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五十五章 议盗

第七百五十五章 议盗

血sè巨舟出现后,就见秦玉山从飞浪屿方向飞出来,落到这片海域正中心的一座礁石上,扬声说道:“血沙岛的刘岛主已到,如今良辰美景,还请扈宫主、陈真人、史真人、黄岛主、杨殿主,过来一叙。”

陈海虽在百余里之外,秦玉山的声音却如在他耳畔响起,心里只是一笑,虽然秦玉山嘴里称呼什么岛主、宫主、殿主,实际都是流寇势力,即便是秦玉山将百余里方圆的飞浪屿当成大本营经营,但岛上除了掳掠来供群寇淫乐的可怜妇女外,也没有其他凡民栖息繁衍。

倘若有九郡国的兵马清剿过来,秦玉山也会毫无吝惜的放弃飞浪屿,跟早年流寇魔獐岭的韩三元、沙天河一样,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根基可言?

陈海走出船舱,站到黑风号甲板上,看到血sè巨舟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外,其他分散停靠到其他岛屿的五艘船舶,这时候各有一道人影飞出,朝秦玉山脚下的礁石聚去。

除了刘亚夫的血sè巨舟极有特sè外,其他五艘船都没有像陈海这般直截了当的将旗号悬挂出来,关键头目又都躲在船舱里没有露面,因此沙天河之前也不知道刘亚夫、秦玉山到底邀请了哪几路海盗干这一票。

陈海没想到除秦玉山、刘亚夫之外,其他四名海盗头领,竟然有一名女修,也就是秦玉山嘴里的“扈宫主”。此人身姿窈窕,脸上蒙着一层青纱看不清真容,但露出来的一对美眸,相隔数十里看了给人一勾魂夺魄的异样诱惑。

“飞花宫主扈小苏!刘亚夫竟然将此女也邀来参加此局,真是有趣?”沙天河震惊之余,不忘通过神念,跟陈海介绍这些人的身份。

“怎么有趣法?”陈海不忙着飞过去跟秦玉山他们聚集议事,传念问沙天河道。

“此女原为漱玉仙子周晚晴的贴身女侍,在漱玉仙子周晚晴身边时,修为也是不弱,但也不知道怎的,也可能在冰雪无情的周晚晴身边太过无聊,竟然违背禁令,私下与九郡国主府上的禁卫小将相恋,最后在漱玉仙子周晚晴逼迫下,不得不当着九郡国民的面,在国主府前的广场上,当众手刃自己的恋人——在这件事之后,扈小苏便找到一个机会,偷走漱玉仙子为突破天位初境所准备的秘药,逃到空海城与雷阳宗之间的海域,投靠一伙叫飞花帮的海盗。之后,扈小苏杀飞花帮马贼首领自立,招揽之前飞花邦的马贼都收归己,又将飞花帮更名为飞花宫——传说扈小苏都快道胎境中期了,他们这时候应该还不知道刘亚夫、秦玉山招集人手的意图……”

陈海没有想到扈小苏背后还有这么多的秘密,暗感真要照沙天河如此描绘,那漱玉仙子周晚晴就绝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除了飞花扈小苏之外,其他三路海盗首领史普兹、黄沾、杨隐,除了史普兹修成道胎外,黄沾、杨隐也是刚刚修炼到道丹境后期。

不过,这次能有资格应邀,大家也都是各有各的神通跟底牌。

比如说秦玉山修炼怒涛惊龙诀,潜入千丈海底,实力堪比恶鲨海兽,他亲自主持御水法阵,战船就要比其他同级别的海船快出一两成。

陈海虽然这些天来收集了不少的情报,但是他还是深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这些纵横海域的枭盗面前,不过是一个新人。

眼见着几道光芒接连而起,陈海当下也不迟疑,随着飞了过去。

那海礁百丈方圆,除了人高马大、浑身包裹在血红sè大氅中的刘亚夫大马金刀地站在正当中外,其余人都各执一方,遥遥相望,彼此间都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陈海迎着海风而立,见刘亚夫只是冲自己颔首示意,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新面孔就多加询问,心中的警惕更甚。

毕竟他是有在秦玉山船下偷听过,知道他们这次乃是要去招惹九郡国太上之尊的漱玉仙子,照理来说,就算是有秦玉山的引荐,这刘亚夫也断然不会对自己的身份表现得这般云淡风轻。

陈海正思想着,刘亚夫桀桀怪笑一声开了口:“我们几家除了这位新来的小兄弟外,都是各自独霸一方,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偶尔有些合作或小的摩擦,也都无伤大雅。我刘某人今日来到秦大当家的地盘,却是有一个泼天富贵送与诸位,各位可有兴趣?”

在场的人既然选择喋血海域,就没有一个胆小怕事之辈,当下那头戴青sè玉冠的杨隐道:“血沙岛声名赫赫在外,手下人才济济,居然都吃不下一票买卖,还喊上我们这么多人,难道是厌倦了海上奔波的生活,想要强占一个大岛安定下来不成?”

“聒噪!先听刘岛主把话说完!”杨隐话音没落,就硬生生被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那声音虽然悦耳,但是其中仿佛带有无穷尽的寒意,好似要将空气都冻结了一般。

陈海看了过去,原来是蒙着轻纱的飞花宫主扈小苏不耐烦杨隐打岔,出言相阻。

这杨隐看起来面如冠玉,倜傥风流,然而被扈小苏这么一打岔,脸sè一青,张了张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据陈海收集的情报来看,杨隐之前在扈小苏手下吃过不少的暗亏,对扈小苏有些忌惮,也是应该的。

刘亚夫挑了挑眉梢,左右看了一下,接着道:“大家都知道,十月二十一就是漱玉仙子周晚晴那老妖婆的千年寿诞。大家都知道,真君寿诞,百年一次,届时九郡国的所有属岛都会送上贺礼……”

“……据我得到的消息,九郡国以东的属岛,都会将此番进贡的贺礼先集中到流云岛,由流云岛大张旗鼓的派兵护送到九郡国海角城上岸——漱玉仙子一千岁寿辰是九郡国的大事,他们一定会搞得热热闹闹,而且护送贺礼船队出发的时期也会选在吉时。从流云岛到海角城,有近七八千里的水路,应该有足够的时间给我们下手,诸位当家,可有兴趣干这一票……”

这些人虽然大都不在九郡国附近讨生活,但是对于整个扶桑海域的海情都是非常之明了。

不过刘亚夫还是伸手弹出一道光团,将整个九郡国周边海域的地形展露在众人眼前,点明流云岛与海角城之间的几条航线——由于漱玉仙子的大寿,九郡国会风风光光的大肆操办,他们也不用担心会抓不住目标。

陈海此时看着实在紧紧盯着海图,但其实一直自用余光观察着其余人的一举一动。

在刘亚夫说出周晚晴名字的时候,秦玉山、史普兹和扈小苏都没有流露出惊讶的神情,反倒是杨隐和黄沾二人惊讶地微微张大了一下嘴巴。

看来这一次行动,刘亚夫早就已经说服了三人,这才敢如此自信的邀请杨隐和黄沾以及他这路新人入局。

黄沾粗看过去,脸上皱纹堆叠,眼睛惯常眯着,只是时不时从眼缝中露出点点精芒,才能让人发觉出其修为不俗。

此时他捋着花白的怅然,探了探头,貌似极其虚弱地道:“刘岛主不动则已,一动就要搞这么大阵仗。不过我们和一个天位真君做对,做不做成,以后在九郡国附近露面,都会受到追杀,秦老大经营多年的飞浪屿都要放弃掉,好处少了可不合算啊——流云岛这些个穷破岛,能拿出什么贺礼,让刘岛主如此动心?”

看着黄沾颤颤巍巍的样子,几句话就想将刘亚夫的提议否决掉,秦玉山皱了皱眉眉头,刚想说些什么,被刘亚夫一抬手将之制止住了。

刘亚夫来回踱了几步,走到黄沾身前,盯着黄沾看了良久,好像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花儿一样,最后一无所得,摇了摇头说:“流云岛这次会筹备什么贺礼,我是还没有打探清楚,但我等惯常在海上征掠,手下的二郎却是死一个少一个,难以得到补充。这一次随船送往九郡国去的,不单单有各岛筹备的贺礼,还有流云岛周边数十个岛屿送到九郡国参加漱玉宫十年一次岁试的少年弟子……”

这一句话一出口,黄沾的眼睛猛然睁大,绽放出灿然光辉。

刘亚夫嘴角微微一翘,接着道:“这批资质不差的少年子弟足有五千之数,而且都是不超过十六岁。”

这时候不只是黄沾,就连杨隐也双眼放光,一脸期盼……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五章 议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