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三十五章 圈套

第九百三十五章 圈套

不断下落的星河古舰,瞬间止住。

景飞扬眉头深锁,俯瞰着下方座座山川,神sè凝重。

“那些酷寒山川,为一座阵法,星河古舰强行坠落,极有可能受阵法影响,崩裂粉碎。”景飞扬沉声道。

“呼!”

寒晶老祖从山谷内,冲天而起,一霎那,就在星河古舰前方停住。

“寒晶老祖,你禁锢星辰之子的麾下,到底想做什么?”景飞扬率先问责。

“他应该知晓原因。”寒晶老祖伸手一指,点向聂天。

聂天一脸错愕:“我还真不知原因。”

“真的不知?”寒晶老祖压抑着怒气喝道。

不等聂天答话,从他的袖口,发出一块晶莹的冰玉。

透亮的冰玉,像是一面镜子,内部忽有影像显现。

聂天看着冰玉中的影像,脸sè微微一变,“竟然是因为这个……”

“这……”段石虎也愣住。

冰玉内显现的影像,赫然是天冰宗的高林鹄一行人,临死前的画面。

画面之中,聂天、谢婉婷,还有殷娅楠、穆碧琼赫然在内。

高林鹄一众天冰宗的人,于血葬山脉边沿伏击聂天,可因实力不足,反而被聂天等人轻易灭杀。

聂天本以为,此事无人知晓,还的确没有想到,天冰宗居然有他们斩杀高林鹄等人的证据。

“高林鹄他们,是我的亲传弟子,是我安排他们进入碎灭战场的!”

寒晶老祖语气冰冷,“将他们送往碎灭战场,我也煞费苦心,付出了不小代价。这几人,都继承了我的衣钵,都是天冰宗的核心天骄种子。他们利用血葬山脉的独特环境,修炼我传授的法决秘术,却被你们全部灭杀,你说我为何要囚禁你的人?”

聂天沉默。

“就是因为他们是我的亲传弟子,才会被我采集一丝灵魂本源。那一丝灵魂本源,对应着他们的灵魂,当他们死亡之后,我能动用秘法,剥离出他们死前零碎的画面!”

“从那些画面中,我瞧见了你。”

“本来,我并不知道你是何人,可你的名头,很快响彻天莽星域,既然是星辰之子,我自然会特别关注。我拜托了一些人,弄到你的画像,马上就知道击杀我弟子的,就是你,你叫聂天!”

“底下那些人,被我擒获时,也说过聂天的名字,相互对照后,我当然知道他们和你的关系!”

“你杀我亲传弟子,而我,只是囚禁你的人,合情合理。”

寒晶老祖冷着脸,将其中详情道出。

“你的那些亲传弟子,潜隐在血葬山脉边沿冰雪深处,蓄意偷袭我,实力不济,被我反杀,本就是活该。”聂天哼道。

“实力不济被杀,就是活该?”寒晶老祖桀桀怪笑,“那下面的人,也是实力不济,我杀了他们,岂不是也活该?”

这种口舌之争,其实没有什么意义,聂天也明白,争执下去,也分不出对错来。

他沉吟半响,不耐道:“你待如何?”

“底下那座寒山锁灵阵,由我亲手布置,只要你能进入阵法中央,碰触那块囚禁你的人的坚冰,你就可以将他们带走。”寒晶老祖一挥手,“没本事进入阵法中央,站在那坚冰前,你就乖乖退出雪域。”

“等你什么时候,有本事,有信心能破开这座阵法,可以再来尝试。”

景飞扬恼道:“寒晶老祖,你乃圣域修为,你布置的寒山锁灵阵,他区区玄境,又不了解阵法奥妙,如何能破?你这么做,就是故意刁难!”

“寒山锁灵阵,没有被我赋予自身灵魂意识,也没有融入域之神妙,他只要能勒破阵法奥妙,是完全能破掉的。”寒晶老祖哼了一声,“传言每一个星辰之子,都聪慧异常,为碎星古殿千挑万选的人族雄杰,他既然是星辰之子,就有破解的希望。”

“而且,我还说了,这次破解不了,我还允许他,下次再来。”

“景飞扬,我划出的道儿,已经足够给碎星古殿面子了!”

话罢,寒晶老祖重新飞回山谷。

一层晶莹的冰光,忽然从座座山川上方凝结而成,如一层冰莹的结晶,将星河古舰和下方天地隔绝。

景飞扬再看底下,都只能看到众多冰丝寒雾,已瞧不见山谷真容。

境界强大如他,想要瞬间勒破其间秘密,都绝无可能。

他思忖了一下,道:“被你所杀的那些天冰宗的人,只是寒晶老祖的一个借口罢了,他真实的目的,就是扫你的颜面,让你破不掉那阵法,救不出那些人,遭人耻笑。”

“不然,斩杀他弟子的,又不止你一个,他为何偏偏找上你?”

“水月宗的谢婉婷,他看一眼,就能辨别出来,他怎么不杀向暗渺星域?”

“另外,他也知道你星辰之子的身份意味着什么,不敢杀你,怕碎星古殿出头,直接将天冰宗都给抹杀。”

“困你在此,让你走不出阵法,救不出你的人,令你声望降落,导致垣天星域、天莽星域的那些宗门,对你大失所望,让你不能顺利接受,应该才是他的首要目标。你解决不了垣天星域和天莽星域的内部事情,碎星古殿那边,也会认为你能力不足……”

景飞扬缓缓分析。

“不杀你,只是让你破阵,碎星古殿知晓,也找不出借口,为你大动干戈。”

“寒晶老祖看来早有定计,就是等你过来,让你深陷于此,暂时挣脱不出。”

他一番话刚刚说完,聂天就突然朝着下方沉落,低喝道:“我去破阵!”

“这是圈套!”景柔高呼。

可惜,她的高呼声,并没有能阻止聂天。

一瞬后,聂天的身影,就奇妙穿透那层冰晶,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天冰宗,不敢杀他,只是在刻意刁难他。”景飞扬忧心忡忡,叹道:“他如果被困在阵法内,三五年出不来,那千剑山、金瀚宗这些宗门,还有垣天星域的浑天宗,三剑宗,其它几个家族,见不到他的人,自然不会归顺。”

“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碎星古殿的一些长老,都会认定他没有能力。”

“这对他未来,争夺星辰之主,会有极大的负面影响。”

“必然还是有人,说动了天冰宗,特意扫他的声望,让他不能快速收拢两大域界。”

段石虎苦笑,“希望师弟能早点走出。”

“难。”景飞扬摇头。

……

“轰!”

聂天之身,如钢铁铸造的炮弹,重重坠落。

坠落之地,为另外两座山川之间,他脚下坚冰大地,被其踩的崩裂为一块块。

一入阵法内部,聂天举目四望,看到的,都是浓郁的森白寒雾。

寒雾弥漫在天地,他的视野,只能看清周边十米范围,再远区域,就瞧不见了。

另外,阵法内寒气酷厉,以他的境界修为,都需要消耗体内的灵力,才能抗衡。

不然,他长时间被寒气渗透,肢体都会僵硬,鲜血的流淌缓慢,有可能渐渐被寒气化为一具冰雕。

他一边消耗着灵力,去抵挡寒气,一边飞速向前。

前方,永远都是白茫茫的寒雾,似永远都没有尽头。

在寒雾中,聂天感觉已穿梭了数日,都再没有看到另外一座山川,更没有找到,禁锢着樊锴等人的那块坚冰。

“这样不行,灵力日夜消耗,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聂天忽地停住,皱眉思索数秒,旋即动用星魂,以星魂之力融入灵魂意识,缔结为天眼。

天眼一出,涌动的森白寒雾,竟忽受触动。

寒雾凝结,成为许多白莹莹的寒丝,立即飞逸向天眼。

天眼被寒丝渗透,虚空显形,并被直接冻住,再难活动分毫。

“天眼都不行?”

……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五章 圈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