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逐北(三十八)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逐北(三十八)

唐国公李渊,子女众多,尤其在女儿上面更是惊人。驻节晋阳之时,已经足足有了十九个女儿,最大的几个已然嫁人,配的自然是门阀世家,小的还还被奶娘抱在怀里。

但凡家族聚会之际,莺莺燕燕涌动,李家家宴有如众香花国一般,衣香鬓影环佩叮当,这世家气派,简直无以复加。

唐国公对子女一向宽厚,又是以武立下家门,对女儿拘管没有南方那些世家那么多臭规矩。家中之事,女儿们也能插上一手。成年的女儿们也能自己养着门客家将。当年在洛阳长安,现在在晋阳,李家女儿出行,那仪仗威风,不比世家男儿差什么了。

今日来到唐国公府邸的,正是家中大排行第十七的女儿李嫣,虽然为侍妾所生,但少有英气,性子开朗,在李家以侠女之名著称。唐国公疼爱这个女儿就不用说了,在李家家族中,还另外有一个大靠山。

建成虽然是世子,但是在这一代中,说话最管用的并不是他。而是家中大排行第三,女儿中岁数最长,现在嫁于巨鹿郡公长子柴绍的李秀。

唐国公公务繁忙,李家什么事都要他自己支撑。而发妻窦氏身子骨又不好。家中这么多子女,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李秀操持,兄弟姊妹惹出什么事来都是李秀照料。加上李秀也是窦氏所出,嫡传血脉。连李建成在李秀面前都要退避三舍,从来不和这位三妹争竞。

李秀对自己这个十七妹也是百般疼爱——两人都是爽朗有侠气的性子。当年在家中主持家事的时候就对李嫣偏心,后来出嫁了也留下一句话,李嫣受了委屈,她就从长安赶回来给李嫣出头,惹着李嫣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她都要收拾!

要不是李嫣不是那种骄横不讲道理的性子,凭着这两重保/护/伞,就能在李家当中横行霸道!

李元吉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对着自己二哥都能顶硬上,见着十七姐也是老老实实的,从不敢在十七姐面前惹事。李建成也花了一番功夫笼络自己的十七妹,但是李嫣偏生却与二郎李世民交好,李建成也只能罢了。

今日突然在唐国公府邸前看到李嫣的车仗,自己要进言的事情却是将李世民在这紧要关头打发出去,李嫣到时候透露出去,岂不是平白多生出一番波澜?

李元吉看着李建成神sè,只要李建成示意暂避,他马上掉头就走。

李建成沉吟一下,最终还是下令:“下马,遣人通传门下,儿臣建成,拜会父亲,有要紧军情禀报。”

自己毕竟是世子身份,所进言的又是堂堂正正军国之事。纵然有点私心,但是二郎为父亲辛苦一遭,又能如何?二郎就算知道,还不是得受着?至于十七妹要是闹腾一番,自己不吭声也就是了,在妹子面前受点委屈又能如何?十七妹再是受宠,也做不了世子!

锦衣家将闻令立刻翻身下马,入府邸门下通传。李建成和李元吉也下马,就在门前等候。

门下祝吏自然不能让世子等候,立刻迎了出来,将李建成引入内。

李建成也不让门客相陪,只是和自己弟弟元吉两人,在门下祝吏带领下一直而内。

这唐国公在晋阳府邸,虽然格局不大,但也是相对而言。前后也足有十五六进深浅。外间有六军鹰扬府军士值守,三进以内,则尽是锦衣家将值守。虽然家将,也是顶盔贯甲,仪刀仪戟雪亮。

陇西李家以武而得柱国,现下更有化家为国的指望。府邸之中,绝没有半分yīn柔气,尽是森严军法治家。一切陈设俱都朴素,但这强悍之姿,却显露无遗!

建成元吉一路行来,这些值守军将都平胸行军礼,一路都听见甲叶碰撞之声不断。门下祝吏引至三进就停,然后就是国公府内史接住,引至内院门口,又是王府家令接住,穿行内院之间。一直引至内院中一个小小花园处,这才是唐国公李渊的居停之所!

整个唐国公府邸,都是陈设朴素,只有这小小花园,苦心经营了一番,俱都是江南风物。

李建成知道,自己父亲外间从来是北方豪门的做派,喜武事,外粗直。其实对江南风物极其喜爱,每间常驻的宅邸都会花大气力整治出一个纯然江南风物的所在。只是从不在此见外人。

什么事情都模仿父亲的李建成,自小也养成了这个习惯,世子府邸俱是南风。只有二郎李世民则是典型的北方男儿,对江南这些小巧玩意儿从来都瞧不上。

李建成在一处花厅前收拾了一下身上仪容,这才和元吉一前一后走入花厅之中。

花厅轩敞,临于水上。夏日可以打开四下窗户,仿佛置身水乡之间。如今冬日,每扇窗户都用织锦遮挡。房中更设下了不少紫铜火盆,火盆中蜀中竹炭燃得旺旺的,里面还加了点龙涎香,置身其间,这香气有提神醒脑之用。

花厅上首,一名少女坐在胡床之前的锦凳上,她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大眼琼鼻,正是一个出sè的美人,一双黛眉斜斜上飞,又有一种别样的英气。

少女穿着大翻领的胡装,窄袖收腰,腰间是一条猪婆龙的革带,未曾配香囊,只有一面碧绿的玉佩。坐在那儿也是英姿飒爽。

见到建成元吉到来,不等他们开口就跳了起来,笑着招呼:“大郎,小元吉,你们来啦!”

少女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白牙,再没有什么笑不露齿的含蓄,颊边浅浅一个梨涡,又平添了几分女儿家的娇媚。

建成心下叹息,李家女儿以美闻名,真正最出sè还是这个十七妹!只是素来好作男装,浑然不以自己美貌为意,真的可惜了!

胡床之上,则坐着一个方面大耳,不怒自威的老年男子。五十岁开外,束得整齐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也是大翻领胡装,窄袖收腰,腰间则是一条玉带。

这正是八柱国之后,大隋唐国公,负天下之望的顶尖豪门世家代表,被公认为最有可能争夺天下的河东留守李渊!

李渊之名,震慑北方。长安监国杨侑,日日担心于这位唐国公什么时候打过来。远在江都的大业天子,同样关注着他的动向。北方群雄,人人笼罩在他的yīn影之下,都会为李渊每一动作而调整自己的应对之策。王仁恭在马邑竭力挣扎,也是为了能稍稍牵制一下李渊,让他不要那么顺畅的获得关中之地,这样他才能稍稍有点机会!

但是此时此刻,李渊看着自己几个儿女,却笑得一脸慈祥。更不用说今日还特意为了配合女儿,穿了一身亲子服装了。

在自己家族之中,李渊从来是一个慈祥的好家长。

李建成朝妹子点点头,肃然朝着李渊行礼:“孩儿建成,见过父亲。”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逐北(三十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