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73 他,妖言惑众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的第3枚玉佩加更

873 他,妖言惑众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的第3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心里砰砰砰直跳,我原以为自己来到这里,只要不闹事就能安全无忧,任、杨二位老将军不能拿我怎样,没想到却又掉入另外一个狼窝。

原来陈老什么都知道,他知道我叫王巍,也知道太后娘娘的覆灭和我有着很大关系。

他以前没收拾我,大概是没把我放在眼里,直到我在帝城也搅得风生水起,甚至还把王晓雨生擒活拿以后,终于意识到我的危险了。

他猜出我已知道一切,知道王晓雨和笑面鬼是他的人,知道夜明背后的主使就是他。

而他在我面前大方地承认了这两点,也就是说他并不担心我讲出去,因为今天的我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跟他,一个是死。

陈老已经做好了杀死我的准备,而且就凭他的地位,杀了我也是白杀,别人会有什么意见?

看着几个杀气腾腾的保镖,我的冷汗瞬间就落了下来,我知道陈老不是在开玩笑。他弄死我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我也不是怕死,可我总觉得这么死掉有点太窝囊了,参加任雨晴的婚礼还无动于衷已经够窝囊了,现在还要不明不白地死在陈老手里,我这命运未免太憋屈了一点!

我的脑中突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何不假装答应陈老,先留住自己这条命再说,随后再和我舅舅商量对策?

无论怎样,和陈老对着干总是没有好下场的,人们都说胳膊拧不过大腿,而我现在连胳膊都算不上,顶多算根小拇指,没资格也没可能和陈老硬刚。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想到这里,我便故作沉静地说:“陈老,我不是那个意思,您肯收我是我莫大的荣幸。我就是怕自己能力不足给您丢人,只要您不嫌弃我,难道我还不愿意吗?”

听到我的话后,陈老这才笑了起来。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陈老面容慈祥地说:“这些年来,我四处网罗优秀人才,而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无穷的潜力。或许现在的你还未成气候,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可以大显身手,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你相信我,只要你跟着我,我保你终身荣华富贵,等到将来事成以后,封你个藩王都可以的。”

藩王?!

但凡国人,对这个词汇都不陌生,毕竟我们国家摒弃帝制,至今也不过百年而已。

所谓藩王,绝对是封建时代的产物,拥有自己的封地。仅在皇帝之下。

藩王之中最有名的,无疑就是清朝的吴三桂了,当初镇守云南,号平西王。陈老一开口,就承诺我个藩王,实在令我大吃一惊,同时也让我明白了陈老真正的目标。

——他是真的想要称帝,想要恢复帝制、独享江山!

从他支持“夜明”,就已显出此人的野心,现在不过是撕开面纱,露出他的真正面目而已。

以陈老今时今日之地位,竟然还想着当华夏的皇帝,实在令人费解。但是古往今来,有胆子谋朝篡位的,又有哪个不是手握重权之人?

在明面上,他已经掌握了不少军政大权;而在暗中,他又培植了不少黑sè力量。等到时机成熟的那天,这老头或许真能满足自己的心愿,成为华夏新一代的皇帝!

但这实在太可怕了,在整个世界都高度文明、发达的二十一世纪,竟然还有人想当皇帝、天子,想要独自掌控整个国家。听上去实在天方夜谭,可对陈老来说,真有可能办到,而且近在咫尺。

我的脑中嗡嗡直响,对于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的我来说,实在不能接受这种想法,一想到这个国家要倒退到百年之前,我就觉得实在荒谬极了。

还是那句话,我算不上什么高尚的人,但如果有人想当皇帝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往他脸上吐口水。【择天记吧少年王】

同时对他说一句:“醒醒,大清亡了!”

但同时我也知道,随着我知道的秘密越来越多,我已经没有丝毫的退路,我要是不答应陈老,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我强行按住心中的愤慨和恶心,故作一本正经地说:“愿为陈老效力!赴汤蹈火、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陈老再度笑了起来,显然很满意我的表现。

“好,很好。”

陈老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了你的助力,我相信我们的力量会更强大。王巍,我不会亏待你的,为了欢迎你的加入,我决定送你一份见面礼。”

“什么见面礼?”

陈老抬头看向台上,轻轻地道:“任雨晴。”

我的心中顿时一滞。

此时此刻,台上的婚礼已经进入尾声,任、杨两大家子全部站在台上,一起向台下的来宾表示感谢。

台下的人也在齐声欢呼,致以自己最真诚的祝福。

等到婚礼结束,杨少宇和任雨晴就是正儿八经的夫妻了,虽说我也不在乎这个,但终究是多了一层不太美好的回忆。

有谁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做过别人的妻子呢?

一片喧闹声中,陈老缓缓地说:“现在,你到台上去吧,宣布你不同意这门婚事,因为任雨晴是你的女人,你要带着她走。你放心,我会为你撑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切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我的心中顿时狂跳不止,这不就是明目张胆地抢亲吗?

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一定会杀了我的!

但我也相信陈老的能力,我知道他不是吹牛,只要他为我撑腰,所有的人都要低头。任、杨两位老将军也不敢再说什么。现场虽然也有几个和陈老平级的大人物,但他们肯定不会当众去驳陈老的面子,更不会为任、杨两家说话。

这就叫一山还有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管我将来是哪个阵营的,是否会背叛陈老,现在确实是我扬眉吐气的时候,终于可以去做那件我一直想做、但又不敢去做的事。

抢亲!

我要让任老将军和杨老将军看看,我不是那条上不了台面的野狗,我今天一定要带任雨晴走!

陈老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勇气,我一下觉得自己的腰杆直了、底气也硬了,有后台、有靠山就是这么痛快!

在陈老的鼓励下。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朗声对着台上说道:“我不同意!”

这四个字,我已经压抑了太久太久,其实在任雨晴刚上台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喊出来了,只是我没有胆量,也没有能力,只能忍辱负重、卧薪尝胆,还要微笑地看着任雨晴。

此时此刻,有了陈老的撑腰,我终于喊了出来。这一声我不同意,饱含着我多少的憋屈和痛苦,在这瞬间彻底地、完完全全地释放出来。

可想而知,我的声音有多大、气势有多足,几乎有着震天慑地之效。

虽然场中的音乐声、喧哗声很大,但我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并在整个院中不断盘旋、回荡。

这一瞬间,整个场中瞬间安静下来,连音乐声都停止了,所有人都诧异地朝我看来。

站在台上的新娘任雨晴、伴娘尹红颜,更是一脸吃惊!

此时的我底气十足。知道自己背后还有陈老,所以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昂首挺胸、迈着大步就往台上走去。

在我行动的一瞬间,十二铁卫还想过来阻止我,但是被陈老的保镖给拦住了,所以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畅通无阻地走到台上,当着任、杨两大家子,浩浩荡荡几十口人,面sè坚定地说:“我不同意这门婚事,任雨晴是我的,我们两情相悦,我要带着她走!”

整个礼台一片寂静。

整个院中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傻住了、呆住了、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我有这么大胆,任雨晴更是怔怔地说不出话。

现场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竟然还是身体最虚弱的杨少宇最先反应过来,面sè蜡黄、被人搀扶着才不至于倒下的他,指着我哆哆嗦嗦地说:“你……你……”

我不知道他的哆嗦,是因为身体虚弱,还是因为心中气愤。

但是因为杨少宇的两个“你”字,其他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任老将军剑眉倒竖、怒火中烧地说:“你他妈有什么资格来不同意?!”

杨老将军更是气势冲天地大喊:“十二铁卫,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有把这个家伙拦住?!”

身后响起一片仓促的脚步声,显然是十二铁卫冲过来了。

但我一点都不畏惧,我知道陈老马上要说话了。

陈老一发话,所有人都要歇菜!

我回过头去,面sè坚毅地看向台下,十二铁卫果然正冲过来,化身成了十二道残影,瞬间将我团团围住。

我仍面不改sè,信心满满地看向陈老。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陈老竟然远远地站在一边,一声不响、一言不发,嘴角甚至露出一丝冷笑,仿佛这事完全和他无关。

我吃惊不已,不知道陈老在玩什么花样,不是说好了要帮我撑腰的吗,怎么现在一点反应都没?

众人也发现了我的怪异,顺着我的目光齐齐看向陈老,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盯着陈老。

任、杨二老也有些发懵,莫名其妙地看着陈老。

陈老站在几十米外,淡淡说道:“任老将军、杨老将军,本来今天挺高兴的,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还真是让人有点扫兴啊。我想,接下来的一幕可能有点残暴,老头子我就不搀和了,毕竟我年纪大了,看不了这种残忍的场面。改天再来喝你们的喜酒吧,我就先走一步。”

杨老将军立刻说道:“陈老,真是抱歉,让您看笑话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自己处理。您请先走一步,恕我不能远送。改日向您赔罪。”

任老将军也说:“陈老,您先走吧,我们处理一点私事!”

陈老点了点头,又拱了拱手,带着他的几个保镖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而我,则完全傻了、呆了,脑子里也嗡嗡直响!

我意识到自己上了当,浑身上下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原来陈老并不是真的想收我,他一开始就想置我于死地!

他想杀我虽然易如反掌,动动小拇指那么简单而已,但我毕竟是道上的人物,要是和我扯上关系,容易引起一些非议,这些非议对他肯定会有影响。

所以,他才用了这么一个法子借刀杀人,借任、杨二老的刀来杀我!

这样,既除掉了我这个心腹大患,又完美地和他撇清关系,可谓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想我王巍,在江湖上漂泊了这么多年,见识过无数yīn谋诡计,多少次死里逃生,也算是蛮有经验、挺有脑子了吧?

可我还是上了陈老的套,真是一条狡猾的老狐狸啊!

我哪里想到,陈老竟然也会说谎,像他这样的人不是“君无戏言”吗,怎么说变就变?他为了博得我的信任,不惜将他的秘密全盘托出,又是死亡威胁,又是许以重利,还承诺我做藩王,原来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引我上钩而已。

让我上台,让我抢亲,让我触怒任、杨二老,将我推入火坑、死穴!

我还是太年轻了,才会上了陈老的当。

我的脑中一阵发懵,只觉得天也旋、地也转,整个人几乎都要站不住了。

在陈老离开以后,又有许多大人物起身告辞。

谁都知道接下来的场面比较血腥,他们和那些喜欢看热闹的普通百姓可不一样,他们这一生已经见了太多太多,甚至都有点麻木了、厌倦了。所以才想眼不见心不烦,走的比谁都快。

任、杨二老不断说着抱歉,将客人一位又一位地送走,刚才还热热闹闹的任府院落,很快变得清静下来,除了任、杨两家的人,几乎没外人了。

我想求救,却无人可求,我想把陈老的真实面目揭发出来,可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没人会信,他们大概只会觉得我犯了神经病而已。

直到院中彻底没了外人,杨老将军才转而怒视向我:“李大威,你好大的胆子,我以为你真的老实了,没想到婚礼都快结束了,才突然搞出这么个幺蛾子来,让我们两家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你还有什么话说?!”

任老将军也愤怒地说:“大哥,你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把他宰了就是!”

杨少宇也有气无力地说:“杀……杀了他……”

既然有了命令,十二铁卫也不再犹豫,立刻挥舞刀枪准备朝我一哄而上。

就在这时。一直呆愣着的任雨晴突然高喝一声不要,拔腿就朝我这边冲了过来,显然要保护我。

然而,任老将军早有准备,立刻一挥手,便有几名卫兵冲了上来,死死按住了任雨晴。

任雨晴虽然不从,拼命大喊大叫、使劲挣扎,但也摆脱不了卫兵们的束缚。

任老将军更是指着她大骂:“你给我闭嘴,难道你还不觉得丢人吗?刚才在台上,你老盯着他看干什么?你把我任家的脸都丢尽了!要不是杨老将军不嫌弃你。你还嫁得出去吗?!”

任雨晴最怕她的爷爷,平时任老将军一瞪眼,她就能吓得浑身哆嗦,但是她现在也豁出去了,又哭又喊:“爷爷,我求求你,放过他吧,我都已经嫁给杨少宇了,已经完全和他没有关系了啊……”

“闭嘴,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任老将军怒火中烧,从怀里摸出一截手帕,三下五除二就塞到了任雨晴的嘴里,任雨晴“呜呜呜”地叫着,泪水也不停涌出,却是无可奈何。

任老将军又指着十二铁卫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打啊!”

十二铁卫再次朝我冲来,我也立刻大叫着说:“杨老将军、任老将军,我有话说!”

任老将军很粗俗的骂了我一声,大意就是你说你妈了个逼之类的,让十二铁卫赶紧把我弄死。杨老将军的脾气虽然也很火爆,但他显然比任老将军多了几分冷静,他摆了摆手。让十二铁卫暂停动作,问我要说什么?

我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一口气就把陈老刚才和我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当着他们的面说了出来。当然,我肯定不会泄露我是王巍的身份,只说陈老假借收我之名,让我上台抢亲,才有了现在的事,只是想借二位老将军的刀杀我而已。

我急急地说:“十二铁卫一直盯着我的,如果我没有陈老的庇护,怎么可能上得了台?在我站起来的时候。就应该被他们按住了啊!”

当时的我也是豁出去了,也不管他们会不会信,总之就把陈老的yīn谋全部说了个遍。

我就是死,也要把这个秘密揭发出去!

可想而知,在我说完这一连串的话后,整个台上的人都傻住了,任、杨两家的人均是目瞪口呆、面sè震惊。

这种反应是正常的,当我刚知道陈老野心的时候,也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反应。毕竟当皇帝啊、恢复帝制啊什么的,听上去实在是太扯淡了,一般人哪能接受这种说法?

所以全部的人都愣住了。就连被卫兵死死按着,刚才还嚎叫痛哭不已的任雨晴,都满脸呆滞地看着我。

任老将军皱了皱眉,询问十二铁卫是否有这回事?

十二铁卫当然不可能听得到我和陈老的对话,但他们可以证明,我和陈老确实谈了一段时间的话。在我上台的时候,也是陈老的保镖不让他们阻拦,才让我大步流星走上台去的。

有了十二铁卫的证明,我说的那些话就是再扯淡、再荒唐,也有了几分可信度。

否则陈老那么高的地位,好端端跑去跟我说话干嘛?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心想自己或许有救,两位老将军虽然脾气不好,为人方面也常常被人诟病,但他们的忠心爱国也是出了名的。他们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南征北战,打了不知道多少恶仗、硬仗,好不容易打下来的这片江山,才让老百姓过上了安居乐业、不愁吃喝的日子,难道要为陈老做嫁衣裳,让陈老去当什么鬼皇帝么?!

任老将军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看着杨老将军说道:“大哥,怎……怎么办?”

两位老将军的级别虽然一样,但任老将军向来以杨老将军马首是瞻,这是整个帝城人尽皆知的事,所以任老将军才会询问杨老将军的意见。

杨老将军也紧紧皱着眉头,显然陷入沉思之中。

这时,已经没人在意我什么抢不抢亲、闹不闹婚的事了,毕竟现在有件更加可怕、恐怖的事情摆在众人眼前。

一片沉寂之中,杨老将军的夫人突然说道:“将军,事关重大,咱们可做不了主,还是尽快禀告魏老他们吧。”

魏老,和陈老是平起平坐的人物。也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陈老想做皇帝,必然就要干掉魏老等人,禀告魏老他们显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任、杨二位老将军的地位不凡,由他们去说这件事情,肯定比我这个无名小卒要有说服力。

但老夫人刚提出这个建议,杨老将军就咧着嘴巴骂道:“你一个妇人乱插什么嘴,军国大事用得着你废话吗?!”

杨老将军的脾气也是真臭,急眼起来竟连夫人都骂,老夫人立刻缩到一边,不敢再说话了。

老夫人都是如此,别人就更加不敢再说什么。

现场仍旧一片寂静。仿佛一根针掉落在地都能听到。杨老将军紧锁眉头,眼神也在不断变换,显然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突然,杨老将军的眼神一寒,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恶狠狠道:“这个小王八蛋,在这妖言惑众,竟连陈老都敢诬陷。陈老是开国功臣的后代,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今天的事,谁都别往外说,一切都是这个家伙胡编乱造!还有,赶快把他给我杀了,省得他再继续玷污陈老的名声!”

听到杨老将军的话后,我的眼前顿时一黑,知道一切都完了……

看网友对 873 他,妖言惑众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的第3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