战余生的精兵,是不可复制,也是难以经得起消耗的。河东三大鹰扬府这严厉约束教养出来的军马,却可源源不断的产生出来!

一名队正,才挺胸凸肚的出至城门外,带着麾下人马与前一班人马交接。两名队正凑在一起,低声寒暄两句,而他们带领的儿郎,却肃然无声,只是默默的调换位置。

交接顺利,一如往常。那接班队正随口询问:“今日如何?”

上一班带队队正回答得也随意:“还能有什么事情?天寒地冻,晋阳也快变成兵城了,谁还不开眼敢闹事?”

接班队正点点头:“虽然无聊,也可以磨磨儿郎们的性子。唐国公这上头要求得严,处处也都关顾得到,咱们兵带得好,唐国公瞧得见!”

上一班队正点头:“谁还不明白?只要起兵,进了长安,旅将营将甚至团主,咱们都未必没有指望。要是能建起家号,成为郡望,也算是给子孙留下了一份家当!”

两人一笑拱手,接班队正突然想起了什么,叮嘱一句:“大郎和三郎又入晋阳宫了,你们回返,营地正在两位郎君边上,动静小些。大郎还好,三郎却是个脾气大的,到时候家将拿着鞭子过来抽,可别说某没提醒你!”

上一班队正点头表示知道了,嘀咕一句:“唐国公从来少来晋阳宫,二郎更是绝足不见踪影。这两位郎君可是…………”

接班队正扯了他一把:“三位郎君的事情,也是你瞎说得的?”

上一班队正知道自己失口,脸sè白了一下,再不敢多说什么,就要招呼儿郎回去休息。

值守了一轮的军士们也都觉得乏了,排成不那么严整的队列,懒懒散散的就要回返。唐国公对军中的待遇没得说,回去就有热热的肉羹,大碗大碗的汁水,菜蔬米面也绝不虞匮乏,每个人尽可以放开肚皮吃,然后再在铺上一枕黑甜,冬季又没有蚊虫跳蚤,这日子给个神仙都不换。要不是唐国公麾下军中厉行禁酒,这兵就算当一辈子又何妨?

这个时候,马蹄声突然从远处传来,正有几骑疾驰而来。

今日无雪,又是难得的晴天,视线极远,可以看见北面莽莽群山。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几骑疾驰而来,也许是到了地头,骑士不再顾惜马力,几匹骏马跑得似乎快要飞起来一般!

北面就是马邑郡,正是河东上下顾忌的地方。从北面几骑突来,让正在交接的两队人马马上就警惕了起来!

两名队正大声下令,数十河东兵顿时列阵上前,死死堵住了城门口。长矛平列,还有射士摘下角弓,抿箭上弦,箭镞指向地面,只要军将一声号令,就可抬起向着那几名骑士抛洒箭雨!

一名队正越众上前,大声呼喝:“来人住马!不得冲撞城门!再进一步,就要放箭了!”

当先骑士也远远大声回答:“某乃刘公信使,特有要紧文书,传与二郎!”

伴随他的喊声,那骑士已经将背上装着文书的皮筒摘下高高举起,鲜艳火漆,哪怕隔着几十步的距离,也看得分明。

刘公,刘公?

两名队正对望一眼。

莫不是远去马邑,几个月都没点音讯,和大郎三郎交好的刘文静刘县尊?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四章 逐北(三十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