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五十三章 黑吃黑

第七百五十三章 黑吃黑

听沙天河说这片海域常有海盗出没,魏汉、朱明巍等人不忧反喜,三四个月来,为躲避姜涵的追杀,他们冒着随时都有可能被葬身鱼腹的凶险,逃入坠星海,经受风暴狂浪长达三四个月的折腾,这时候巴不得有哪支不开眼的海盗撞过来,让他们狠狠的发泄一番。

魔獐岭以北的荒原里,虽然有不少马贼甚至有道胎境强者坐镇,但马贼毕竟是马贼。除了个别修为不弱的强者外,普通马贼的操练、兵甲装备以及法宝、道符及灵药配给,怎么可能跟他们这边的边军精锐相比?

何况他们这边也有陈海、沙天河这边的强者坐镇,还备有四柱诛魔阵、多具神机重膛弩及十万支玄阳重锋箭的储备,魏汉、朱明巍倒想看看,多么强大的海盗,敢跳到他们头上来拔毛。

只要不是姜涵率精锐追上来,大家都巴不得能在进入扶桑群岛之前,在外海跟一两股海盗杀上一场,也好去去大家身上的晦气。

沙天河苦笑不己,待要跟魏汉、朱明巍他们解释扶桑海域的情形,跟魔獐岭不大一样,但听陈海刚才的语气,应早就认定他故意将众人领到扶桑群岛这片海域过来,那说明陈海对扶桑群岛错综复杂的情形是有所了解,也就不需要他署喙多说什么。

“陈大当家真要想引诱一两条小鱼上钩,那大家不能都挤在甲板上,要是这样的话,什么鱼都要被吓走了。”沙天河看到魏汉魁梧的身躯,亲自飞到中间那根最高的桅杆之上,将早就装备的黑骷髅旗系到船帆之上,迎着狂风高高的飘起来。

“那只大雀绕着我们飞有一会儿时间了,怎么老觉得有些古怪啊?”魏汉挂好黑骷髅旗,飞到前甲板,看到缀着他们飞都有半炷香工夫的那头黑羽雀还在半空绕着他们盘旋,烦不甚烦的斩出一道剑光,往千丈之外的黑羽雀射去,想着今天是不是换一下口味。

“呱!”那头黑羽雀唳啸一声,在剑光及腹之际,鸟身在半空猛然一翻,竟然将魏汉那道去势甚疾的剑芒给避了过去。

“咦!”初时朱明巍都觉得这头鸟雀寻常得很,没想到竟然能如此轻易避开魏汉所射的剑芒。

魏汉虽然还没有正式修成道丹,但目前也是半步道丹了,剑芒斩及千丈之外,虽然威力会有很大的蓑退,但辟灵境的弟子想要避开,却是不可能,竟然让这头其貌不扬的小鸟雀躲过去了?

竟然还是如此的轻易?

“这是坠星海深处特有的龙足雀,你们在万仙山或许都没有见过,你们看它覆满青sè细鳞的双足,是不是特别像龙爪,这就是它们身上最显著的特征,”陈海跟不明所言的朱明巍、魏汉说道,“龙足雀或许算不上多厉害的灵禽,但它出没雷霆风暴能夷然无损,所以在坠星海上,常被驯养来侦察雷霆风暴的远近或追蹑敌踪,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海盗势力或者海商能够拥有的——沙大当家,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扶桑海域是沙天河的故土,他做梦都想着回扶桑海域,这次出海,陈海他们是被迫,他则是乐见其成,而且仓促间制订出海逃亡计划时,他也是有意将大家往扶桑海域这边引,但他没有想到陈海擅长造船之术不说,竟然对万仙山、魔獐岭绝少见的龙足雀知之甚详,他都不禁怀疑陈海是不是早就对坠星海、对扶桑海域做了充足的功课,就等着有朝一日,到扶桑海域来!

“对方既然拥有龙足雀,而且是一头受驭兽术控制的龙足雀,侦察我们这边的情形,实力绝不会太弱。”沙天河点点头,肯定陈海的判断。

这会儿尾甲板猛然有一道黑影冲天而起,仿佛一道黑sè的闪电,往龙足雀所在的高空猛然窜去——龙足雀惊惶振翅逃往,要往头顶之上的云层里躲去,但四爪翼魔赤军的速度更快,甚至比普通的道胎境中后期强者御风飞行都要迅疾,数十息后,众人就听到乱云之中龙足雀惊恐的嘶鸣声和挣扎声。

过不多时,赤军那巨大的魔躯又重新回到了甲板之上,鳞爪正伸入血盆大口之中,掏出一根塞在牙缝里面的羽毛,含混的说:“一只小鸟雀,都不够俺塞牙缝的!”

赤军忽然觉得身后气息有点儿诡异,转头望去,只见赤源正神情古怪地盯着他,吓得他手一抖,连声道:“赤源老大,俺可不是没想起你,只是那雀儿太瘦了,全身上下尽是骨头,俺不想坏了你的胃口……”

赤源哼了一声,打断了赤军的唠叨。

陈海也拿赤军没辙,都懒得跟他说,这么一头不畏雷霆风暴的龙足雀,在扶桑海域或者崇国沿坠星海东海岸的城池,价值绝对不会比地阶上品法宝稍差,这小魔头竟然还嫌龙足雀的肉不够肥,陈海恨得牙痒痒的要将赤军踹到海里去。

燕州妖神殿就擅长驭兽术,陈海对高层次的驭兽术也有很深的了解,知道驭兽玄修与所驭灵兽神魂相通,甚至到达一定境界之后,能够分享所驭灵兽的视界——陈海刚才也感知道那头龙足雀受驭兽术控制,心知他们受风浪的影响,神识对外围的感知范围受到很大的压制,但在他们感知范围之外,已经有人盯上他们了……

陈海往西边看去,那里就是龙足雀刚才挣扎想逃回去的方向,忍不住会想,到底是怎么的强敌在前方等着他们?

********************

四百里之外,三艘棱形战船仿佛钉在海面上,任左右不弱的风浪不管怎么冲击,也是岿然不动,明眼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三艘棱形战船内部都炼有高级御水法阵。

当中一艘战船的甲板之上,数十精锐悍卒正分成几排站着两侧。

忽然间,甲板中间有一人惨叫一声,跌坐在甲板上。

居中那名髯须汉子,瞥了那人一眼,重重一脚踹了过去:“胡老四,让你监视着那肥羊,你鬼叫什么,出什么状况了么?”

胡老四吃了那人一脚,也不敢喝痛,咧着嘴站起身来说:“秦老大,这次的点子可能扎手。我们出海几十年,何曾见过点子能直接扑杀我们龙足雀的?”

“什么,龙足雀死了?”秦老大一听大急,抓住胡老四的衣襟领子喝问道。

龙足雀虽然在坠星海深处有不少生存,但由于龙足雀常与雷霆风暴相伴,极难捕捉,更不说后期的驯养、驭服了。

寻常船队倘若看到雷霆风暴,常常想躲避都已经是来不及了,有一头龙足雀在前方探路,至少能将海难的发生频率降低九成以上,因此在扶桑海域,龙足雀从来都是有价无市,谁愿意听到他们手里唯一、之前花老鼻劲子搞过来的龙足雀,就这么没了?

而且龙足雀除了不畏雷霆风暴外,警惕性高,速度也极是惊人,秦老大心想他都未能出其不意斩伤龙足雀,怎么就叫一艘来历不明的海船上的人出手给灭了?

胡老四耷拉着肩膀,沮丧地道:“那船上有一头四爪翼魔,速度奇快无比,只是几个呼吸,龙足雀就被他抓住生吞入腹了……”说道这儿,他又想起刚才和龙足雀共享视野的时候,猛然间仿佛自己被吞入魔腹之中那种恐惧感,身子不由得颤了一颤。

不过现在他在这批队伍之中,能占据老四的位置,就是依赖着那只龙足雀,现在底牌尽去,自己的位置怕是马上就要一落千丈了。

想到这里,他咬牙切齿地道:“不过我看那艘海船像是新造,虽然坚固无比,竟然能直接抵挡扶桑外海如此强的风浪,但此船用风帆鼓风而行,看不出像有什么防护法阵或御水法阵的样子——那艘船虽然有一头四爪翼魔,但剩下的三五百人绝大多数人都还只是辟灵境、通玄境修为——也不知道他们从何方而来,但看他们身上的兵甲,也算是一头肥羊了。”

话一说完,胡老四眼前一黑,头上就重重挨了一记。

秦老大破口大骂道:“听你说这船古怪得很,不像是扶桑海域所能见到的船舶,那必是从其他海域航行十数万里甚至数十万里而来——一艘没有防护法阵的海船,能横跨十数万里风暴海而来,又怎么可能是软柿子,你这次想到死多少兄弟去做成这票?不干了,大家准备撤……”

就在秦老大决意想撤、收手不干这票的时候,他身旁一个身穿青sè劲装的汉子站了出来,抱着一把长剑说道:“大哥,现在流云岛弟子加强了对外海的警戒,加强对出海商船的护卫,我们在这附近兜了大半年,都没有一笔像成的收成。要是不干这票,难道真要跟血沙岛的刘亚夫他们联手,干那票大的?只是流云岛送往九郡国的这批货,是献给九郡国太皇姑周仙子千岁诞辰的贺礼,且不说流云宫派出的护卫必然极其森严,而真要将这批货劫下来,惹得周仙子暴怒,追杀出来,我们能逃到哪里去?”

“周晚晴?”几名海盗头领站在甲板上商议着事情,绝没想到就在他们海盗船底下的百丈海水之中,气息与波涛浑如一体的陈海,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坠星海的东海岸距离天罗谷,与万仙山以及不灭邪域所在的天呈山,距离天罗谷的里程相当,陈海踏入星衡域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搜罗坠星海及坠星海域之内,距离东海岸最近的扶桑群岛的情报进行分析、研究?

扶桑群岛,大小岛屿数以千计,其中以九郡岛、四鹿岛、野驼岛最为巨大,面积都超过上万里方圆,滋生上亿人丁——这三座主岛玄修宗门及宗阀渊源流长,或受宗阀操纵、或得宗门支持,都建立了人族国度或类国度势力,十数万年来三座主岛也不时有弟子横空出世、踏入天位境。

目前扶桑群岛共有三名天位境强者存世,又分别出身三座主岛,因此九郡岛的九郡国、四鹿岛雷阳宗、野驼岛的空海城三大势力彼此牵制,谁也没有办法吞掉谁。

且不管中小宗门、海岛势力以及掺杂其中的海盗势力,这几百年来血腥厮杀无一日或断,但三座主岛数百年却享受着难得的和平共处。

这伙海盗所议论的周仙子,就是扶桑三大天位强者之一、九郡岛国主的姑姑,同时也是九郡国太上护法的周晚晴。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三章 黑吃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