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黄雀在后(二)

第七百五十八章 黄雀在后(二)

陈海也是见过天位境绝世强者的,如余苍、姜寅,但姜寅、余苍等人没有将气吞万里的气势针对他展露出来,因此他对天位境绝世强者的威能,还缺乏直观而深刻的认识。

方才周晚晴的一势冰封山河,陈海从头至尾都看的非常清楚,他并不能准确判断出那点炫目冰晶蕴含多么恐怖的力量,只是眼睁睁看到那一点冰晶在接触到秦玉山座船防御灵罩的瞬时,数百道寒煞罡元像恐怖之极的寒冰风暴一般,猛烈的爆发开来,笼罩千米方圆,瞬息间就将灵罩给摧毁掉。

在寒冰风暴笼罩下来之时,陈海看到秦玉山的座船连同船身之下近千米深的海水,都在瞬时被冰封起来,随后就被坠星海那恐怖的海浪挤压、拍打成粉碎。

若是说起来,秦玉山的座船上的防御法阵比四柱诛魔阵还要高上半筹。

陈海与沙天河对望一眼,两人皆看出彼此眼里的惊骇,心里都知道,要是周晚晴对黑风号这么来一下,陈海深深怀疑他们能不能在瞬息间弃船遁入千米之下的海底逃跑。

陈海从来没有感觉到过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有半点保留实力的心思,不等船头彻底调转过来,就传令启动风焰螺旋桨,在船尾激起一片水浪,与被狂风鼓动的风帆一起,带着黑风号像利箭一般,疯狂的往外侧逃跑。

身后又是一股令人心惊胆战的寒意波动,陈海转过头看去,就见还是飞浪屿的一艘海盗船,在漱玉仙子周晚晴释出的第二波寒冰风暴中,被封冰冻结住,像是千米巨大的冰雕镶嵌在湛蓝的海水之中,很快就被巨浪打成粉碎。

那艘海盗船上,数以百计的普通海盗,几乎瞬息间就被杀灭掉,那些有着明窍境甚至道丹境的海盗头目,虽然凭借自身的护身法宝或防御道符,勉强扛住寒冰风暴,但这时候玄冰琉璃舰上,随周晚晴出动的漱玉宫护法、精英弟子,这时候祭出灵剑、法宝,毫不留情的毙杀落水的海盗头目,只有少数人见机快,遁入水底逃脱走了。

漱玉仙子周晚晴暂时还顾及不上这些从海底遁逃的海盗头目。

黑风号的风焰螺旋桨全力发动起来,与特制增加拦风面的风帆一起,带着黑风号,甚至以比高级御水阵法还要快上一线的速度夺路而逃。

此时周边海域已经完全乱做一团,剩下十艘海盗船也都是分头夺路而逃,玄冰琉璃舰还停在远处,没有动作,仿佛在斟酌要追哪一队才好。

更让陈海安心的是,那蕴含着天地之威的寒冰风暴没有再次发动,看来这种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摧毁一艘龙雀级战舰的大招,即便是天位境真君,也不是随随便便能施展。

要不是他们跟玄冰琉璃舰的距离还没有拉开四十里,显然还在寒冰风暴的施法覆盖范围之内。

眼见着战场一点点拉远,陈海也没有敢松口气。

进入扶桑海域,他受邀入伙,还想着跟秦玉山等海盗一起,能有浑水摸鱼的机会,没有竟然一头栽进九郡国跟漱玉仙子周晚晴设下的圈套之中。

“苍牙子,你们逃得倒是不慢啊——刚才追击流云宗的战船时,可没有见你们黑风号能跑这么快啊!”

飞花宫扈小苏的座船速度也是不慢,紧紧跟着黑风号的身后,一起往北逃去,扈小苏这时候还不忘指出黑风号速度突然加快的疑点。

陈海眉头微微一皱,漱玉仙子的玄冰琉璃舰突然从海底杀出时,大家都慌神夺路而逃,有两三艘海盗船往同一个方向逃跑很正常,但现在照理来说,分头逃生生存几率会更大一点。

而扈小苏既然看出黑风号有些古怪,难道更不应该躲黑风号远远的?

然而陈海没有心思去想通扈小苏的异常及背后的关窍,就见玄冰琉璃舰船底的御水法阵发动起来,调转船头方向,正是朝他们这边追过来。

陈海心中暗暗叫苦,也无瑕去想扈小苏的异常,这时候亲自上阵,调动风帆的角度,确保黑风号以最快的速度往北逃跑。

“苍牙子,周晚晴借助玄冰琉璃舰的大阵,一个时辰之内也只能发动两道冰封山河——我们三家结伴而行,玄冰琉璃舰想在短时间内将我们吃掉,也是休想……”

刘亚夫远远传音过来,陈海就见他的血蛟宝船这时候也劈风破浪,往他们这边靠拢过来。

血蛟宝船不仅御水法阵全力开动,宝船大阵凝聚血sè巨蛟,也是排风摧浪,助血蛟宝船全速前进,竟然黑风号还要快上一截。

没想到血沙狂夫刘亚夫竟然也跑过来凑热闹!

陈海心叹命苦,他自然不会天真到认为刘亚夫是那种舍生忘义之人,既然刘亚夫不是那种舍生忘义的活雷锋,周晚晴的玄冰琉璃舰朝黑风号追过来,刘亚夫有机会带着血蛟宝船逃得更远,他硬生生凑过来干嘛?

难道说与扈小苏都是九郡国的奸细?

但倘若是刘亚夫、扈小苏都是九郡国的奸细,都是漱玉仙子周晚晴的人,他们盯上他这条没几两肉、第一次学人家打劫就落入圈套的小鱼干什么?

又或者是刘亚夫天真的以为他们三艘船联手,真能对抗漱玉仙子周晚晴的玄冰琉璃舰?

看着血蛟宝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陈海是欲哭无泪,转头看向扈小苏的座船,只见扈小苏定定地站在船首处,那张出尘绝美的脸蛋被轻纱所遮掩,也看不到她脸上什么表情,只是那一双冰冷的美眸,往黑风号与刘亚夫的血蛟宝船上扫来扫去,似乎心里已经将他们当成死物,不带一丝感情sè彩。

扈小苏有可能是九郡国安插的奸细,她觉得来历不明的黑风号,比其他海盗般的危险更高,所以硬贴过来,指导周晚晴下定决心追击他们这一路,还情有可缘,但刘亚夫再凑过来,就太蹊跷了。

因为不管扈小苏有没有问题,周晚晴带着漱玉宫的精英弟子,乘玄冰琉璃舰吃掉他跟扈小苏两艘船还是绰绰有余,那刘亚夫应该就是看到玄冰琉璃舰追击他们,才决意硬凑过来的。

刘亚夫的实际目标是漱玉仙子周晚晴?

陈海的脑海似被闪电劈中一般,没想到他无意间卷入的这件事,背后的算计是如此的深跟yīn险!没想到漱玉仙子周晚晴并不是黄雀在后,她也是别人谋算的目标!

刘亚夫背后到底是谁,空海城,还是雷阳宗?

是雷阳宗的宗主雷阳子,或是空海城的城主刘正华决意要将漱玉仙子周晚晴从九郡国的腹地诱出,引到这片海域进行围杀?

看到玄冰琉璃舰正排风破浪追来,完全没有意识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陷阱在等着她们——陈海也不知道刘亚夫身后的布置有多恐怖,这时候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稍稍压慢一些速度,让刘亚夫的血蛟宝船靠拢过来。

周晚晴的玄冰琉璃舰,虽然根本大阵在攻防上要碾压掉黑风号和血蛟宝船,但还是依赖于御水法阵前行。即便玄冰琉璃舰的船底有两座御水法阵,但由于其船体太过庞大,其速度也只是比陈海他们稍快上一线。

这么一追三逃之下,不知不觉中,在刘亚夫的血蛟宝船引领下,航向渐渐向东北方向偏离而去。

过了两炷香的时间,玄冰琉璃战舰终于把距离拉近到四十里以内,一道道玄冰巨梭在半空中凝聚,划破长空,开始向陈海等人攻来。

只要周晚晴不借助玄冰琉璃舰的大阵发动寒冰风暴席袭过来,仅仅是这个层次的攻击,陈海等人还是能勉强抵挡,众人各御法宝、灵剑,将一道道巨型巨梭轰碎,不叫其有机会攻及脚下的海盗战船。

陈海慌乱应对之中,也是暗中观察扈小苏及刘亚夫两人座船所遭受到的攻击强度,果然扈小苏受到攻击强度最弱,刘亚夫虽然血蛟宝船拖在最后面,受到攻击最为密集,若非血蛟宝船在青鸾级战船里都要算强大的,都未必能支撑一盏茶的时间。

“刘亚夫背后的伏兵在哪里,在周晚晴这老婆娘的攻击下,刘亚夫可支撑不了多少时间啊?伏兵再不出来,老子就要反戈了啊!”陈海心里暗暗叫苦,要是刘亚夫背后没有伏兵,他早就举白旗投降给漱玉仙子周晚晴当俘虏了,就是因为猜到刘亚夫背后应该还有伏兵,他才没有轻举妄动,但这时候又看不出伏兵在哪里!

这时候陈海就听到一声尖越的啸叫声,回身看去,就见一头十丈长银鳞螭龙,从玄冰琉璃战舰之上飞起。

螭龙是蛟龙的一种,但是体形要比普通的妖蛟小得多,十丈长的螭龙已经是成年体了,却要比普通的妖蛟更加强大,可以说是蛟龙中的异种,陈海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见识到蛟龙中的异种螭龙。

银鳞螭龙周身带着莹莹的寒光,犹如冰晶雕成一般,向前方的血蛟宝船飞了过去;而身穿一袭青衣道袍的周晚晴,面蒙轻纱,正傲然立在螭龙狰狞的头颅上。

呼啸的狂风根本就不能阻挡螭龙分毫,只是几十息的时间,就飞到血蛟宝船的上空,张开狰狞的血盆大口,正要喷吐恐怖的寒煞罡元,在半空凝聚寒冰风暴往血蛟宝船笼罩过去。

然而就在陈海决心摧动四柱诛魔阵所凝聚的诛魔巨剑,一起将血蛟宝船斩灭掉,然后举白旗投降之际,就听见一阵闷雷从厚重的云层后沉闷的响起。

他抬眼向天上望去,在天空之上的浓云之后,有一团精纯而浩瀚的雷意正在九霄云天的深处,正以恐怖之极的速度侵压下来。

那雷意的恐怖之极,可以说丝毫不在周晚晴之下,而这一刻也死死将周晚晴锁住。

沙天河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目瞪口呆的盯着天空,没想到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转折!

周晚晴站在螭龙的狰狞头颅上,她这一刻想逃,任谁都不好将她追上,但玄冰琉璃舰之上有她漱玉宫二百精英弟子,她如何肯就此舍弃?

周晚睛自知也是错过斩灭血蛟宝船的机会,要应付即便从九天云霄俯杀来的强敌,她不能无关紧要的小角sè身上消耗太多,只是恨恨地向下瞪了几眼,微微一动念,坐下的冰螭已经知悉她的心意,转头向玄冰琉璃舰飞去,与船上的弟子汇合到一起,传讯九郡国追击其他海盗船的战船,以最快速度往她这边汇合过来。

陈海到这个时候才喘了口气,虽然云层之后的伏兵还没有露出真容,但他知道雷阳宗布局如此之深,漱玉仙子周晚晴今天应该是有难了。

在这两个庞然大物之前,黑风号根本就没有当隔岸观火的资格,应该刚才没有贸然出手。

此时刘亚夫传音过来:“陈真人,接下来还望不要再留余力了,只要杀了周晚晴这老妖婆,陈真人何愁在雷阳宗、在扶桑海没有好的出身?”

“到时候还要请刘真人大力举荐!”陈海“从善如流”的答应下来。

他们已经在海上漂泊了太久,极需要靠岸休整,陈海对投靠雷阳宗还是九郡国,都没有心理上的偏好。

他们出海逃避姜涵的追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想来姜雨薇现在就算没有突破,也为时不远了,但即便姜雨薇成为真传弟子,也未必能对抗玉皇峰宗主蔚山真君姜晋的意志,所以他需要在扶桑海寻找破局的机会。

无论是暂时投靠九郡国,还是暂时到雷阳宗寻求庇护,除了顺势而为外,陈海着重考虑的还是要有利于燕州的御魔大局,这也是他内心最深的执念。

燕州有他的亲人、爱人,除非他死,不然就绝不能覆灭在亿万魔族之手。

陈海眼睛死死盯住玄冰琉璃舰,他还是很期待看到周晚晴在大敌之前能有什么挣扎的手段,无意间转头看到身旁的沙天河老脸有些微微扭曲,一双铁拳紧紧握着,竟然强忍住某种激烈的情绪。

陈海脑海中骤然一闪,想起了有关沙天河的一些传闻,试探性地传音问道:“沙大当家,莫非……”

“不错,当年就是这雷阳宗灭我宗门。”沙大当家咬着牙,传音说道。

沙天河的传音不带丝毫的感情在其中,陈海却还是能察觉出深埋在他内心深处的仇恨。

此时前方的血蛟宝船已经开始改变航向,陈海盯住沙天河的眼瞳,问道:“沙大当家,咱们要不要赌一把大的!”

沙天河不知道陈海所言什么意思,但他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这时候就想搅浑水,无疑是自寻死路,无论是雷阳宗的伏兵,还是周晚晴,任何一方哪怕是临死一击,都能叫黑风号船破人亡。

说话间,天空中的浓厚乌云被撕裂开一道数里方圆的口子,露出一大片晴朗的星空,一艘和玄冰琉璃战舰大小相仿的巨舟,从云层之中直插了下来。

“浮空战舰!”陈海脸sè难看至极,心想万仙山也就造出十几艘浮空战舰,没有想到雷阳宗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底蕴?

“不错,这确实就是雷阳宗宗主雷阳子的万幽玄雷战舰……”沙天河脸sè紧绷的说道。

万幽玄雷战舰最终悬停在陈海他们头顶百丈之上的空中,与周晚晴的玄冰琉璃舰隔空对峙。

“周仙子,别来无恙!雷阳子这厢有礼了。”陈海他们抬头看不到人踪,只听见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头顶的巨舰里传出。

而周晚晴此时站在玄冰琉璃舰的舰首,气息与那脚下的巨舟浑成一体,玄冰琉璃舰整个船体所镌刻的符纹道符,全部都亮了起来,灿然夺目。

对于雷阳子的挑衅,周晚晴丝毫不理,只是默默地提升着自己的气势。

更远处,那正追捕海盗的七艘青鸾级战舰,这时候正全速往这边赶来。

黄沾、杨隐等人虽然折损不少,船只也被打得破破烂烂,但是此时能有机会脱身,就飞快地向深海逃去,没有胆再掺合进来。

“我既然布下此局诱你上钩,就绝不会再给你逃脱的可能。你若是束手就擒,嫁给我为妻,到时候你我二人联手,野驼岛那个死秃子虽然修为要高上我们两一线,也定然不会再是我们的对手。到时候你我一统扶桑海域,有何不好?”

面对雷阳子的百般挑衅,周晚晴丝毫不做任何反应,就见在她的头上,海量的天地元气正在疯狂地向玄冰琉璃战舰汇聚而去,天空中的yīn云被吸引着,形成一个十里方圆的漏斗。

“既然周仙子一直不肯答复,那我就只能默认你拒绝了我的好意。你说你这么清冷的性子有什么用,难得外出一次,也不多带点人手。你要是将漱玉宫的十大护法长老都随船带上,今日我怕是都不敢现身!现在你身边只有一名护法长老,你以为今天还有机会逃脱我的手掌吗?”

雷阳子话音未落,但见数百道光华从万幽玄雷战舰内|射出,须臾间在万幽玄雷舰的上方,一个丈许方圆的紫sè雷球就已经凝聚而成,就以陈海的实力,都觉得炫目的几乎睁不开眼。

虽说紫sè雷球并没有超越紫霄神雷的层次,却要是陈海以往所见识的紫霄雷柱强出十倍甚至数十倍!

陈海眼睛禁不起眨了一下,再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就见到那枚雷球已经飞临到周晚晴的坐舰之上。

下一刻,紫雷风暴和寒冰风暴同时爆发出来,冲击到一起……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八章 黄雀在后(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