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借题发挥

第一百八十二章 借题发挥

就在云扬还在这边怼人骂街的时候,天唐城中一股风已经悄然掀起。

“知道么?我刚才可是有听见云公子在骂人……”

“这帮家伙来了就要云公子带着他们去妓院……”

“一帮sè中饿鬼啊,居然还都是将军,什么玩意……”

“哪国的?你这话说得稀奇,自然是东玄,大元,天赐那几个国家啊……”

“怪不得他们年年找咱们打仗……抢女人啊……”

“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得逞,一旦打过来了,咱们的家眷……”

“草!老子回头就去参军,干死这帮王八蛋!”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人出人,千万不能被这些sè鬼打过来,云公子可是说了,他们那帮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你说云公子也是不容易了,面对这么多人据理力争,说啥也不带他们去妓院,那帮人不依不饶的强逼云公子,云公子心里苦啊……”

“云公子真真是太不容易了……”

“云公子大仁大义,所行之事可圈可点!就算是妓院也是咱们玉唐的,怎能让这些外国人想去就去?没门儿!”

“云公子一片丹心护妓女,大义凛然、正气凛然、光明磊落,侠骨柔肠、剑胆琴心……”

“这话说得太对了……”

……

眼看着云扬越战越勇,口沫四溅,与一干将军破口对骂、强势怼之,端的以一当十,以一当百,舌厉如刀,将一个个将军全都气得嘴歪眼斜、张口结舌、辩驳无力……

这分明都是天大的污蔑!

我们这些人随便一个也都是一国大将,东征西讨,所向披靡、功勋卓著,怎地在这混蛋嘴里面,成了一群人中sè鬼、眼中唯sè的家伙了呢?!

寒山河此际亦是一手扶额,真心的头疼。

这个混蛋怎么就能够这么的不着调?在这等时候,居然就这么不顾体面的闹了起来。而且还是什么话都敢招呼,这也太……

“元帅……”身边的黑脸少年凑上来,低声道:“他在煽动民心……”

寒山河闻言之下悚然一惊。

转头看着四周,触目所及,不断地有人来听几句,掉头就走,人潮来往,早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听了这边争吵之后,又重新汇入人海之中,四面八方满目皆是……

可想而知,这些人将会掀起来什么样的风浪。

最恐怖的还在于,今日之事,非是有意为之,亦非有心造就,就只是让平民百姓自主的口口传播,而这样的传播效率才是最可怕的……

“全都别吵了!”寒山河一声大喝:“一个个的成何体统!”

其实类似的话寒山河之前就已经说了几次,可惜效用有限得很,即便有人想要听从,转头却又被云扬的口舌撩拨得再入战团,然而寒山河此次出声的口气严厉空前,却是让在场众人尽数心中一惊。

这一场骂战就此戛然而止!

“云公子,我们只管前往九尊府就好,其他的尽都暂且不论。”寒山河看着云扬,慢慢的,一字一字说道:“尤其是沿路上景sè,我们没有兴致再看。”

云扬亦知此刻已经是寒山河忍耐的极限,所谓过犹不及,等下另有搞事契机,无谓急于一时,很干脆的点点头,从善如流道:“不错不错,寒大元帅说的在理,瞧瞧你们一个个满嘴妓院妓院的,什么玩意……还是人家寒大元帅,表面上绝不提妓院……背地里人家偷偷去……”

所有将军几乎气疯:到底是谁满嘴妓院妓院的?

但在寒山河目光威逼之下,终于再没有人做声,但在各自心里,却早已经将云扬砍死了千万次……这混蛋,以后莫要落在我手里,要是那一日落在老子手里,看老子不干死你丫的!

一行人继续上路。

寒山河却自心中长叹,自己虽为军事主官,到底不是政客;若是政客的话,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发觉了云扬的意图并加以阻止。

这小子的脑袋瓜子实在太活泛了。

只是今天的这一顿争吵,被玉唐百姓传出去,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口口相传,玉唐帝国排外之心将会前所未有的凝实,再难撼动。

有些人可以不在乎国家天下,兴衰荣辱这等大事,但是,只要是人,却又谁会全然不在乎自己的父母妻女儿子?

若然所谓各国兵将都是sè中饿鬼的话一旦传讲出去;而且还有无数人证为凭:连最高的将军到了玉唐第一件事都是找妓院……

各国的名声当真就此毁了一个干干净净、点滴无遗。

彼时一旦开战,玉唐帝国必然是上下齐心,众志成城,全民皆兵!

宁死不降都是轻的,就算真有败阵城破之日,最终所见也必然只有满城的死人!

而寒山河更知道,云扬搞出的这一出,看似只是话赶话、机缘巧合,但其一定早有预谋,甚至可能另有后招,他的终极目的,就是要利用自己这些人,彻底掀起玉唐帝国民众对外御敌之心,达到刚才自己所想的那个目的!

一味的动员煽动,并非最有效的手段。

最高明的手段是……让全国上下都愤恨外来侵略者、宁死不降,纵死不辱!

到那个时候,不管你识字不识字,但,一个国家的脊梁,一个民族的魂魄,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

这才是根本之道!

“云公子果然是深谋远虑、智计深邃。”寒山河看着云扬,一路走,一路目光深沉。充满了探究,还有些懊恼:自己当时为什么就好选不选地选了这么一个家伙来陪伴?

自己对这家伙的感觉没有错误,果然是一个危险的家伙,但是……这也太危险了吧?

“哪里哪里。老元帅真真是过奖了,云扬不过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哪里就深谋远虑了。”

云扬露出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是非岂有强说,道理在我这边,你们那些人自然就辩不过我,哈哈……今天可真是过了瘾。”

看着云扬故意装出来的浅薄,寒山河眼中忌惮之sè越来越重。

这一路走去,已经有好多人看着这个队伍的眼神,很是怪异了……

有些在大队人马走过之后,还愤恨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呸!”

……

九尊府。

待到众人远远地看到此行目的地九尊府,真个被一团浓得化不开的云雾所包裹的时候,二百个人的神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传说中的九尊府就那么悄然伫立在彼端,自然而然地流溢出一股慑人之气,让每一个看到九尊府的人,都是心中凛然、不敢造次。

沙沙的扫地声,轻柔而有节奏的响动着。

二百位将军循声凝目看去,却见九尊府触目所及的周围,有许多身穿旧军衣的军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长柄大扫帚,在一丝不苟的打扫卫生。

身子弓下,大扫帚平平铺在地上,用力拖动地上的尘埃;但却绝不会扬起任何一点点尘雾。

地面上干干净净,在他们扫过的地方,恐怕就算是穿着赛雪白衣在那里打个滚,也不会沾染上什么……

旁边,乃是两片小树林;每一棵树木,都是直立向天,所有的半途伸出来的枝枝叉叉,都被修整得干干净净。

从地面上扫的尘土,全都被集中起来,倾倒在树根周围。

聚集再这里的军人们每一个人的神sè都倍显平静,安详;似乎能够从事这样的工作,便已经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寒山河轻轻叹息。

“那些人都是残军?!”寒山河看着这帮穿着旧军装的人,或者少了胳膊,或者少了眼睛……

但这些残疾兵士每一个都将自己拾掇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甚至连头发也都是归置得一丝不乱。

“九尊府,在九尊大人们出事之前也很干净。不过,并不像现在这个样子的干净。”

云扬静静的说道:“自从九尊大人出事的消息传回来开始,这里就成了玉唐人的圣地!”

“从来没有人或势力号召过任何一次,更加没有人刻意安排布置过哪怕一次。这里一切的打扫工作,都是这些老兵们自发前来,自动排班,自觉地维持这里的一切。”

“没有任何薪水报酬,一切全都源自自发自愿。”

“对他们而言,他们最大的期盼莫过于九尊大人们能够归来。”

“他们怕九尊大人们回来的时候,会看到一片脏乱而心情不佳。”

“他们更加不允许心中的圣地,被任何的一点杂物玷污。”

“久而久之,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云扬口气深沉,一字字介绍:“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当年驰骋疆场杀敌无数的好汉子!”

“九尊府,忠魂护卫,忠心守卫。”

各国名将闻言尽都是一脸凝重,一脸敬重地注目着九尊府。

片刻之后,整齐的躬身行礼、异常郑重。

“巍巍玉唐,浩然九尊;鏖战天下,保国安民;百战百胜,疆场为尊;四面战场,尔为军心;百万将士,尔为军魂……”

寒山河长长叹息:“……英魂不远,英灵长存;同为军人,特来拜君;功绩常在,浩气永存!”

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我是至尊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二章 借题发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