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69 冤家宜解不宜结 为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第一枚玉佩加更

869 冤家宜解不宜结 为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第一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梁海告诉我的事情,无疑让我脑中轰雷作响!

我来杨家,本来是为救出我妈,结果却意外得知杨少宇和任雨晴即将完婚的事。【择天记吧少年王】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噩耗,我本来打算救出我妈之后就带任雨晴走,结果我妈没救出来,任雨晴又要掉进火坑里了。

我记得我舅舅的那个未婚妻任楠,曾经说过会阻止任老将军把任雨晴嫁给杨少宇的,怎么两人还是要结婚了,是任楠没成功吗?

我的脑子轰鸣作响,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扶着旁边的树才勉强站住。

梁海注意到了我的状态,立刻紧张地说:“李大威,我知道你和任姑娘两情相悦,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不过我可劝你不要冲动,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都不是好惹的……”

“闭嘴!”

我双目通红,恶狠狠地瞪了梁海一眼,周身更是充斥着凌厉的杀气:“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三……三天以后。”梁海吓得面sè苍白。

“滚!”

我猛地推了他一下,梁海顿时一个哆嗦,冲我拱了拱手,一溜烟消失不见。

我靠着树。大口大口地喘气,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连我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铁面判官他们从四周窜了出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压着怒火,把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

我和任雨晴的事情,早就传遍帝城的大街小巷,他们几个当然也是知道的,所以能够理解我为何这么大火,一个个都沉默下来。

附近传来了卫兵巡逻的声音,铁面判官低声说道:“先撤!”

我们一群人迅速朝着池塘而去,又穿了水行衣潜到底部,顺着地道离开杨家。

一路上,他们七嘴八舌,说这次走了个空,杨老将军发现梅园里面死了那么多人,肯定不会再把杨大小姐放进去了,这怎么办?

至于任雨晴和杨少宇结婚的事,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也没理会,只有我和铁面判官默不作声。

出了地道以后,铁面判官让他们都散了,陪着我回到酒店房间。

一进来,铁面判官就问:“少主,你打算怎么办?”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哪里还能回答他的问题,只能糊里糊涂地说了一句:“任家进得去吗?”

铁面判官沉默一下,接着摇了摇头。

我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荒诞极了,铁面判官他们为了进入杨家,光挖地道就用了近两年,和杨家级别相同的任家一样固若金汤,哪有那么容易进去?

我便说道:“那等等吧,我妈迟早还会回到杨家。不管他们要把我妈藏到哪里,只要我们还能进去,总能救出我妈。”

铁面判官摇了摇头:“少主,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情,杨大小姐最多是被软禁,绝对没有生命危险,什么时候去救都行。只是任姑娘……三天以后就要和杨少宇结婚了,你能坐视不理吗?”

说到这个问题,我的头又疼了起来,在这件事上,我确实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以至于我都不敢跟人提起,一心只想回避。

铁面判官的发问,让我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心急地问:“铁面大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铁面判官缓缓摇了摇头。

我就好像被一盆凉水当头泼下,从头凉到了脚,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过,但我还是不死心地问:“怎么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呢,我可是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啊,只要我一声令下,至少有几千人闯进任家。夺回任雨晴和我妈不算什么问题吧?”

铁面判官再度沉默下来。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说道:“少主,恐怕很难。”

我的一颗心再次堕入谷底。

我知道铁面判官是什么意思,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作为国内屈指可数的两个老将,手底下的卫兵自然不计其数。他们两家既然联姻,婚礼当天必然防守森严,想去抢人简直难如登天。

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小钟馗、莲花婆婆等人肯定不会同意我的做法,更加不会陪我去冒那个险。

虽然我是帝城地下世界名义上的头头,但我也知道自己这个头头的含金量有多少,更何况我才刚刚上位,一件大事都还没做,地位也未稳固,愿意为我卖命的又有几个?

强闯任老将军的府邸,婚礼当天抢走新娘和杨大小姐,这种注定要掉脑袋的事,又有几个愿意去做!

我再次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命运几乎要把我给压垮了,真就一点办法都没了吗?

我抓着自己的脑袋,几乎要把头发给薅下来。

铁面判官心疼地说:“少主,你别这样,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想婚礼当天强闯任家,无论是生是死,我铁面判官都陪着你去!”

铁面判官的忠心,我当然是相信的,可他又能帮到我多少忙呢,他手底下也就五六百人;就算金爷也肯出手帮我,也不过是再加两三百人而已,这个人数去拼任家和杨家,简直就是找死啊!

我不明白事情为何来得会这么快,现在我的一切根基都未稳固,像是只有皇袍而无实权,很多事情有心无力;哪怕再过几个月也行啊,那个时候我的地位、势力、威信、人脉肯定增强很多,或许还真可以去和任、杨二老斗上一斗!

我凭自己的努力拿下武道会的冠军,还做上了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可老天一点缓冲的时间都不给我,转身一脚就将我踢下悬崖。

我心烦意乱、心乱如麻,虽然我得到了铁面判官的保证,可我并不想让他陪我白白送死,所以我只能面sè痛苦地说:“铁面大哥,你让我一个人安静会儿吧……”

铁面判官长长地叹了口气。只好起身离开,并且帮我关上了门。

偌大的总统套房,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展开四肢,躺在温暖的地毯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许久、许久。

我的内心,从未如此的痛苦和挣扎……

然而,当我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仿佛将昨夜的不快和痛苦全忘记了。

我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积极约人吃饭、喝酒,把能见的人都见了一遍。

其实自从我拿下帝城武道会的冠军,做了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头以后,邀约我的电话就没停过,各行各业的大佬都想见我一面,毕竟接下来要和我展开不少的合作。

只是我忙着去救我妈,所以基本都推辞了。

现在,我妈也不用救了,所以我也有时间去赴宴了。

三天下来,酒局一场接着一场,一直处在醉生梦死之中。马不停蹄地和人约见,几乎把帝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见了个遍。

作为罗城、省城曾经的头儿,在这上面我还是很有经验的,知道怎么和官面上的人物打交道,所以虽然我是初登大位,但是表现非常不俗,做起事来也事半功倍,三天时间几乎干了一个月的事情。

现在的我,大小也是个人物了,总顶着个“国家a级通缉犯”的名头肯定不好。通过一番运作之后,再加上一些大人物帮我说话。我甚至和帝城的公安局长见了一面,他答应向上级申请,帮我消掉我的通缉令。

作为交换,我也积极帮他搞定一些治安问题,并且答应他在半年之内将毒品市场扼杀到一个极小的状态。

这才叫官民合作、如鱼得水。

第三天的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一身酒气地回到酒店房间。

我正准备洗一个澡,再好好休息下的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是尹红颜。

尹红颜说要见我,我说好。

半个多小时后,尹红颜来到我的房间,她的心情看着不错,脸颊红扑扑的,嘴角也挂着笑。

“领导,忙坏了吧?”尹红颜笑嘻嘻的。

现在我是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尹红颜开我玩笑,所以叫我领导。

我也笑呵呵的,说还好,有什么事?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尹红颜摸出手机放在桌上,喜笑颜开地说:“我今天和晴儿见了一面,把你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她很开心,录了一段视频给你。”

尹红颜一边说,一边点开视频。

视频里的背景,就是任雨晴的闺房,我去过的。

任雨晴坐在镜头前面,气sè看上去非常的好,笑靥如花、神采飞扬。

“李大威,好久不见啦,有没有想我啊?刚听红颜说了你的情况,你还真可以啊,竟然拿了帝城武道会的冠军,还做了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嘿,我就知道你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我任雨晴的眼光不差,没有看错男人!”

“你比武的视频我都看了,真是帅翻了,一场比一场帅!以后谁敢说你不帅,我跟他急!”

“喂,你现在很忙吧,是不是有很多人约你吃饭?我跟你说,不许被那些小妖精迷了眼,她们没有一个比我好看!”

“李大威,上次你跟我说那些话,我特别特别生气,等到我们下次见面,你必须要好好哄我,至少要哄一百句!”

“李大威,你要加油哦,我等着你更加强大,然后来带我走……”

视频里面,任雨晴说着说着,眼圈竟然红了起来,声音也开始变得哽咽。

这个时候,尹红颜也入了镜。双臂环着任雨晴的脖子,嘻嘻笑着说道:“你羞不羞,还哭鼻子!”

任雨晴又破涕为笑:“这有什么好羞的,等你那个真命天子出现,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去,哭得比我还要凶哦!”

“嘁,我才不会,大阎王长得就不好看,他儿子肯定也不好看,我根本一点都不期待。”

“拉倒吧你,等到大阎王的儿子现身,恐怕九头牛都拉不回你……”

两个姑娘笑着、闹着,视频也戛然而止。

尹红颜拿起手机,一边摆弄一边说道:“晴儿呢,还是没有什么自由,连个电话都不能往外打。我还是求了任老将军好久,才得以见了晴儿一面,能录到这个视频已经很不错啦。来,你连一下网,我给你传过去,你思念晴儿的时候呢,就看一看这个视频……”

尹红颜转头看向我,顿时大吃一惊:“你……你怎么哭了?”

尹红颜说得一点没错,现在的我泪流满面,哭得像个泪人。

在尹红颜看来,确实非常震惊,我在武道会上被人打得像狗一样都没哭过,现在看了一段视频竟然哭成这样,当然让她无比意外。

不过,尹红颜很快又笑了起来。

“你和晴儿啊,还真是一对性情中人,你是太想晴儿,所以才哭的吧?没关系啦,我相信你们迟早会在一起的。来,我给你把视频传过去……”

尹红颜低着头,默默操作手机。

“我是心疼她。”我沉沉地说。

尹红颜抬起头来,很诧异地看着我:“为什么要心疼她,她过得很好啊。”

“不,她过得一点也不好。”

我摇着头说:“我知道她是在演戏,她的心里明明非常难过,却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她看似明媚的笑容下面,隐藏着千刀万剐的痛!”

尹红颜呆呆地看着我,显然彻底惊了,不知道我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晴儿明天要和杨少宇结婚了,是不是?”

尹红颜整个都傻掉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问你,是不是?”

尹红颜低下了头,许久才低声说了一句:“是。”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尹红颜促膝长谈了足足一个小时。

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尹红颜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从她口中,我也知道了更多秘辛。

她告诉我说,杨少宇的身体现在非常差劲,几乎相当于半个废人了,连走路都需要别人搀着。

杨家请了很多名医,却始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是病急乱投医,甚至请了不少和尚、道士来看,其中一个和尚说杨少宇这是被鬼缠了,需要通过结婚来冲冲喜,而且婚礼还不能在杨家办,因为这鬼就是从杨家出来的,所以婚礼地点才选择在了任家。

这和尚当然是满嘴胡言,杨少宇为什么身体虚弱,这世上只有我和林婉儿、万毒公子三人知道。

我只恨当初走得太急。没能把这猪狗不如的家伙彻底毒死,才留下了现在的后遗症,反而拖累了任雨晴。

这些事情,我当然没和尹红颜说。

尹红颜继续讲着,说因为杨少宇半死不活,杨老将军并不想让外人看到他这副样子,所以就没大张旗鼓地宣传这件婚事,只邀请了一些极度重量级的人物,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事。

就连尹红颜,也是今天到任家后才知道的。

任雨晴一再告诉尹红颜,千万别跟我说这件事情。怕我昏头之下做出什么冲动的事,而我现在的实力又不够强,哪里是任、杨两家的对手,很容易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为了安抚我的情绪,任雨晴甚至拍了一段“喜气洋洋”的视频给我。

可惜中途没有忍住,眼泪还是流了出来,关键时刻尹红颜出来救场,陪着她一起把这视频给录完了……

全部交代完后,尹红颜坐在我的身前,我们两人久久没有说话。

许久、许久,尹红颜终于打破沉寂。

“晴儿不希望你冲动。”

“她说你已经冲动过一回了,不希望你再冲动第二回。”

“她说,她虽然嫁给了杨少宇,但她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希望你到有能力的时候再带她走。”

“她还说,她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如果不能,希望你别嫌弃她……如果你嫌弃她,就再也、再也不要去找她了。”

“这些话,本来想等你知道他们结婚的事以后再告诉你的,现在看来不得不提前了。”

听着尹红颜的话,我低着头。一声也没有吭,眼泪却早已流满面颊。

“你打算怎么做?”尹红颜问我。

我还是没有答话,低着头沉默不语。

“回答我。”尹红颜的声音有点焦急。

过了许久,我才回答:“你放心吧,我不会去闹事的。”

尹红颜这才松了口气。

“好好休息吧,一切都会过去的。”尹红颜拍拍我的肩膀,将视频传到我手机上后,便离开了。

我打开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泪水也流了一遍又一遍。

视频里的任雨晴笑得有多开心,现实里的我眼泪就有多汹涌。

我始终都想不明白。当一个男人连自己所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时,到底还能不能算是一个男人?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我擦干了脸上的眼泪,给小阎王打了一个电话。

“舅舅,我想去。”

我说:“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并不是想向你求援,我知道你的身份,知道你无法插手,我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我想去。”

“想去就去吧。”小阎王长叹了一口气。

我挂上了电话。

我长吸了一口气,接着又拨出去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以后。我故意用轻笑的语气说道:“杨老将军,您好啊!”

“李大威。”杨老将军咬牙切齿地念着我的名字。

杨老将军能够听出我的声音,当然不是因为他有多了解我,实际上这是我们第一次说话,也是第一次听我声音。

我在杨家闹的那回,他正好不在家里,没能见到我疯狂的一面,甚至想不起来我长什么样子。

他知道我会给他打电话,是因为有一个大人物从中牵线搭桥。

这位大人物的面子不小,在帝城的官场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明天参加任、杨两家婚礼的。就有他一个。我今天和他吃了顿饭,足足灌下一整瓶的五粮液,才终于撬开他的金口。

“对,是我。”

我嘿嘿地笑:“听说您家的少公子要结婚了,竟然也不请我,让我很失望哟。”

我也不是故作轻狂,毕竟我现在也是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了,地位在这放着,任、杨两家联姻没有叫我,确实让我不太开心。如果是小钟馗,任、杨二老肯定会请他,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我吗?

“请你?”杨老将军咬牙切齿地说:“我恨不得杀了你,怎么还会请你?”

杨老将军恨我是肯定的,毕竟我和任雨晴有过一段情,这事闹得整个帝城沸沸扬扬,丢了杨家不少的脸。

而且我在离开杨家之前,还把杨少宇给砍了个半死,杨家一直认为,杨少宇的身体现在如此虚弱,肯定和我脱离不了关系。

所以杨老将军恨我入骨,为了他的那个养子,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

我还是嘿嘿地笑:“别这样嘛。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的事也该翻篇了,我个人觉得,咱们还是应该搞好关系。这么重要的场合,少了我也是个遗憾,对吧?明天我会按时到的,并会送上一份厚礼,希望您老能够笑纳。”

因为那个大人物的从中斡旋,杨老将军也不得不卖一个面子,已经同意了我明天到任家去参加婚礼。

但杨老将军显然还不放心:“你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我故作吃惊地说:“杨老将军。难道你怕我闹事吗?”

“你敢!”

杨老将军真是个暴脾气,几乎一点就着,怒火中烧地说:“你敢闹腾一下,我就扒了你的皮!”

“这不就对啦。”我嘻嘻地笑:“那是您和任老将军的地盘,里里外外也都是你们的人,我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闹啊!而且我是一个人去,带着真诚的祝福去,想必杨老将军肯定不会害怕我的。”

“你最好足够老实,否则老夫让你知道厉害!”杨老将军狠狠挂上了电话。

我长呼了口气,又把任雨晴的视频看了一遍。

“晴姑娘,等着我……”

我轻轻抚摸着手机上任雨晴如花一般的笑脸,然后把手机放在床上,走进卫生间里放开了水。

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身体,明天要用最好的一面去见任雨晴。

接着才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看网友对 869 冤家宜解不宜结 为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第一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