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夜风雷吼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夜风雷吼

“锁魂针,没有解药,中者无救。这一点,天下皆知。”

“然而锁魂针却有来处,乃是出自春秋山门……乃是此宗的独门暗器。”

“这个少年,难道竟与春秋山门有关?还有……这春秋山门,与四季楼有没有关系?春秋?可是占据了四季的一半,是巧合还是另有玄机……”

“还有就是,这锁魂针的毒素,有部分与皇帝陛下身中之毒,有些相似……难道说……”

云扬的心中,俨如一台庞大的精密的机器,在一丝不苟的运转……

云扬明显感觉到,自己似乎是抓住了什么,找到了什么……

……

这一夜,云扬没有睡,他只是在装睡,全程都在装睡,烂醉如泥的装睡,但却又不止云扬一个人一夜没睡好,太多太多的人都没睡好,嗯……更确切一点说,应该整个天唐城都没有睡好。

整整后半夜,持续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一直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才算是停下来。

轰隆隆的雷电声音、极度飙剧的狂风,让半个天唐城都在震颤。

到得后来,一种或者几种的奇怪吼叫接连想起,连绵不断,却也只会被更恒久的雷声淹没。……

所有人都在等。

等一个结果。

但在所有人的认知中,云扬的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之所以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中间可是不少人前来查看云公子睡觉的状态,但是看到云公子自始至终连姿势都没变一个,只是如猪一般的狂睡,鼾声如雷,也尽都是摇头无语。

这货还真能睡得着啊。

这么大动静的电闪雷鸣,地面都快反转了,外面一片世界末日景象,这家伙居然还能熟睡至此,难道竟是以如雷呼噜声对抗的结果……

所谓鼾声如雷,真有如斯效果吗?

但是,所有人显然并没有更多的兴趣关注他了。

因为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所有人都震撼得莫名、震撼的恐惧!

诸国于昨天晚上在九尊府的损失,可是大了去了。

云扬猜得一点都没错,白天他们只是去探路,而晚上,才是他们针对九尊府的重头戏。

九尊府存在玉唐,对于各国来说,就是一柄始终悬在头上的利剑,想想当年九尊的盖世神威,想想九尊以微末的修为,在配合了九天阵赋予的力量之后,却能横扫战场,睥睨无敌的情景。

怎能没有觊觎之心?

九尊现在似乎是死了,消失了;但种种迹象表明,九尊还有人活着!就算能够确定九尊中人至少已经死了一大半,但是剩下的那几个人,仍旧不可小觑,仍旧拥有搅动风云,翻覆乾坤之能。

再说了,九天阵就在这里,万一玉唐帝国又将九尊补全了呢?

这,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吧?

必须要将这个隐患消除,防患于未然!

就算不能将九天阵搬回去研究,化为己用,但是……毁掉,也是可以的吧?

正是基于这个心理,就算白天有断戟沉沙的大元传奇,还有受创沉重的费兄,两大惨重例子在前,各国仍旧出动了大量人手,各sè顶级高手足足派出了十八名,还有六头高阶玄兽!

这个阵容,足堪称奢华,就这个阵容,这些人一起出手的话,他们自信,就算是正面对上凌霄醉,也能将之斩落。

这股被诸国寄予厚望的强横战力,分成二十四个方向,同时攻入九尊府。

可惜的是,最终一个也没有出来!

不光是此行的众多顶级高手,连带那六头高阶玄兽,尤其是其中的两头八品飞行玄兽,也没有能出来!

九尊府内中的雷电轰鸣、狂风呼啸整整持续了一夜,直到凌晨时分才重新恢复了平静;然而触目所及,九尊府依然是九尊府;没有半点动摇,与前日全无分别。但进去的十八名高手外加六头高阶玄兽,却是尽数无影无踪、再无生息。

宛如泥牛入海,土崩瓦解,再不复见。

可是损失了这么多高端战力之后,却仍旧连九尊府一点点的情报都没有搞到手!连九尊府的一片瓦,都没有能形成破坏!

甚至是,连九尊府上面的云雾形状都没有能破坏一点!

这个结果实在让诸国尽都无法接受,除了东玄帝国之外,其他三国更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这一次可真是赔大发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云扬起床,昏昏沉沉的走出去,东倒西歪的洗了脸,终于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大厅中,寒山河和黑衣少年眼睛余光注意着他。

云扬那边才又走了两步,似有意似无意地开始用右手挠大腿,一个劲的挠,使劲儿的挠,再走两步,继续挠,继续使劲挠……

“痒死了,怎么这么的痒……”云扬皱着眉:“传说中的接天楼顶级客房,居然有这么多蚊子,名不其实,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黑衣少年眼中露出笑意,那是算计得逞的志得意满。

寒山河也是轻轻舒了一口气,看来那锁魂针,真的已经进入了云扬的身体血脉之中,那么,也就不算完全没有收获……

“今天咱们到哪里玩去?”

云扬嘴里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一大块玄兽肉,吃得满嘴流油,兀自口齿不清的问道:“大佬们,你们到底是想去哪个妓院?想了一夜想明白没有,痛快说一声就好,完全没问题。”

黑衣少年皱眉,不耐烦道:“你能不能不提妓院这俩字?”

云扬从善如流:“好的,那么你们想要去哪个娼馆?”

黑衣少年一头黑线:“能说点不那么低俗的么?”

“可以啊,你们想要去哪间青楼呢?这个够文雅了吧?”云扬问道。

“……”

东玄帝国的将军们一个个不理他;其他帝国的将军们更是满脸yīn沉,半晌也没有人搭话。

现在谁的心情都不好。哪有搭理他的兴趣?连吵架都不想吵了。

寒山河叹了口气,道:“今日,我们前往拜一拜将门吧……”

普一说出这句话,寒山河心头登时一阵难受。

因为,这就表示了,诸国针对九尊府的行动,从现在开始,全盘放弃。

昨夜东玄没有出人,固然是保全了有生力量,但,越是如此,寒山河心中就越是警惕:九尊府既然暗蕴如此威能……将来,会不会有机会重新被利用?会不会又有新的九尊再出?!

接下来,就必须要找出来九尊之中还活着的那几个,不惜一切代价,毁灭掉才行。

要不然……

这柄悬在头上的利剑,随时都会掉落下来啊。

寒山河的提议,得到了诸国老帅的一致赞同。

即便是那些愁眉不展的,也都纷纷点头。

及至走出门的时候,云扬似有意似无意地点了一遍数,惊讶的叫起来:“这不对啊,人数不对啊,你们合共是两百个人,就算昨天有一个陷在九尊府里没出来,还有一个重创不起,起码还得剩下一百九十八个人啊,现在怎么才一百八?其他的人哪里去了?上天了?”

各位将军纷纷用吃人的目光看着他。

这货的嘴真是贱哪,哪壶不开偏偏就提哪壶!

但是……云扬这么问却又是完全的合乎情理、事理的,云扬当前最直接的官方身份乃是玉唐方面派出的导游,他清点人头数乃至询问不明下落者的去处都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诸国之人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总不能回答:那些人昨晚上去执行任务都死了吧?

我们可是来做客的,至少明面上的身份是如此……

“快去找找。”

云扬好心提醒:“漏了人,就不好了。是不是昨天喝大了还在睡觉呢,这酒量可就有点差了,一共才喝了那么一点酒……”

一个将军黑着脸说道:“不用找了,他们既然这会都没有出来,那么是代表了就不想参与今天的行动了。”

“这叫什么话!?”

云扬纳闷的说道:“难道他们心里都不尊敬上官将门?”

话音未落,语气转为义愤填膺,大怒道:“他们为什么不去拜将门?!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快将他们叫来,太欺负人了,简直欺人太甚!”

一干将军齐齐生出一种想掐死他的感觉:那些人都死了,我们到哪里去叫?我们真去叫了,不但人叫不回来,我们也都回不来了!

“无谓上纲上线,上官将门与各国将士累世敌对,亦有深仇,未必所有人都要全然的敬仰,彼此立场终属迥然,不去就是不去,就我们当前这些人前往便是。”

寒山河沉着脸,道:“不必再纠结这些细枝末节!”

云扬瞪瞪眼,不再多说什么,但嘴里骂骂咧咧,嘀嘀咕咕,不知道在骂什么。一个家伙凑近了,正听到:“……一干混账王八蛋,到了玉唐不拜将门,诅咒你们全家死光死绝断子绝孙祖坟冒绿烟……”

顿时一个跟头险些摔倒在地。

这混蛋的诅咒真是太毒了!

…………

搜索关键词 我是至尊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夜风雷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