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五十四章 黑风号

第七百五十四章 黑风号

陈海悄无声息的沉入千丈海底,然而顺着暗流,回到黑风号海船上,跟沙天河、朱明巍、魏汉他们说起三百里外那伙海盗的情况。

“秦老大?飞浪盗秦玉山?”

近一两百年,沙天河虽然主要在崇国西北域活动,但不时也会潜回扶桑群岛,因此对扶桑群岛东部海域的海盗势力,多少有些了解,听陈海描述,立即认出所谓的秦老大是谁占据九郡国外海域飞浪屿为寇的秦玉山,说道,

“这个秦玉山,距离道胎就差半步之遥,修炼怒涛惊龙诀,实力十分了得,在茫茫风暴海之中,我都未必是他的敌手。他原本是九郡国的水军将领,犯罪被诛三族,独自逃来,在一座名为飞浪屿的小岛上落草为寇,纠集一股势力,时常劫掠九国郡边境的一些住人小岛或过往商船,他手下有三大道丹境悍将,分别擅长毒、剑、阵法,有五六百精锐。九国郡数度专门出兵想要剿灭,都让秦玉山侥幸逃脱,没想到他们这一次的胆子这么大,竟然盯上流云宫进贡给漱玉仙子周晚晴的生辰贺礼……”

朱明巍、魏汉他们也是暗暗乍舌,他们连姜涵都惹不起,在姜涵的追杀下,只能被迫出海避难,没想到扶桑群岛的海盗,竟然如此胆大妄为,连天位境真君级的人物都敢去惹。

虽然这次只是流云宫进贡的贺礼,但这贺视是献给漱玉仙子周晚晴的,要是半道被人劫了,说到底触犯的还是漱玉仙子及九郡国的威严。

陈海微微蹙起眉头,扶桑群岛看似三大势力和平共处、表面上一派详和,但秦玉山他们敢做这么的事情,说明三大势力暗中波澜诡谲,实际是相互牵制的状态,至少秦良玉他们能确定,一旦脱离九郡国的势力范围,就不怕周晚晴及九郡国的直属武备还能继续追杀他们才行。

要不然,夺了给漱玉仙子的贺礼,他们也是有命夺、没命花。

又或者血沙岛的刘亚夫,暗中组织这一票,真正的居心要比表面看上去的复杂得多。

这时候魔躯藏在云层之中的赤军,示警有三艘战船往他们这边快速驶来。

“他们还敢过来打劫我们不成?”魏汉舔了舔嘴唇,有些期待的说道。

“也有可能是来邀请我们入伙的……”陈海说道。

他刚才怕滞留太久会被秦玉山他们察觉,就提前潜了回来,没有偷听到秦玉山等海盗头目后面商议的具体情况,但他之前看得出秦玉山还是很心动要跟血沙岛的刘亚夫干这一票大了,猜到秦玉山悍然率五六百海盗分乘三艘战船赶过来,很可能是邀他们入伙干这一票,而不是拼个两败俱伤的。

毕竟对肥羊情况都没有摸清楚,就直接冲上来乱杀一气的海盗,不是没有,但通常都活不太长。

陈海让朱明魏、魏汉加强警戒,在甲板上就留了两三百人,其他将卒都藏在船舱里,用防御法阵将他们的气息也屏障起来。

*******************

茫茫大海之上,三艘战船在御水法阵的驱动推波斩浪,像脱弦利箭般飞快地向陈海的巨舟靠拢过来。

秦老大站在船头,任由海风猎猎吹拂着自己的黑sè衣衫,紧紧地盯着前方。

当他们靠近黑风号不足两百里的时候,黑风号蓦然凝聚一道土黄光的灵罩,将黑风号护住,在渐渐昏暗下来的夜sè里分外的显眼。

看到陈海他们这边果然暗藏防御法阵!秦老大轻哼了一下,瞪了瞪身后胡老四几人,若真个是不明所以的攻过去,就算他们最终能将这路来历不明的海盗都歼灭了,能劫获什么财物还不一定呢,他们这边少说能付出近半的伤亡。

胡老四他们自然见到四柱诛魔阵张开的模样,也都有些后怕,转而马屁如潮地向秦老大而去。

尽管陈海那边已经警惕起来,但是三艘棱形战船依旧如飞一般向前方逼近,直到靠近到黑风号二十里时,沙天河的血灵刀冲天而起,带着十余丈长的刀芒向秦老大足下的棱形战船前划了过去。

刀芒带起了数十米高的浪涛,朝战船狂卷过来,秦老大挥拳怒攻,瞬时间轰出数十道拳影,将巨浪连同刀芒一起轰碎,使其无法逼近脚下的战船。

陈海远远喝道:“来船止步,若再往前半步,休怪我们就不客气了。”

秦老大和手下几人对视了一眼,踏剑而出,站在距离黑风号十里外的海面上,拱手说道:“我乃是飞浪屿岛主秦玉山,在这扶桑海域之中,还算得上一号人物——敢问兄台从何地而来,知不知道再往前六七百里,就是我们飞浪屿了……”

“我们黑风号原本在望海城附近正经讨生活,前段时间干活走了眼,失手杀错了人。债主现在追上门,我们是细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远走他乡,到扶桑海来撞撞运气,能不能看找到歇脚的地方,”陈海扬声说道,“既然前面是秦岛主的地盘,那我们绕过去就是,还请秦岛主带着人先退回去,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这么近的距离,秦玉山能更清楚的看到黑风号甲板上的情形,心里冷冷一笑,挂着这种旗帜的,哪里可能是正经讨生活了?

他一脸春风地对陈海说:“秦某不问兄台的债主是谁,但希望兄台知道,扶桑海域以雷阳宗、空海城和九郡国为尊,这三大势力都跟崇国都有来往,兄台找地方歇脚,可以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一招不慎,自己跳入虎口之中了……”

听秦玉山连哄带唬的话,陈海心里只是一笑,这时候只是假装着跟沙天河商议。

“兄台要真是正经讨生活的,秦某人倒是有一桩买卖目前还没有凑足人,不知道贵号有没有兴趣?兄台要是有兴趣,我飞浪屿附近也有不少能避风浪、易守难攻的岛礁,可供贵号兄弟临时歇脚。”秦玉山说道。

“秦岛主可能说是什么买卖?”陈海问道。

“这票买卖并非秦某发起,兄台要是有兴趣参加,可以到飞浪屿附近寻找一座岛礁暂歇,发起人要是同意贵号参与,到时候我自会派人过去联络兄台,”秦玉山说道,临了又加了一句,“兄台以往在望海城附近活动,可能对扶桑海的情形不甚熟悉,眼下这片海域虽然现在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再过十几天,冬季风暴就会刮起,到那时要是不能找到合适的岛屿躲避风暴,恐怕要比你们从望海城过来穿越十万里海域更加凶险……”

“要不咱们就将这伙海盗先干翻掉?”满脸络腮胡子的魏汉虽然通过神念跟陈海交流,但瞥向秦玉山的眼神满是凶光,好似怕别人不知道他想着对飞浪屿的这伙海盗黑吃黑。

陈海否决了魏汉的提议,秦玉山过来邀他们入伙,也是暗中戒备极严,他们这边看上去实力要略强一些,但诸多将卒皆不善海战,一旦出现重大伤亡,最后只是惨胜,绝不是他要看的结果。

就算要动手,也要等靠岸后寻机在陆地上歼灭这伙海盗更好。

要不然,他们这么狭小的海船,也没有办法将人多力量大的优势发展出来。

再者说,他也想看看血沙岛的刘亚夫到底是什么角sè,这次到底邀请了多少路海盗,去干这票!

******************

陈海与沙天河他们打定主意,便请秦玉山他们先行,他们驾船远远跟在后面,前后相隔三四十里,往飞浪屿方向驶去。

陈海他们最终停靠在距离飞浪屿一百余里的一座小岛上等候消息。

在这期间,陈海带着匠师继续利用一切条件,进一步加固黑风号,稍有闲暇,也是潜心参悟九元归神真解第二篇、诛神剑阵,以求能早日迈出碎丹结胎的关键一步。

陈海目前修成金丹,又修成元神,风雷真意、天地山河剑意都参悟到第二境界,可以说在重新修成道丹的那一刻,就已经是道丹境中期了。

之后十数日,不断有海盗船,从其他地方往飞浪屿这边集结过来,看得出应该都是应邀过来干这一票的海盗。

海盗们之间彼此也不信任,都是各找彼此留下来足够警戒距离的小岛停靠,也都将防御法阵打开着,防备这票大的还没有开干,就被同行先黑吃黑了。

到第十五天时,一艘百米长、周身散发着隐隐青光的巨舶从东南方向缓缓驶来。

那巨舶通体血红sè,在蔚蓝的大海上极为显眼。

不用沙天河介绍,陈海听到附近荒岛上的海盗此时的议论,便知道这艘巨舶就是血沙岛岛主刘亚夫的座船。

血沙岛距离九郡国甚远,是位于空海城与雷音宫两大势力之间的一伙海盗,只是刘亚夫的来历甚是神秘,两百年前突然横空出世,之后就一直纵横空海城与雷音宫之间的海域杀人掠货,极少绕到九郡国附近的海域作案。

而此时聚集飞浪屿的海盗,除了秦玉山之外,其他六路海盗,沙天河看着也不像九郡国附近海域的……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四章 黑风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